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精品酒店之父”在纽约新开一家酒店,它的卖点可能会是什么?

    2017-06-12 21:55:00 来源: 好奇心日报

    上周,位于纽约下东区的 Public 酒店开业。英国权威设计杂志 Wallpaper* 称,其创始人 Ian Schrager 终于实践了其 25 年前就提出来的精品酒店概念,而《纽约时报》则将 70 岁高龄的 Ian Schrager 描述成一个“平民主义者”,称他的 Public 酒店在房价飙升的城中城地段,要给所有人带来价格合理的奢侈体验。

    Public 酒店占据了 Chrystie 街 15 号大楼的下半部分,这幢新造建筑出自瑞士著名建筑设计公司 Herzog & de Meuron 之手,拥有 370 间客房。大楼的上半部分做成了 11 层高级公寓,也是为开发商提供另一种创收途径。

    这一次,Ian Schrager 希望脱离高端酒店一贯喜欢打出来的招牌服务,专注于“真正重要的,且是客户需要的”细节,尤其是每晚 200 美元起的价位(最近的优惠价为 150 美元),“用两星级的预算创造五星级的体验。”

    这里的每间客房看上去都典雅而精美,几乎没有任何家具,即便是在房型最紧凑的客房,也分设有休息区和工作区,隐藏的阅读灯和 USB 端口等细节处也做得妥帖。

    据 Ian Schrager 透露,Public 酒店每间客房的成本在 35 万美元,但一间典型的豪华酒店的客房成本可能要接近 100 万美元。

    为了降低成本,Public 酒店仅有 50 名全职工作人员,很多工作都以外包的形式解决,比如清洁服务和电话接线员(他们实际上在拉斯维加斯工作,因为薪资水平低于纽约)。

    专职于客房服务、行李服务以及前台服务等各种细分化服务的酒店服务生也不会在 Public 酒店出现,取代他们的是一个经过专门培训的公共部门团队,可以随时响应客户们的需求,但更多时候,Ian Schrager 希望客人们能够通过 Public 自行开发的应用程序解决基础问题,比如使用 MobileKey 解锁客房,在 App 上订购酒店内餐厅的食品和饮品等等。

    Schrager表示:“当我第一次进入酒店业时,我受到的,是娱乐业或时尚业的启发,而不是酒店业务。现在我又受到了技术行业的启发。”

    左:Ian Schrager 在Public 酒店窗前;右:Public 酒店大堂,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平民奢华”是 Ian Schrager 为整间酒店定下的基调,除了配备做足细节感的客房之外,Public 酒店的公共空间才是真正试图吸引顾客的部分。这里引入了包括餐厅、杂货店、精品店、咖啡馆、酒吧、露台、户外花园等多种业态和空间,住在这里的客人,既可以享受名厨 Jean Georges Vongerichten 掌舵的美食,又可以体验一次早年 Ian Schrager 创办的著名夜店 Studio 54 的氛围。

    Ian Schrager 表示:“ Public 酒店是一处小天地,容纳了这个城市所能够提供的一切,它有着 Airbnb 不能提供的社交公共空间。这才是酒店业的未来,人们希望他们花出去的钱是值得的,你在这里享受到的夜晚是完整的,没有必要离开这里去到别的地方。”

    乍一看这个模式似乎有点眼熟,我们前不久介绍过的 W 酒店就总是喜欢把公共空间包装成夜店、俱乐部的模样,据说其灵感正是源自 Ian Schrage 1980 年代在纽约参与筹划的精品酒店 Morgans。

    去年,Ian Schrager 入选了英国权威设计杂志 Wallpaper* 评选的“ 20 个世界顶尖创意颠覆者”榜单(Game-Changers: Top 20 creative world-rockers),与他一同入选的,包括英国建筑师 Thomas Heatherwick、“辣妹”Victoria Beckham 以及苹果负责设计的高级副总裁 Jonathan Ive 等人。

    Ian Schrager,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Wallpaper* 认为,过去 30 年,Ian Schrager 重新塑造了酒店行业,是他在 1984 年与 Morgans 酒店一起创造了“精品酒店”的概念。在那之后,Morgans 酒店的模式和思路在很多个地方生长出来,包括纽约的 Royalton 酒店、Paramount 酒店、Hudson 酒店,迈阿密的 Delano 酒店, 旧金山的 Clift 酒店, 洛杉矶的 Mondrian 酒店, 以及伦敦的 St Martin's Lane 酒店和 Sanderson 酒店,在这些倡导时髦生活方式的酒店背后,正是 Ian Schrager 扮演了创意推手的角色。

    Clift 酒店
    Delano 酒店

    《纽约时报》更是将他称作是“酒店行业的史蒂夫·乔布斯”

    但说起来,将夜店文化以及更多生活方式引入酒店,并不是他灵光乍现的想法。

    1970 年代,毕业于美国雪城大学法学院的 Ian Schrager,在 从事了几年房地产法律工作之后,与大学好友 Steve Rubell 合伙开了一家夜店 Studio 54,他们请来了室内设计师 Ron Doud 和灯光设计师 Brian Thompson,想要通过设计的力量创造出那种闲适、自由奔放且充满戏剧感的迪斯科舞厅氛围。

    Studio 54 入口,来源:Dezeen

    1970 年代末是 Studio 54 风光无限的一段日子,演艺界、艺术界、文化界甚至连政治界人士都是那里的常客,在那儿看到安迪·沃霍尔、迈克尔·杰克逊、伊丽莎白·泰勒以及黛比哈利也不足为奇。

    但 Ian Schrager 本人并不沉迷于夜店生活,他通常会选择在喝一些伏特加稍稍放松后离开店里,而合伙人 Steve Rubell 却是个性格狂妄的人,常常在店里跳舞、醉酒甚至嗑药,一次接受《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采访时说道:“我们做得很好,估计只有黑手党才能比我们做得更好,但我不能说出来。美国国税局不了解,这不会伤害到他们,哈哈哈。”

    很快,Steve Rubell 就为自己的口出狂言付出了代价。1978 年 12 月,Studio 54 被国税局突击搜查,发现近一百万美元的票据藏匿在垃圾袋中,据估计另有 250 万美元的现金已经被撇去。 Ian Schrager 和 Steve Rubell 被判逃税,两人在阿拉巴马州度过了长达一年多的监禁生活。

    Ian Schrager 并没有浪费在监狱里的时光,前述那个“将夜店文化和酒店融合”的点子,正是在监狱里想出来的,不光是夜店,在他看来,酒吧和餐厅都应该出现在酒店里。

    1981 年出狱时,正赶上两名纽约亿万富翁开酒店的热潮,一是当今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正在筹建他的君悦酒店,另一个是房地产大亨 Harry Helmsley 翻新了 Palace 酒店。

    Ian Schrager 心里盘算着:“不管是这两位大佬中的哪一个,都不会做我们想做的事,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厌倦了纽约那些看起来井井有条、端着姿态但却乏善可陈的酒店式样。

    出狱后为了还债, Ian Schrager 和 Steve Rubell 卖掉了 Studio 54,又斥资 600 万美元买下了麦迪逊大道酒店 50% 的股份,准备将其改造为世界上第一家精品酒店。“ Studio 54 带给我最大的好处是,我结交了很多不同领域的人,我几乎可以打电话找任何人来帮忙。” Ian Schrager 表示

    1984 年,Morgans 酒店开业。

    不过这只能算得上他们在精品酒店领域的初探,直到 1987 年 Royalton 酒店的开幕,才可以算是Ian Schrager 提出的“大堂社交(Lobby Socializing)”理论的真正实践,也是将 Studio 54 的流行夜店文化植入得最彻底的一次。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 Ian Schrager 与法国工业设计师 Philippe Starck 的第一次合作,他们联手将酒店大堂做成了时装秀场一般的空间,想要吸引全纽约最潮、最时髦的人儿来这儿体验。

    到了 1988 年,Ian Schrager 发现自己已经是纽约最大的私人酒店经营者,拥有 5500 间客房。但他的搭档 Steve Rubell 是个同性恋者,不小心感染了 HIV 病毒,一年后离世。这让 Ian Schrager 在收获巨大成功的同时,也觉得悲伤,“我很想念他,如果我们可以一直携手走下去,一定会更成功。”

    之后,Ian Schrager 的“精品酒店”理念走出纽约,在很多城市落脚,与他合作的也都是 Philippe Starck、Julian Schnabel 以及 John Pawson 这样的设计界大拿。

    这些酒店几乎都是从廉价酒店改造而成,房间狭小,但 Ian Schrager 会通过各种设计手段让客房看起来相对明亮宽敞,再把创造夜店的经验移植到酒店公共区域部分,匹配酒吧和餐厅等业态,提升服务水准,这些高性价比的措施都为 Morgans 酒店集团带来持续发展的收益。

    而 Morgans 酒店的效仿者也越来越多,不仅有独立酒店经营者,比如创立 Ace 酒店的 Alexander Calderwood,也包括一些大的酒店集团,都推出了自己的精品品牌,喜达屋旗下的 W 酒店应该是把夜店风把玩得最到位的,而包括丽思卡尔顿酒店管理集团旗下的 Reserve 品牌,凯悦国际酒店集团旗下的 Andaz 品牌,以及喜达屋旗下的另两个品牌 Aloft 和 Element 都是后来者。

    就连 Ian Schrager 自己也和万豪合作开发了 Edition 精品酒店品牌。目前在伦敦、迈阿密、纽约、伊斯坦布尔以及三亚的 5 家 Edition 酒店已经开业,另有 10 余个项目在全球各地展开。

    纽约 Edition 酒店
    伦敦 Edition 酒店

    但他一直还是那个讨厌墨守陈规的创新者,2005 年他退出了 Morgans 酒店,称“不想管理酒店集团,只想设计和开发酒店”,转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Ian Schrager Co.,继续在酒店行业寻求突破,他不断调整着酒店的风格、服务形式,以适应时代需求。纽约的 Gramercy Park 酒店,被他看做是完美适应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那个时代的作品,巴洛克式风格融入了色彩张力极强的文艺复兴色调,充满艺术感染力。

    纽约的 Gramercy Park 酒店

    而在金融危机爆发后,他转而又推出经济实惠型的酒店品牌 Public Hotels,也是他作为独立酒店老板之后的第一个酒店品牌项目。

    选址于芝加哥的第一家 Public 酒店最能体现出他的“平民奢华”理念,不提供不必要的服务,注重实用性和高性价比。他自认为树立了新的行业标准,“这个品牌是由创造的独特体验,而非商业分类或是价格来定义的。”

    但在 2016 年,芝加哥的 Public 酒店因经营不善,被卖给了香港私募基金 Gaw Capital Partners。不过,Ian Schrager 的 Public Hotels 品牌还在运营,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的纽约下东区最新开业的 Public 酒店,即是他酝酿四年的新作,用醒目的设计、便利性、高效和活跃的公众社交空间定义新鲜的豪华酒店体验。

    这一次,他不再想着颠覆传统酒店业,而是把竞争的视角直接瞄准了 Airbnb。

    如今,酒店业都将 Airbnb 视作最大竞争对手,后者攫取了酒店市场中的大量年轻消费者,他们选择在旅途中停留在当地人的家中,以较低的价格享受本地化的体验。

    但在 lan Schrager 看来 ,与一个强大的想法(比如 Airbnb )竞争的最佳方式就是提供另一种强大的想法,他想做的就是提供一个社交空间,因为这是 Airbnb 做不到的。

    文中未标注图片来源:Wallpaper、Ian Schrager Co.、美联社每日邮报Dezee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来源: 好奇心日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