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全世界上百个国家的军人,即将在中国武汉聚集

    2016-12-01 04:39:00 来源: 政知道


    撰文 | 周宇    编辑 | 邹春霞

    昨天(11月30日),湖北省党政一把手最重要的一项活动应该是会见国际军事体育理事会主席和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训练局局长了。可能湖北的小伙伴已经猜到了,看似不相关的机构和人因为即将于2019年在武汉举办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而聚在一起。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了解到,世界军人运动会自1995年开始每4年举办一届,至今已经举办了6届。至于第七届,在习近平2015年1月批示同意申办4个月后,中国就高票获得了承办权,筹办至今。这也是我国我军首次承办国际军体综合性运动会。

    不要小看这个仅有21年历史的运动会,它不仅有“军人奥运会”之称,而且能把全世界上百个国家的军人聚到一起的,恐怕也只有它了。

    运动会成了“和平庆典”

    1995年第一次举办军运会时,动机很简单,为了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50周年和《联合国宪章》的签署,但意义却十分重大,当时有93个国家和地区的军人运动员参加了比赛,这是历史上世界各国军队第一次在和平环境下欢聚于体育盛会中,因此这届赛会被称赞为“世界军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和平庆典”。

    虽然军运会时间不长,不过,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研究发现,它的发起组织——国际军事体育理事会成立时间可不短。同样出于对和平的追求,二战结束后,美、法、意、比、西等国的军队体育界人士动议,认为体育是消除战争阴影的最好的桥梁,酝酿成立一个世界性的军人体育机构来团结、联系各国武装力量,推动世界和平。于是1948年2月,国际军事体育理事会应运而生。

    中国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开始派观察员参加相关活动,1979年1月正式加入该组织。之前的六届比赛,中国的金牌数在世界第二或世界第三中徘徊。

    军运会当然有“军”的特点,除了常规赛项,还设有其他运动会没有的军事五项、空军五项、海军五项、跳伞和越野等项目。这个赛事不仅项目设置充满军队色彩,还有不少军人因技术创新获得以名字命名该技术动作的荣誉。

    目前,有8项竞赛技术以中国军人名字命名,因为他们做了非常大的创新,比如步庆海高空绳梯旋身跳、田琳娜侧身飞断墙等,这些在一般的比赛中永远看不到。即将举办的第七届军运会,武汉方面表示将积极争取增设武装泅水、速度赛马等具有湖北武汉特色的比赛项目。

    从省委书记到武汉市长

    作为湖北历史上承办的规模最大、级别最高、影响最广的国际体育赛事,整个湖北省从上到下已全情投入。

    昨天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代省长王晓东会见了国际军事体育理事会主席阿卜杜拉·哈基姆·艾尔西诺和国际军体中国代表团团长、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训练局局长马开平少将,交流的都是军运会的事。蒋超良称武汉拥有承办国际大型体育赛事的经验,完全有条件、有能力、有信心办好军运会。

    早在此次会见之前,湖北就已经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今年9月曾去了一次武汉,当时的武汉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大工地”,到处都在进行拆旧盖新或旧房改造、道路拓宽等基础设施建设。

    这次是哈基姆第二次来武汉。最早是在去年1月,习近平批示同意申办第七届军运会。两个月后,时任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湖北省长王国生就已经会见了前来考察的哈基姆,又两个月后,中国就高票获得了承办权。此后,有武汉市长万勇参加的筹备工作会至少开了4次。目前,所有比赛场馆已完成项目规划选址,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所有项目将走绿色通道,年内办结相关手续。25个场馆中新建项目9个,维修改造项目16个。

    差点夭折的第三届军运会故事多

    对大多数人来说,军运会都是陌生的。据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了解,2003年,在意大利西西里岛举办的第三届军运会,开始前3天还有当地市民不知道这回事儿。这是怎么回事儿?

    主要跟当时恐怖主义活动频繁有关。本来这次应该是在美国举办,但因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美国举办军运会的提案遭到美国参谋长联席会的拒绝,后来又选址西班牙马德里,但也因紧张的安全形势和不充裕的资金告吹,位于意大利西西里岛的拉塔尼亚市因举办过大运会而“临危受命”,但显然时间不够了,所以不论从赛事本身还是接待等相关工作,都是一团糟。

    当时作为中国先遣组成员的杨晶曾写文章回忆,当他早于正式报到3天前到达时,机场的警察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儿,而且组委会也没有安排住处,所有的训练、比赛用的场馆设施都已经闲置多年,旧损严重。当时意大利的安全形势也很严峻,所有的运动员所在的宾馆、饭店都有荷枪实弹的军人把守。杨晶观察到,卫兵的右手食指始终没有离开过胸前的微型冲锋枪扳机,“以我28年军旅生活的阅历,完全感受得到那些看似悠闲的特工人员高度警惕的眼睛”。 

    资料 | 长江日报 湖北日报 解放军报 军营文化天地

    校对 | 罗晶

    来源: 政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