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我想念每一个可以让我安心做吃货的城市

    2017-02-17 06:03:00 来源: 假装在纽约


    这张图,是上周刚在美国上线的新片《极速特工》的剧照。不过我今天想说的,并不是这部电影。


    不熟悉纽约的人,在这张照片里只能看到酷炫的基努·里维斯,摆出拉风的架势准备大打出手。或者,最多能辨认出这是纽约的唐人街。


    而熟悉纽约的人,能看出来的东西就太多了。


    基努·里维斯的身后,背景里没有门牌的那家店,就是大名鼎鼎的“武昌好味道”。不要被这个名字误导,这其实是一家台湾餐馆,发源于台北武昌路的经典小吃店。


    这家店里,有全美国、乃至全世界最好吃的排骨饭——至少在台北以外的华人城市,无论是北京上海还是广东,我都没有吃过更好吃的炸猪排。它的英文店名,就叫 Taiwan Pork Chop House,“台湾猪排馆”,直白简单,但又似乎透着一种不动声色的骄傲。



    在纽约,这样大隐隐于市,名不见经传但却出奇好吃的小餐馆还有很多。比如南华茶室。



    这家已经有将近100年历史的小餐馆,虽然多次装修,但一直保留着香港老牌茶室的招牌风格。同样保留下来的,还有那种在如今的中国城市已经不太多见的老派中国式生活方式。当然,不用说,这里的茶点,水平和滋味也远超绝大多数中国城市。有一年,Met Ball 还把开幕前的派对放在了这里。


    如果要做一个华人美食城市的排名,纽约应该可以名列前茅。而且纽约的傲人之处,不仅仅在于中餐的水平,还在于它汇聚了几乎所有派系的中餐——从粤港风味到江浙风味,从东北菜到四川菜,在纽约都可以找到,而且每个派系的餐馆都为数不少。从丰富性和多样性来说,甚至北京上海也难以望其项背。


    对一个城市的记忆,很大一部分是关于食物的记忆。


    当我回到北京,却发现找不到正宗好吃的早茶场所时,对纽约的这种想念就变得格外强烈。毕竟,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港式叉烧、东北水饺、福建拌面、西安凉皮,都是在纽约吃到的。


    可是别忘了,纽约不止生活着中国人。在这个几乎一半人口出生在美国以外的城市,可以找到来自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美食,而且往往水平不逊本土、甚至超过本土大多数餐馆。


    52街上的鸟人拉面,平均等位时间一小时以上,来这里的不只是纽约人,还有许多来朝圣的日本游客,每一个人吃过后都赞不绝口。


    上西区的French Roast,则是纽约人最热爱的平价法式早午餐场所。



    皇后区的泰餐厅Chao Thai,是一个泰国朋友带我去的,经过了无数泰国人的口碑验证。整个纽约,能够让我吃完还想一吃再吃的泰餐馆,随口数数至少还有近十家。


    还有古巴菜、越南菜、马来西亚菜、韩国菜、老挝菜、匈牙利菜、埃塞俄比亚菜……至于意大利菜和西班牙菜,就更加不在话下。


    一个城市的餐馆,体现着这个城市的气质和格局。


    纽约的气质和格局,是除非置身其中、否则难以想象的巨大的包容性和文化多样性,这两个特点成就了纽约数一数二的世界城市地位,也造就了这里丰富到让人震撼的美食图景。


    拿任何别的城市来套,这个结论也是成立的。


    比如北京。


    和纽约一样,北京也是一座极富包容性和多样性的移民城市。正如纽约汇聚了来自全世界的人,北京同样汇聚了来自全中国各地的人。所以大致可以说,北京是一个中国式的纽约翻版。这样的多样性,同样带来了北京食物的丰富多彩。


    北京的多样性,一开始带着浓厚的计划经济时代的色彩。在北京生活的人,应该都知道长安大戏院旁边的川京办。早年川菜还没有那么流行的时候,川京办曾经是很多人完成川菜启蒙的地方。


    除了建国门外,川办还有另一个餐厅,叫贡院蜀楼,名气小很多,但档次要高一些。


    全中国每一个省级行政区、甚至很多地级城市,都在北京有一个办事处,每个办事处都有一个对外营业的饭馆。除了驻京办,很多省市还有自己的大厦,里面通常也都有一个当地风味的餐厅。


    北京北三环的北太平庄,有一个地方叫七省办事处,因为在一个院子里汇聚了七个省的驻京办事处而得名。哪七个省呢?赣湘鲁闽苏浙吉。我刚到北京的时候,这个地方在我心目中是吃货圣地一样的存在。


    光是把每个办事处连起来吃一遍,就要花上连续一个月的时间。假如两个星期去一家,吃完一轮一年的时间就打发过去了,然后又可以把每个大厦吃一轮。


    更不用说北京还有别的那么多汇聚全国各地风味的餐厅。工体院里的重庆三样菜,渐渐取代了川办在我心目中的川菜地位;什刹海边上的孔乙己酒楼是我排遣乡愁的地方,点一壶绍兴黄酒,就像回到了江南;想吃粤菜了,我会去金宝街上的利苑酒家,这是来自香港的老牌餐厅,有最纯正的港味。


    北京的好玩,就好玩在这里。


    北京的另一个特点,是它的天然辐射力。这里汇聚了全中国最多最有钱的人,同时又有最多最有才的文化人,和最多最不安分的人。北京虽然没有全中国最高的楼,但是有着全中国最大的格局和野心。


    所以,任何一样东西,如果想要做大做强,通常都会选择北京作为第一站。川菜在全国开始流行,形成今天国民菜系的地位,最早就是从北京的一批川菜馆开始的。


    后来,北京人吃腻了川菜,于是把眼光瞄准了口味更加丰富、更有异域风情的云南菜。很快,一批云南餐馆又从北京扬名立万最终走向了全国。


    但是北京也有北京的缺点。这座城市的气质和它的城市建设一样,有大格局却不肯花小心思。所以在北京,你能吃到很多规模宏大、菜单比词典还要重的餐厅。但在街头找小馆子吃饭,十有八九却难吃得难以下咽,要运气和人品都很好才能碰上一家还算过得去的。


    正如北京有气势磅礴世上少有的二环三环四环五环,可是在这些环路之间,却鲜少像南方城市那样阡陌纵横细密繁复的小路互相勾连。只要一堵车,就全都塞在主干道上不能动弹,想拐个路口换条小路走都不可能。


    正如在北京的餐馆和咖啡馆里,你经常会听到邻桌的人大谈几千万两个亿的生意,可是他们却往往没有踏踏实实做好小事的耐心。


    北京的心思,不在游弋街头巷尾的江湖,而在搭建亭台楼阁的庙堂。大概这就是北京总让人觉得缺少一些人间烟火气的原因。



    越往南,人的心思就越细腻,城市的市井气息也就越浓厚。上海杭州好吃的小馆子就多很多了,到了成都广州,遍地的苍蝇馆子和食肆,更是让人感动。


    而在香港台北,街头每一家的小馆子都很好吃,要运气人品特别不好才会碰上难吃的。台北的夜市成了城市招牌,但其实不必去那些游客云集的夜市,就在街上乱逛,每一条小巷子里都深藏着无数的惊喜。而香港街头,即使是几平方米的小铺子,都能像变戏法一样,用有限的几种材料,变出几十种上百种不同的菜式花样。


    香港台北的用心程度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在北方的干云豪情之外,开出另一个温暖的流派。


    说回纽约,它动人的地方可能在于,在这两种风格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


    所以,到底是一个城市的气质,影响了这个城市餐厅和食物的风格?还是这个城市的餐厅和食物,影响了这个城市的气质?这个问题大概是鸡生蛋和蛋生鸡,很难说明白。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一座能够给人幸福感、能留住人的城市,一定有能经得起考验的食物和餐厅。


    就像大众点评新推的一句宣传语说的那样,“好吃的真理掌握在多数人的嘴里”。



    这波宣传还做到了纽约,大众点评的标语出现在了时代广场的巨型广告屏上。



    千万不要小看吃货的力量。一个城市吸引着什么样的人,反过来也会被什么样的人塑造。


    成千上万、几百万几千万的吃货汇聚在一起,用嘴投票,最终会改变这个城市吃的风貌。


    长按这张图上的二维码,可以看到“必吃榜”的完整榜单



    没关注的朋友长按二维码点点关注


    联系邮箱:ask@jiazhuang.us

    来源: 假装在纽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