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专访《欢喜密探》编剧石兄弟:把喜剧“玩弄”于股掌之间

    2016-12-01 06:36:00 来源: 第一制片人

     提示点击上方"第一制片人"免费订阅本刊

    『每一条微信与中国影视产业同步』 


    近日,古装微笑喜剧《欢喜密探》在优酷完美收官,截止目前,该剧在优酷的总播放量突破二十亿。《欢喜密探》的热度在各类网络数据上可见一斑:开播首日播放量破亿、两周破6亿,单日点击量连续多天居同时期网剧之首,微博话题#欢喜密探#阅读量高达13.2亿,成话题榜常客。




    《欢喜密探》成绩不俗,这背后自然少不了本剧主力编剧石兄弟(石铭华、石铭晖)的功劳。编剧石兄弟虽然是80后,但他们对喜剧的研究堪称独到。近日,记者采访了编剧石兄弟,听他们聊聊喜剧创作。

     

    受访者简介:石铭华、石铭晖,80后国际编剧,制片人。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北京金石兄弟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创始人,石兄弟编剧工作室创始人。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会员。主要作品有:电视剧《欢喜密探》、《神犬小七2》、《亮色人生》,电影《咖啡风暴》、《一路顺疯》、《时光恋人》。其中电影《咖啡风暴》入围第73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威尼斯日单元,电视剧《神犬小七2》获得2016年暑期档全国卫视电视剧收视率冠军、2016年暑期档电视剧网络点击量第二名。







    喜剧戏核是灵魂

     

    记者:能谈谈这部剧的创作缘起吗?


    石铭华:2013年春天,贝尔找到我们,说想做一部古装谍战剧,自己做导演主演,风格上做成喜剧。因为当时刚我们合作完电影《一路顺疯》,也是喜剧,所以很快就签下了这个项目。


    石铭晖:之后我们就开始开剧本会。贝尔当时还找了几个做喜剧舞台剧的朋友加入编剧团队,我们兄弟俩主笔,他们集思广益添加一些喜剧包袱和段子。开了不到一个月的会之后,我们俩就开始闭关创作了。

     

    记者:感觉这部剧既有正剧的厚重,又有喜剧的机巧,能谈谈这个故事是怎么构思的吗?


    石铭晖:因为我对历史有些研究,觉得顺治时期清军刚入关,根基还不稳,正是洪帮和南明势力反清的时候,所以把故事放在顺治年间,更容易做出谍战的感觉,也更能体现历史质感、增加故事的真实性和可看性。


    石铭华:在影视作品当中,光靠喜剧包袱和段子是假喜剧,是在“咯吱”观众,真正的喜剧必须“戏核”就是喜剧的。所以在设计戏核的时候我们就想了一个市井小民和一个青楼女子被卷入历史纷争的故事。因为任何历史题材必须考虑到“当下性”,所以我们把牛大宝设置成了一个小驿卒,其实跟现在的快递员差不多。


    石铭晖:在女主角方面,我们把春花这个角色设置成了一个集孝女、青楼女子和烈女于一身的角色。作为孝女,她卖身葬父到青楼。作为青楼女子,她靠着一身蛮力保护了自己冰清玉洁之身。而作为烈女,她又有着侠骨柔情的善良一面。春花这个充满内在冲突的“矛盾体”盲打误撞成为牛大宝的老婆后,两个角色自然就有了“化学作用”。


    石铭华:这样,一个八面玲珑的小驿卒、一个没心没肺的青楼女子先后成了洪帮密探和清廷密探,一对欢喜冤家在求生保命的同时又要设法阻止一场场杀戮,喜剧的戏核就出来了。找到了这个最核心的东西,就找到了这个剧本的灵魂。


    喜剧人物是精髓

     

    记者:这部剧的人物可以说个个出彩,能谈谈人物方面的设定吗?


    石铭晖:亚里士多德在《诗学》里提到喜剧模仿的是比一般人较差的人物。在后来的古希腊佚名著作《喜剧论纲》里,作者套用亚里士多德关于悲剧的定义给了喜剧一个定义,那就是喜剧是对于一个可笑的、有缺点的、有相当长度的行动的模仿。这些关于喜剧的经典论述归根结底还是在谈人物,所以说喜剧人物是一部喜剧的精髓。


    石铭华:对,根据黑格尔的喜剧理论,喜剧的基本特征是遵从突梯滑稽的艺术规律,运用各种引人发笑的表现方式和表现手法,把戏剧的各个环节,比如语言、动作、人物的外貌和姿态、人物之间的关系、故事情节等等方面可笑化,使本质和现象、内容和形式、愿望和行动、目的和手段、动机和效果相矛盾,从而产生喜剧效果。


    石铭晖:在《欢喜密探》创作过程中,我们力图找到每个人物自身的矛盾点,所以大家最后看到了牛大宝痞气油滑却内心善良,春花粗鲁刚烈却侠骨柔情,袁玉娥忍辱负重却愚忠洪帮,沈铃儿古灵精怪却深陷情网,龙定海贪婪暴虐却对夫人关怀备至,茅罡好色粗犷却一直向往书里的浪漫爱情,裘清月阴柔狠辣却对爱犬情有独钟,一口鸟偏执狠毒却对朝廷忠心耿耿,范惜逢满口忠义却虚伪至极,陈枉然一身正气却整天哭哭啼啼,龙牙负责通风报信却是个哑巴,郑风华明明会说白话却整天之乎者也。所有这些人物的设定,注定了他们一定会“自带喜感”。


    石铭华:说到郑风华这个人物其实我有点遗憾,我很喜欢这个人物,因为我读高中的时候就喜欢偶尔用文言文写写作文之类的,所以就把这个人物设定成了满口文言,看到这个人物就会有青春的感觉在里面。可惜拍摄中因为一些原因,台词有出错的地方,这个有点遗憾,希望观众见谅。


    喜剧情节是骨架

     

    记者:这部剧的情节可以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时而紧张时而搞笑,能谈谈情节的构思吗?


    石铭华:因为入行之初我们是做电影编剧,相比较而言,电影的情节性要比电视剧强一些。所以我们写的剧情节性也都比较强。对喜剧而言,喜剧人物立住了,接下来就要靠喜剧情节来进一步让这些人物鲜活起来。考虑到牛大宝是一个痞气油滑的市井小人物,加上我们一直喜欢中国传统文化,鬼谷子、孙子兵法、三十六计这些差不多倒背如流,所以在设计情节时,我们给了牛大宝一身的心机和套路。


    石铭晖:全剧看下来,牛大宝先是苦肉计接近龙定海,然后假痴不癫进入皇华驿,之后声东击西、趁火打劫智救朱一位,接着美人计加反间计加无中生有计除掉茅罡,随后移花接木、金蝉脱壳绑走孙之兰,之后调虎离山、浑水摸鱼劫走罗刹公主,接着瞒天过海、暗渡陈仓放走铸炮师铁千斤,然后笑里藏刀、偷梁换柱用连环计除掉一口鸟,最后釜底抽薪、欲擒故纵,要挟顺治放了自己和兄弟。


    石铭华:因为我们比较喜欢戏剧中的“佳构剧”,也很喜欢导演比利·怀尔德的电影,无论是佳构剧还是比利的电影,都以精致巧妙的情节著称,所以这部剧的情节方面会追求机智有趣的东西。另外因为有谍战色彩,所以情节上我们也设计了很多绝境,一方面逼出剧中人物的性格,一方面激发观众的紧张感。

     

    包袱和段子是血肉

     

    记者:这部剧的包袱和段子很密集,能谈谈创作方面的想法吗?


    石铭晖:现在是快餐时代,也是信息爆炸时代,包袱和段子作为“短平快”的吸引观众的手段确实不可或缺,但它们一定要依附于喜剧戏核、喜剧人物和喜剧情节上面,这样效果才能最大化。


    石铭华:关于这部剧的包袱和段子其实有些遗憾,因为编剧团队的配合问题,有些包袱和段子不符合古装戏的语境和语态,穿越了。有些偏离了主线剧情,有些过于偏重客串明星,这一定程度上把这部剧严丝合缝的故事主线割裂了,降低了叙事方面对观众的“粘性”。另外有些集数包袱过多,观众本该跟着剧情走却变成了跟着笑料走,本该跟剧中人物同呼吸共命运却变成了数笑点。这些都是我们创作者需要反思的。当然,遗憾在所难免,在遗憾中再接再厉就好。

     

    严肃的创作态度是保障

     

    记者:写喜剧是不是特别好玩儿?


    石铭晖:谈到创作其实没有好玩的。喜剧最早是戏剧的一种类型,几千年历史了,是一门大学问。虽然我们是学电影的,但很快就发现电影虽然诞生的时候没有戏剧性,但是流行起来成为产业和文化却远远离不开戏剧性。所以入行这几年我们一直在研究戏剧理论,当然,研究更多的是喜剧理论,一直把喜剧当成学问来做。所以创作过程中也一直保持着严肃的心态,这样才不至于逗笑了自己却逗不笑观众。


    石铭华:我们一直有一个理想就是把喜剧玩弄于股掌之间,当然玩弄是贬义,要加引号的。其实是对喜剧保持一颗敬畏之心,最后做到信手拈来,能通过我们的作品带给人思考,带给人欢乐,这是我们作为创作者最高兴的事。

     

    是否蕴含悲剧性决定喜剧的层次


    记者:看了弹幕和很多评论,这部剧的大结局看哭了很多观众,这个在创作时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石铭晖:其实我们之前谈过这个话题,就是“喜剧的最高境界是悲剧”,喜剧戏核当中蕴含着悲剧性的才是高级喜剧。一是说创作的时候要有创作悲剧的严肃心态,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否则出来的喜剧就成了杂耍。二是说一部优秀的喜剧永远是笑中带泪的,笑过之后,要给观众带来一种欣赏到优秀悲剧之后的感受,也就是亚里士多德说过的使人“心灵得到净化”。三是因为喜剧的心理机制之一是“优越感”,也就是观众看到剧中人受折磨时,自身产生优越感,所以会笑。但是对剧中人来讲,这些不但不可笑,反而是悲剧性的。所以创作者对待喜剧人物必须怀有悲悯之心。


    石铭华:就《欢喜密探》这部剧来说,一个善良油滑的小驿卒、一个没心没肺的青楼女子先后成了洪帮密探和清廷密探,在求生保命的同时阻止一场场杀戮这个戏核显然是蕴含着很强的悲剧性的。另外,牛大宝、春花、袁玉娥、沈铃儿、龙定海、茅罡、裘清月、一口鸟、范惜逢、陈枉然、龙牙、郑风华等等这些人物看起来都是喜剧人物,但其实他们的命运也都是悲剧性的。牛大宝、春花、袁玉娥和沈铃儿这些有情人因为时局生离死别,龙定海、茅罡、裘清月和一口鸟作为当权者身陷私欲权欲不能自拔,范惜逢、陈枉然、龙牙和郑风华等人一心复明却逃不过历史车轮的碾压。相信观众一路笑到最后,会被这部剧所蕴含的悲剧性所感动和感染。


    记者:不少观众从大结局看到了鹿鼎记的影子,这是创作时有意的吗?


    石铭华:因为我哥哥对历史比较有研究,所以构思剧本的时候更多的是想勾连一些清代史实,其实和《鹿鼎记》“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创作思路相似,因为两部作品都是清代的背景,所以这样叙事上就难免有交织。


    石铭晖:我们特别喜欢金庸老先生的作品,他老人家也算是我们的文学启蒙导师,所以不敢冒犯,大结局算是一个致敬吧。希望观众看过这部剧以后能有一种熟悉的陌生感和一种亲切感。


    石铭华:很多观众在看完大结局后都说要重温《鹿鼎记》,这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年轻观众去感受我们的文学启蒙导师的经典名作,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学生通过自己的作业把老师的作品介绍给了更多人,让更多人去喜欢他,这让我们很欣慰。


    — END —


    【第一制片人服务影视创业者】

    2013年6月创立,微信内创建最早、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影视商业圈平台

    关注中国最具创造力的制片人

    汇聚能够引领中国电影未来成长的商业力量

    中国影视人学习、创作、 交流、宣传、交易的必要工具

    传递影视人和商人们最新动向和信息

    组织国内外各种培训、沙龙、论坛等行业分享

    帮助影视人获得更多信息、资源并达成各种合作

    我们在一起, 看看将来影视业是个什么样!

    微信:zhipianquan 微博:@第一制片人杂志

    投稿QQ:2914166835

    投稿微信:17701336570(电话)

    北 京 方 寸 博 宇 文 化 传 媒 有 限 公 司



    来源: 第一制片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