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现在谈恋爱也开心,但不是以前那种快乐

    2017-04-14 11:01:00 来源: 有意思吧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前阵子我打北京路过,许灼到南站接我。此时 ,他已经是另一个姑娘的未婚夫。

     

    他高高瘦瘦,站在出站口朝我挥手,不复昔日扯着脖子、垫着脚用力张望的焦灼模样。

     

    他接过我的拉杆箱,递给我一瓶水。

     

    我们相对无言,笑笑地凝视着彼此,也不复以往张牙舞爪的一个熊抱。

     

    许久他说:“你好像长高了。”

     

    “去你的”,我笑,“大老远跑来接我,真麻烦你了。”

     

    “别这么见外”,他说,“都想去哪玩?”

     

    许灼花了一天的时间带我四处转悠。常常是他走在前面,我跟在后头。我刚觉口渴,尚未开口时,他已将我带到奶茶店,帮我点了热红茶;我刚被一阵香气所吸引,他已停下来点好几份小食。

     

    他待我没有过多的客套,却体贴而周全,好似一切都是自然为之,又好似一直小心翼翼。

     

    或许只有昔日的恋人之间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那天我们从国贸一路走到王府井,乍暖还寒的时日,天很蓝、日光倾城、古树和高高的白色建筑,北京的街头依旧很美。

     

    我们并未说很多的话,大多时候是慢悠悠地行走。

     

    “帮你拍照吧”,在新闻出版总署的大楼下,他忽然提议,“以前路过这里,你一直长吁短叹。”

     

    “算了”,我说,“长得不好看的人,没有拍照的嗜好。”

     

    “不丑”,他说,“六年了,你一点没老,你瘦了。”

     

    “你也没老,胡子比以前刮得干净。”

     

    说完,我们望着彼此,竟同时大声笑了起来。

     

    “什么时候结婚?”我问。

     

    “快了”,他说,“要么六月,要么十一。”

     

    “真好”,我说,“你算是安定下来了。”

     

    他笑,眼角涌现一抹年少时不曾有过的温厚。

     

    他说:“挺佩服你的,还跟以前一样,自由自在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想去哪去哪。”

     

    “少挖苦我”,我笑骂。

     

    “是真的”他说,“你瞧你满世界的乱跑,马上30的人了,还是傻不愣登的,跟上学时一样。其实挺好的,活得很任性、很强悍呐。”

     

    北京的街头依旧有很多卖花的地方,六年前我在北京爱极了这一点。

     

    不仅是商场里、门店中精致的陈列,小区外,地铁里,菜市场的大门口,街边的板车上,老人的箩筐里、少年的怀抱中……夜风中到处是新鲜的、仍旧饱含生命力的花香。

     

    北京送花的人也特别多,我见到过六七十岁的大爷给老伴儿买一支玫瑰,也见到过独身女孩买小雏菊送给自己。

     

    同样是在六年前,我和许灼在马路牙子完成从好哥们到恋人的蜕变。

     

    在北三环一带,长满古树、建满高楼的地方。

     

    20刚出头,我们不曾为生活的难处所累,飞奔着相互追逐,幼稚至极却乐此不疲。

     

    正纠缠着打闹成一团,忽然,我和他都停止了动作。

     

    风儿凝滞、时间静止。

     

    因为,我们忽然察觉,彼此的距离竟是如此之近。近到可以听清彼此的呼吸,近到两个人的心跳相互碰撞。

     

    不久后,同样在街边,想不起是为了什么,许灼忽然将我拦腰抱起,愉快地、飞速地转圈儿,嘴里喊着:“带老婆飞喽”。

     

    怀抱花束的老太在我们附近走来走去,忍俊不禁。等许灼将我放下,她才笑意盈盈地凑上来:“小伙子,给姑娘买支花吧。”

     

    许灼的视线打花束上扫过,豪情万丈地问:“一束多少钱?”

     

    “你有病啊”,我用手肘捣了他一下骂。

     

    然而,他还是把一束都买了下来。

     

    他其实没有多少钱,这束花买下来,估计得吃一个星期的泡面。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许灼和那时候的我简直一模一样。一样地没有梦想。

     

    以后会变成怎样的人、过怎样的生活、遇到什么事,我们没有任何期许,也没有任何恐惧。

     

    我们只想做好眼前事,为今日的快乐飞奔嚎叫、雀跃欢呼。

     

    我们高呼:“小孩才展望未来,成年人活在当下。”

     

    我们呐喊:“钱会越来越多,日子越过越少,惟愿不负今朝。”

     

    那时候我们确信,无论置身怎样的处境、历经何等的变迁,我们两个野草一样的孩子,想找到些乐子都是不难的。

     

    可惜的是,我们都没意识到,所有的快乐都有一个唯一的前提,那就是“我们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我们都曾以为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正如都曾以为无论是逆境顺境,是暴富还是赤贫,在生活的大舞台上,我们都将脱离剧本、忘掉台词,入戏出戏、随心所欲。那些比我们牛逼的,还有那些比我们怂逼的,都是为了衬托我们伟大的主角光环。

     

    送我去酒店的路上,许灼坐在出租车副驾,他叫师傅中途停了次车。我见他下车,跑进一家蛋糕店。回来时手里拎着两个纸袋,道:“老婆刚刚微信叮嘱,让给她带蛋糕,她一直喜欢这家店。”

     

    他把一个袋子递给我:“这店是你离开北京后才开的,味道特别好。”

     

    那一刻我心中感慨万千,却也并无异样。

     

    找到归宿的人,讲话、做事,总能透出一股子温情。许灼便是如此。

     

    “明天你走我不去送你了”,他说,“我老岳母明天来,得全程陪着。”

     

    我笑:“行啊你小子,五好男人!”

     

    次日我抵达机场,办好手续准备过安检时,却见许灼迎面走来,正朝我笑。

     

    “想到以后兴许见不到了,真想再看看你”他说。

     

    “偷溜出来的吧?”我说,“赶紧回去,搞定丈母娘。”

     

    他笑:“以前谈恋爱也忙,但不是现在这种忙。现在谈恋爱也开心,但不是以前那种快乐。”

     

    我说:“许灼,用我波哥的话说,人活在世上,快乐和痛苦本就分不清,所以我只求他货真价实。”

     

    飞机起飞,故事落幕。

     

    什么都曾发生过,最后又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们在彼此生命中留下的印记,最终都成了催化剂,让我们长成现在的模样。

     

    愿你且歌且行,莫负春光。

     

    作者公众号:从前有个猫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来源: 有意思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