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人名的名义》尺度大?但这些它也不敢讲

    2017-04-21 06:31:00 来源: 电影铺子

    这两天,铺子看到一条非常令人痛心的新闻——


    华北地区发现170000平方米超级工业污水渗坑。



    这条由民间组织爆出的消息,一时间在微博上流传起来。


    这些“超级渗坑”,出现在河北大城县和天津静海区。


    深红色的工业废水,寸草不生的土地,让人触目惊心。


    而附近村庄的居民,这几年得癌症的越来越多。


    在今年春节后,村子里就有5,6个人相继因为癌症去世,有些村民甚至一大家子都患上癌症。


    因为肺癌住院治疗的村民


    关于水污染,癌症村的新闻,想必大家不是第一次见。


    今天,铺子想给大家介绍一部凤凰卫视的纪录片《饮痛》



    纪录片从一名叫邵文杰的年轻人说起。


    他是一名民间的环保人士,他曾经在微博上发起过“我为祖国测污水”的行动。



    他跑过全国不少地方,了解不少地方水污染的内幕。


    关于水污染造成癌症村,他提到了一个地方——江西上饶


    上饶有一家亚洲第二,中国第一的铜矿。


    这家公司开采铜矿已经有60年的历史了。


    由于常年的制铜冶铜,附近的一条乐安河被严重污染。


    不仅水质严重重金属化,河岸的土壤也受到了重金属的侵蚀。




    河流的下游,有一个村庄,叫戴村。


    过去的十年里,已经有非常多的人因为癌症去世。


    在国内的某媒体一篇文章中,戴村被称为「中国十大癌症村」之一。


    接触过河水的居民,身上经常会出现瘙痒,严重的会出现脓肿。



    四五千人口的戴村,全村近20年没有一个人通过征兵体检(截至2010年)


    癌症,才不是老年人的专利,20、30岁的年轻人也被检查出恶性肿瘤。


    不远的德兴市香屯镇五星村,查出数十名儿童血铅超标。


    目前,村子的饮用水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但几千亩的土地已经被重金属侵蚀,无法种植。


    截至纪录片发布的时候,这些村民没有得到企业的一分钱赔偿。


    污染,仍在继续(铜矿的水经过了处理,但无法除尽重金属)



    尽管如此,这还不是邵文杰见过最毒的水。


    他见过最毒的水来自腾格里。



    天蓝云白,湖水倒映着天空。


    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这里是一个风景宜人的沙漠湖泊。


    其实,这才不是什么自然湖泊,这里的水全是化工厂排放的。



    整整一个湖,都是废水。


    这里的水有多毒呢?


    就是走近会让人呼吸道不适,空气中弥漫着辣眼睛的气体。


    腾格里有一个工业园,里面有大大小小三十多家化工企业。


    他们将没有任何处理过的污水排放到沙漠。


    更过分地是,他们的生产用水,都抽自无比珍贵的沙漠地下水。



    可能出于一种掩人耳目的原因,这些企业还会把污水直接排到沙漠的沙丘区。


    沙丘之间,常有一些沙坑。


    化工厂直接将水排到沙坑中,污水就直接渗到地下水中去了。


    这时,化工厂再往沙坑上填上一些沙,一点排污的证据都不会留下。



    沙漠排污,就是打一枪换一炮。


    这里排不了了,换下一个沙坑。



    没有任何排污证件,污水一天天地侵蚀着沙漠。


    沙漠间的草原,大多被腐蚀了。


    青青的原野,变成了僵硬,寸草不生的废地。



    如果说,有人觉得以上提到都是偏远乡村,与己无关。


    那么城市水质,真的有大家想的那么安全吗?


    绝对不是,环保部的数据称,中国20%的城市居民饮用水源地不达标。


    甚至在北京,天子脚下,就有乱排现象,



    由于浅层水被污染,现在的地下水井,越打越深。


    在平谷,甚至有上万米深的水矿,都是地质年代形成的水。


    几千万年的水,我们都已经喝光了。


    而浅层地下水污染,造成的癌症高发,成了人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


    前几年,一份民间组织公布的中国癌症村地图,在互联网上被关注,



    这份报告称,中国有超过200个癌症村。


    有些地方,一年甚至死亡超过千余人。



    在北京,一些浅层水中,也曾检测出致癌、致畸、致突变物质。


    作为北京应急饮用水源的官厅水库,水质竟然是4级。


    而4级的水,是被划分到工业用水,以及人不可直接接触的水源(13年数据)



    相信,不仅是在北京。


    我国东部和其他地区,这些“三致”污染物很可能同样存在。


    虽然这纪录片是2014年拍摄的,现在的情况是否改善了,我们不得而知。


    但河北的这个事件再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并让我们思考——


    因为接触污染水质患癌的人们,他们要何去何从呢?


    在美国,有这样一个例子——汤姆斯河。


    这也是一条受污染的河流,河流之下也有着一个癌症村。


    汤姆斯河畔的汽巴化工厂


    1952年,汽巴化工厂来到汤姆斯河小镇,圈了一块地。


    二十年的时间,小镇的环境越来越差。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井里的水闻起来像涂料稀释剂一样。


    很多居民家对着化工厂的窗,比其他的窗子要粗糙得多。


    从七十年代起,小镇上越来越多孩子被确诊为白血病、神经母细胞瘤、视网膜母细胞瘤等恶性肿瘤。


    事件最终,部分受害者与汽巴公司达成了和解,赔偿金总共3500万美元。


    汤姆斯河癌症家庭互助组织


    比起《永不妥协》中,因为水污染居民获赔的3.33亿美元,汤姆斯河居民的赔偿金简直是毛毛雨。


    因为要证明癌症和化工污染之间的直接联系,非常难。


    你需要大面积的取样,调查,权威科学机构的理论支持。


    汤姆斯河镇的居民也是花了3年时间,近千万美元后,才争取到这样的赔偿。


    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一个悲伤的事实就是——


    维权开始的时候,污染已经基本结束,损失已经无法挽回。


    而有关水污染的维权,比起其他案件,耗时更长,花费巨大,很多时候就不了了之了。


    说一句“永不妥协”,真的好难。



    即使癌症村的居民们得到了应得的赔偿。


    但是身体、环境都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


    当我们无节制地开发自然,挥霍水源的时候是不是该想想——


    失去环境,失去健康,人类即使拥有万千欲望,也将一无所获。



    电影铺子

    微信 | movpuzi

    电影大餐、生活甜点,荤素搭配,常吃不累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来源: 电影铺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