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特朗普百日新政经济政绩几何?

    2017-05-01 12:20:00 来源: 美国中文网

    近日摄于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特朗普总统。美联社

    近日摄于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特朗普总统。美联社

      按照美国总统特别是罗斯福“百日新政”以来的传统,特朗普在“百日执政”中的得失成败、甚至对其未来执政的风向标意义备受世人关注。特朗普总统4月29日执政满百日,执政以来,特朗普在刺激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放松监管方面采取了一系列行政措施,提振了企业、投资者和消费者信心,推动股市一路上涨,但实体经济增长未有根本改观;贸易政策方面,特朗普没有兑现竞选时激进的征税承诺,但他过分关注贸易逆差和频繁使用贸易救济措施令贸易伙伴感到担心。

      今年3月份美国失业率已降至4.5%

      促进美国经济增长和就业是特朗普执政的首要经济目标。他上任之初就提出未来10年创造2500万个就业岗位、推动经济年增速达到4%,并发起制造业就业倡议和总统战略与政策论坛来听取商界对经济增长和就业的建议。

      据彭博社统计,在执政头100天内,特朗普在白宫与84位知名企业首席执行官举行了14次会议,商讨如何刺激经济增长。在特朗普促进制造业回流的政策引导和政治压力下,福特、沃尔玛、丰田等跨国企业宣布了在美扩大投资和创造就业的新计划。

      对特朗普政府将出台减税政策并放松监管的预期使消费者和企业信心明显改善,推动纽约股市屡创新高。自1月20日特朗普执政以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约6.3%,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约5.2%,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涨约9%。

      不过,从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数据来看,美国实体经济略显疲软。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仅增长0.7%,低于市场预期的1%,也低于去年第四季度的2.1%,创3年来新低。劳工部数据显示,3月份非农部门新增就业岗位9.8万个,远低于1月份和2月份的数字。

      经济学家认为,一季度经济增长疲软只是暂时的,未来几个季度经济将反弹,但全年经济增速很难突破过去几年2%左右的平均水平。贝莱德投资集团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芬克表示,受人口老龄化、劳动生产率增长放缓等因素影响,美国经济不大可能维持3%以上的增速,保持2.25%至2.75%的增速区间更加现实。

      此外,3月份美国失业率已降至4.5%,基本达到美联储官员预计的充分就业水平,这意味着进一步增加就业的空间有限。而按照未来10年创造2500万个就业岗位的计划,特朗普政府平均每月需增加就业岗位约20万个,这在经济学家看来很难实现。

      研究公司CFRA首席投资策略师斯托瓦尔表示,从特朗普执政后标普500指数的表现来看,华尔街基于良好预期给特朗普评分“A”,但普通民众可能基于对现实的怀疑而给特朗普评分“B”。

      税收改革是最受欢迎的重要经济改革

    ▲特朗普总统29日在宾夕法尼亚哈里斯堡的农场展会中心向民众发表演讲。美联社
    ▲特朗普总统29日在宾夕法尼亚哈里斯堡的农场展会中心向民众发表演讲。美联社

      税制改革是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的重点,也是最受市场欢迎、与企业和消费者切身利益关系最为密切的重要经济改革。白宫日前公布税改方案的纲领性原则,与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提出的方案类似,这为白宫今后与国会商讨具体税改细节定下了大致框架。

      在企业所得税方面,白宫计划将联邦企业所得税率从当前的35%降至15%;对美国企业留存海外的利润一次性征税,并推动“属地制”征税原则。在个人所得税方面,白宫计划将联邦个人收入所得税级数由目前的七档简化为三档,税率分别为10%、25%和35%。这意味着联邦最高个人收入所得税率将由目前的39.6%降至35%。

      虽然特朗普政府承诺要为中产阶级大力减税、而不会为富人阶层实质性减税,但税务专家研究发现,富人阶层才是特朗普政府税改方案的主要受益者。美国智库税务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约瑟夫·罗森伯格表示,最富有的0.1%的家庭享受的减税额度相当于其税后收入的约14%,远高于其他收入家庭享受的减税优惠。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批评特朗普政府的税改原则是“富豪的心愿单”。

      投资者更关心的是,特朗普政府并未阐明减税计划对财政收入的影响是否为中性,政策细节仍不明朗。如果缺乏其他收入弥补或支出削减措施,大规模减税将造成财政赤字和联邦政府债务上升,威胁美国中长期财政可持续性与经济增长。

      美国智库“争取制定负责的联邦预算委员会”估计,按目前的减税计划,到2027年,联邦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将从现在77%的历史高位进一步升111%。

      特朗普的税改方案料将在国会遭遇共和党内部“财政鹰派”以及民主党人的挑战,能否最终获得国会批准仍是未知数。股市在税改原则公布之后全面收跌,表明市场对特朗普税改能否获得国会认可和如愿提振经济并不乐观。

      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最令投资者担心

      特朗普政府最令投资者担心的是,其浓厚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会否引发全球贸易战,给全球贸易和经济增长带来风险。从特朗普执政以来的表现来看,特朗普主要通过签署一系列行政令来研究美国贸易逆差形成原因、调查进口外国产品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和全面审议现有贸易协定。特朗普并未兑现直接向其他国家进口产品全面征收惩罚性关税的竞选承诺,但其限制进口的政策意图令贸易伙伴感到担忧。

      商务部长罗斯日前表示,特朗普政府已将钢铁、铝业、汽车、飞机、造船和半导体行业列为贸易政策议程的六大“关键行业”,正考虑发起更多贸易执法行动。除传统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外,目前特朗普政府还对外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是否损害国家安全发起相关调查。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表示,自1980年美国建立现代贸易法律体系以来,约99%的贸易救济调查都是由美国企业、工人或者行业协会提出申诉,联邦政府自行发起的调查很少。但从最近的情况来看,特朗普政府似乎希望自行发起更多贸易救济调查来赢取保护美国企业和就业的政治得分。

      事实上,政府最近几十年已很少使用这种单边贸易制裁行动,因为其效果并不好。目前还不清楚上述调查完成后特朗普政府会否下令对这些进口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白宫内部对此分歧也比较大,以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为代表的“经济民族主义派”希望采取更强硬的贸易政策立场,而以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财政部长姆努钦为代表的温和派则更接近共和党支持自由贸易的传统政策立场。

      特朗普政府表示,美国有权谈判达成对美国工人、农民和国内制造商有利的新贸易协定、投资协定和贸易关系,也有权重新谈判或终止任何现有的对美国经济、国内制造商和民众不利的贸易协定、投资协定及贸易关系。

      智库史汀生中心贸易研究项目主任纳特·奥尔森表示,目前美国贸易代表提名人选仍未获得参议院批准,特朗普政府尚未形成一致的贸易政策议程,但经济民族主义的政策理念对国际贸易伙伴的利益构成威胁。

    ▲特朗普总统25日在华盛顿国会山对国会议员发表演讲。美联社
    ▲特朗普总统25日在华盛顿国会山对国会议员发表演讲。美联社

      特朗普执政百日已从极端做法走向了务实

      虽然特朗普在推特上驳斥那些看低其成就的报道,说并不在意百日执政,但白宫最近新开了一个网页,专门介绍其百日成就。这段“百日执政”堪称是特朗普熟悉与被动纠错、调适的相互塑造过程。

      特朗普显然急于在100天内兑现竞选承诺、并在选民面前展现自身的执政能力。因而,“百日执政”也就充斥着从竞选期间的“极端表达”,向执政当中的“务实选择”转变的所谓“去特朗普化”态势。

      不可否认,特朗普的“百日执政”实现了某些重要斩获。比如,通过总统行政令等单边方式兑现了某些竞选承诺。特朗普上台后凭借总统行政令、总统备忘录等单边方式,绕开国会实现了包括退出TPP、暂时搁浅奥巴马医改部分内容、去政府监管、放松对传统能源产业限制、强化政府游说限制与官员行为规范等一系列承诺。再比如,在外交议题上放弃了竞选中的极端立场、快速进入角色,其“靠谱”速度明显快于在国内事务上的表现。在中东及反恐事务上,特朗普果断地展现出共和党一贯的强硬态度,其打击叙利亚的行动罕见地收获了跨党支持,也一定程度上发挥了“民意止跌”的“立威”效用。

      在大国关系上,特朗普不但在中美关系上选择了务实理性,在经贸关系以及朝鲜半岛事务上选择了协调合作的态度,中美元首海湖庄园会晤也构成了特朗普“百日执政”的重大外交亮点。

      特朗普政府中缺乏的是专业度较高的专才

      特朗普的“百日执政”,也显著暴露出某些重大问题,甚至会牵绊其未来的执政效果。最饱受诟病的是,特朗普尚未熟悉推进政策议程的有效路径。两个版本的旅行禁令遭遇司法冻结,也预示着行政令等单边方式“破而不立”的尴尬。

      此外,特朗普政府团队决策生态仍不理想。一方面,特朗普身边持续围绕着一个封闭、内斗且专业度有限的决策核心小圈子,很大程度上酿成了特朗普在关键议题上的偏颇决策。另一方面,在决策核心圈之外,特朗普政府中缺乏专业度较高的政策专才。

      还有一点值得重视,那就是,特朗普在“百日执政”中并未清晰阐释足以回应选民、实现“美国优先”的经济政策。在“百日执政”中,虽然抛出了2018财年预算、1万亿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税改计划等一系列政策意向,但特朗普并未完整地为美国乃至世界勾勒出“让美国再强大起来”的路线图,这是令人失望的。

      成败之间,特朗普的“百日执政”整体上应该说还是可以给一个合格分数。虽然特朗普在“百日执政”中的民调创造了历史新低,但当选时就背负着空前低支持率的特朗普,也几乎不可能在短短100天内实现舆论反转。而民调支持率并未持续恶化,也就算是一定程度上的某种“肯定”了。

      可以肯定的是,在“百日执政”之后,特朗普政府必然在国内议题上,特别是经济与就业议题上投入更大精力与政治资源,强化与国会的合作,尝试彻底兑现承诺、回应选民。按照这个逻辑,再次尝试废除并替代奥巴马医改以及税收改革将是重中之重。

      小罗斯福之后,几乎每位总统都对100天的节点评价爱恨交加,尽全力做好的同时却异口同声地表示不希望以此作为判断标准。事实上,今天被视为奥巴马八年执政重大遗产的“奥巴马医改”或“亚太战略”无一始于“百日执政”。

      所以,特朗普过去的这100天也仅仅只是一个简短的开场热身。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来源: 美国中文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