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她被称“千古第一才女”,再婚却遭家暴,一生颠沛流离...

    2017-06-16 01:29:00 来源: 凯迪网络


    李清照出生于一个爱好文学艺术的士大夫家庭。

    父亲李格非是进士出身,苏轼的学生,官至提点刑狱、礼部员外郎。母亲是状元王拱宸的孙女,很有文学修养。

    李清照自幼随父亲生活于汴京,经家学熏陶,加之聪慧颖悟,很早便开始在词坛上崭露头角,写出了为后世广为传诵的著名词章《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此词一问世,轰动了整个京师。

    2


    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李清照18岁,与时年21岁的太学生赵明诚在汴京成婚。

    赵明诚乃宋朝宗室子弟,其父赵挺之是朝廷高级官员。

    两家可谓门当户对。二人也是郎情妾意,志趣相投,以诗书为乐,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

    赵家藏书虽然相当丰富,可是对于他们夫妻俩来说,却远远不够。于是他们便通过亲友故旧,想方设法,把朝廷馆阁收藏的罕见珍本秘籍借来“尽力传写,浸觉有味,不能自已”。遇有名人书画,三代奇器,更不惜“脱衣市易”。

    好景不长,朝廷内部激烈的新旧党争把赵、李两家卷了进去。

    宋徽宗决心推行新法,由支持改革的新党人主持变法,而保守的“元祐党人”被打成了“奸党”。朝廷颁布诏书:元祐奸党,已死之人一律免官,未死之人一律罢官。

    李清照出嫁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102年七月,其父李格非被列入元祐党籍,不得在京城任职,被迫携眷回到原籍济南明水。而在同一年,身为新党人的赵挺之却一路升迁至尚书左丞。

    朝廷党争愈演愈烈,1103年下发禁令:元祐党人子弟不得在京城居住,宋朝宗室不得与元祐奸党子孙联姻。

    李清照受到父亲罪名的株连,不得不与丈夫赵明诚分离,只身离京回到原籍,投奔先行被遣归的家人。

    此情此景,李清照写出了饱含相思之情的《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政治风云变幻,世事翻覆莫测。

    1105年,赵挺之任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后陷入与权相蔡京争权的斗争中。

    1106年,宋徽宗废除了有关元祐党人的所有禁令,大赦天下,李格非等人皆获赦免,李清照也得以返归汴京与赵明诚团聚。

    在与李清照分离的几年里,赵明诚已经纳妾了,并且偶尔还出入烟花之地。李清照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

    1107年,无情的政治灾难降到了赵家头上。赵挺之被罢右仆射,之后五日病卒。卒后三日,即被蔡京诬陷。家属、亲戚在京者被捕入狱,因无事实,不久即获释。但赵挺之赠官却被追夺,其子的荫封之官亦因而丢失,赵家亦难以继续留居京师。

    李清照只好随赵家回到青州的私第,开始屏居乡里的生活。她命其室曰“归来堂”,自号“易安居士”。近二十年间,夫妻二人专注于读书写字,沉醉于金石书画的收藏、研究。

    1127年,李清照44岁。金人大举南侵,俘获宋徽宗、钦宗父子北去,史称“靖康之变”,北宋朝廷崩溃。五月,康王赵构即位于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改元建炎,是为高宗,南宋开始。

    北方局势愈来愈紧张,青州很快沦陷。李清照与赵明诚带着多年收集的珍贵书画、典籍、器物一路南下。

    1129年,赵明诚独自前往就任湖州知事,不久便病逝。李清照备受打击,为文祭之:“白日正中,叹庞翁之机捷;坚城自堕,怜杞妇之悲深。”

    1130年,李清照独自追随帝踪流徙浙东一带。“到台,守已遁。之剡出陆,又弃衣被走黄岩,雇舟入海,奔行朝,时驻跸章安,从御舟海道道之温,又之越。”

    1132年,当李清照独自抵达临安(今杭州)时,那些随身携带的珍物已散失殆尽,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活令她身心俱疲。

    经历了国破家亡、暮年飘零后,其写作转为对现实的忧患,一曲《声声慢》足见其感情之凄怆: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3


    在临安,李清照虽然还有个弟弟可以投靠,但心头无法排遣的愁绪让她越来越虚弱。

    就在这个特殊时期,一个叫张汝舟的男人闯进了李清照的生活。

    张汝舟,一个卑微的小官——右奉承郎监诸军审计司(在三十级官阶中排在第二十九位)。

    面对张汝舟的示好,极度忧愁虚弱的李清照渐渐有了再嫁的心思。

    已经年近半百的她,也许不再是为了所谓的爱情,仅仅是因为太累太孤独,想找个生活的伴侣而已。

    然而,这场匆忙的再婚却让李清照难堪到了极点。

    在她写给翰林学士綦崈礼(赵明诚的亲戚)的一封长信中,她站在个人立场解释了当初如何被张汝舟骗入这场灾难性的婚事。

    “遂肆侵凌,日加殴击,可念刘伶之肋,难胜石勒之拳”一句明白无误揭示了她的遭遇。

    一代才女遭受了家暴。

    但李清照毕竟不是寻常女子,对于张汝舟背地里所做的龌龊之事,这个女人绝不忍气吞声。而是予以坚决抵抗:

    “身既怀臭之可嫌,惟求脱去;彼素抱璧之将往,决欲杀之。”

    她控告丈夫妄增举数入官(谎报考进士的次数)。在宋代,考进士多次不中的举子,可以上奏朝廷,由皇帝赐予“特奏名”以谋得官衔。

    张汝舟最终被判有罪,并被贬至柳州,这场持续不到“十旬”的婚姻也就此终结。


    4


    然而,李清照的不幸却并未就此终结。

    宋代的法律规定,任何亲属若起诉家中尊长(如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及丈夫),无论对方是否有罪,原告本人都将遭受两年拘禁。

    根据法律,反抗家暴的李清照也要面临牢狱之灾。但她明知有此后果,却毅然决然而为之。

    当然,李清照毕竟是名门望族,在朝廷高层还是有点关系的。

    在她身陷囹圄之际,翰林学士綦崈礼凭借其地位,说服朝廷对李清照法外开恩,使其只拘禁九天就出狱了。

    再嫁风波总算是结束了,李清照却遭来世人的非议,传者无不笑之。

    对此,李清照本人是无比羞愧的。在她写给綦崈礼的书信中,字里行间流露出自惭之情,如“败德败名”、“难逃万世之讥”、“扪心识愧”,传达出一位女子沉痛的感慨。

    但无论如何,这是李清照的自我选择:她宁愿蒙受世人的非议,也决不愿再维系这段婚姻。

    在那个充斥了道德评价和性别压制的中古时代,李清照不是伤春悲秋的文弱才女,而是坚决捍卫女性权利,勇于争取个人自由,在男性为主导的社会大环境中凭借词、诗、文得以立足、名世、传习流芳的“豪迈”女汉子。


    【作者公号:芗柏  本文配图来源于网络,如涉侵权请后台联系删除。

    ReadMore

    都觉得是欢乐颂五美,但你只是为生存而睡的田小娥

    相信我,并没有人生活得像朋友圈里一样幸福

    实体不行,输掉的不仅仅是企业家还有未来

    从心理学分析,为什么中国游客特别急躁?

    重读鲁迅: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英雄史观?

    读史丨奸佞们真的有本事自己当道么?

    送到嘴边的肥肉,美国为啥不愿意吃?

    丛林世界里,谁能维护公平和正义?


    来源: 凯迪网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