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良伴此生不换

    2017-03-12 04:53:00 来源: 有意思吧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我在孤山的西泠印社静坐许久,等游游来找我。东风归来,见碧草而知春,这样的时节,减轻一冬沉赘的衣裳,春心也开始荡漾,出来浪的人渐渐多起来。西湖的断桥、白堤游人甚多,又聒噪,不是我喜欢的场所。
     
    我躲在西泠印社,站在院子走廊上,细细瞧着墙上的印章和篆刻的字体,余晖恰好落下来,洒在“兰风载方润,谷性多温纯”的篆刻上,心中开出一朵花来,我心中的江南是这个样子的。如果再落场雨,正好与墙上那枚“杏花春雨江南”的印章相宜。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西泠印社与外面的人声鼎沸比起来,院子里有点萧条破败,倒也清幽怡然。当年在沧浪亭唱昆曲的少女,对西泠印社的那株腊梅念念不忘,是她的心头好。北上之后,再没时间在寒冬后,腊梅绽放之际,回来看看。
     
    这次我来,在院子里找了许久没有开花的腊梅,差点遗落。拍了照,发给她。几分钟之后,她告诉我,正在整理前几年拍过的照片,刚翻过西泠印社的那张腊梅相片,却没想我又下江南了。恰逢其时,一切刚刚好。最后她说:良伴此生不换。
     
    对江南的爱,是我心中的执念。曾经,我期待着和一个江南的少年恋爱,也曾以为会嫁在江南的。只不过,越是偏爱,越是有恃无恐,江南的一切人事离我越来越远。江南有她,我唯一挂念的她,也因为读研、读博而北上了。
     
    后来,我每年春天都去江南。去过南京、苏州、无锡、湖州、上海、东阳等城市,也去过江南的各个水乡、古镇,唯有杭州,我绕开了它,不敢轻易触碰。都说忆江南,最忆杭州。杭州于我,并没有什么故事。只因为她在,我却不敢来。
     
    每次想起她,总会想起《桃花扇》余韵昆曲《哀江南》。她读博那年对我说:我三年没到杭州,忽然高兴,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然后她真的唱了一曲,妙是妙绝,惹出我多少眼泪。
     
    我想了想,我们不常聊天,没有约定,没有承诺,只是静静地看着彼此的动态,知道对方的爱好,看到相似的事物,总会想起对方。这样的情感,不会很近,也不会很远,却又真挚赤诚。
     
    我不太喜欢一切太过浓烈的情感,对人很疏离。在人世间,能遇见这样一位频率共振的人,是遗失的幸运。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游游到了之后,我们一起坐船游了西湖。游游一直说,西湖不如南京的玄武湖美丽。我笑了笑,没有接话。他在玄武湖旁边的学校求学、恋爱,或许他留恋的是美好的青春。西湖与他而言,不曾有故事。而我,怀念的却是,两年前,“坐久落花多”摆摊小分队在玄武门练摊的故事。
     
    当时,竟净自称有摆摊卖扬州炒饭的经验,我竟然信了。当我们将摊子支开摆起来时,说好的吆喝,一句也没听到。涂鸦作品等着介绍,也没人吭声,只会傻愣愣地盯着路人看。游游霸占着相机离得远远的,美其名曰给活动拍照留存资料。渐渐和迷离恍惚,早已躲得不见踪迹,我完全不记得他们做了什么。
     
    虽然如此,南京一别之后,每每思念至此,仍忍俊不禁。这两年里,我有再见过他们,只是心境大不如从前了。
     
    渐渐结婚前一年的冬天,我去济南出差,见过他。那时他还说,春天约我去他家吃黑鱼,不过后来再也没有提及此事了。去年春天,我再到江南,与竟净同游无锡和苏州。今年我又下江南,在杭州,与游游同游西湖。
     
    那时,我们有一腔而注的勇,有浇肠烈酒的悲怀。后来,我们告别了,各自过起了日子。见与不见,我都在这个春日里得偿所愿,且尽余欢。只是往后,前尘后路我都不会再问了。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唯有游游,他依旧如从前。我很珍惜他这位朋友,学了我所爱的植物学专业。他读研的那年,将自己培植的腊梅和马褂木幼苗赠予我,我珍爱有加。
     
    原本还想努力寻一所园子,将马褂木培育成苍天大树。没想去年我去江南时,将马褂木托付给妹妹照顾,她自作主张将其移盆,后渐渐枯萎,死去。我自觉愧对游游所赠,便将腊梅送给沧浪亭的那个少女,有她照料,我安心许多。
     
    同游西湖时,一路上,游游说,小主,小主,这是虞美人,这是二月兰,这是紫叶李花,这是紫罗兰,这是康乃馨,这是贴梗海棠,这是三色堇……
     
    有他在身边,我很放心。遇见不认识的植物,他会如数家珍般说出植物名称。这几年里,我不知道向他请教过多少次植物方面的问题。他每次都耐心作答,常称赞我选植物有格调。
     
    从雷峰塔下走过,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两年前一起走南京长江大桥的事,旧时情景历历在目。
     
    上桥后,游游冲在前面,举着相机对着我们一顿狂扫;渐渐闷声闷响走在中间;竟净提着蓝牙音箱,播放的音乐是我手机里钟立风的《不要留我过夜》,还不忘数着我长发飘飘引来的回头率。迷离恍惚与哆哆走在后面谈恋爱。
     
    最后,我们走到桥尾,一起站在风中,深情地望着江面,沉默沉默再沉默。长江中的船只,缓缓驶出我的视线。那一刻,我想到的是山本耀司的一首诗:
     
    现在,你乘着木筏,自我眼前顺流而下。
    你的木筏上,我没有看到划桨。
    浮浮沉沉,沉沉浮浮,你孤身一人,顺流而下。
    时光飞逝。
    是啊,时光流过。
    现在只能说到这里。
    想说下去,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现在依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唯有一句:所谓告别,即从前好过,这是人间聚散,叫做花好月圆。送给自己,也送给曾站在风里的我们。
     
    我的公众号:坐久落花多(zuojiuluohuaduo)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来源: 有意思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