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她17岁出嫁,23岁守寡,没读过书,却独自培养出了一代大师胡适

    2017-06-14 04:50:00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母亲不仅生养了我们,还教育着我们,对我们的成长、成才有着重要的影响。

    世界华人周刊特约撰稿:张守涛

    全文4390字,读完大约6分钟



    最好的教育也许是拼妈,如胡适在《论家庭教育》一文中所言:“这家庭教育最重要的便是母亲”。


    胡适的母亲便对胡适影响至深,“我在我母亲的教训之下住了九年,受了她的极大极深的影响”。


    可以说,是胡适母亲一手培养出了胡适这位文化大师,对我们今天的父母也有着很重要的启示。


    胡适


    胡适母亲名叫冯顺弟,顾名思义是希望顺着生下弟弟,后来果然也有了个弟弟。


    她生在一个贫穷的农家,父亲是战乱的幸存者,曾被太平军掳去做苦力,脸上还烫着“太平天国”四个蓝字。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冯顺弟从小就懂事、贤惠得很。


    她父亲去村外挑石头盖新房,还是小孩的冯顺弟便去村口接应父亲,从筐子里取出一两块石头抱到地基外,算是减轻父亲一点辛苦。


    她盼着自己能早日长大,能帮父母分担更多。


    17岁时,冯顺弟到了婚娶之年,媒人来提亲,竟然提的是一位47岁的老头。


    这老头叫胡传(原名珊,字铁花),中过秀才,当过塾师,42岁时出门远游,现任江苏候补知府,两位前妻先后离世。


    胡传


    冯顺弟的父母不太同意这门婚事,一来胡传快50岁了,大儿子、大女儿都比冯顺弟还大;二来不肯让女儿嫁去做填房;三来怕让人说闲话,“贪图财势,高攀官家”。


    但冯顺弟体谅父母,嫁给做官人家当填房可以多接彩礼,父亲盖房就不需要那么辛苦了。


    而且,她早就听说过被称为“珊先生”的胡传,在14岁逛神会时也在众人中见过“珊先生”,印象还不错。


    “珊先生还没有到家,烟馆赌场都关门了”,这句家乡流传的话始终刻在冯顺弟脑海里。


    烟鬼、赌棍都怕“珊先生”,说明他是个好人,应该会是个好男人的,于是她对父母说:“只要你们俩都说他是个好人,就请你们做主吧。”


    “至于嘛,男人家47岁也不能称是年纪大了……”末了,她又轻轻补充道。


    父母便知道冯顺弟是乐意的,于是在1889年3月12日,冯顺弟与胡传成婚。


    婚后,胡传教冯顺弟读书识字,还帮老丈人家盖了新房,夫妻生活非常美满。


    但好景不长,结婚不过6年,带病在战乱中奔走的胡传便去世了。


    此时,冯顺弟只有23岁,胡适刚刚4岁,冯顺弟从此一个人要挑起照顾家庭和培养胡适的重担。


    “以少年作后母,周旋于诸子诸妇之间”,再加上后来家业中落经济困窘,冯顺弟“困苦艰难有非外人所能喻者”。


    “只因为还有我这一点骨血,她含辛茹苦,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我渺小而茫不可知的将来,这一点儿希望居然使她挣扎着活了23年”,胡适在《四十自述》中写道。



    胡适母亲独自当家后,因为是后妈、寡妇,所以经常受胡适哥哥、嫂嫂们的气。


    好在她脾气好、气量大,如胡适所言:“我母亲待人最仁慈,最温和,从来没有一句伤人感情的话。”


    胡适大哥是个败家子,赌博、抽鸦片,在外借了一屁股债,回家拿东西就卖,烛台、香炉、锡酒壶都被他“顺手牵羊”过。


    胡适父亲在世时,曾要拿剑砍他,母亲跪着哀求道:“使不得!千万饶了他吧!不然人家以后会说我这个后娘不容……”


    父亲去世后,他更有恃无恐,屡屡以胡家名义赊烟钱、欠赌款,累计了不少债。


    每年除夕,讨债的人坐满了胡适家的客厅,连门槛上都坐满了,而胡适大哥早就躲出去了。


    胡适母亲则镇定得很,料理完年夜饭后,给每个债主一点钱,好说歹说打发走。


    不一会,胡适大哥从后门溜回来了,母亲从不骂他,脸上不露出一点怒色。


    这样的年,胡适家过了六七年。


    1913年冯顺弟(后排左边坐者)与家人(后排右二是胡适未婚妻江冬秀)


    胡适两个嫂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大嫂无能而又不懂事,二嫂能干气量却窄。


    两人常常闹意见,只因胡适母亲和气、调节而未公开打骂。


    胡适和两个哥哥家的孩子年龄相仿,一起玩耍起了矛盾,母亲总是责备胡适的不是。


    两个嫂子则一边打孩子出气,一边指桑骂槐。


    胡适母亲常常装作听不见,实在忍不下去了便哭,哭她早逝的丈夫,哭她可怜的命运,直哭到嫂子过来劝才止住。


    “如果我学得了一丝一毫的好脾气,如果我学得了一点点待人接物的和气,如果我能宽恕人,体谅人,我都得感谢我的慈母,”胡适在《四十自述》里写道。


    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下,胡适学得了好脾气,温润如玉,堪称君子。


    胡适提出“容忍比自由更重要”,并以身作则为人宽容、温和,“我的朋友胡适之”遍天下。


    有次,胡适夫人江冬秀发起火来,将一把水果刀扔向胡适,险些击中胡适的脸,而胡适只是嘀咕了几句了事。


    幼年胡适,这是他最早的单人照


    母亲不仅教会了胡适好脾气,还教会了胡适很多做人道理,“在这一点上,我的恩师就是我的母亲”。


    每天天亮,母亲便把胡适唤醒,让他自己想想昨天做错了什么事、说错了什么话,要他以后注意改正。


    然后,她才把衣服给儿子,催他快去上学,胡适常常是最早到学堂的。


    胡适做错了事,母亲从不在人前责备他。


    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母亲才关起房门教训胡适,有时罚跪,有时拧他。


    有一个初秋的傍晚,胡适吃完饭在门口玩,身上只穿了件背心,被姨妈看到了。


    姨妈拿了件衣服给胡适说:“穿上吧,凉了。”


    胡适随口回了一句俏皮话:“娘(凉)什么!老子不老子呀!”


    恰好,这话被胡适母亲听到了。


    晚上,母亲罚胡适跪下,重重责罚了一顿,“你没了老子,是多么得意的事!好用来说嘴!”


    母亲气得发抖,不允许胡适上床睡觉。


    胡适跪着直哭,用手擦眼泪,结果不知擦进去了什么细菌,害了一年多的眼病。


    有人说,用舌头去添眼睛可以治好,胡适母亲竟然真的用舌头去添。


    后来,胡适回忆此景时发出肺腑之声:“这是我的严师,我的慈母”。


    从母亲那,胡适学到了勤奋、自省、关爱他人等为人处事之道,这也是他成功、成名的重要原因。


    胡适故居


    此外,胡适从小体弱,母亲让他不准随便乱跑,这养成了胡适爱静不爱动的性格,也培养了他热爱读书的好习惯。


    他常常第一个到学校,天黑才放学,晚上还要念夜书。


    课余时间,胡适常用来读小说,《红楼梦》《儒林外史》《薛仁贵征东》等很多白话小说都看,母亲很少干涉。


    跟着家人去田里割稻子,胡适常常坐在树下只看自己的小说。


    即使偶尔和伙伴们玩过家家游戏,他也常常扮演诸葛亮、刘备之类的文角儿。


    “我在这九年之中,只学得了读书写字两件事。在文字和思想的方面,不能不算是打了一点底子”,胡适后来在《我的母亲》中写道。


    也正因为胡适早年读过不少白话小说,使得他了解白话文的好处,进而后来发起了新文化运动,一跃成为新文化领袖。


    青年胡适


    母亲对胡适的教育也非常重视,一直不忘丈夫的遗嘱:“穈儿天资颇聪颖,应该令他读书”。


    胡适3岁多,母亲便把他送进了私塾,因为他身体太小还要别人抱起坐在高凳上。


    她为了让老师多加管教,总是比别人家多交私塾费用,第一年就送了6块银元,以后每年增加,最后一年加到12元,而其他家孩子一般只交两块银元。


    她让老师为胡适讲解书本上每句话的意思,而当时学塾对学生大多只要求死记硬背不求理解。


    有次,一个同窗好友拿着一封信,问胡适“父亲大人膝下”是什么意思。


    这位同学虽然读过四书五经却不懂这句话的意思,胡适这时深深领会到母亲多交学费的好处。


    胡适因为认的字多,又懂得意思,所以不觉得读书很苦,倒是在书里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世界。十二三岁时,常常一堆十几岁的小姑娘围着胡适,听他讲古文里的故事。


    后来,胡适对此感慨道:“我一生最得力的是讲书:父亲母亲为我讲方字,两位先生为我讲书。念古文而不讲解,等于念‘揭谛揭谛,波罗揭谛’,全无用处。”


    庚子赔款留学生,胡适(立者二排左一)


    因为受过私塾和母亲的良好教育,胡适11岁就能看古文,还批阅了《资治通鉴》,学问差不多赶上老师了。


    私塾老师怕耽误胡适前程便提出辞职,胡适由二哥介绍、母亲同意,于1904年离家去上海读书。


    此时的胡适实际年龄只有十二岁零两三个月,母亲临别时装作很高兴的样子,不曾掉一滴眼泪。


    她还为儿子做了一只枕头套子,套子上用紫红色线绣了两行文字:“男儿立志出乡关,读不成名死不还。”


    为不辜负母亲的期望,胡适在上海刻苦用功,一度两只耳朵都聋了,后来又辍学教小学,挣钱赡养母亲。


    后来,胡适听说考取留美官费生在国外学习能得不少钱,便写信征求母亲意见。


    母亲欣然答应,回信说:“自得汝出洋留学之报告,吾家家声可期复振,心境顿觉怡然……当刻刻以学业不振为虑,其他尽可置之度外。”


    胡适考取留美官费生之后,立即致函向母亲报喜。


    母亲当即复信给儿子:“汝当努力向学,以期将来回国为国家有用之材。庶不负国家培植之恩,下以有慰合家期望之厚也。”


    胡适美国留学时期照片


    在胡适留美时期,母亲一度生病严重,几乎不能起床。


    她私下请照相的人来家里照了张相保存起来,跟家里人说:“吾病若不起,慎勿告吾儿,当仍请人按月作家书,如吾在时。俟吾儿学成归国,乃以此影与之。吾儿见此影,如见我矣。”


    后来,胡适母亲病情稍有好转,又不顾家庭困难,花了80元巨款买了本《图书集成》给胡适,让他开阔眼界。


    母亲还对胡适的婚姻大事放心不下,给胡适在家乡里订了一门亲事。


    1917年,胡适学成归来后,赴北大任教,并遵从母命娶了小脚太太江东秀。


    胡适与太太江东秀


    第二年,儿媳怀孕的消息从北京传来,胡适母亲终于完成了使命,因为长期操劳过度、积劳成疾而轰然“倒塌”,享年只有46岁。


    从疾病重发到去世仅有十几天,胡适没能见到母亲的最后一面,“生未能养,病未能侍,毕世勤劳未能丝毫分任,生死永诀乃亦未能一面。平生惨痛,何以如此!”


    胡适母亲去世时,父老乡亲无论男女老幼都很悲痛,一个家庭主妇如何能赢得这般尊敬呢?


    胡适反复思量,反复回顾母亲的生平事迹,得出一个认识“一切事物都是不朽的”,并以《不朽》为题发表过一篇文章。


    在文章里,胡适说:“那英雄伟人可以不朽,那挑水的,烧饭的,甚至于浴堂里替你擦背的,甚至于每天替你家掏粪倒马桶的, 也都永远不朽。”


    的确,至少胡适的母亲是不朽的,如胡适在《先母行述》中所言:“伏念先母一生行实,虽纤细琐屑不出于家庭闾里之间,而其至性至诚,有宜永存而不朽者”。


    胡适,他在照片旁批道“没有戴眼镜,使我感觉这像上有我母亲的神气。”


    在母亲出殡的那天,胡适用泣血的心写了一首悼母诗:


    “往日归来,才望见竹竿尖,才望见吾村,便心头狂跳。


    遥知前面,老亲望我,含泪相迎:‘来了?好啊!’


    ——别无他语,说尽心头欢喜悲酸无限情。


    偷回头,干眼泪,招呼茶饭,款待归人。 


    今朝——依旧竹竿尖,依旧溪桥,


    只少了我心头狂跳!


    何消说一世的深恩未报!


    何消说十年来的家庭梦想,都一一云散烟消!


    只今到家时,更何处寻他那一声‘好啊!来了’!”


    “我有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母亲,她对我的深恩是无从报答的”,胡适在致美国留学时结识的“红颜知己”韦莲司的信中如此写道。(这正是胡适为何最终娶江冬秀而非韦莲司的原因,胡适对母亲之恩“深感愧疚,我再不能硬着心肠来违背她。”)


    可以说,是母亲一手培养了胡适的性格、爱好、习惯等,为胡适后来取得巨大成就奠定了基础,验证了胡适所说的:“这家庭教育最重要的便是母亲”。


    母亲常常对胡适说父亲的种种好处,告诉他:“你总要踏上你老子的脚步。我一生只晓得这一个完全的人,你要学他,不要跌他的股(丢脸之意)。”


    实际上,平凡而伟大的胡适母亲何尝不是“一个完全的人”呢?


    庆幸的是,胡适一生没有辜负父母,没有跌他们的“股”。


    • 作者简介:张守涛,文史作家,省作协会员,大学老师,出版作品《说说当今这些文化名人》《先生归来》《凡人鲁迅》。


    世界华人周刊(wcweekly)版权所有

    华哥(zglgag168)编辑

    近期相关文章

    【点击蓝字可以直接跳转到文章】

    宋氏三姐妹、林肯、胡适成材背后,母亲教给了他们什么?

    沈从文的爱情悲剧:用尽一生去爱的女人,却从不理解他

    长按二维码   关注看更多

    回复关键词【912】,送你一篇特别推送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