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30岁因“老”裸辞,却骑上自行车摆摊卖咖啡,撩得动陈柏霖拜他为师,也能圈粉胡同大妈

    2017-03-10 23:57:00 来源: 商界杂志


    找到自己,

    何其幸运。


    韦寒夜


    你现在站在一扇,

    镶着铜把手的红漆木门前。

    这扇门平时总是关着的,

    在门的右侧墙上,

    有一块黑色的招牌,

    上面写着“coffee lounge”,

    推开门,跟我进来。



    你进来了吗?

    坐下休息一下。

    这是一座老北京的旧时庭院,

    宅宅的门廊,

    连通着小小的天井。



    这里原是民国时候的一个青楼。与妓院的莺莺燕燕不同,青楼的姑娘们只卖艺不卖身,各凭本事,无关风尘。



    柜台后面,

    穿着黑色缎料马甲、

    白色衬衫的男人,

    正专注地冲泡着咖啡。

    香气氤氲着他俊朗的侧颜,

    优雅而又性感。



    他是咖啡店老板韦寒夜。

    蓄着小胡子的他,

    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从19岁开始,

    韦寒夜就在星巴克打工。

    十年白驹过隙,

    三十岁一朝辞职,

    原因竟是:年纪大喽。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

    它让你一眼看到老,

    让你心甘情愿地,

    对生活做出妥协。



    韦寒夜并不愿意妥协,他去做海洋馆保安、平面模特,去创立服装品牌,去尝试一切的未知······


    直到有一天,骑着自行车远行的他口干舌燥,才发现最为想念的竟还是冰咖啡的味道。



    单品耶加雪啡,

    有柑橘水果和茉莉花的香气。

    用滴漏一滴滴过滤,

    然后冻成冰块,

    以最大程度保留咖啡本味。



    取几块放入摇杯,

    再倒入萃取好的咖啡,

    像调酒师一样快速上下晃动。

    咖啡跟冰块的激烈碰撞,

    迸发出浓郁的香味,

    和绵密丰富的泡沫。



    再搭配一小杯自制的黄糖水,

    两者的结合,

    提升了各自的味道和口感。

    对韦寒夜来说,

    咖啡不仅是一杯饮料,

    更像是一种记忆符号。



    十几年与咖啡的朝夕相处,

    早已让他成了资深行家,

    也让他对咖啡,

    有了自己的感情和理解。



    他希望自己的咖啡可以是安静的、专注的,也希望自己的咖啡不是小资“装逼”的论调,而是实实在在深入人们的生活。



    北京旧城朱家胡同。

    矮矮的平房,

    交错的天线,

    时而飞过的几只鸽子。

    韦寒夜一下子喜欢上这里,

    决心在这里建一个,

    “咖啡乌托邦”。



    不管客人是谁,

    只做手冲咖啡,

    只做精品咖啡。



    “好生豆、好烘焙、好萃取”,从选豆种、种植、加工、烘焙,到制作一杯咖啡,每一步都要精益求精,每一点细微的偏差都会影响口感。



    它就像胡同里

    不太着急的生活方式,

    让人慢下来,

    专注地只做一件事。



    在开放式的吧台,

    看着手冲咖啡的全过程,

    近距离感受从焖蒸到萃取,

    咖啡豆的不同“呼吸”。



    或者窝在沙发上,

    打开一首爵士乐,

    一杯特调的黑糖玉桂拿铁,

    一个心闲岁月长的下午。



    各种各样的人,

    跑来这里,

    用一杯咖啡,

    唤醒自己。



    “我以前觉得,

    人的一生可以做很多事,

    但现在觉得能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

    也是件幸福的事儿。”



    在韦寒夜的梦想里,咖啡馆应该是一座任意的门。


    它不是只存在于高大上的写字楼,或者幽僻的文艺小院,而是应该在最接近人群的地方,不受空间的拘束。造一个移动咖啡装置的念头,随之产生。



    “如果,

    找到了一生中最爱的一件事,

    就一定要想办法去实现它。”

    虽然只有5000元预算,

    韦寒夜还是把它做出来了。



    这是一个灵活的展示空间,可多次使用,可随车而行,组装拆卸,材料轻便,一个人就能轻松搬运。



    它可以任意穿梭在大街小巷,

    随时为想喝一杯咖啡的人们驻车停留,

    无论何时何地,

    只要你想停下来。



    他还不满足于此,

    一想起人们提起咖啡的时候,

    还是各种速溶咖啡,

    他装上手冲咖啡壶,

    骑上二八式自行车,

    咖啡呼啸,走巷穿城。



    这一下子成了京城一景。

    见过走街串巷剃头、采耳、

    卖吆喝的,

    没见过骑着小车卖咖啡的。



    韦寒夜却不介意别人的眼光,他乐此不疲地给胡同里的大爷大妈们手冲咖啡,给他们讲解各种手冲咖啡的知识。


    “很多老百姓他平时不接触这个,这些人因为你的原因,喝到了人生的第一杯咖啡。”



    通过一杯咖啡,

    他更深入地认识了这座城市,

    也让城市深处的人,

    更加了解了咖啡。



    很多大爷大妈,

    甚至城管都成了他的粉丝。

    他们愿意跟他聊聊家常,

    也愿意停下来,

    听听他的故事。

     


    “我觉得它回到了,

    人跟人之间最本质、

    最简单的这种交流。

    感觉特别好。”



    韦寒夜的手冲咖啡,

    越来越火爆。

    他在三里屯的硬茧复古空间里,

    开了第二家Berry Beans。



    各种年代感的装饰



    制造于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

    虽然经过了50多年岁月的洗礼,

    依旧完好无损,

    还能正常工作的磨豆机。



    最顶级的咖啡豆、咖啡机。





    除了做做咖啡,

    韦寒夜经常在这个舒适的空间里,

    举办咖啡课堂,

    教大家制作咖啡。



    在韦寒夜看来,

    匠心不是将99分做到99.9分,

    而是将手艺传承给更多人。



    很多人跑到韦寒夜的店里,

    学习做咖啡,拍摄MV,

    你偶尔还能碰到大明星,

    你却不一定能碰到韦寒夜。



    他又装上手冲咖啡壶,

    骑上二八式自行车,

    咖啡呼啸,走巷穿城。



    最好的生活不要急,

    最美的时光不必等。


    来源: 商界杂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