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从善“如登”,爱心无需“站住”

    2016-11-30 16:00:00 来源: 团结湖参考





    昨天好些人挺累的,上午忙着感动,下午忙着愤怒。在“罗一笑捐助事件”中,专业媒体的调查还没来得及呈现,人们已经被自媒体的几张截图带到情绪之中。面对几个小时之间就彻底反转的舆论,以及彼此各异左右互搏的观点,很多人陷入了蒙圈之中,不知道该相信哪个。这确实让人反思:新媒体带给我们更多信息的同时,是不是也带来了更多的迷惑。

    我这样说,并不代表我是一个渴望回到纸媒全盛时代的技术无用论者,技术带来的问题,必然可以用与时俱进的智慧得到解决。所以我并不打算轻易否定社交媒体或网络募捐平台,这些新兴的求助方式。既然我们已经口干舌燥地争论了一整天,为什么不索性把它作为一次完善新兴求助方式的契机呢?

    当舆论发酵到昨天晚上的时候,已经出现这样的讽刺漫画:罗尔被画成一个浑身贴满金钱的形象,把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高举起来当成招牌,胸前的口袋里更多的钞票飞进来。这种发泄方式挺难让人认同的,为什么很多事情早早晚晚都要走到“阴谋论”这一步呢,而且还是这么突破人性底限的恶意揣测。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还是不要轻易越过“敦厚”这条线。

    就专业媒体已经披露的细节来看,作为父亲的罗尔和策划了整个求助过程的刘侠风至少并没有“恶意诈捐”的主观企图,刘侠风及其公司根据转发量为罗一笑捐款的做法,带有为其微信公号涨粉的目的,但也很难说就是“恶意炒作”。退一步说,当转发量已经以几十万计,而刘侠风坚持兑现承诺拿出同等捐款,这也表现了一种诚意,这样的“炒作”,真的要当头给一棒子么?如果把慈善的门槛抬高到完全无私,大概只有观音姐姐才能迈得进去了。

    但罗尔和刘侠风的教训告诉我们,无论个人求助还是网络募捐,在汇聚全社会爱心的同时,一定不能忘记程序规范和公开透明。“郭美美事件”后,官方背景慈善机构的公信力受到了不小的怀疑,于是各类民间慈善组织以及基于网络的个人直接求助兴起,但这些新兴方式需要和官方机构回答同样的问题:是否规范透明。

    比如去年南京4岁女童柯蕾患罕见疾病,她父亲通过网络求助募集了600多万善款,但不久百万善款不知去向,被外界质疑为“诈捐”。在“罗一笑事件”中,罗尔和刘侠风没有在善款明显超过治疗所需时,关闭捐助渠道。也没有及时全面公布女儿的治疗费用开支情况,甚至对于治疗花费有部分夸张。这些的确是说不过去的,即使以照顾女儿病情无暇顾及为由,也无法让人信服。如果真的无暇,那怎么又有时间写微信文章呢?况且作为策划者,刘侠风也应该在此时担任这些工作。当被质疑时才做出反应,终究“官盐变了私盐”。身为成年人,在向陌生人求助的时候,理应同时想到如何向大家负责、如何将这件事办得妥帖。这不是多高的道德要求。

    不过在整个事件中,还是有一点让我特别感动。即使“诈捐”事件屡屡发生,当人们听到罗一笑的病情时,还是迅速汇集到了两百多万善款。在这个冬季涌动着的爱意,无疑是一股需要珍视和赞美的力量。我们的社会并不缺乏善意,但人们都希望为爱心找到安全和可信的表达渠道。无论是通过网络募捐平台,还是通过社交媒体发起个人求助,都不能在诚信、透明这两个问题上有丝毫马虎。但从另一个方面看,当类似的求助事件暴露出瑕疵时,那些伸出了温暖之手的人们,也没有必要感到太受伤。爱、善意、关怀,这些美好的人性力量,它们自有其灵动的翅膀,总能找到该去的方向。你对世界奉献出的爱与慈悲,总会在某个地方呵护着罗一笑那样的孩子。“被营销”并不可耻,为自己的善意感到羞愧、甚至因此变得世故起来,那才是最为遗憾的事。

    昨天的舆论场上,好多人根据《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篇文章拟了各种“你给我站住”的标题。在社交平台上开展爱心救助,还算得上是新兴之事,一开始难免走得跌跌撞撞,这时就让它“站住”,又怎么能战胜现实中的苦难?从善本来就“如登”,凝聚前行的力量,善意才能抵达远方。

    (文/于永杰)





    来源: 团结湖参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