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无人机被用来守护非洲的野生动物,不过遇到了点儿麻烦

    2017-03-14 22:31:00 来源: 好奇心日报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马拉维利翁代电 - 夜色已经笼罩了利翁代国家公园(Liwonde National Park),但非法侵入者们依然清晰可见。在距离地面 90 米的空中,一台装在 BatHawk 无人机上的热成像相机正在跟踪非法入侵者乘坐的小船:一条黑色的小薄片沿着闪着银光的希雷河(Shire River)逆流而上。

    “进入公园就已经违反法律了,”无人机的操作员安托瓦妮特·达德利(Antoinette Dudley)指着电脑屏幕说道。

    在距离入侵船仅仅 3 公里之外,她和搭档斯特凡·德·内克尔(Stephan De Necker)坐在一辆用作指挥中心的兰德酷路泽越野车里。挂在驾驶座上的一台显示屏展示着无人机的关键数据,另一台挂在副驾驶座上的显示屏则播放着来自相机的实时视频,相机是通过一个旧的 PlayStation 手柄操作的。

    德·内克尔说:“让我们吓吓他们。”摁了几个键,他打开了无人机上的导航灯,控制它直线飞向入侵船只。

    效果立竿见影:船掉了个头,迅速逃出了公园。

    非洲正处在一场严重盗猎危机的中心:2007 年到 2014 年期间,这片大陆上的大象数量下降了 30%,大部分是因为盗猎。 仅在 2015 年就至少有 1138 头犀牛因犀角被杀。犯罪分子们的手段变得愈发专业,试图阻止他们的努力却罕有成效。

    从 2014 年开始,盗猎者已经让利翁代失去了约 50 头大象和 2 头犀牛。2015 年 8 月,马拉维国家公园部门引入了来自 African Parks 的帮助。这是一家专注帮助苦苦挣扎的保护区的非营利机构。

    自从行动开始以来,这个小队已经捣毁了接近 18000 个陷阱,实施了一百多次逮捕,安装了超过 90 公里的电网,并将 261 头大象转移到了其他的保护区。

    但 African Parks 也进行了不同寻常的高科技实验:从南非引进了一个无人机小队。在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的资金支持下,其中还包括了 Goolge 的 500 万美元拨款,小队对不同无人机进行了第一次系统性的测试,评估它们打击盗猎者的潜力。

    雇佣达德利和德·内克尔的公司 UAV & Drone Solution 是非洲第一家拥有无人机操作许可的公司,在许可框架内,该公司的无人机可以飞离基地约 25 公里,并在夜间飞行。考虑到绝大部分的盗猎者都是在夜里活动,并且少有国家公园能够组织有效的夜间巡逻,这是非常关键的优势。

    利翁代国家公园,奥托·韦丁穆勒·冯·埃尔格(Otto Werdmuller Von Elgg)站在被盗猎者杀害的大象尸体旁。版权:Rachel Nuwer

    这家公司目前在南非、马拉维和津巴布韦都有业务,很快会扩展到博茨瓦纳。他们使用的固定翼定制 BatHawk 无人机装备了照相机、视频发射器和遥测系统,加上备用电池能够飞行超过 8 小时。

    “UAV & Drone Solution 的无人机目前比其他品牌的都要好。我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其他无人机能够执行几乎全在夜间的例行任务。”非营利机构查尔斯·A 和安妮· 莫罗·林德伯格基金(Charles A. and Anne Morrow Lindbergh Foundation)的董事会主席约翰·彼得森(John Petersen)说道。

    用无人机打击盗猎者并不是什么新鲜主意。几年前,环保人士们热情地拥抱了这项技术,将其视为必胜一击,但失望来得很快。

    需要的是工业级别的设备和软件,但它们远远超出了环保组织不宽裕的预算。国家公园的管理人员选择了不适合的设备,在野外环境中过于脆弱,也缺少必要的飞行能力和相机。

    肯尼亚奥尔佩杰塔自然保护区(Ol Pejeta Conservancy)的主管理查德·维涅(Richard Vigne)说:“我认为环保界没有足够的资金来购买能有效反盗猎的设备。”

    环保科技咨询公司 Wildeas 的主管尼尔·特南鲍姆(Nir Tenenbaum)指出,环保人士在启用无人机前,没有评估无人机是否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他说:“太多的机构寄希望于技术来解决所有的问题,但通常情况下他们根本不了解技术。”

    政府官员也帮不上忙。在纳米比亚,由 Google 提供资金支持、世界自然基金会组织的无人机试飞和培训因为政府对无人机的禁令而被缩减。其他的国家则彻底禁止了无人航空设备的使用,或者严格限制了使用范围。

    最近情况才开始了改变。2015 年,南非出台了第一部针对无人机的法律,其他国家也开始对无人机的使用进行有限的解禁。

    林德伯格基金的空中牧羊人项目联合南非的 Peace Parks 基金和 Goolge 支持的世界自然基金会,承担了 UAV & Drone Solution 每月 10 万美元运行成本的差不多一半。

    3 月 7 日,泰国官员在曼谷机场检查象牙。泰国已经在曼谷的主要机场收缴了来自马拉维超过 270 公斤的象牙。版权:Roberto Schmidt/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但除了现有的资源,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奥托·韦丁穆勒·冯·埃尔格也发现,无人机远不能成为所有人希望的解决方案。

    “我很自信我们的方向,但我们才刚刚开始理解如何有效地利用这种工具。现在的挑战是如何把无人机和已有的反盗猎行动结合起来。”

    根据奥托·韦丁穆勒·冯·埃尔格透露的消息,迄今还没有仅依靠无人机监控录像就逮捕盗猎分子的案例,无人机操作员发现盗猎者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无人机小队经常得不到必要的支持,向巡逻队员提供可以跟进的线索,而且必须在不清楚盗猎者可能出现地点的情况下频繁地操作无人机巡逻。

    奥托·韦丁穆勒·冯·埃尔格回忆说,在面积差不多和以色列一样大的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Kruger National Park)的试飞中,“我们在没有情报支持的情况下被要求在这一大片地区找人,完全是浪费时间。我们只是在耗费电量、制造噪音”。

    当无人机小队终于在克鲁格国家公园发现一组盗猎犀牛的犯罪分子后,他们联系了公园的官员。但官员说没有可供派遣的巡逻队员。

    “太沮丧了。你被那些人搞得很郁闷,因为你按照他们的要求提供了服务,但他们却不给你所需的支援,”发现盗猎者的达德利说道。

    但克鲁格国家公园的前巡逻队经理奥奇·奥托(Otch Otto)相信最好把有限的资源用在已经成熟的技术上,而不是实验阶段的无人机。

    “这项技术还在研究阶段,把(巡逻队员的)反应能力献给这个还没证明的技术对犀牛可没什么好处。”他说道。

    数据分析也是挑战之一。目前,无人机操作人员必须通过观看实时视频来分辨盗猎者,太容易看漏了。

    “错过的原因太多了:操作员的眼睛离开屏幕 20 秒,或者去倒咖啡的时候就错过了。视频不会警示提醒,你必须自己去看。”南非 Ezemvelo KwaZulu-Natal 野生动物园犀牛安保的总经理塞德里克·库切(Cedric Coetzee)说道。

    安托瓦妮特·达德利,斯特凡·德·内克尔(中),奥托·韦丁穆勒·冯·埃尔格正在操作一架无人机,观看实时视频。这些的无人机可以帮助大象远离公园的边界,减少和住在附近的村民的冲突。版权:Rachel Nuwer

    的确,库切管理的保护区的无人机组就错过了被拍到的一队盗猎者。这些盗猎者是在后来在视频的重播中才被发现的。

    塞尔日·维希(Serge Wich),英国利物浦约翰·穆尔斯大学(Liverpool John Moores University)的环境学家、非盈利机构环保无人机(Conservation Drones)的联合创始人,现在正和天体物理学专业的同事合作,开发能够分辨人类和动物的无人机软件。

    “一旦开发成功,相比一个小时接一个小时地盯着没有有效信息的视频看,巡逻队员们会被告知可以发现盗猎者的可能地点,”维希教授说道。

    也许最大的挑战是环保人士们不知道怎么最有效地利用反盗猎无人机,因为目前还没有缜密的长期评估。

    南非科学和工业研究委员会(Council for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和 UAV & Drone Solution 进行了一次时长两个月的测试,得出的结论是:这项技术是一种“杰出的支持工具”,但官员目前还没有释出支持这些结论的数据。

    大部分支持无人机的证据不够扎实:库切说他发现在公园内无人机飞过的地点和时间段袭击的情况减少了,但他补充说,这也可能是其他原因导致的。他说,无人机也许能发现非法入侵者,但入侵者只要去保护区其他地方就行了。

    世界自然基金会计划通过评估无人机在利翁代反盗猎的效率来寻找问题的答案。动用了两台 BatHawk 和三台大疆 Phantom 无人机的测试在八月开始,基金会也在津巴布韦开始了测试。

    无人机是否能够减少动物和人类的接触也在测试的计划中。有一个意料之外的发现:大疆的 Phantom 无人机能把大象从公园的边界处赶开,大概是因为它们听起来像是蜜蜂,而大象讨厌蜜蜂。

    “在实验的最后,希望我们能够找到无人机的好处,以及不适用的地方,”世界自然基金会野生动物科技部门的主管乔治·鲍威尔(George Powell)说。

    “我们是以科学家的身份来做这些测试的,而且希望在测试的同时也能拯救一些大象。”


    翻译 熊猫译社 Harry

    题图来自 Pexel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来源: 好奇心日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