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琼瑶发布生前预嘱:安乐死有难度,尊严死也不容易 | 今日话题

    2017-03-15 19:05:00 来源: 今日话题

    第3832期


    语 最近, 79岁的台湾作家琼瑶发表了一篇长文,向自己的家人交代身后事。传达了让她自然死亡、不要抢救、临终有尊严的意思。“安乐死”很多人熟悉,“尊严死”则比较陌生。



    “把死亡的权利还给自然”,这叫尊严死


    死亡这个话题,从来没有人有过经验。但随着观念进步,在某些国家和地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去“规划死亡”。琼瑶就是之一。她特别强调,无论生什么重病,她都不动大手术、不送加护病房、绝不能插鼻胃管、不需要急救措施,只要让她没痛苦地死去就好。


    作家琼瑶希望家人能让她有尊严地死去(琼瑶女士目前身体健康)


    只要你有过癌症晚期病人的陪护经历,体会过那种痛苦,你就一定想过,为什么不结果了他(她),少受点罪。但这种想法,其实是安乐死。安乐死和尊严死,有本质不同。


    安乐死是加速、帮助死亡,尊严死是正常、自然死亡。在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放弃抢救和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统。让死亡既不提前,也不拖后,而是自然降临。当然,在这一阶段,应积极给予止痛、止吐、抑制分泌甚至镇静药物治疗,同时还应注重口腔、皮肤护理等,让患者有尊严、无痛苦地离世。


    为什么尊严死越来越被认同?一位肿瘤科医生给出过一个形象的说法,叫“最后的表演”。包括呼吸机等在内的生命支持系统,对急性心脏病、意外伤害等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但这一系统被逐渐滥用,很多时候,说是抢救病人,其实是安慰生者,但这个痛苦是病人在实际承受的。


    如此看起来,尊严死相比安乐死,不管是从法律、伦理、医学哪个角度看,都应该更好接受、更容易推广。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缓和医疗一片空白、医患矛盾特别突出、死亡话题非常忌讳,尊严死也死不了


    尊严死是缓和医疗的一种。缓和医疗逐渐被认可,是因为人们必须要承认,很多时候,医疗是无力回天的。当一个人走到生命尽头,医疗从业者应该帮助病人,以更人道、自然、安宁的方式离开。但是,大陆地区的缓和医疗基本处在一片空白,医学院没有设立独立学科,医院没有缓和医疗病房。


    而在台湾地区,如果末期病人,根据生前预嘱放弃治疗之后,便会转入“安宁缓和”病房。它的作用,是尽量使病人在生命末期不疼痛、安适。所以,没有缓和医疗这个根基在,即使有生前预嘱,病人的体验也非常不好。


    另外,国内的医患矛盾非常突出,彼此不信任。如何判定患者已经达到了“不可治愈,需要尊严死”,没有行业规范,不同医院的专家水平也不同,没有医生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如果医生按照病人的预嘱,真的让病人尊严死,很难想象之后要发生多少官司。


    当然,最重要的话题,还是“生死观”。按理来说,尊严死的意向,应该发生在一个人身体健康、头脑清醒时,而不是已经病危、意识模糊时。但很少有人会像琼瑶这样,提前考虑生死问题。所以,等到病人和家属需要考虑尊严死时,已经穷途末路。家属很少能够知道病人的想法,甚至不到最后关头,不告诉真实病情,并且,出于感情、孝心等压力,而选择不计代价抢救。这一切,都让生前预嘱成为泡影。


    北大医院心内科教授霍勇曾表示,目前医院内1/3的危重症病人,对其的抢救都是无谓的。尽管如此,因为上述医疗环境、生死观等问题,中国大陆虽是一个庞大的需要缓和医疗的市场,但阻力重重。


    在没有相关基础的情况下,仓促立法促成尊严死,不可取


    值得注意的是,琼瑶在发表的长文中透露,台湾地区已经批准了一部法律,叫《病人自主权利法》。确实有这部法,是去年1月通过的。而且,在《病人自主权利法》出台前,台湾地区已于2000年通过了《安宁缓和医疗条例》,核心内容就是,“末期病人”有不施行心肺复苏术或维生医疗的权利。


    不仅台湾,1976年,美国加州首先通过了“自然死亡法案”,允许患者依照自己意愿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统自然死亡。此后,“生前预嘱”和“自然死亡法”扩展到全美及加拿大。


    所以,有不少人在被琼瑶的信感染后,呼吁大陆也立法。但有个问题必须要强调,立法是需要民意基础的。台湾地区为什么立法?根据台湾地区“卫生福利部”2015年的统计数据,台湾地区病人死亡前选择安宁疗护的比例已提高到12.47%。从全球来看,台湾地区的缓和医疗都算做得非常棒的。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情况下,台湾地区的立法才有实际意义。


    生前预嘱的价值,来源:生前预嘱推广协会


    反观大陆,北京老年医院肿瘤科曾专门做了个生死教育的课题,为期两年。一听上课的内容是关于死亡,好多病人都不愿意听,或者听完一节课就不来了,觉得“老听死死死死,很忌讳。”所以,在万事不具备的情况下,给个立法的东风,也完全不管用,更无必要。卫计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曾直言,“这件事(生前预嘱)如果没有群众基础,从立法环节来推,几乎是不可能的”。


    目前能做的,是减少制度性障碍,扶持公益组织慢慢渗透


    在生前预嘱缺乏生存土壤之时,政府能做的其实有限。首先能做的,是减少制度性阻碍。


    全国政协委员胡定旭,在2015年曾向全国两会递交有关生前预嘱和缓和医疗的提案,呼吁将缓和医疗纳入医疗保险体系,但却并没有得到采纳。根据著名外科专家吴蔚然提供的数据,发达国家有70%~80%的老人享受到了缓和医疗,而中国的老人却只有1%享受到。这其中当然有制度因素。


    可以看到,有些人的过度医疗,一直是政府在报销的,其公共意义不大。而如果缓和医疗入医保,其积极意义远超缓和医疗本身。一些欧美和亚太国家,早已将缓和医疗归入医保报销目录,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验证明,缓和医疗服务,作为政府公共补偿的一部分,对降低公众疾病负担、减少疾病痛苦,能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另外,要特别注意社会公益组织在这方面的推动作用,应该给予必要支持。国内就有一些组织(如“选择与尊严”)就在积极推动更多人了解生前预嘱,先是不排斥,对什么是生前预嘱有基本了解,然后才可能有更多人签订生前预嘱,最后去完善与之相配的种种医疗、伦理、法律环境。


    在美国,一份由非营利组织Aging with Dignity提供的名为“五个愿望”的文件正在帮助数以百万计的人。下面这张图,是国内改良版,用一种非常好的问答方式,为相关意向人提供5大方向选择,不必懂得多艰深的法律词汇和医疗词汇。


    “我的五个愿望”


    结语



    有尊严地离去,也是热爱生命的一种形式。


    喜欢本文,欢迎转发。



    本期责编  

    张德笔

    笔哥               

    国内的基因检测,吹得越神越忽悠 

    东部高校挖人时,很难“手下留情”

    电影票价里5%的基金是什么鬼 


    出品 腾讯评论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评论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阅读原文”可直接购买《观复》

    来源: 今日话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