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越来越多人用软件刷点赞和粉丝,因为这事儿又容易、又微妙

    2017-06-11 22:13:00 来源: 好奇心日报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3 月份的时候,我在自己的 Instagram 帐户中发布了一张《纽约时报》总部大楼的照片,照片拍摄于暴风雪来临之前的一个平静的日子。这张照片一共有 11 条来自陌生人的评论。“很棒!”(Very nice!),一家位于旧金山的鸡尾酒快递公司在评论中写道。一名来自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的美容纹身艺术家在评论中发表了三个火焰符号表情,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的复古家具销售商在评论中留下了一个箭穿过爱心的表情符号。

    图为《纽约时报》记者 Sapna Maheshwari 在Instagram 发布的帖子截图。这张帖子收到了很多陌生帐户的评论,而它们很可能都是这些帐户通过自动化服务发表的。

    我喜欢走出家门,在外面店里喝鸡尾酒,我没有任何纹身,我也从来没有去过圣何塞。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与许多网络现象一样,这些都是营销行为。许多在 Instagram 上有公开帐号的用户可能没有意识到,当有陌生的用户关注他们、点赞或评论他们的帖子时,这些行为通常都是通过一些提供特别服务的网站帮这些帐户自动完成的。客户只要每月向这些网站支付 10 美元,就能让自己的帐户大量地自动点赞、关注和评论其它帖子。这是一种流氓营销(rogue marketing)手段,旨在吸引其他 Instagram 用户的关注,希望他们能够关注或点赞这些自动化帐户。

    这种造假行为一直以来都是违反 Instagram 网站规则的,但是却一直有增无减。隶属 Facebook 公司的 Instagram 网站每月有 7 亿名用户,在最近 7 周的时间里,Instagram 开始打击这种行为。多个匿名运行的网站因此关闭,譬如 Instagress、PeerBoost、InstaPlus、Mass Planner 和 Fan Harvest,但同时很多其它类似的网站仍然存在。

    通过增加粉丝数量和图片获赞数量,可以让一些小企业的帐户或有志于成为社交媒体网络红人的帐户看上去更有影响力。譬如,如果某个帐户有 1 万个粉丝,那么,当有人随便浏览 Instagram 网站并看到这个帐户时,可能就会想:“也许我也应该开始关注一下他们。”而粉丝量高的帐户也更容易吸引广告客户。

    但营销人员已经开始意识到如何来操纵这种系统。

    Instagram 自动化软件 Mass Planner 在其网站上留言,表示“在 Instagram 的要求下,我们被迫停止提供服务”。

    位于辛辛那提的市场营销技术公司 Ahalogy 的首席执行官鲍博•吉奥布理斯(Bob Gilbreath)说:“事实上,粉丝的数量已经没有意义。它已经不能代表真正的关注者人数,也因此不能用来有效衡量帐户中的创意作品的质量。”

    Instagram 一直不愿意透露为什么现在才开始打击这类网站,但表示“培育真实的社区活动是我们的重点,我们的政策也反映了这一点”。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公司认为“任何允许人们创建机器人(BOT,指自主运行自动管理的工具)以提升虚假粉丝数量的服务都被视为 spam (虚假的自动化服务)”,并指网站指引禁止用户人为收集虚假的点赞数量和粉丝,或发布重复的评论。 多个因此关闭的自动化服务供应商在网站上发布通知,称他们在 Instagram 的要求下停止提供相关服务,但没有详细说明或回应评论。

    Instagress @instagress

    对于喜爱 Instagress 服务的用户,我们有一个不幸的消息:根据 Instagram 的要求,我们已经停止提供那些曾为你们带来如此多帮助的网络服务。

    打击那些通过真实帐户进行的“虚假”行为,与打击完全自动化的虚假帐户是全然不同的挑战。对于包括 Instagram 在内的社交平台,这依然是一个问题。在 2014 年,Instagram 大张旗鼓地删除了数百万个虚假帐户,这一举动被称为 “Instagram Rapture”(Instagram 飞升)。 这类自动化服务能够直接登录客户的帐户,以成功逃避检测的速度运行,提供这类服务的公司认为,他们只是以比付费广告便宜的价格来模仿人们经营帐户。

    但有些人认为,他们的服务会令 Instagram 网站失去其原本真实的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和意义,甚至降低平台的价值。今年 4 月,专业摄影师卡尔德•威尔森(Calder Wilson)在专业摄影器材点评博客 PetaPixel 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讲述了他在两年时间里,依靠 Instagress 吸引粉丝和点赞数量在 Instagram 上经营一个帐户的实验。他每周只需要支付 10 美元,花五分钟的时间,很快,这个新的帐户的粉丝数量就击败了他原本精心经营的个人帐户。

    Instagress 让这个帐户 @canon_bw 能够根据长长的一个标签列表,譬如#blackandwhite 或 #IGdaily,来定位目标用户,然后在这些目标用户的帖子里留下“不错!”(Nice!)或是一连串表情符号的评论。(这些服务还会将客户竞争对手账号、或者像 @nytimes 这样的大账号的粉丝作为目标。)在今年一个为期 30 天的时间里,@canon_bw 这个帐户一共点赞了超过 27000 张照片,留下了近 7000 条评论,其中一些还引起了热烈的回应。今年 28 岁的威尔森认为这是不道德的行为,他将这种“自动化的虚假行为”比作运动员使用类固醇激素来提升成绩的做法,对于这种行为在 Instagram 文化中越来越广泛的影响,他表示很可惜。

    摄影师卡尔德·威尔森(Calder Wilson)在两年前创建了一个 Instagram 帐户,依靠自动化服务吸引了超过 11000 名粉丝。

    威尔森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你是一名试图吸引越来越多粉丝的摄影师,或者是任何想要让自己的作品被别人看到、想认识新朋友的人,当你获得真实的互动时,那种感觉很棒。然而,当 Instagress 这类服务掺合进来后,它们在你的帖子下留下像‘照片好震撼’和‘你的照片拍得都太棒了’等虚假评论,但在这些评论背后却并没有真实的人,然后那些自动点赞给人感觉就像是他们劫持了你的大脑神经。”

    最近,另一位摄影师莎拉•梅洛蒂(Sara Melotti)发表了一篇忏悔式的博文,概述了如今网络红人为了让品牌客户与他们合作,采用的那些增加粉丝数量的手段。她指出,在 Instagram 去年停止按照时间顺序显示帖子,改为根据数据分析用户想要看到的帖子,或按照点击数量来排列显示帖子后,这些虚假的做法变本加厉。她表示,许多人在看到自己帐户的互动活跃度(engagement)大幅下降后都惊慌失措。

    除了自动化,她还列出了其它的做法,譬如购买粉丝,加入互相点赞和评论的小组(一般为 10 到 15 人一组),以及加入更大的团队,这些团队会安排好帖子和评论的时间,争取让帖子出现在 Instagram 的“发现”页面,这样,他们的帖子就能让更多人看到。

    29 岁的梅洛女士说:“我们现在为了获得那些数字而做的事情实在是没有任何意义。”她表示,自己决定揭露这些做法,并停止这种行为,因为这种对所谓的“Instafame”的关注让原创作品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并且对其他艺术家的自尊和他们对真实情况的认知产生负面的影响。

    这些讨论对于营销人员来说很重要。据全球知名市场研究机构 eMarketer 估计,在去年,营销人员在 Instagram 网红帐户上共支出了超过 5.7 亿美元。

    Ahalogy 公司的吉奥布理斯最近为广告公司和品牌客户推出了一项服务,用于分析网红帐户营销活动的质量、流量和其它指标。他建议通过这些用户识别出有效的创意作品,并支付 Instagram 来宣传他们的广告帖子,而不是根据帐号的粉丝数量来决定让这些帐户发表广告帖子。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通过机器人工具的虚假活动可能是互联网中最不令人讨厌的垃圾信息骚扰行为,相比于 Twitter 网站中用于宣传的恶意自动化机器人行为来说尤其如此。但它依然是个烦人的问题,也会有一定的侵扰性。

    即使有许多自动化服务供应商已经停止服务,但仍然有一部分服务供应商存在,后者也似乎已经准备好接替前者。最近,在 Google 搜索“Instagress”,就会出现两个这类服务供应商的广告,它们分别是 Gramista 和 Robogram。Gramista 在网站上宣称,每天支付 1.79 美元,它就能会“像人一样自动点赞、关注和取消关注”。 而另一个名为 Archie.co 的网站,自称为一个“点赞应用程序”,能在 Twitter 网站和 Instagram 网站上提供服务,帮助用户“以比付费广告更便宜的方式更有效地吸引眼球”。

    Instagram自动化服务网站 Gramista 的屏幕截图。

    SocialRank 是一家帮助营销人员在 Twitter 和 Instagram 网站上发现和分析粉丝的公司。公司联合创始人艾利克斯•塔布(Alex Taub)表示,关闭这样的业务就像玩打地鼠的游戏,部分原因是他们是直接通过个人帐户运作的,因此避免了 Instagram 网站的任何审批流程。

    Taub 说:“这种做法有点极端,但我认为,阻止这种做法就要靠禁掉所有使用它的帐户。”他对这类服务所吸引的粉丝类型持怀疑态度,并指出,这种使用机器人服务来与其它使用机器人服务的帐户进行互动的行为实在是太奇怪。

    威尔森表示,自己很怀疑他的帐号 @canon_bw 中到底有多少真实的粉丝。在他个人帐户,粉丝所在地的前五名都是在美国国内的城市,而在用于实验的新帐号中,粉丝的所在地前五名的城市中,有四座城市是在美国之外,分别为伊斯坦布尔、雅加达、印度尼西亚和墨西哥城。

    塔布说:“人们使用这些服务是因为它能在短期内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容易一些,因为你的粉丝越来越多。但是你所增加的粉丝可能都是来自机器人的行为,这就可能变成了机器人与机器人之间的互动。”

    他补充说道:“就像是吹牛时说的话,都是假的。”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来自 Flickr@Visual Content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来源: 好奇心日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