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谷歌如何操纵2016年总统选举

    2015-08-26 07:33:00 来源: 易八达

    google.jpg美国的下一任总统并不是通过电视广告宣传和竞选演说获得支持选举确定,而是由谷歌的秘密决定确定,只有我和一些鲜为人知的研究者了解其中的猫腻。

    近年来我一直进行的研究发现,谷歌公司比历史上任何一家公司更具有操纵选举的权力,更能控制大多数人的观念思想。根据最近我和罗纳德·E·罗伯逊(Ronald E. Robertson)进行的实验发现,谷歌的搜索算法可以轻易改变至少20%的选民的投票倾向,某些群体中,甚至可以改变80%的选民投票,而且几乎没人会察觉到他们被操纵了。

    鉴于许多选举都是以微小差距获胜,这使得谷歌有能力操控全球25%的国家选举。在美国,一半的总统选举的获胜差距在7.6%以下,而2012年的选举获胜差距仅为3.9%,远在谷歌的控制范围内。

    至少在三种真实情况下,谷歌可以操控甚至决定明年选举的结果,这点或许谷歌高层人员都并不知晓。不管谷歌高层人员是否承认,但是事实就是谷歌员工每天不断调整搜索引擎算法实际上在操纵人们的决定。对搜索引擎算法的调整不断地影响着人们的思维,因而,也影响了人们投票的选择。

    研究中,我们称之为搜索引擎操控效应(SEME)。该效应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有影响力的行为效应。刚刚发布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的全面的新研究中包含了我们在两个国家进行的五个实验结果,有4500人参与实验。由于搜索引擎操控效应是一种无形的社会影响,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而目前也没有任何具体的监管规定可以阻止谷歌利用或滥用这项技术,因此我们认为搜索引擎操控效应对民主制度是个严重的威胁。

    根据谷歌趋势,截至撰写此文时,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47个州的被搜索率高于其他所有候选人。这会使特朗普在搜索中排名更靠前吗?而更加靠前的排名是否会为他带来更高的支持率呢?这完全取决于谷歌员工如何调整搜索算法中的数值权重。谷歌承认每年调整算法600次,但调整过程严格保密,因此,特朗普的成功会如何影响他在谷歌搜索中的排名似乎不受他控制。

    ***

    我们的新研究证明,不可置疑,谷歌拥有控制选民的能力。我们在美国实验室及网上进行的实验中,仅通过一轮搜索,就能将任一候选人的支持率提高37%到63%。被操纵的排名重复几周或几个月带来的影响更明显。

    在试验中,被测者被随机分配成三组,三组分别为支持候选人A,支持候选人B以及不支持任何一个。然后向被测者简单介绍每个候选人,询问他们对每个候选人的喜爱度和信任度以及会支持哪个候选人。接着他们有十五分钟的时间用我们创建的类似谷歌的搜索引擎 Kadoodle对候选人进行网上搜索。

    每组可以搜索到30个同样的结果,所有真实的搜索结果和过去选举相关的真实网页相连。三组唯一不同的是搜索结果的排序。跟谷歌搜索引擎一样,被测者可以随意点击任一搜索结果,也可以在五页不同的搜索结果页面转换。

    被测者完成搜索后,我们再次问他们之前的问题,结果是:所有问题的答案都偏向排名中靠前的候选人。信任度、喜爱度以及投票倾向都随之转变,而这一结果也是意料之中的。 

    更令人担忧的是,我们还在一次真实选举活动的实验中发现了真实选民的转变。2014年印度下议院选举是史上最大的民主选举,共有8亿选民,最终有4.8亿选票。在此期间,我们针对印度两千多名拥有选举权但未决定投谁票的选民做了一次实验。即便这些选民非常熟悉候选人,而且每天都被竞选言论狂轰滥炸,我们依然发现通过搜索排名可以使任一候选人的支持率增加至少20%,在某些群体中甚至可以增加60%。

    由于这一效应如此强大,很有可能是谷歌决定了印度选举的最后赢家。 谷歌内部跟选举相关的日常搜索数据(谷歌之后从网上删除了数据,不过此前我和同事已经下载下来)显示,最后获胜的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终选前连续六十一天的被搜索率比对手高出超过25%。如此高的搜索量极有可能是因为莫迪的搜索排名更高而产生的。

    谷歌对搜索引擎操控效应的官方回应通常都是:“谷歌的搜索算法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提供相关答案。如果操纵搜索结果会损害人们对公司和搜索结果的信任。” 

    还有比这更无意义的回应吗?为选举相关问题提供“相关答案”就能排除谷歌通过搜索排名偏袒某一候选人的可能吗?谷歌的声明似乎并未否认其操纵选举。

    在三种情况下谷歌可以轻易操纵全世界的选举,如下:

    第一种情况是西部联盟场景:谷歌的高层决定哪位候选人对公司来说是最好的,然后相应地操纵搜索排名。在美国,这种后台内定总统并非史无前例。美国第十九任总统拉瑟福德·伯查德·海斯(Rutherford B. Hayes)能够上任部分是因为获得了西部联盟强有力的支持。19世界末,西部联盟在美国垄断了传播行业,就在1876年选举前,西部联盟尽一切努力保证全国的新闻报纸只刊登海斯的正面报道。此外,西部联盟还将海斯竞选对手团队的所有电报分享给海斯团队。或许在当今高科技世界掌握政治权力最有效的方法便是为候选人提供经济资助,然后利用科技确保他或她赢得竞选。科技确保胜出,资助确保忠诚,显然近年来谷歌就是这样操控奥巴马政府的。 

    考虑到谷歌与民主党的密切联系,有理由怀疑谷歌或其员工如果干预偏袒候选人,那么将会调整搜索算法以支持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2012年,谷歌及其高层给奥巴马提供了80万美元资助,而给罗姆尼的资助仅有3.7万美元。奥巴马政府中至少有六名高级科技官员是谷歌前雇员,其中包括美国首席技术官梅根·史密斯(Megan Smith)。据《华尔街日报》最近一份报告显示,自奥巴马上任以来,谷歌公司代表访问白宫的次数是其他同等规模公司访问次数的十倍,平均每周一次。 

    很明显,希拉里·克林顿得到了谷歌的支持,她也非常清楚谷歌在选举中的价值。今年4月,克林顿聘请了谷歌高管斯蒂芬妮·汉诺恩(Stephanie Hannon)作为首席技术官。我不怀疑汉诺恩会利用谷歌的关系帮助她的候选人,然而,像她这样在谷歌有足够影响力的人有权决定选举结果可能会削弱选举制度的合法性,尤其是在票数接近的选举中。

    这是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情况。有哪家公司会冒着引起公愤被惩罚的风险来操纵选举?

    第二种情况是马吕斯·米尔纳(Marius Milner)场景:谷歌一名拥有密码授权和黑客技能的流氓员工收到一条现为竞选效力的老友的信息,然后对排名进行了一些调整。2010年,谷歌被曝利用街道摄像车在30多个国家通过未受保护的无线网络收集用户个人信息。整个事件都归咎于谷歌的软件工程师马吕斯·米尔纳。因而谷歌解雇了他对吧?然而并非如此。他还在谷歌,在领英网上他称自己的职业为“黑客”。如果你认为谷歌3.7万员工中有一些像米尔纳一样聪明又喜欢恶作剧,那么你可能说对了,这也是为何第二种情况的出现并非不切实际。

    第三种情况是算法场景,这也是最可怕的可能性:所有谷歌的员工都是无辜的小绵羊,软件才是罪魁祸首。只因用户的“有机”(自然)搜索行为,使得谷歌的搜索算法将某一候选人排名靠前。因为一切都是自然发生的,因而是无害的。在这种情况下,电脑程序在为我们挑选人选。 

    换种方式表达,也就是我们的研究发现,不管谷歌的员工是多么无辜或无私,谷歌搜索算法都受用户搜索行为影响,多年来决定了全球选举的结果。随着互联网越来越普及,这种影响也在每年增长。

    因为谷歌在搜索方面非常优秀,因而搜索引擎效应影响更加强大。很长时间以来我们都认为谷歌搜索的结果很好,于是我们也非常信任这些结果。我们也了解到排名靠前意味着信息详实,这也是为何排名第一第二的搜索结果会获得50%的点击率,搜索结果的第一页会有90%的点击率。然而不幸的是,当涉及选举,长期以来的信任会让我们很容易被操控。

    在竞选的最后几天,大量资金用于媒体宣传以求获得几个至关重要的州内一些摇摆不定选民的支持,通常这些摇摆不定的选民是决定竞选结果的关键。真是浪费资源!谷歌公司合适的员工比任何政治演说更能影响那些关键选民;搜索引擎操控效应是获得摇摆不定选民支持最经济、最有效也最精明的方式。搜索引擎操控效应具有广告没有的特别优势:当人们没有意识到搜索存在影响时,他们认为自己完全不受影响,认为完全是自己的意志决定的。

    共和党人要注意:如果谷歌要帮助希拉里·克林顿操纵选举,将会非常容易实现。因为目前我们研究的所有群体中,温和的共和党人最容易盲目相信搜索排名,因此也最容易成为搜索引擎操控效应的受害者。我们在美国做的一项实验中,仅仅通过改变搜索排名就能使高达80%的温和派共和党人改变投票。

    由于有线电视、移动设备和互联网的出现,现在比以前有更多的方式影响选民。那为何还要如此担心谷歌的搜索引擎?如果排名具有如此大的影响力,所有的候选人不都会采用最新的搜索引擎优化技术确保排名靠前吗?

    确实,搜索引擎优化与广告和电视一样充满竞争。然而,问题是只有一个搜索引擎。美国75%的在线搜索是通过谷歌实现,而其他国家这一比例高达90%。这意味着如果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或某个流氓雇员或搜索算法本身偏袒某一候选人,那便没有办法消除这一影响。就好像如果福克斯新闻电视台是美国唯一的电视台一样。随着互联网普及程度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从网上了解关于候选人的信息,搜索引擎操控效应的影响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这也意味着控制搜索引擎的程序员和高管人员会拥有越来越多的权力。

    更糟糕的是,研究发现即使人们知道搜索排名有所偏袒,他们依旧会更愿意投票给被偏袒的人,甚至比不知道的人更容易受影响。我们在美国进行的研究中,不知道排名影响的人中有36%支持被偏袒者,而知道排名影响的人中有45%支持被偏袒者。好像被偏袒是社会认可的一种形式;搜索引擎明显偏爱某候选人,那么说明该候选人肯定是最好的。(毕竟,搜索结果应该要有所偏袒;搜索结果应该告诉我们什么是最好,什么是次好,等等)

    被偏袒的排名很难被发觉,那监管机构或者选举监督机构是否能发现呢?不幸的是,搜索引擎操控效应很容易隐藏。利用该效应影响的最佳方式就是像谷歌一样,每天发送定制的搜索结果。如果对某一候选人有利的搜索结果只是发给容易受影响的个人,那么监管机构和选举监督机构将很难发现。

    顺便提一下,我们的实验完全符合行为科学研究中的金牌标准:随机(这表示被测者被随机分到不同小组),可控(这表示实验包括受干涉与不受干涉的小组),双盲(这表示被测者以及与被测者互动的人都不知道假设的理论或者分配的小组的意义)。我们的被测者多种多样,尽量与一个国家选民的特点匹配。最后,我们近期发布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的报告包含四个相同的结果;换言之,我们在不同的条件下针对不同的小组进行的实验结果一样,即搜索引擎操控效应确实存在。

    在今年春季英国全国大选开始前,我们针对近四千人进行的关于搜索引擎操控效应的研究旨在寻找能够让人们免受操纵的方法。我们已经发现了恶魔,现在正在寻找消灭它的方法。到目前为止,我们能够保护人们免受被偏袒的搜索排名影响的唯一方法就是打破谷歌努力构建的信任。 如果我们刻意搅乱排名或者通过不同方式提醒人们意识到偏袒,我们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减少搜索引擎操控效应的影响。

    然而,很难想象谷歌会用这些方式来破坏其产品,损害其信誉。为了保证自由公平的选举,或许只有一个选择,令人不快的选择:政府监管。

     

    本文作者罗伯特·爱泼斯(Robert Epstein)坦是美国行为研究和技术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及《今日心理学》杂志的前主编。文章发表于www.politico.com。

     

     

    作者:编译:聂昕玥 来源: 易八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