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这位中国父亲独自奋斗15载改变全家命运,震撼全日本让无数人泪目

    2017-06-19 05:04:00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这是一个父亲用十五年的艰辛,帮助家庭改变阶级的故事。

    作者:Dan&椰蛋树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ID: collegedaily)

    全文3380字,读完大约5分钟



    十五年意味着什么?从你小学入学到大学本科毕业。从阿里巴巴默默无闻的出生到马云在纳斯达克敲钟。十五年,也足够一个男人以父之名,书写一段史诗。


    图:原视频海报


    《含泪活着》,这是一部在豆瓣上获得9.1高分的纪录片,是华人导演张丽玲1989年在日本留学期间,跟踪拍摄十多年的人物纪录片。


    主角是一位在日本“含泪活着”的平凡父亲:丁尚彪


    日报观众在海报边贴满了观后感


    丁尚彪1954年出生于上海,初中毕业后在本应该刻苦学习的年龄赶上了一个特殊的时代,作为知青下乡到了安徽农村,失去了继续求学的机会。


    而插队落户艰苦的生活也为丁尚彪之后的十五年征途打下了基础。


    图:原视频


    1981年丁尚彪结束下乡调回上海,在苦苦在底层挣扎了八年后,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文化的他的月薪甚至不过100元。


    于是丁尚彪做出了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决定,在35岁的时候,丁尚彪决定赴日留学,不仅为了自己,也为了给家人一个更明亮的未来。


    他用五角钱买了一份日语学校的资料,了解到了赴日学费是42万日元,这相当于夫妻俩15年的工资。于是丁尚彪只能四处举债。


    这份巨大的风险,他只能用自己的信念来承担。


    但当他真正来到日本北海道后,他发现现实跟他所设想的完全是两码事儿。他所来到的小村子简直就是荒山野岭,学校附近只有一个废弃的煤矿,留下的简陋宿舍被当成了校舍。


    北海道飞鸟学院


    甚至连当地的年轻人都很难在这里找到工作,纷纷逃离了北海道。而丁尚彪的日语班中五十多位学生居然全部来自中国,其实这只政府是为了增加当地人口的伎俩而已。


    负债读书,却不能打工,这就等于无法还债。被逼无奈,丁尚彪逃到东京,开始了他此后十五年荆棘遍布的打工生活。


    签证过期后,丁尚彪成了东京的“黑户”。从他成为“黑户”的这天起,他就再也不能回中国看望自己的妻女,否则他将永远不能踏上日本的国土。


    女儿的照片是他的信念


    黑掉的时候,丁尚彪曾经半夜拎着箱子去投靠朋友,谈了几句话就被赶出来了;曾经因为活没干好,被店长一掌打出鼻血。


    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650日元一份的炒饭,相当于他在国内半个月的工资,他又心疼又觉得不够吃,恨不得连碗都一起吃掉。每天早上天还没亮他就要跑去餐馆洗碗炒菜,晚上再回到他那个破烂的房间,他的浴室就是围上了塑料布的厨房。


    图:原视频


    “这样就一点都不会漏到外面的。”丁尚彪笑着说。


    这时的丁尚彪已经不再考虑念大学的事情,而是决定好好赚钱,提供给女儿更好的生活,让女儿完成自己的留学梦。他一个人打好几份工,省吃俭用供女儿读书。


    丁尚彪的住处


    这一供就是15年,这15年丁尚彪的牙齿也掉了,头发也秃了,女儿如他所愿考上了美国的大学。


    因为黑户不能回国,十五年他只见过家人两次。


    第一次,女儿考上了美国的大学,作为中转可以在日本逗留24小时。


    第二次,妻子去美国探望女儿,作为中转可以在日本逗留72小时。


    经年累月的分割导致甚至妻子在15年内都曾经怀疑丁尚彪是不是在日本“有人了”。


    纪录片与电影最大的区别是在两口子重逢时,电影是故事,而纪录片是生活。


    夫妻重逢的场景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大把挥洒热泪,也不是激情相拥的场面。而是二人相顾无言的微笑,爱意都写在眼睛中,此去经年,再见一如往年。


    图:原视频


    走了15年,丁尚彪缺席了女儿成长中的所有重要时刻,唯一一次相见是在丁尚彪来到日本的八年后。


    再次见到女儿,丁尚彪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眼见着女儿从离家时一个不大点的小豆丁,长成现在一个聘婷少女。


    丁尚彪心里不遗憾吗?我不知道。


    “侬比妈妈高了吗?到了那里要好好减肥了!开过双眼皮了吗?”


    父女一窗之隔不忍对视


    但当丁尚彪含着笑操着一口乡音手足无措的跟女儿话着家常时,不管遗憾与否,在丁尚彪心里这些年的付出和艰难,大概都是值得的。


    故事的最后,丁尚彪迎来了属于他的大团圆结局。直到女儿医学在美国博士毕业丁尚彪才决定结束他的“黑户”生涯。他终于可以回家了。


    女儿丁琳


    回家时,他已经50岁,头发稀疏、门牙脱落,腰背不直。


    在离开前,丁尚彪特意来到了北海道的小村庄。他落脚日本的第一站,也是他离开日本的最后一站。于他而言,是结束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50岁的丁尚彪


    为了陪伴女儿,现在丁尚彪一家人都已经拿到绿卡在美国定居,女儿成了一名出色的医生,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



    回首往昔峥嵘岁月,丁尚彪丝毫不后悔。在新闻晨报的电话采访中,他坦言:


    “假使我当时留在上海,那么肯定后来第一批就下岗了。因为我没技术、没文凭,个体户也不敢做,很难有发展。现在大概拿着两千多块的退休工资。我们家住的房子到现在还没有拆迁。女儿结婚的话,要么男方有房子,不然只好楼上的阁楼给他们待待了,就像当年我父母给我的一样。”


    他还讲到了那一代日本留学生的普遍状况。


    “首先,很多人的出国愿望和到日本后的实际状况有天壤之别。比如我的同学里有大学老师、医生、公务员,但到了日本后却去扫地、洗碗,当建筑工、陪酒女。这种巨大的落差,回国后是难以启齿的。


    其次,痛苦还来源于跟家人的分离,感到举目无亲。一些年轻人以前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一点点小事体就可以使他们轻易打道回府。


    我在建筑工地打工的时候有个朋友,有一天他跟我讲:“我女儿从来没跟我讲过话,这次打电话回去,她说:‘爸爸,我老想你的,你快点回来吧。’我一听,眼泪水都要下来了。”过了两三个月,他说他要回去了,“没想到女儿噶懂事情了”。我说“你回去就不好再回来了”,他一定要回去。没想到过了两年,他和老婆离婚了,又带了个女的偷渡过来重新开始。但是因为隔了两年,日本的人际关系都断掉了,重新找工作很困难。后来那个女的去陪酒,跟别人好了,和他也分开了。


    我回到上海的时候,每年都组织北海道的同学聚会一次。当时有一部分人就不肯出来了。可能对他们来说,大家在一起有痛苦的后悔感。


    我们那一批同学里,回来最早的只在日本待了一两年,把债还掉,抱了台29寸的电视机就回来了。回到上海后,原先的工作已经没了,只好一直打零工。他们可能觉得在日本混得不好,在上海也没混好,没有实现当初的目标。”


    这是一部极其成功的纪录片,激励了无数还徘徊在迷茫与颓丧之间的人们。但是对于这部纪录片,网上还是相当两极分化。


    第一种认为这整整十五年,父亲的角色完全缺席,对于女儿来说太过残忍。丁尚彪为了女儿在外打拼,可他是否问过女儿想要的幸福是什么?



    第二种则认为丁尚彪身体力行的告诉我们什么是父爱如山,什么是为了整个家庭的幸福而牺牲自我。虽然当时丁尚彪的家人可能很不理解,但是当她们的生活越上一个阶层后,就一定会领悟到父亲当初的决心和大爱。


    是的,父爱不是把孩子生下来后陪伴一下就完事的。


    如果不能为子女提供优质的教育和开阔的平台,那在这个竞争激烈的时代,这样的爱又是多么苍白无力?



    而我们总是责备中国式父爱的隐形和缺失,却殊不知父亲们一肩扛起家庭经济重担的深沉大爱。


    对于丁尚彪,或者和家人一直过着贫苦是底层生活;或者隐忍15年,换一个全家走向世界的机会。


    他选择了后者。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丈夫,一个普通的父亲。他想让自己的妻女过上更好的生活并为此拼搏,仅此而已。



    丁尚彪自己吃了没文化的亏,他只是不想女儿再走一遍自己的路而已,因此无论付出多少,这是一条能够改变女儿命运的路,背负的再沉重他也会继续走下去。


    艰辛背后是丁尚彪对于教育的重视和渴求,无论方式如何,重视教育这点是完全无可指摘的。



    去年九月美国中文网为已经移民美国的丁尚彪做了一次采访,此时的丁尚彪在纽约法拉盛定居,女儿则在休斯顿工作。


    丁尚彪一来觉得休斯顿太过安逸缺乏激情,二来希望在美国开始自己的新事业,于是才独自留在纽约。他现在还在某意大利餐厅工作,并在闲余时间读书撰文,培养写作的兴趣,还在纽约中文报上发表文章。



    “我准备一退休就快点出发,用我自己赚到的钱周游世界。欧洲我还没去过,我们的中国我也有很多地方没有去,我准备从65岁玩到75岁,把钞票用光正好,人生也就值了。”


    丁尚彪的传奇也只是父爱的一个缩影,每一位父亲都以自己的方式呵护着自己的孩子。或者靠成功的事业给儿女宽阔的平台,或靠细心和责任用心呵护家人,或者身在远方给予家里支持。


    父爱,它是无言的,是严肃的,在当时往往无法细诉。然而,它让你在过后的日子里越体会越有味道,一生一世忘不了。


    儿子:爸,如果山上有条路我上学就方便多了。


    父亲:恩。


    图:最右


    为了所爱,含泪活着,又何妨?

    【版权归作者所有,华妹编辑】

    近期相关文章

    【点击蓝字可以直接跳转到文章】

    “父亲”苏东坡:穷养三个儿子一辈子,只留下两个字的遗产

    爸爸,自你离开后,我再也没有长大


    《世界华人周刊》长期面向海内外征稿、征集写作线索

    回复关键词“投稿”查看说明

    长按二维码   关注看更多

    回复关键词【221】,送你一篇特别推送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