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为什么朴槿惠看着这么苦|大象公会

    2017-03-10 05:45:00 来源: 大象公会

    不只是朴槿惠,李明博、卢武铉、金大中、金泳三……


    文|鲍君恩


    与很多西方国家首脑爽朗、温和的形象不同,韩国总统朴槿惠给人的印象一直比较苦情,出身军政世家的她,从政后着力塑造的却是勤劳勇敢、搏击不幸命运的艰苦形象。闺蜜干政丑闻后,总统更是完全以愁苦面容示人。



    这虽然迥异于多数民主国家政客,但在韩国并非偶然。朴槿惠之前的四位总统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与李明博,与她相比,面相之苦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左起: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与李明博


    为什么韩国与美国有相似的首脑产生制度,总统们看起来却如此不同,而且韩国总统总是一脸苦相?


    国情不同,首脑形象也不同


    不但韩国有苦情总统现象,其他国家由于历史背景和政治形势的差异,首脑的形象也有明显不同。


    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气质就有根本差别:普京是硬汉形象,像一个威严、全能、说一不二、可以把命运托付给他的父亲或大哥;奥巴马则温和友善,富于魅力和活力,像一个值得信任的职业理财经纪人。



    今天的西方国家,几乎找不到普京这样的硬汉型政要。但二战期间这种硬汉政要曾遍地开花:


    希特勒在宣传画中永远不会微笑,他的脸和身体永远紧绷,目光穿透力极强,富于侵略性;墨索里尼则一直抿着嘴,高昂着标志性的大下巴,公开场合同样罕露笑容。甚至连胖乎乎的丘吉尔也喜欢以满脸坚毅、自信的形象示人。


    而二战期间夹在列强中的欧洲弹丸小国,首脑们也多是一副比普京还硬的表情。对法西斯主义抱有好感的蒋介石,国共内战结束前的照片中也一直是标准的硬汉形象。


    希特勒、墨索里尼、蒋介石


    但战后的西方民主国家,目光坚定、表情坚毅的硬汉型政治家明显不太讨人喜欢,甚至会引起选民本能的警惕——也许是选民习惯于自己做主,不喜欢长得容易为人做主的政要。


    二战时期的美国英雄艾森豪威尔决定竞选总统时,迅速由表情坚毅的军人变成热情的推销员,竞选广告甚至专门夸奖他著名的微笑:“自然的、毫不做作的、活泼的、动人的、灿烂的、迷人的、有感染力的、亲切的、流畅的和有弹性的、一百瓦特的微笑。”


    艾森豪威尔


    电视普及后,竞选过程中的拉票、辩论常常通过电视直播,英俊、自信、如电影明星般的气质大受欢迎。麻省理工学院对 2006 年美国参议员、各州州长竞选的研究结果显示,参选人的颜值优势每增加 10 个百分点,在以电视为主要政治媒介的人当中就会多获得 5 个百分点的支持率。


    对此体验最深的当属美国前理查德·尼克松。1960 年尼克松与肯尼迪角逐总统,是历史上第一次电视直播的竞选,尼克松尽管政治经验丰富,还是在电视机前败给了年轻英俊、精力充沛的肯尼迪。好在尼克松 1968 年大选时,遇见相貌平平的民主党候选人休伯特·汉弗莱,终于如愿登上总统宝座。


    尼克松与肯尼迪


    随着电视直播在美国政治生活中的日益普及,美国总统的外貌不断提升,甚至出现了里根这种好莱坞演员出身的总统——虽然里根在影坛没能大获成功,但常年积累的表演经验在选举中无疑会帮上大忙。


    普京的气质在当代西方就不太受欢迎。在“最性感元首”网站的排名,普京整整落后奥巴马 17 个名次,甚至败给自己的总理梅德韦杰夫,后者温和的外貌在排行榜中名列第 12 位,比奥巴马还要高。


    梅德韦杰夫与普京


    到底心仪普京还是奥巴马,折射的是对国家首脑完全不同的信任和托付心理:将首脑视为可以托付命运的社会,便会心仪普京式的首脑;信任首脑更像雇佣一个职业理财经理的社会,自然相反。


    希特勒、墨索里尼经由选举上台时,魏玛德国和意大利都处于内忧外患的非正常状态,民众呼唤的是全能的政治强人。普京上台时俄罗斯也面临困境,正如指定他为接班人的前总统叶利钦的告别演说所云:


    “你们每一个人的痛苦都引起我内心的痛苦。多少无眠的夜晚,摧心地忧虑着,到底需怎么做,才能使人民活得安好。我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任务。现在我要离开了。”


    总统、总理谁更美


    相比之下,西方民主国家的选举,似乎更容易成为帅哥美女竞逐宝座的赛场。


    除美国外,法国政坛也有注重相貌的传统,自戴高乐以降,法国总统大都相貌出众——德斯坦曾曝光其与戴安娜王妃的恋情,密特朗风度翩翩,萨科齐的魅力更是征服了美女演员布吕尼。


    德斯坦、密特朗、萨科齐


    实行总统制和半总统制的国家,总统需经民众直选,对外形要求普遍较高,当今政坛上的明星总统多出自这些国家,除美国和法国外,墨西哥总统涅托、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巴西前总统罗塞夫等都有很高的颜值。


    墨西哥总统涅托


    最有代表性的要算菲律宾前总统埃斯特拉达,从政前他是该国著名演员,年轻时俊美程度足以秒杀大批中国小鲜肉,尽管上了年纪之后面部崩塌,菲律宾人仍对他爱意不减,以致因受贿被迫下台后,竟然又成功当选马尼拉市市长。


    埃斯特拉达


    但是,另一些民主制国家首脑的相貌就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典型如德国,艾哈德和科尔都肥头大耳,默克尔的外形也不算突出,德国老百姓似乎对领导人的长相特别不在乎。


    艾哈德与科尔


    日本政界也是丑人扎堆,明治维新之后的 97 任首相中,达到中等相貌的都屈指可数,像麻生太郎的痞子脸、小渊惠三的老农民脸,日本人早已见怪不怪,现任的安倍晋三和第 56 任的小泉纯一郎在历任首相中已算顶级美男。


    ▍麻生太郎与小渊惠三


    这两国首脑的诡异外形或许很容易解释。


    德国实行的是内阁制,选举时只给政党投票,而非某个具体个人,领导人长相并不重要。德国总统更相当于君主立宪制国家的虚君,多由与世无争的老爷爷担任,唯一的帅哥伍尔夫因为舞弊被迫辞职,也丝毫未得到民众的怜悯。


    日本与德国类似。尤其是,日本迄今为止一直没有形成稳定的两党制,大部分首相都从出自自民党,而自民党是个带有浓厚门阀政治传统的政党,首相不一定是党魁,仅仅是自民党人事安排中的一个角色,相比世家和派系的能量,形象、演说能力这些对西方政客意义重大的要素,对日本自民党的政客来说,重要性低得多。


    日本自民党高度封闭的门阀传统,使得丑首相的后代将来成为首相的概率极大,反过来说,要想有一个好看的首相,往往也只能指望某个帅首相的后代努力了。


    不过,作为世界内阁制鼻祖的英国,从撒切尔、梅杰到布莱尔、布朗、卡梅伦到现任的梅,英国首相的相貌却足以让德国和日本首脑自惭形秽。


    ▍广为中国人熟悉的前英国首相布莱尔和卡梅伦


    这或许是英国长久的精英政治传统、以及稳定的两党制作用的结果。英国虽然议会分上下两院,但下院的议员也大都出自上层阶级,有良好的家庭背景和个人修养,即使在不看脸的制度中,仍追求仪容得体。


    而且,美式总统制的总统,也不一定都像美国、法国、墨西哥一样看重候选人的外貌。在有些国家,颜值以外的形象特质更加重要。


    例如在长期由精英集团统治的独裁国家,民主化转型后多半会出现民粹主义反弹。出身底层苦大仇深的候选人,往往比出身精英家庭的人更易获得选民青睐。


    本文开头提到的民主化后的韩国,就是个选民看重苦情值的典型——虽然韩国人民对颜值的在意程度举世无双,但是从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到朴槿惠,几乎个个都有让人产生情感共鸣的苦情奋斗史,只不过他们的苦情剧本截然不同。


    卢武铉与李明博


    与笑容别具铿锵感的朴槿惠相比,满脸褶子的卢武铉和眼睛小到看不清的李明博的形象还要苦得多,仿佛刻录了韩国的苦难历史。


    其他有近似历史的国家和地区也有此类现象,大嘴的谢长廷和秃顶的苏贞昌都曾是有力的参选者,只是遭到了颜值超人马英九的阻击。形象差距未剧烈至此时,苦笑不止的陈水扁便连获胜利。


    网络盛传的韩星崔始源与青年马英九的容貌对比


    当然,苦难形象有利于选举,不代表政客就要一味求苦,放弃了人皆有之的爱美之心。卢武铉曾经做过拉皮去皱和除眼袋手术,朴槿惠最近也被特别检察官爆出,她曾在亲信崔顺实的介绍下,接受过非法医疗机构人员的微整形手术。


    也有些国家的首脑也是一眼可以识别的。在领袖有如神一般地位的国家,领袖的外形就像蚁后、蜂王一般迥异于国民,即使你二十年不接触现代媒介,也不会妨碍你一眼认出他的身份。



    来源: 大象公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