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耐克加了碳纤维板的马拉松跑鞋,会成为一种不公平竞争吗?

    2017-03-10 16:15:00 来源: 好奇心日报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黄绿色、橙色、粉色,这些鞋的颜色就像热带饮料一样明快缤纷,耐克的标志在上面多少显得有些违和——难道 LOGO 不该是(鸡尾酒上的)伞什么的吗?你几乎会以为,这鞋子的鞋垫带着股朗姆酒和椰子的香气。

    这些鞋子的配色或许让人觉得有些“轻浮”,但它们在赛事中的表现可不一般。去年夏天的里约奥运会上,三名男子马拉松奖牌获得者脚上穿的正是耐克的跑鞋。随后在柏林、芝加哥和纽约举办的几场大型秋季马拉松比赛中,耐克也出现在了几位获奖者的脚上。

    在国际赛事中,耐克设计的最新鞋款让参赛者跑出了相当快的速度,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绩。但这也引发了另一种有关技术进步与创新、违规之间灰色地带的争论。什么样的行为算是为双脚增添了不公平的竞争优势?针对这一问题的相关规定一直非常模糊。

    什么样的辅助可以被允许?这道界线该划在哪里?

    许多体育项目都在纠结这个问题的答案。原本游泳运动员可以穿创纪录的全身泳衣参加比赛,但 2008 年北京奥运会禁止了这样的泳衣,因为它们会在浮力和速度方面给运动员带来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在田径领域,南非短跑运动员奥斯卡·皮斯托瑞斯(Oscar Pistorius)戴着刀锋假肢参赛算不算违规一事也引起过争论。

    最新的一个争议点是鞋。主管径赛的国际田径联合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thletics Federations)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他们被问过不少次关于优秀跑步运动员穿不同公司设计制作的新鞋的问题。接下来两周内,国际田联技术委员会将会面讨论这一问题,“探讨我们是否需要改变或审核相关许可”。

    耐克全球跑鞋高级总监布雷特·斯库梅斯特(Bret Schoolmeester)表示:“我们认为我们正在做的事是符合规定、光明正大的。”

    CT 扫描仪显示了耐克鞋鞋底夹层里的碳纤维板。图片版权:Yannis Pitsiladis

    周二,耐克公布了一款新鞋。这是里约热内卢马拉松冠军和最近其他备受瞩目的赛事冠军穿过的一款鞋的定制版。耐克希望能在五月初实现两小时内跑完全程马拉松的目标,而这双鞋正是公司这一大胆计划中的一环。

    最近四位创下马拉松世界纪录的跑者穿的都是阿迪达斯的运动鞋。虽然没有耐克那么高调,但阿迪达斯近来也推出了一款新鞋,希望把跑完全程马拉松的时间由目前纪录上的 2 小时 2 分钟 57 秒缩短到 1 小时 59 分 59 秒或更短。

    纽约路跑协会(New York Road Runners)曾组织过纽约市马拉松以及其他五十多项赛事,会长乔治·赫希(George Hirsch)表示,从精英赛事到同龄组比赛,每一场赛事都会受到最新鞋履技术的影响。他说,主办方不可能在每场比赛前检查数百乃至数千跑者穿的跑鞋。

    赫希说:“如果鞋业公司拿到专利,这些鞋进入市场并被广泛使用——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这会改变游戏规则,你会想,要是人们可以利用这种优势,这还算不算一个公平竞争的赛场。”

    所有鞋都被认为可以提高成绩表现,否则每个人都得光脚跑步了。但是,怎么样的鞋才算是跨过了那道线、给参赛者提供了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呢?似乎没有人知道准确答案。

    罗斯·塔克(Ross Tucker)说:“我们正在进入一个相当有趣的体育技术伦理领域。”塔克是南非一位运动生理学家,也是跑步圈许多人都关注的 Science of Sport 博客的作者。

    他还说,网球拍从木质变成金属的时候,“我敢打赌,他们也有过同样的讨论。”

    九月的柏林马拉松比赛上,埃塞俄比亚运动员凯内尼萨·贝克勒(Kenenisa Bekele)穿着耐克鞋参赛,并以 2 小时 3 分钟 3 秒的成绩取得了第二名。图片版权:Ronny Hartmann / 盖蒂图片社

    这款奥运金牌运动员穿过的耐克鞋名叫 Zoom Vaporfly,将于六月上架,零售价 250 美元。耐克两小时内跑完全程马拉松的“Breaking2”(突破两小时)计划中用到的是定制版的 Zoom Vaporfly Elite——耐克把这款鞋称为“概念跑鞋”。

    耐克赞助的三位东非运动员将会在意大利蒙扎外一处一级方程式赛车场上尝试两小时内跑完马拉松,2016 奥运冠军、肯尼亚运动员埃鲁德·基普乔(Eliud Kipchoge)也是其中之一。耐克表示,这次尝试不会满足一项可以获得认证的纪录所需要满足的全部要求。

    一些批评家称,耐克此举只是一个宣传的噱头或市场营销策略,而不是在举办一场具有可信度的运动赛事。

    这三位跑步运动员穿的鞋都会根据他们的个人情况进行调整(就像调整小提琴一样)。问题在于,奥运会和大城市马拉松比赛上用的鞋、以及这款新版本的鞋,是否符合国际田联(IAAF)不那么严密的用鞋标准。

    这款鞋重约 6.5 盎司,鞋底夹层很厚但很轻,据说能比较为传统的泡沫鞋底夹层多恢复 13% 的能量。一些跑步运动员说,这款鞋能够减轻他们腿部的疲劳感。

    长长的鞋底夹层里嵌入了一块薄硬的碳纤维板,看上去就像一把勺子一样。换种方式来看,它的曲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有些像一片刀片。这块碳纤维板是用来减少快速奔跑时所需要的氧气量的。每走一步,它都能储存、释放能量,也就是说,它有点像是弹弓或弹射装置,可以推动运动员向前跑。

    耐克说,用给定的速度奔跑时,这块碳纤维板可以比耐克另一款颇受欢迎的跑鞋多节省 4% 的能量。

    南非体育科学家塔克表示,精确来说,这“相当于从山上往山下跑时,其中 1% 到 1.5 的路是急速下降的陡坡”。

    “其中的差别非常大,”他补充说。

    国际田联如今在很多方面都存在着问题,比如贪污腐败、兴奋剂以及女性运动员允许服用的雄性激素标准等。在规定跑步运动员腿上和脚上都允许出现什么装备这个问题上,国际田联也一直表现得比较含糊。

    在皮斯托瑞斯一事中这种表现尤为明显,这位双侧截肢的跑步选手在国际体育法庭上赢得了允许 2012 年伦敦奥运会时和健全人一起参加 400 米赛跑的资格。(2013 年,皮斯托瑞斯因谋杀女友被判刑六年,现正服刑中。)

    奥斯卡·皮斯托瑞斯参加 2012 年伦敦奥运会。他赢得了法庭裁决,可以和四肢健全的跑步运动员一起参加 400 米赛跑。他使用的 J 形碳纤维刀锋假肢引发了人们的争议。

    2007 年,在皮斯托瑞斯径赛案审理期间,国际田联出台了一项禁止使用弹簧、轮子等辅助技术的规定,这似乎就是专门针对他使用的 J 型碳纤维“刀锋”脚而定的。同年,制鞋品牌 Spira 表示,他们生产的跑鞋遭到了禁用,因为鞋里使用了田联认定为不当的弹簧技术。

    不过,自从皮斯托瑞斯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CAS)上获胜之后,国际田联的规则就变得越来越模棱两可了。

    国际田联规则的第 143 条现在规定,运动鞋“不允许为运动员增加任何不公平的额外辅助,包括使用任何可以为穿戴者提供不公平优势的技术”。

    至于到底哪些因素可以带来不公平优势,规则中并没有解释。

    规则中也确实有提到“所有比赛用鞋必须经由国际田联批准”,不过耐克表示,之前并不知道任何正式的审批流程,运动鞋公司也都没有按照规定把他们生产的鞋递交检验。

    耐克公司高管表示,他们在 Breaking2 挑战计划中一直与国际田联就赛程规划及药物检测问题紧密合作,也非常愿意和主管部门“分享”他们的跑步鞋。他们还指出,碳纤维鞋底以前就已经开始在跑鞋生产中使用了。

    耐克总监斯库梅斯特还补充道:“我们是在田联制定的规则范围内给运动员提供帮助,并没有使用任何违法的弹簧或类似的东西。”

    作为南非布隆方丹奥兰治自由洲大学医学院的运动生理学家,塔克表示他认为耐克的跑步鞋“可能违反了规定”,因为它的宗旨就是可以像弹簧一样发挥作用。他说,如果这种鞋要被禁止使用,那么国际田联那些含糊不明的规则也应该重新改写一下。

    迄今为止耐克赞助的最快的马拉松选手、埃塞俄比亚的凯内尼萨·贝克勒也属于这项由英国体育科学家雅尼斯·匹兹拉迪斯(Yannis Pitsiladis)组织的打破两小时记录的挑战计划成员。在去年九月的柏林马拉松比赛中,贝克勒穿的就是 Zoom Vaporfly 跑鞋,并跑出了有史以来第二快的马拉松成绩:2 小时 3 分 3 秒。他打算在今年四月的伦敦马拉松比赛中穿同一款鞋去创造新的世界记录。

    今年,匹兹拉迪斯给贝克勒在柏林穿过的跑鞋进行了一次 CT 扫描,这才第一次注意到在鞋底夹层中好像有一片碳纤维板。

    匹兹拉迪斯说,由于这块薄片有点像某种弹簧装置,他本来以为这双鞋会遭到禁用。不过只要还没有被禁,贝克勒就打算继续穿着它。他通过匹兹拉迪斯表示,他喜欢这鞋的减震,可以让他的小腿肌肉在长距离跑步中不会疼痛。

    英国布莱顿大学运动科学教授匹兹拉迪斯提出了疑问:“他可以穿这双鞋在伦敦参加比赛吗?还是说在比赛之后会有人告诉我,因为他穿了一双被禁的跑鞋,世界记录无效?”

    为 Breaking2 挑战计划设计的定制化跑步鞋 Zoom Vaporfly Elite——耐克将在这个计划中努力打破马拉松比赛的两小时记录。图片版权:耐克公司

    在奥运会及其它重要马拉松赛事中,和穿着耐克 Zoom Vaporfly 跑鞋的选手一起比赛的那些竞争者其实也很想了解更多关于这双鞋的信息。

    梅布·柯弗雷兹基(Meb Keflezighi,美国选手,2004 年奥运会马拉松银牌获得者)的兄长兼代理人哈维·柯弗雷兹基(Hawi Keflezighi)表示,如果这款鞋是不合法的,那么“运动员会很难过。但同时,在没有被证明违法之前,我们一直都认为它是无辜的”。 在 2016 年奥运会选拔赛上,梅布·柯弗雷兹基仅次于加仑·拉普(Galen Rupp)第二个到达终点,但在里约的比赛中却因为胃部不适勉强跑完了全程。他穿的是斯凯奇(Skechers)跑步鞋。

    2016 年里约奥运会上,肯尼亚运动员埃鲁德·基普乔和美国运动员加伦·拉普穿着耐克 Zoom Vaporfly 跑鞋参加了马拉松比赛。基普乔荣获冠军,拉普荣获季军。图片版权:Adrian Dennis / 法新社 — 盖蒂图片社

    哈维·柯弗雷兹基说,对自己的弟弟而言普遍存在的兴奋剂问题比起跑鞋技术更让人担心,不过他还说:“技术的临界点在哪里?到什么时候跑鞋厂商才会说,好吧,我们越线了,因为我们在鞋里用了弹簧或其它什么东西?”

    事实上,一些专家表示,就耐克最新款跑鞋引发的争论可能只会让它在慢跑爱好者和业余马拉松选手中提高销量。使用了类似技术、但价格比这款奥运会跑鞋稍微便宜些的另一型号耐克跑鞋将在六月上市,售价 150 美元。

    斯考梅斯特说:“对我来说,这其实像是一种称赞,当你可以带来足够多的好处时,人们就会开始问‘这公平吗?’我们认为这不是不公平,不过这么问还挺让人高兴的。”

    前荷兰长跑选手乔斯·赫曼斯(Jos Hermens)的经纪公司旗下有奥运会冠军基普乔、贝克勒以及其他顶级马拉松选手,他说如果耐克这款最新的鞋被禁用的话,他会感到“很惊讶,也很失望”。

    他表示,体育运动应该继续欢迎技术进步,就像跑步赛道从当年的煤渣道就升级到合成橡胶跑道,撑杆跳的杆子从竹竿进化到玻璃纤维,以及运动鞋开始加入气垫和缓震胶体一样。

    赫曼斯说:“我们不是生活在中世纪,总会有新技术和新材料不断出现。现在应该展示一些更加进步的东西,而不是选择倒退。”


    翻译 熊猫译社 钱功毅 乔木

    题图来自 Pexel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来源: 好奇心日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