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Uber董事会在讨论创始人兼CEO的去留问题,还有其它重大改变

    2017-06-11 22:00:00 来源: 好奇心日报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上周日 Uber 董事会召开会议,对公司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的去留问题进行了讨论。

    另外,董事会预计有望将前司法部长小埃里克·霍尔德(Eric H. Holder Jr.)长达数月的调查结果引入到公司文化中,这是一项十分深入的调查研究,以对数百名员工的采访作为依据。会议是在霍尔德的律师事务所、位于洛杉矶的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办公室进行的,预计持续了数个小时之久,直到董事会对霍尔德的建议书做出决定。这三位知情人要求不公布姓名,因为他们并没有得到授权代表公司发言。

    据三人透露,霍尔德报告书的其中一项建议是要求 Uber 高级商务副总裁、卡兰尼克的密友埃米尔·迈克尔(Emil Michael)离开公司。建议书还包括对 Uber 做出其它重大改变,而董事会则有望投票决定接受这些调查结果。

    据一位知情人表示,迈克尔目前还没有辞职,也没有被直接要求这么做,不过他已经在考虑自己未来将何去何从。

    Uber 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目前正面临着职员流失严重、司机因报酬过低而愤怒,以及投资者担心这家曾经史上投资最充足的创业公司已经陷入资金困境等一系列问题。图片版权:Danish Siddiqui/路透社

    在过去六个月时间里,Uber 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应付来自前职员以及现职员的性骚扰指控上。上周有消息称,公司高管错误处理了一名被 Uber 司机强暴的女性的医疗记录。Uber 还承认使用了某种软件让旗下的司机隐藏身份、免受法律追纠

    在会议召开前的几周时间里,Uber 高管曾立誓要重整公司。但也有人怀疑,在卡兰尼克自己所做的承诺都已经被打破的情况下,公司解决问题的决心只系于一点:Uber 到底想要在多大程度上进行改变?

    危机公关公司 CommCore 的创始人兼 CEO 安德鲁·吉尔曼(Andrew D. Gilman)说:“他们能不能把这份报告用做一次扭转困局的机会呢?还是说这只是一种粉饰,为的是掩饰他们更多的不良行为?”

    对于风雨飘摇的 Uber 来说,现在正是关键时期——它已经在全球数百个城市开展业务,私下估值将近 700 亿美元。公司正面临着严重的员工流失问题,公司赖以运行的成千上万名司机也对自己拿到的报酬表示愤怒,还有投资者担心这家曾经是史上获得投资最充足的创业公司如今已经陷入了资金困境。

    更让人担忧的是位于旧金山的 Uber 董事会的复杂构成,以及卡兰尼克超大的投票表决权——这意味着只要他在董事会里有盟友,就完全可以无视霍尔德报告里提出的任何建议。

    Uber 董事会遵循的是一种“亲创始人”管理结构,这是从 Google 和 Facebook 开始在硅谷流行起来的一种模式。Uber 董事会九名成员中,有七名持有所谓的“超级表决权股”(super-voting shares),这让他们在董事会里拥有更高的权力。另外还有四个董事会席位是空置的。

    由于卡兰尼克和几名亲密盟友一直持有多数超级表决权股,所以在长达几个月的争议中,他的位置一直很安全。

    据五位熟悉董事会内部事务的知情人士透露——由于未得到公开发言的授权,他们同样要求匿名——这种结果是因为 Uber 共同创始人、董事长加勒特·坎普(Garrett Camp)以及董事会成员、深受欢迎的公司元老瑞恩·格雷夫斯(Ryan Graves)一直以来的支持。这二人都持有超级表决权股。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等其他拥有超级表决权股的董事会成员也都是卡兰尼克的支持者。

    风险投资家威廉·古利(J. William Gurley)和大卫·邦德曼(David Bonderman)是公司独立董事,他们也拥有超级表决权股,并表示很担心公司的管理问题。外部投资者也因为 Uber 的一系列丑闻而深感不安,并曾向董事会直接表明过自己的担忧。

    董事会所有成员都认为公司必须做出重大变革,但具体怎样去改变才是问题的关键。

    卡兰尼克透过发言人称自己拒绝置评。路透社之前曾报道了关于此次会议以及卡兰尼克地位的消息。

    公司的员工和密切观察者担心,即使霍尔德的调查得出了最糟糕的结论,它也会被忽略。

    Hirschfeld Kraemer 是一家经常调查公司骚扰问题的事务所,其雇用律师斯蒂芬·赫希菲尔德(Stephen Hirschfeld)表示:“如果没有顶层的充分支持,任何响应都是在浪费时间。如果人们已经知道这完全是一个笑话,它还会对公司的士气产生更加不利的影响。”

    长期以来,Uber 一直以好斗而张扬的文化著称。这种氛围的缺点在 2 月变得清晰起来,当时前 Uber 工程师苏珊·福勒(Susan Fowler)写了一篇冗长的公开博客,详述了她遭受性骚扰的历史,以及人力资源部门失职的系统性问题。

    丑闻接踵而至。3 月,科技新闻网站 The Information 报道说,卡兰尼克和其他高管与 Uber 员工光顾了韩国的一家陪酒酒吧,当时在场的一名员工曾向人力资源投诉此事。

    两位熟悉内幕的人士表示,Uber 的名声变得极为糟糕,旧金山的招聘经理甚至被要求在几个星期的时间里停止向潜在候选人发送招聘邮件。随后,公司恢复了招聘工作。

    当管理层应对危机时,卡兰尼克和其他高管忽视了公司顾问的一些建议。

    三位熟悉内幕的人士表示,今年,Uber 总顾问和一些董事会成员对卡兰尼克说,在霍尔德报告的结果发表之前,建议他让公司里最联系紧密的盟友、Uber 高级业务副总裁迈克尔暂时离开目前的职位。

    处于三起不同争议性事件核心位置的迈克尔拒绝离职,卡兰尼克也没有强迫他这样做。

    不过,高管们已经开始对公司的其他领域进行调整。Uber 正在处理来自当前和过去员工的超过 200 份投诉,向一些人提出警告,提供强制性职业培训,有时还会将最糟糕的违规者开除。

    Uber 上周宣布,由于在独立的内部调查中发现的骚扰、歧视和其他投诉,公司解雇了 20 名员工

    Uber 将备受尊重的哈佛商学院管理专家弗朗西丝·弗雷(Frances Frei)聘为领导和战略高级副总裁,以便对这个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将员工数量发展到超过 12000 人、覆盖几个大洲的组织进行重构。

    弗雷女士在接受 Recode 采访时表示:“我的最终目标是将陷入困境的 Uber 打造成一家为自己感到骄傲的世界级公司。”

    公司还将苹果前高管波佐玛·圣·约翰(Bozoma Saint John)聘为首席品牌官,这是 Uber 的一个新职位。波佐玛目前的任务是修复 Uber 劣迹斑斑的公众形象。

    三位熟悉内幕的人士表示,卡兰尼克正在接受 Thrive Global 执行培训总监乔·哈伯德(Joe Hubbard)的管理指导。Thrive Global 是赫芬顿女士的公司。Uber 和赫芬顿女士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此外,卡兰尼克还在处理母亲邦妮·卡兰尼克(Bonnie Kalanick)上月的去世的相关事宜。邦妮死于船只失事,这场事故还导致卡兰尼克的父亲严重受伤。周日的董事会会议在洛杉矶举行,因为在母亲去世后的几个星期里,卡兰尼克一直在那里陪着家人,那是他成长的地方。

    这场事故导致调查 Uber 文化和领导问题的时机和相关讨论变得更加复杂。

    一些人仍然感到担心,因为这些规则似乎并不适用于 Uber 的某些高管。

    Uber 前亚洲业务副总裁埃里克·亚历山大(Eric Alexander)不在被解雇的 20 名员工之中。亚历山大曾经掌握着印度一名女士被一名司机强奸的医学记录。《纽约时报》4 月通过 Uber 询问了他对强奸调查的操纵,当其他记者上周开始询问他的所作所为时,亚历山大这才被解雇。

    一些管理顾问表示,解决方案也许是整个公司的“重启”。

    顶级管理和咨询公司 A.T. Kearney 主管迈卡·阿尔珀恩(Micah Alpern)表示:“在我看来,他们需要的不只是一种文化上的改变,而是要从头开始创建一套全新的文化。”


    翻译 熊猫译社 乔木 刘清山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来源: 好奇心日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