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社交媒体里那些名利双收的网红都是谁?来看看福布斯评的影响力榜单|好奇心小数据

    2017-04-13 03:00:00 来源: 好奇心日报

    2.5 亿人——这是《福布斯》最新发布的榜单 Top Influencers 里三十位社交媒体红人加起来的影响力。

    TA 们每个人在 Instagram、YouTube、Twitter 或者 Facebook 上发布一条推文、博客或者图片,平均都能赚 30 万美元,约 206.5 万人民币。

    这些数字多少证明了网红经济如今不断壮大的迅猛程度,也引起了如《福布斯》这样老牌商业杂志的关注。4 月 10 日,这份统计了 12 个类别网红 Top10 的榜单出炉,并将陆续在今年分四个季度一一揭晓,率先公布的三个类别是健身、美妆、家装设计。

    剩下的 9 种类别:喜剧艺人、旅行、游戏、时尚、娱乐、亲子教育、食物、科技&商业、体育,将陆续在今年 6 月、9 月、12 月公布。

    “多年来,《福布斯》给电视、电影明星那些‘传统’的名人做榜单。”Top Influencers 榜单的编辑 Calre O’Connor 写道,“今年,我们决定是时候关注一下那些社交媒体上名利双收的人了。我们正持续追踪这个蓬勃发展的新兴经济,因为这个市场正不断发展,比如像 Snapchat 这样的平台突然崛起,而不断有新的竞争对手出现。”

    这份榜单的统计和衡量标准依然和粉丝量密切相关。《福布斯》和 Influencer 追踪分析公司 Traackr 合作,借助后者获取粉丝量、互动量、传播倾向和不同领域的相关性等数据;社交洞察平台 Captiv8 则为该榜单提供了每位候选人在各自的粉丝量级下平均每条发布赚得的潜在收入;另外,这些网红的商业赞助和其他线下的周边产品销售、图书出版也被纳入了考量范围。

    榜单并不包括那些原本就是明星的候选人,这也是为什么你在美妆的排行里找不到诸如卡戴珊·詹娜的人选。另外,用英语以外语言进行创作的网红也不包括在内。

    在健身类别中排名第一的 Kayla Itsines 拥有其他女性渴望的身材和面孔:眉型纤细,鼻梁挺直,更重要的是她的身材兼具超模的曲线和健身达人的肌肉线条。

    这位 1991 年出生、来自澳大利亚的私人教练三年前创办了比基尼身体训练公司,为超过 1000 万女性提供健身建议。她建立的网站及 APP Sweat with Kayla 上一个月的会员课程售价 19.99 澳币(约合 104 人民币),674 万的 Instagram 粉丝量几乎是电视健身教练 Jillian Michaels 的 8 倍。Kayla 的商业合作伙伴兼男友 Tobi Pearce 去年在接受《彭博社》的采访时声称,他们卖 38 澳币的 PDF 健身饮食指南有 2500 万名读者。根据互联网分析公司 App Annie 的数据,Sweat With Kayla 去年赚的钱超过了其他所有健身 APP,超过了 Nike+ 和 Under Armour 收购的 MyFitnessPal。

    她还给苹果的 Apple Watch 拍了健身主题的广告。

    另一个位于榜首的是今年 27 岁、原名 Zoe Sugg 的美妆博主 Zoella。八年来 Zoe 都在她的卧室里录制美妆教学视频,这位兴趣使然的非专业化妆师完全凭借对美妆的狂热在视频中点评、或者说炫耀她从店里买回来的各种化妆品。

    在 Zoella 的视频里面,既可能推荐 4 美元的保湿霜,也可能出现百货商店里卖到 40 美元的东西,这种亲民的风格吸引了大批的年轻观众。

    女性在上榜网红中的比例达到 80%(美妆类别中有两位男性博主),并且绝大多数上榜的网红都是 1990 年代生人。不过,家装设计类别排名第一的 Grace Bonney 是相对资历深厚的一位,今年 35 岁的她在 2004 年就创办了自己的家装博客,“当时没有 Etsy,也没有 Domino 杂志。”她在个人介绍中说。

    2013 年,Grace Bonney 在互联网上出柜的决定也为她吸引了大量的关注,同时也是她阅读量最高的文章之一。

    截至 2017 年 3 月,Grace 的博客网站 Design*Sponge 的 RSS 订阅量达到 15 万,并在各大社交媒体上拥有广泛的影响力。Design*Sponge 现在的内容范围已经拓展到了各种生活方式类别,与之合作的品牌包括 3M、家具连锁店 West Elm、以及多个家居清洁品牌。

    登上这份榜单的网红们无疑已经具有可观的商业价值,但和国内的 KOL 营销一样,这里的价格体系依然不完全透明,波动幅度很大。为了更好计量,社交洞察平台 Captiv8 根据不同平台的粉丝质量测算出了这些内容创作者的价值。

    通过上面这份表格可以看出,由于视频的媒介形式意味着更丰富的表现力和多样化的植入形式,YouTube 平台以绝对的优势超过了其他所有社交平台。据投资银行 RBC Capital Markets 估算,今年 YouTube 的收入大约会在 140 亿美元左右。不久前,YouTube 推出了 YouTube Labs 平台,旨在促进视频创作者和品牌之间的合作,这让平台成了一种类似经纪人的角色。

    最后,我们可以来看看中国市场的网红情况。

    对中国的网络红人来说,采用《福布斯》的英语网红分类很可能不太合适。比如微博粉丝 2620 万的袁姗姗尽管数据上超过了 Kayla,但她原本就是演员出身,而在健身领域的草根网红很少能够达到这样的量级。

    造型师小 P 老师的微博粉丝是 Zoella Instagram 关注的三倍。在美妆领域,中文互联网的同步率相对要高一些,但这里能够突破千万粉丝的美妆博主大多都因为各类电视节目的曝光,走红的方式和路径也和 Zoella 这样的原生 Vlogger(指视频博主,Video 和 Blogger 的合成词)截然不同。

    至于家装设计如此小众的领域,在中国粉丝量能突破百万的可能只有宜家了吧。

    生活美学说到底还没细分到这一步啊!

    题图来自 Cosmopolitan UK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来源: 好奇心日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