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派特别检察官查通俄 特朗普怒了

    2017-05-19 07:18:00 来源:

    特朗普总统18日在白宫会见哥伦比亚总统后,首次回应司法部指派特别检察官一事是在分化国家。美联社

        特朗普总统18日在白宫会见哥伦比亚总统后,首次回应司法部指派特别检察官一事是在分化国家。美联社

      声称从没要科米停止调查 指责司法部是在“猎巫”、分化国家

      ■侨报综合、记者徐一凡报道

      特朗普的”通俄门”和“科米备忘录”政治风暴仍在发酵,针对司法部指派特别检察官一事,特朗普周四一早就此事在推文上回应说:“这是美国历史上,对一位政治人物进行的单一最大猎巫行动。”称这是在分化国家。

      而有一段科米在国会作证的录影周三也被媒体曝光,指科米在国会作证录影中说,从未有任何人给他压力,要他停止调查。

      ■总统回应

      特朗普:从没叫科米停止调查通俄门

      特朗普周四表示,自己从没有要求科米停止对自己团队与俄罗斯的关系,以及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所扮演的角色的调查。

      特朗普18日在会见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后的记者会上首次回应司法部指派特别检察官一事,称这是在分化国家。

      特朗普也再次重申自己当天早上的推文内容,称司法部的做法是一场“猎巫行动”,并指出自己从没有和俄罗斯"私通”。

      特朗普在推文中指控前总统奥巴马与希拉里也做了许多不明确的“非法行动”。他写道:“希拉里选战阵营与奥巴马政府曾发生的许多非法行为,从未见到有任命特别检察官进行调查。”

      在FBI前局长穆勒(Robert Mueller)被定为特别检察官、负责调查特朗普团队是否在去年大选期间私通俄罗斯后,特朗普星期三晚发布声明称:“如同我已说过很多次,完整的调查将会确认我们已知情形,即我的团队没有和任何外国政府私通,我期盼尽快见到调查结果。同时,我将继续为我们的国家的未来,以及我们人民最关心的事奋斗。”

      当被问到是否曾要求前FBI局长科米停止对弗林的调查时,特朗普坚决地说:“没有!没有!”

      ■国会作证

      科米:没有人给我压力要我停止调查

      此外,一段科米在国会作证的录影星期三也被曝光,这份由c-span记录下的科米国会作证录影中科米说,从未有任何人给他压力,要他停止调查。科米在被特朗普开除之前,最后一次在国会作证的时间是5月3日。

      FBI如今还在进行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调查,科米突遭解雇之后,特朗普与罗森斯坦就后者在解雇科米的事件中扮演什么角色“扯皮”、特朗普在推特上“威胁”科米两人讲话被录音等引发更大质疑声浪。

      之后,《华盛顿邮报》有官员透露称特朗普向俄国外长泄露了机密信息,各方就“信息是否机密”“总统是否有权”等争论不休。在白宫官员否认特朗普泄露机密信息之后,特朗普本人发推坚称自己“有权和俄罗斯分享信息”。紧接着,科米的一份备忘录被爆出,显示特朗普曾经在一次私下会晤中要求他停止对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的调查,后者已经与涉嫌与俄罗斯驻美大使的不当通话而辞职。

      值得指出的是,媒体援引不透露姓名的司法部发言人消息说,罗森斯坦在签署任命特别检察官的命令之前,并没有告诉白宫和司法部部长塞申斯,这项决定出乎白宫意料。

      白宫似乎对指派特别检察官一事感到措手不及,此前白宫曾表示目前对“涉俄”案启动的各项调查已经非常充分。

      在指派特别检察官的消息传出后,有更多白宫助手出入白宫西翼,而被问到关于特别检察官的问题时,他们都拒绝回答。

      ■侨报观察

      特朗普距离被弹劾还有多远?

      特朗普就职百天之际,健保、税改、移民等方面依然存在争议。著名华裔政治人物莫天成在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特朗普作为一个没有从政经验的总统,没有“出乱子”已算是一大成就。然而好景不长,在执政将满4个月之时,围绕着突然解除FBI局长科米职务的一系列政治风暴和近日传出的特朗普会晤俄外长拉夫罗夫(Sergei Larrov)时“泄密”引发的强烈不满,让特朗普麻烦缠身;“弹劾特朗普”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成为一个公开谈论的话题。

      尽管白宫在16日的声明中否认特朗普曾经施压科米停止调查活动,但在特朗普这一系列有“干涉司法”嫌疑的举动之后,已经有媒体将此事和“水门事件”相提并论。水门事件中,尼克松总统因为干涉FBI调查自己的竞选团队而遭受弹劾;这起“新水门”事件中,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成员安格斯·金(Angus King)已经对媒体表示“如果总统真的做过这件事,我就不得不这样说(指提出弹劾)了”。在包括多名民主党议员的一些知名人士提到“弹劾”之后,17日,密歇根州的众议员贾斯汀·阿马什(Justin Amash)表示,如果特朗普真的做过就停止调查施压科米的事,这会招致弹劾。阿马什也成为第一个提出“弹劾特朗普”的共和党议员。共和党重量级人物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虽然没有直接提“弹劾”,但已经表示,该特朗普丑闻已经达到了“水门事件”的大小和规模。民主党众议员阿尔·格林(Al Green)也在17日正式要求弹劾特朗普。最新“公共政策民调”显示,48%的美国人支持弹劾特朗普,远超41%的反对者;说明美国民众对特朗普的不满与质疑也在上升。罗森斯坦在最新声明中表示,任命穆勒为调查特别顾问符合公众利益。

      在美国,弹劾需要众议院“起诉”,参议院进行“审判”;“起诉”需要一半以上的众议员赞成。因此,尽管各方“呼声”导致可能性上升,但特朗普离真正的被弹劾还有不小的距离。但另一方面,关于所谓“新水门”的调查势在必行。除罗森斯坦宣布的调查外,同样是17日,已经有数十名民主党议员签署了一份请求,主张两党共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特朗普到底有没有施压科米停止对弗林调查。

      17日国会亚太裔党团(CAPAC)在举行关于亚太裔传统文化月的庆祝活动。《侨报》记者采访了来自加州的华裔众议员赵美心(Judy Chu)、日裔众议员马克·高野(Mark Takano)、印度裔众议员普拉米拉·贾亚帕(Pramila Jayapal)等;同样都是民主党议员、亚裔议员,他们对“弹劾特朗普”的看法也稍有差别。赵美心认为特朗普的行为已经“近于该受到弹劾的行为”,贾亚帕和高野则强调“尽快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最重要”。高野虽然强硬表示“特朗普政府就是亚太裔最大的挑战”,但对这一具体事件的观点则是“现在说弹劾还早”。侨报记者徐一凡

      ■媒体爆料

      路透社:特朗普团队与俄官员私联18次

      据路透社报道,就在司法部指派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穆勒延续特朗普“通俄门”调查之际,多位现任与卸任官员向路透社透露,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与其他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顾问,曾在去年总统大选期间与俄国官员秘密联络至少18次。但至目前为止,尚未发现这18次电讯往来有何不当之处。

      2016年4月至11月期间,特朗普团队与俄国官员有过18次的电话与电子讯息往来,话题聚焦修复美俄经济关系、合作打击伊斯兰国(IS)、以及遏制越加强硬的中国。当时正值俄国骇客干预美国大选、支持特朗普选上总统之际。

      3位现任官员与1位卸任官员皆指出,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Sergey Kislyak)与特朗普首任国安顾问弗林之间有过6次电话联系。

      4位现任官员表示,两人在去年11月8日总统大选结束后联系更加频繁,讨论如何绕过美国的安全官僚体制,建立特朗普与普廷私底下的直接沟通管道。

      除了6通与基斯利亚克相关的电联之外,特朗普团队顾问也以电话、电邮、以及文字讯息等方式,与俄国官员或是与普廷亲近的人士联络了12次。

      消息指出,亲俄乌克兰政客梅德维恰克(Viktor Medvedchuk)也是特朗普团队的联络对象。梅德维恰克向路透否认,“特朗普的亲信我都不认识,所以根本没交谈过。”至于白宫以及弗林的律师皆未回应。

    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签署任命穆勒为特别检察官的命令。资料图

      前任局长穆勒带领FBI走过911恐袭

      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1944年出生于纽约市。1966年于普林斯顿大学文学士毕业。1967年于纽约大学取得国际关系硕士学位。1973年于弗吉尼亚大学取得法学博士学位,后在旧金山的司法部门任职。1990年代出任司法部助理部长。2001年出任司法部副部长,同年6月获总统小布希提名其出任联邦调查局第六任局长,任期十年,其后参议院以98票支持,无人反对,通过其任命。2011年,获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延长两年任期,至2013年9月4日。之后,由曾任司法部副部长的詹姆斯·科米接任此职。之后,穆勒在离职后担任私人公司的法律顾问。

      穆勒是知名的前FBI局长。他以不分党派、勇于担当,严素务实的执法硬汉形象获得美国两党人士的推崇。穆勒在2001-2013年期间担任FBI局长,效力于小布什总统和奥巴马总统治下,是担任FBI局长任期第二久的人,仅次于死于任内任期长达48年的胡佛。

      穆勒为人低调,很少接受访问。穆勒在2001年接任FBI局长一职,已身负重任,上任后一星期就遇上911恐袭事件,时任总统小布什下令要改革FBI,以应对恐袭威胁。穆勒的表现未有令他失望,国土安全部前部长切尔托夫形容,穆勒是FBI近代最具变革性的领导者。

      独立办案、大权在握的特别检察官 总统无权开除

      特别检察官的指派是为了符合公共利益或因联邦检察官的调查出现利益冲突。司法部正、副部长不必解释特别检察官的任命标准,甚至可从政府部门外遴选。

      相较联邦检察官,特别检察官拥有更大的调查权力,也不需通报上级打算采取的所有行动,或是报告办案进度。不过,特别检察官在采取“重大行动”时,仍需通知司法部长。

      特别检察官对司法部负责,因此也等于对总统负责。穆勒将获司法部提供人员协助,或从司法部外聘请人员,在他底下的人员只需向他报告。穆勒将于接下来60天内向司法部提出预算,只要调查持续下去,他的权力没有失效期限。因此,就算特朗普总统也无法开除穆勒。

      司法部长依法可以反对特别检察官所想要采取的程序行动,且若认定特别检察官犯下严重错误或利益冲突,则可将其免职。

      由于现任司法部长塞申斯已自行回避“通俄门”的调查,因此穆勒是由司法部副部长罗森史坦任命,他只需向罗森史坦报告,也只有罗森史坦可以限制其工作或将其免职。

    罗森斯坦18日前往国会山与国会参议员举行一场闭门会议。美联社

      史上有两度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总统

      美国近代史上曾两度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总统,一为尼克森的“水门案”,一为柯林顿的“绯闻案”。特别检察官理论上仍受总统管辖,但其工作具高度独立性,与国会独立调查委员会不同的是,特别检察官有权根据调查结果,起诉任何涉案者。

      特别检察官拥有所有联邦检察官的权力,包括发传票、发起调查、提起刑事指控和要求调查所需的额外资源。不过,其调查权限不能超出任命范围,例如,穆勒若在调查“通俄门”时,发现有其他与“通俄门”事件无关事项需要调查,就必须请求批准。

      穆勒的调查结果不一定会公诸于世,当他结案之后需给司法部长一份机密报告,解释为何起诉或不起诉的理由。司法部长必须告知国会调查结果,但也可以决定是否让报告公开。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 来源:纽约侨报网

    来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