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胆战心惊!数百"圣战幽灵"回流法国

    2016-11-30 10:39:00 来源: 欧洲时报内参

               

    据《世界报》记者Soren Seelow报道,200名法国籍圣战分子已经离开“伊斯兰国”大本营。随着伊拉克、叙利亚反恐战事推进,那里的700名法国“圣战士”不知所踪,他们中的部分人可能已经回到欧洲。


    他是“法国制造”的圣战分子:Kevin Guiavarch,一名23岁的布列塔尼人,2012年底到叙利亚加入“组织”。2014年6月,“伊斯兰国”哈里发在一份声明中公开了Guiavarch的相关信息。在战争环境中度过几年之后,Guiavarch决心带四个老婆和六个孩子回到法国。他担心枪林弹雨下的老婆孩子,当然也害怕死亡。

    在接受一年多的调查后,这名法国“圣战士”在今年6月得到法国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的许可,进入土耳其领土。经历了土耳其4个月的监禁后,Guiavarch的老婆和孩子在前不久被引渡回法国:三个老婆被关在临时拘留所,一个被司法审查。他的六个孩子--其中四个在叙利亚出生--被特殊安置。Guiavarch本人尚被关在土耳其的监狱,等待着对他的司法判决。


     

    法国“圣战士”Kevin Guiavarch和他的老婆们


    我们把他们称作“幽灵”。就像是Kevin Guiavarch,有将近200名法国人从叙利亚冲突之初起,陆续离开了“伊斯兰国”。对“圣战”失望,担心法国的制裁越来越严厉,或者只是害怕战争。


    “偷渡”越来越危险,“幽灵”越来越多


    由于国际联军加强进攻,伊拉克和库尔德武装的节节推进,“伊斯兰国”每周都在损失占领地,随之失去的是对队伍中12000名外国“战士”(其中5000名来自欧洲)的吸引力。据内幕消息,10月17日伊拉克的摩苏尔战役对恐怖组织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据情报系统透露,有700名法国圣战分子在交战区--大概包括400个男人和300个女人。另外还有400多个未成年人(其中半数年纪还不到5岁),他们的“世界”中只有战争。截止到11月底,武力冲突爆发以来死亡的法国人已经达到221名,比起9月份时的195名上涨了13%。这两个月新增的死者中,大部分是在摩梭尔战役中身亡。



    “伊斯兰国”军事武装条件的恶化、势力范围丢失导致考虑离弃它的“圣战士”增多。“‘伊斯兰国’正在失去领土和吸引力。有些回到法国的‘圣战士’在组织内负责核心事务,这是标志性的现象”,法国情报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向《世界报》记者解释道。

    但是,脱离“伊斯兰国”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一年半以来,恐怖组织禁止外国“战士”离开,并且在占领地布置了严密的特务系统阻截“逃兵”。另外,土耳其政府几个月以来加强了对叙利亚边境的管控。

    “偷渡”变得越来越危险,而成功离开的人数却在上升:2016年头半年,只有12名法籍“圣战士”回国;而下半年最新数据已经达到了25名。为了离开“伊斯兰国”,这些恐怖组织的“逃兵”甚至主动给法国领事馆打电话请求帮助,以获得土耳其入境许可。他们清醒地知道,欧洲的监狱已经给自己留好了位置。


     

    “伊斯兰国”恐怖组织


    回家的法国“圣战士”数目难估


    我们无法知道到底有多少个法籍圣战者回到了法国。首先,加入恐怖组织的法国人数量就有不明确性,从那里回来的人数就更难以估量。“有些经过意大利回法国,有的经过马格里布或者塞浦路斯”,情报部门工作者继续解释道,“我们把这种情况叫‘断裂旅程’:有的家庭在埃及住几个月,再途径土耳其回法国。情况很难估测。”


    令回国的“幽灵圣战者”数量难以估计的另一个原因是--随着战事推进,最近几个月“伊斯兰国”成员大量死亡。恐怖组织“哈里发”Abou Bakr al-Baghdadi此前公布的参战人数信息对测算“幽灵”数量已经没什么作用。



     

    恐怖组织“哈里发”头目Abou Bakr al-Baghdadi


    最后一个导致不确定性的因素:如果“伊斯兰国”的计划泡汤,对它最忠实的“战士”会做什么?在叙利亚继续战斗?潜伏在附近的脆弱地区,还是渗透进欧洲发动袭击?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者Amarnath Amarasingam获准对来自法国里昂地区的圣战分子Rachid Kassim进行访谈。Kassim被指控多次组织针对法国境内的远程袭击,他毫不顾忌的说:“这太简单了!就算他们打下来摩苏尔和拉卡,我们也不会停止战斗。就算我们被逼进山洞居住,战斗也将继续。在‘伊斯兰国’诞生之前‘圣战’就存在,此后它将继续存在。”



     

    来自法国里昂地区的圣战分子Rachid Kassim


    学者访谈的另一个来自西方国家的“圣战士”说:“真主的领土并没有在伊拉克或者叙利亚减少。哈里发的势力在阿富汗、利比亚、西部非洲、阿尔及利亚和也门扩大。我们有无数的‘战士’在异教徒的土地上生活。”加入恐怖组织的700名法国人迄今不知踪影,无法识别。但是官方已经就此作出预防措施:“我们正对一个数目巨大的‘禁区’回国人员进行审查。”


    离开“伊斯兰国”不代表结束“战斗”


    “幽灵”回到法国后做什么?这些饱经磨砺的“战士”、“逃兵”,或者女人?11月7日,瓦尔斯总理宣布他们将在5-10年期间受到安全部门的“首要关注”。

    对这些人,法国官方现在首先是进行刑事审判:他们中的大部分要被监禁、经过程序性调查。也有少数人无需司法调查,他们需要提供在叙利亚居留期间的相关证明材料,接受行政调查。




    在之前很长时间,妇女都得益于“性别偏见”保护--因为她们被认为是跟随男人进入敏感地区。但现在调查人员发现她们的激进化程度并不比男人逊色。如今妇女跟男子一样接受调查,被拘留监禁。

    面对“幽灵潮”,司法部长Jean-Jacques Urvoas10月25日宣布,从现在起到2017年底在监狱系统设置12个女囚区,共计100个位置。关于男性“圣战者”,部长预计有300个“最顽固”的激进分子将被隔离拘押。




    今年4月,巴黎检察院已经预测到“幽灵潮”,并加重了相关刑事惩罚:此前加入“伊斯兰国”一般被判轻罪,十年监禁;现在则被归类为刑事犯罪,判处20-30年监禁。“为了保护公民安全,这些人得在监狱里待更长时间”,巴黎检察官莫兰说。

    那么对悔过的“幽灵”也要同样加重惩罚吗?一位法官总结了官方的立场:“几个月前我们听过几个对‘圣战’失望者的争论。可以确认的是,最近回来的人是因为对‘伊斯兰国’军事条件失望才离开的投机分子。他们离开,首先是因为他们觉得在那里打不赢。”


    反激进思想--监狱的核心任务


    在安全部门提供的这些信息之外,一个明显的问题浮现出来:如何重构这些被“伊斯兰国”洗脑的“圣战者”的精神?记者David Thomson所著的《幽灵》( Les Revenants,Seuil-Les Jours出版社)一书中收录了若干证据:很多的“圣战”分子是对“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战斗条件失望离开,他们中很少有人放弃“圣战”动机。

    反激进思想是如今关押“圣战士”监狱的核心任务。但现在还无法评估效果,尤其是这些不会在监狱待一辈子的“幽灵”,也许他们有一天会回归普通的公民生活。


     

    记者David Thomson所著的《幽灵》( Les Revenants,Seuil-Les Jours出版社)一书中收录了若干证据


    为了挽回激进化的法国公民,在实验性的框架下,政府在今年九月于 Beaumont-en-Véron开设了“预防、整合和公民意识中心”。该中心只接收基于自愿前提的:已经去过叙利亚并失望而返的,未经历司法程序的年轻人。

    该中心的经验将用于创建13个半开放的“敏感中心”,接待更顽固的“圣战分子”。有两个将在最近几个月率先投入使用:一个很可能用来接待极为激进的男子,受司法系统控制、或在减刑框架中;另一个用来接待妇女和未成年人。

    考虑到当局对这个鱼龙混杂的、危险的群体的控制难度,当局正在激烈讨论相关公务人员的录用标准。这些“幽灵”将来重返社会要参加工作吗?“女幽灵”要跟孩子住在一起吗?服刑结束后,“敏感中心”要继续跟踪他们吗?


    “幽灵”的注视


    当局认为,“幽灵”带回来的价值观是问题的关键。当然,是仇恨让这些法国人攻击自己的国家、挑战全社会。主流社会对移民后裔的排斥、西方国家的外交政策是恐怖组织洗脑的主要借口。

    法国记者David Thomson采访了几个年轻的“圣战者”,他们承认“伊斯兰国”的金钱激励鼓舞了自己的“作战”勇气。许多年轻人表示对西方唯物主义的反感:“伊斯兰国”呼吁他们脱离“尘世”,摆脱物质和世俗生活,进入“超脱”的世界。




    “拜物主义”在这些人口中频繁出现,这是西方世界令他们厌弃的重要理由,也是“伊斯兰国”操控他们的工具。面对思想的空虚和缺失,恐怖组织向他们提供激进化的、可以“改变世界”的读物。对这些移民后代作为“少数民族”所受的屈辱对待,“伊斯兰国”提供了一个辉煌的、血腥的报复方式。在所谓的“虚无主义”背后潜伏的是“圣战”目的,虎视眈眈地巡视着全社会。(欧洲时报/ 李婧詝 编译报道)


    编辑:彦兰



    来源: 欧洲时报内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