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2017-04-27 05:16:00 来源: 有意思吧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当一切恢复平静时,那种空无一人的孤独感简直令人无法承受。这是最孤独的一天,也是所有日子中最孤独绝望的一天。我决定把那棵树上的苹果摇到一颗不剩。在一片死寂与静止中,只有一颗一颗苹果击打地面的声响。当喧闹结束,挥之不去的孤寂再一次将我吞噬。”

    看完赫尔佐格的《冰雪纪行》,我迷恋上了他那狂妄的文字,能穿透灵魂。如果没有看过他的《陆上行舟》,我会疯狂。这样一个疯狂又真诚的人,认真起来可爱死了,怎能不叫人喜欢?

     

    1974年,天寒地冻的冬天,赫尔佐格接到一个在电影界很有威望的影评人洛特·艾斯纳生命垂危的消息,决定从慕尼黑徒步至巴黎,一路冰雪伴随。一个仰仗自然的疯子,只带了一个指南针、一个帆布袋、一些必需品以及一本记录旅程的笔记本。他坚信,踏上巴黎的路,靠双脚走去,他一定能活过来。且,他也需要一段只属于他的时间。

     

    他一个人走了23天,大部分时间在森林里穿越,笔墨之间着色最多的也是风雪中的山峦,能与之匹敌的还有孤独。与山川为伍,天地间常只有他一人,孤独伴随左右。

     

    一路上,遇见过的狂风、暴雪、闪电、雷鸣,多得数不清,这些疯狂的东西肆无忌惮的从他的头顶咆哮而去,只剩下绵绵无期的死寂、孤独……

     

    在田野、雨雪、山间走过,字里行间流动着充满魅力的意象,如诗般的文字,如铁般的意志,只为做一件疯狂的事,就算毫无意义,也要坚持到底。但赫尔佐格不觉得疯狂,因为他要去见一个人,这个人对他如此重要。在见到她的时候,虽只有沉默的尴尬。那种境遇,我懂。

     

    他却天真的说:“我们一起把火生旺来捉鱼吧……把窗户打开,这些天我学会了飞翔。”

     

    以前读钟晓阳的书,印象深刻的一段:

     

    寒冷的夜晚,背负着沉重的猎枪经过山中的人家,瑟缩着,透过窗户往里看,可以看见一家子在温暖的灯光下围桌进餐。那时你真想家。你知道,对于屋里的人而言,你将永远是一个打从窗外经过的人,独自走向无边的黑夜。没有人比你更清楚自己的命运。

     

    同样是行路,一个要真诚可爱得多,一个背负枷锁太多。人的一生,凡是追求意义,会失去许多乐趣。天下之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与“意义”?这是一个很傻的问题。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昨日,与这那禅师去散步,暮春的雨,丝毫没有减弱寒冷。风,也很狂劲。我换了雨靴,撑着伞,走在山间。溪水蜿蜒蛰伏群山之中,青山料峭,云雾缥缈,形态婀娜,慢慢从山腰升向山顶,直至苍穹。

     

    这幅景象,令我想起这那禅师给《走吧,张小砚》那本书写的序,开篇第一段:

    今时今日,南方又是一年烟雨连绵的时节,夜晚回来,细雨打在头发上,如蜘蛛网,打在眼镜上,如雾迷蒙,不擦拭去,感观更美好。想起去年这个时节,我背包走在南方的一个群山之中,从日出走到黑夜沉沉,宽阔的山谷里有路,我便熄灭手电灯,抹黑前行,这是美好的,没有了恐惧,有的只是内心的独白和升华。

    那时,看这篇序,立马想到《哀歌》里的那个猎人,他是一个遥远的人,如这那禅师一样,并不清楚他们是谁。往后,每年春天下雨,我会想起南方山里的雨,想起这篇序。如今,我与这那禅师并肩而行,听他讲摄影和绘画,我在静默中感动。

     

    突然,这那禅师问我,你为什么喜欢摄影?镜头与人眼的差别是什么?

     

    我答,借由镜头的记录来世界度假。

     

    这那禅师笑而不语,停顿了很久才问,你有没有认真思考过?

     

    他说“思考”两个字时,特意加重语气。我怔怔地望着他,不知该如何接话。那一刻,似乎接什么话都显得愚蠢。这那禅师这才讲,摄影,可以选择。选择这个世界更美。人的眼睛喜欢虚构的世界,不喜欢看现实的世界。

     

    走到一处,路边屹立着一排水杉,这那禅师走过去,指着水杉告诉我,它们的枝叶与树干的颜色分明,像绘画的世界。绘画有时候与现实分不清界限。忽而,我想起之前聊过的摄影。

     

    自然界大部分生物,用摄影的方式,呈现出来的都比现实的美。因为镜头相较于人眼,会选择美。凡是有例外,摄影,也有呈现不出比现实更美的情况。

     

    前日,酒坊又出新酒,我们坐在出酒的火房饮酒,对面一扇窗,窗外青翠的爬墙藤叶,明亮的阳光透过叶子,被层叠的叶子过滤,在午后的窗前拖过一笔画。屋内绿竹墙壁已经显旧,与窗外的爬墙叶形成很好的光比。可相机拍不出来人眼看到的效果。

     

    我对这那禅师说,摄影有时候也与现实分不清界限吧。这那禅师走到一座废弃的水泥桥上,向深潭望去,才说,可以这么理解。

     

    我们走了一段很长的路,行至一个村庄,村子宁静,山雨过后,村庄像水洗过一样,不染尘埃。这那禅师摸摸裤袋,没有烟了。在村子转悠许久,才找到一个小商店,拿了一包烟,付款时,我们都没有带现金,这那禅师掏出手机,选择微信支付或***支付,商店的老板摇摇头,她不安地说,没有微信,也没有***。

     

    那一刻,我有点恍惚感,“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往回走时,这那禅师又同我讲赫尔佐格,及他的电影。讲到《陆上行舟》时,我听了一段电影之外的故事,我不否认,这那禅师的风趣。而赫尔佐格,了解他越多,越觉他与我的一个朋友相似,他们都是狂妄又真诚的人,甚至还带着一种萌呆的稚气。

     

    路过一座桥,几棵大树繁茂,对岸的旧房子被树叶遮映,若隐若现。我站在桥上,心思浮出,何不如君且长留此,从此窜入山林。云雾不远,山水很近,有它们相伴,做个有梦的人。

     

    这那禅师在那篇序的结尾处写道:

    细雨中,南方的莲雾很快就要变红了,黧黑粗壮的树干上,鲜红的如小灯笼一样挂满枝头,走在树下,啪嗒一声掉下来打在头上,内心顿时快乐起来,那时,不论你走过万水千山,这一声啪嗒,都能让你不再寂寞,并而轻松起来了。

    看完一本书,走完一段路,了解一个人的前世今生,莱昂纳德·科恩的《In My Secret Life》正在循环播放,“Of My Secret Life”,你在我心里不断闪现,世上一切都可变得迷幻,也可丰富无比。我总怕不完美,怕与你擦肩走远,怕不再回目。

     

    莱昂纳德·科恩曾说过:“不够完美又何妨,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留一段时间给自己,去做一个大梦吧。有梦的人,就算没有任何意义,也会熠熠闪光的。相信自己的力量,那就是穿透云层和迷雾的那束光。那光线柔和迷人,温暖身心,足以融化寒冷冬天里的冰。

     

    待那时,我也学会了飞翔。

     

    作者简介:牧鸯,做艺术。没事溜达,行踪不定。

    公众号:坐久落花多(zuojiuluohuaduo)

    微博:@牧鸯MuYang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来源: 有意思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