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孩子,我给不了你国际精英教育,但想给你另一样东西

    2017-06-19 05:04:00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越来越多的孩子很小就有了走出国门看世界的机会,但并不会因此自动获得恰切的看世界的眼光。在科幻作家、“童行计划”发起人郝景芳看来,国际精英教育并非唯一选择,她更希望通过多样化的教育,让女儿获得一种开阔的“地球观”。

    作者:郝景芳

    公众号:晴妈说(ID: qingmashuo)

    全文2553字,读完大约4分钟



    正在瑞士的旅途中写这篇文,前天去了瑞吉峰,这两天住在马特洪峰脚下。在雪山与草地之间,开始想一些有关儿童成长与教育的问题。


    平时在北京,时常有人问我们:你们为什么不移民,国内的雾霾环境这么差,你们不想逃离吗?为了小孩教育,不想移民吗?


    我知道有很多人都在思考移民的事,也很理解他们的理由。为了更清洁的空气、水、绿地和更好的学校,这些都是合理的考虑。


    只是这些并不是我们最重要考虑的事。八年前有机会得到欧洲的工作机会留下来的时候,我们选择了放弃;三年前有美国的工作机会,也可以全家移民,我们还是选择了放弃。


    这并不是因为我们不喜欢欧美的生活环境。


    我和先生都很喜欢欧洲。小的时候,我曾经跟随父母在英国旅居一年,也曾到欧洲大陆;读研究生期间,我曾到巴黎交换,先生曾到慕尼黑交换;前前后后去欧洲旅行和开会也有五六次。欧洲的风景、建筑、饮食、文化都很喜欢。


    这两年都带着女儿来欧洲玩,每次来都觉得自然环境真好。我和先生没什么积蓄,也没什么投资,但舍得为旅行花钱,每年的收入差不多都用来旅行。


    但即便如此,我们却并不想真的来此永居。



    为什么选择留在国内呢?我们考虑的是什么呢?


    首先肯定是个人发展方面的私心,两相比较,国内的个人职业发展空间还是会比在国外宽广一点,变化的可能性也更大,我们不觉得父母应当为子女发展而自我牺牲


    其次是想要带来一些改变的愿望。国内的很多领域仍然原始粗粝,国内很多人生活环境仍然充满艰辛,如果有一些社会革新方面的志愿,就仍然需要在国内脚踏实地


    最后是我们希望自己和孩子都能拥有的一些东西,那是一种认清自己、也理解世界的思维,一种扎根与远望并存的态度,一种超脱于偏安一隅的私人生活、关注整个地球与人类的眼界。我们并不觉得获得富足平稳的精致生活就是意义的全部,有某种东西比这种安逸更重要。



    该如何形容这种东西呢?


    我还记得,上中学的时候,读到过的最打动我的一段文字是卡尔·萨根《暗淡蓝点》第一章,它影响了我后续的整个生涯选择:


    再看看那个光点,它就在这里。这是家园,这是我们。你所爱的每一个人,你认识的每一个人,你听说过的每一个人,曾经有过的每一个人,都在它上面度过他们的一生。


    我们的欢乐与痛苦聚集在一起,数以千计的自以为是的宗教、意识形态和经济学说,每一个猎人与粮秣征收员,每一个英雄与懦夫,每一个文明的缔造者与毁灭者,每一个国王与农夫,每一对年轻情侣,每一个母亲和父亲,满怀希望的孩子、发明家和探险家,每一个德高望重的教师,每一个腐败的政客,每一个“超级明星”,每一个“最高领袖”,人类历史上的每一个圣人与罪犯,都在这里——一个悬浮于阳光中的尘埃小点上生活。 



    那段时间我经常想起这个意象:从黑暗的夜空中俯瞰地球,看到这颗水蓝色星球上面每个国家的昼夜晨昏、人群穿梭、生离死别、繁荣衰败。


    在那种想象的俯瞰中,所有国家是同一座岛屿,人类也是同一艘小舟上的乘客,同生共死。


    中学最后的时光里,我们充满对未来的想象。我期望未来找到某种方法,让海水运至沙漠,让沙漠变成绿洲。那时候的同桌说,他想研究可控核聚变,解决人类的能源问题。很多年后,他成了我的先生。



    后来的我们,一起走过地球上不少地方。我们常常遇到让整个心灵停滞的景象。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意大利撒丁岛的悬崖边上,俯瞰垂直峭壁下的深蓝色海水拍击岩石,那种深邃和壮观让我觉得震撼极了。那是地球和自然的力量。


    我们喜欢去那些让人感受到自然之博大的地方,那让人想起人类存在之前地球的样子。我们喜欢讨论各国历史、风土人情、国际政治,有一种四海为家的内心感受。


    这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思维特征,与阶层和国籍无关。


    我遇到过一些极有个性的人,终其一生实践某种超越其经济身份和国界的积极项目。我也遇到过一些生活条件远比我们优越的人,却并没有这种对于全世界的观照,而是仅仅关注于私人圈子和个人生活的细微改善。



    是的,我更希望孩子获得的,是地球观


    我并不希望她成为旅居全球却只关心自己的人,而更希望她能成为立足本土却心怀地球的人。


    我们不那么看重国内国外文凭,藤校非藤校学历,而更看重她是否有足够开阔的视野和胸怀。



    地球观是一种看待事物的视角。


    只有以地球的视角,才能理解为什么所有国家都隶属于同一个生态系统,并不存在从一地之雾霾躲到另一地之清爽,所有的只是地球之雾霾与地球之清爽。只有以地球的视角,才懂得为什么地球上不同语言文化的人,都要学习共同的知识体系,那些考试分数绝不是人生的终极目标,而只是推动人类进步的人生起点。


    我们都是地球的居民。我希望的不是女儿获得更好的英语能力,而是理解这个世界上有许许多多不同语言,讲着同样的事情。我希望的不是选一个最美的花园给她,而是和她一起寻找让家园成为花园的办法。我希望的不是让她得到周游世界的简历,而是认识各个国家,从而更好地理解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未来。



    说回到教育,由于我们不会选择外国国籍,因此肯定无法给女儿国际化的精英教育。但我还是很希望尽自己的努力,给她一些我喜欢的教育环境。


    前一段时间和友人吃饭。他是清华-耶鲁环境专业毕业,给我们讲起耶鲁环境学院入学的时候,老师带着他们进入森林两个星期,观察树木生长和生态循环。他又说起他自己学习和实践的理念体系:朴门永续(Permaculture)自然观。当时我的眼前一亮,是的,这是我希望女儿学习和感受的知识体系。我很努力地说服他来给孩子设计一门动手课,让孩子从小感受到地球生态系统。我希望让孩子得到物种相互依存的概念,也理解自然的伟大和自然的脆弱。后来经我不懈努力,他跟我们一起设计了一个“小勇士拯救地球生态”的探索课,包括生态环境搭建设计,也包括去自然环境的植物观察。


    今年先从自然开始,未来几年我还希望能设计天文、历史、政治领域探索课。我想送给女儿这些多样性的教育机会,等她有能力参与的时候,有机会真正从宏观视角、人类视角看待问题。只有用这样的视角串联,学校中学习的才不是碎片化的知识点,而是连成人类智慧的知识网络。



    雪山上我给她看了冰川,讲了地球上的水循环。她已经知道蒸发是将海水运到雪山上的方式,也知道雪水的融化汇成了大江大河。


    人世间的生生不息,也就像这水的永续流动一样,热闹冰冷都是过眼云烟,循环往复的才是人类历史。生命逝去之后,尘归尘,土归土,什么都不会带走,只会留下自己的痕迹。


    期望自己,和女儿,都能在这地球上留下美的足迹。

    【版权归作者所有,华妹编辑】

    近期相关文章

    【点击蓝字可以直接跳转到文章】

    它比智商、情商更重要,但却被90%的父母忽略了!

    好的教育改变阶层,更好的教育超越阶层


    《世界华人周刊》长期面向海内外征稿、征集写作线索

    回复关键词“投稿”查看说明

    长按二维码   关注看更多

    回复关键词【920】,送你一篇特别推送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