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私藏难民、帮忙偷渡,曝光后斥责政府"见死不救":法国这个村火了

    2016-12-01 10:32:00 来源: 欧洲时报内参

    在法国与意大利交界处的Alpes-Maritimes地区,la Roya小镇的居民有帮助异乡人的历史传统,他们以同样的方式帮助了偷渡到法国的难民,这些“好心人”却被送到了法庭上。相关事件也成为法国媒体关注的重点。

    这天晚上,Tomas几个月来第一次睡在了床上。他刚刚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有西葫芦、牛肉和意大利面,还与新朋友们一起烤栗子聊天。这位来自非洲厄立特里亚的15岁少年今夜住在Françoise家里。“当时是一个在火车站做检票员的朋友告诉我这个孩子在车站,为了避免他被警察拘留或者露宿街头,我去把他接到了家里”,女主人Françoise边看短信边对《解放报》记者Mathilde Frénois说。

     

    沿la Roya山地公路前往尼斯的难民。

    除了Tomas,Françoise位于Breil-sur-Roya一座山岗上的家里这夜还住着另外19个难民,原本宽敞的别墅已经拥挤不堪。她“受不了政府部门对这些可怜人的抛弃和误解”,所以决定力所能及地去帮助难民。“有时候,‘违法’就是我们的义务”,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Françoise是一位律师。

    好客传统源自逃难经历

    在la Roya山谷,Françoise不是唯一一个帮助难民的人。国家开始追究一些居民的责任,因为他们帮助难民非法入境和非法在法国居留。法国政府从2015年起重启法-意边境检查,但这里的居民们还是看到有为数众多来自厄立特里亚、苏丹、乍得的难民出现在村里。

    居民们毫不犹豫地帮助这些因艰难、漫长的旅途而精疲力尽的男人和女人。有人给他们食物和衣服,教他们学法语,处理伤口;还有人给他们提供住处,陪他们前往法国甚至欧洲其他国家的目的地。这些有着共同的追求和行动的村民有年轻的、年长的,有律师、学生、护士、农民、老师、演员……

    来自厄立特里亚的Teame目前寄居在la Roya山谷,焦急地等待有人带他离开。

    在Françoise家里,Tomas跟其他四个厄立特里亚难民住在一间卧室。2016年6月,他因战乱逃离祖国,踏上了去利比亚的路途,渡过地中海、穿越整个意大利,在海滨城市文蒂米利亚流浪……然后向法国进发。

    顺着铁轨,穿过Vintimille到Cuneo漫长潮湿的隧道,Tomas走了整整一夜,到达Breil已经精疲力尽。“他本打算往北走,去巴黎,但实际上是在山里兜圈”,Françoise说。Roya山谷像个狭窄的瓶颈,群山环绕,一旦进来很难找到出路”,她继续解释道。从这里继续往北,道路又会进入意大利境内,沿路向西、到山口后面,又会回到法国国境。

    在这条路上,大批警察监视着这条公路,检查每辆汽车、打开后备厢。对Tomas和其他偷渡者来说,走出山谷难比登天。收留了数个难民的演员Nathalie指出,“地理因素”磨砺了山谷居民的战斗精神。“我们这里的人不是很法国,也不是很意大利,而是在二者之间,所以非常开放”。La Roya山谷的五个小镇Tende、La Brigue、Fontan、Saorge和Breil的居民很重视与外界的沟通,著名的“盐之路”就经过这里。

    住在Françoise家里的难民正在上法语课。

    “我们这里好客的传统始于1950年代。在此几年之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山谷村民为躲避战乱,逃到了意大利城市都灵,他们在那里受到了很好的接待。

    村民们回到法国后,保留了热情好客的传统”,当地的退休教师Georges总结了山谷民风的由来。“1981年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时,我们Saorge村就是密特朗总统的票仓。即使是现在,村里的风气也是共产主义式的。”除了这座山谷,同一省份其他市镇都支持右派。

    每个被村民收留的难民都尽量帮忙做家务。

    就是在如此“鹤立鸡群”的环境中,山谷居民像战友般团结在了一起。十几年前,他们围绕着一个主题斗争:要求独立自治,不依附于右派共和党掌权的Menton市和Roquebrune-Cap-Martin市。为了有力地斗争,村民们创立了“Roya公民协会”。虽然斗争也争取来了投票决议的机会,但Roya山谷最终还是被划归附属于法国的沿海城市。

    现在,协会仍然致力于两项斗争:抵制挖掘第二条Tende隧道;要求维持现有铁路服务。“我们这里的人不能接受有权有势的人来决定一切”,Breil村顾问Gilbert说,他带了孙子来给难民小孩送玩具。

     

    两个村民在为难民做饭。

     

    漫长的等待

    在Françoise的院子里,Véronique正在给西葫芦去籽切丁,她面前的烤盘被逐渐装满了。“我从来没想过去帮助他们。直到一个月前,我遇到一个难民。在这里,我们受不了有人露宿街头”,这位家庭妇女说。一个星期以后的一天,当Véronique打开了家里的窗户,看到楼下有两个难民。她马上做出决定,要让他们住在家里。

    “当我们接近这些人,就会记挂他们。因为我们了解了他们的故事、经历。”近一周来,Véronique让她两个18岁和24岁的孩子--Nathan和Elisa参与到帮助难民的工作中来,两个孩子每天晚上教难民说法语。“这让我想起来二战时帮助犹太人的‘抵抗运动’”,Elisa是个大学生,“我们做的这事儿不能说,应该保密”。在等待吃饭的空闲, Nasser打开了他的法语笔记,在扉页上,他画了法国的三色国旗。

    难民Mamadou帮“Françoise妈妈”按摩腰部。

     

    Nasser来自苏丹,已为人父,他跟“老师”Elisa一起复习了法语数字和指示身体部位单词。“这里很安全,尤其是有‘Françoise妈妈’”,Nasser微笑着说。对他和妻子Hosna,孩子Fadel、Mahamel、Tala、Tamani,以及兄弟Khalifa来说,Françoise的家除了是“安详”的象征,更是等待的地方。

    他们不敢走出这个私人院落,等待是那么无聊和煎熬。孩子们在院子里追逐、玩小汽车,画画。大人帮忙料理家务、照顾小孩,谋划未来。这家人想去马赛或者普罗旺斯,但现在前途未卜。“我们什么时候走?”Nasser不断地问Françoise,但后者难以作答。村民们组织了车队,只能一点一点地、秘密地将难民们送出去。


     

    这天在Françoise家住的难民达到25个,大家帮忙重新布置屋子。

     

    “四世同堂”的聚会

    Roya山谷救助难民的活动一直秘密进行,但10月中旬,终于暴露了。当地一名叫Cédric Herrou的农民是救助难民组织的成员,在他自家的农场非法建立了一个难民接待中心,结果刚开三天就被宪兵发现了。沉寂了十几年的“Roya公民协会”苏醒了,五十多个会员发起支持Herrou行动。

    但是他们的行动并没有引起省里政治人物的响应,反而引发当局激烈反对。Provence-Alpes-Côte d’Azur地区议长,共和党籍的Christian Estrosi批判山谷居民是“不负责任的挑衅组织”。当地共和党议员Eric Ciotti指责协会“误解法律含义”,“挑战政府权威,以人道主义为理由妄图实施损害法国人民利益的政治手段”。地区议员Laurence Boetti Forestier则揭露Roya村民的行为“把‘人道’工作当作工具,实际包藏政治目的”。


     

    屋子的一侧是个微型教堂,Françoise是虔诚的教徒。

    这些话激怒了Françoise、Nathalie、Cédric和其他居民,他们决定“借用”村里的好客传统,让居民和移民聚集在一起。“以前每年一次,我都要在家里组织宗教聚会”,Françoise解释道,“今天,我让Breil地区四代不同年纪的人都来家里,让他们第一次有机会和难民直接接触。”

    在花园里,一位神父为厄特里亚难民Meabal的妻子祈福,她在横渡地中海逃往欧洲时死于海难。村民和难民的手握在一起,有些害羞地拥抱、对视,隔阂不再存在。“这是我第一次跟他们在一起”,88岁的当地居民Catherine说,“我知道他们接待了难民,但从没主动接近过。”一位村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白照片,是他1963年在厄特里亚服兵役时拍的。Tomas立刻向他提了一大堆问题。一下子,当地人和难民找到了共同的回忆。


     

    一位神父来到Françoise家里,为难民们祈福。


     

    一起走过夜路的老朋友在Françoise家里重逢。

     

    “守法”就要见死不救?

    Cédric Herrou有一辆小卡车,本来是用来运自己农场产的鸡蛋的。一年半以来,他也用这辆车走进山谷,运难民到省里西部的车站。Herrou的农场里也收留了难民居住。但是很快,“在我那里住的人达到了50个,我无法再给他们提供体面的居住环境”,他解释道。

    于是他非法使用了铁路公司的一栋废弃的楼房,让部分难民在这里居住。三天之后,10月中旬的一个早晨,宪兵、区长、检察官来到村子。他收留的成年难民被送回意大利边境,未成年人被送到接待中心。


     

    Cédric Herrou前后收容了近200名难民,11月23日出庭后,法官将于1月4日宣布对他的审判。

    这位收留难民的30多岁的农民在11月23日站上法庭,因为“帮助(无证件者)入境和居留”,面临最高五年监禁和3万欧元罚款。同一天,尼斯的大学老师Pierre-Alain Mannoni也成为被告,因为他载了三名受伤的厄立特里亚难民去就医。检方要求判他六个月监禁,缓期执行。

    在他们上庭前几天,Hubert Jourdan因为给难民搭车被拘留;Claire Marsol因为送难民去车站被罚款1500欧元……他们都是山谷救助难民组织的成员。根据前总统萨科齐制定的法律,与Cédric Herrou一样,这些村民触犯了“帮助非法居留罪”。

     

    律师Françoise说:“我不相信大伙做的事情是犯罪”,“一方面,法律规定我们不能任由未成年人在街上自生自灭。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帮助没有证件的人就是犯罪……这不是矛盾的吗?”

    如今,Roya山谷村民已经疲惫不堪,但仍在坚持斗争,争取官方做好对难民的接待工作。“我们无法解决眼前的所有难题,每个人还有自己的事要做。但见死不救是不道德的。”村民Nathalie Masseglia向《世界报》记者说。而Françoise相信“坚持不懈的斗争会动摇政策”。但是她也已经认识到,面对这些难题,“我们都失去了原本无忧无虑的生活。”

     

    (欧洲时报/ 李婧詝 编译报道, 原文作者:《解放报》记者Mathilde Frénois,图片记者Laurent Carré;《世界报》记者Maryline Baumard)

     

    编辑:边边

    来源: 欧洲时报内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