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军改一年间,到中流击水

    2016-11-30 02:27:00 来源: 军报记者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这句名言,揭示着世间万物奔流不息、变化不止的本质。


    11月底,北京落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雪后初霁,气温回暖,沐浴着新一天的阳光,不知你是否记得:一年前的11月24日至26日,在北京召开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习主席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鲜明提出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全军将士闻令而动,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坚决贯彻军委决策部署,积极投身改革强军的火热实践。


    弹指一挥间,被网友称为“史上最牛军改”全面展开已一年。一年的时间并不算长,但一年的变化非比寻常。


    一年间,新的“四梁八柱”快速搭建。中国军队的领导管理体制和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发生深刻变革,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格局确立……


    一年间,“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新成立的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和军委机关15个部门相继闪亮登场,四总部退出历史舞台,七大军区完成历史使命,“战区”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新词汇……


    一年间,《中央军委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期间加强军事法规制度建设的意见》《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暂行规定》等纲领性文件和制度政策相继出台……


    一年间,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有序展开,军队经济适用住房建设项目专项清理整治扎实推进……


    一年间,不少部队随着改革完成转隶和裁撤,一批批官兵或异地换防,或脱下戎装,踏上了新的征程……


    名称改了、符号换了、人员动了、驻地变了……


    “新体制时间”上的每一个刻度,记载的都是波澜壮阔的强军历史。



    △军改一年间,那些上过联播的“震撼”画面


    一一)


    这一年,时间显得格外珍贵。


    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召开后,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密集出台,让人应接不暇。


    这是一场输不起的赛跑。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的一段话不时被媒体提及:“军事上的落后一旦形成,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将是致命的。我经常看中国近代的一些史料,一看到落后挨打的悲惨场景就痛彻肺腑!”


    人们不应该忘记1895年3月,在日本马关,伊藤博文追问李鸿章:“10年前,我在天津时曾同大人谈过改革问题,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件事情得到改变呢?”



    甲午之殇,如鲠在喉。它深刻地警示我们:不改革,强弱就会易位;不改革,国家和军队就会衰败。


    大洋彼岸,美军始终保持着这样的清醒和忧患:“到任何时候,我们也不能宣布美国军队已经实现转型了。”与此同时,宣布武装力量“新面貌”改革完成的俄罗斯军队,又紧锣密鼓地开始了新一轮改革。


    难得者时也,易失者机也!


    长期以来,我军的一些问题日积月累,已经影响了军队的肌体健康。


    不改革是打不了仗、打不了胜仗的!


    从这句充满警示味道的话里,人们品咂出这样的意蕴:一支军队要想从胜利走向胜利,必须以改革接续改革。


    改革,已经到了等不起、慢不得的时候。


    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全面深化改革作出整体部署,将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纳入总盘子,上升为党的意志和国家行为。把国防和军队改革作为单独一部分写入全会决定,这在全会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2014年3月15日,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成立,习近平任组长,主持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在习主席和中央军委的坚强领导下,改革方案研究论证和拟制工作历时一年零九个月圆满完成,一整套解决深层次矛盾问题、有重大创新突破、我军特色鲜明的改革设计破茧而出。


    2015年7月14日,习主席主持召开军委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全体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总体方案建议》。7月22日、29日,习主席分别主持召开中央军委常务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审议和审定《总体方案》。10月16日,习主席再次主持中央军委常务会议,审议通过《领导指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


    盼望着,盼望着,人民军队迎来了改革的春天!


    二二)


    这一年,一个年轻的面孔出现在世人面前。


    他很年轻,去年年底刚刚组建;他很神秘,很少见诸公开报道。


    2015年12月31日,年轻的战略支援部队,从习主席手中接过了军旗。



    古往今来,变革者强。谁能够敏锐捕捉时代脉动,跟上技术变革潮流,谁就能够创造历史。


    当蒙古大军直逼多瑙河时,骑兵把重装步兵远远抛在身后;当库尔斯克坦克大会战激烈搏杀时,铁甲洪流将战马嘶鸣淹没;当海湾战争投下第一枚精确制导导弹时,信息化战争大幕陡然开启……


    作战样式的变化,呼唤作战力量转型升级!呼唤新型作战力量加速发展!


    同一天,新成立的陆军领导机构和火箭军亮相。


    陆军是我党最早建立和领导的武装力量。由于历史原因,我军一直没有建立单独的陆军领导机构,建设管理职能主要分散在原四总部20多个部门。这次改革,专门成立陆军领导机构,体现“军种主建”原则要求。



    通过习主席训词,人们看到的是这三支部队新型能力模型的勾画:陆军要“加快实现区域防卫型向全域作战型转变”;火箭军要“增强可信可靠的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加强中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建设,增强战略制衡能力”;战略支援部队要“高标准高起点推进新型作战力量加速发展、一体发展”。


    穿上新军装,从内到外都在变。从“第二炮兵”到“火箭军”,不仅仅是名称变化,更是地位作用、使命任务、作战方式的转变。


    戴上新臂章,理念也进入新时代。陆军领导机构成立,标志的却是“大陆军”的结束。“总部代行、军区直管、建用一体”的领导管理体制被打破,既为陆军部队换羽腾飞创造了良机,也为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和军委机关转型铺平了道路。

    三三)


    这一年,“四总部”成为历史。


    2016年1月,军委机关由总部制改为多部门制。自此,我军领导指挥体制掀开崭新篇章。


    “落一子而全盘活”。领导指挥体制之变是核心之变,是这轮改革的“开场大戏”“重头好戏”。


    1984年11月,邓小平同志在谈到百万裁军精简整编时说:“怎么简法,请大家出主意,我只讲三总部带头。”


    时光流转,32年后的2016年1月,据新华社报道,习主席在接见军委机关各部门负责同志时的重要讲话中,强调要“为全军做好样子、立起标杆”。


    这次改革最先动刀子的地方,是总部;最先精简整编的单位,是领率机关。改革从领率机关改起,转变职能从“头”上开始,令人没想到!


    总部制调整为多部门制,有利于强化军委集中统一领导,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更好地实现军队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中央军委,确保全军部队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指挥。



    从“4”到“15”,不只是数字增减、名称改变、机构重组、人员调整那么简单,而是结构性、功能性重塑,实质上是军委机关从定位到职能再到机制的再造。


    ——增了还是减了?


    长期以来,总部机关庞大臃肿、机构重叠、层级太多、直属单位庞杂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解决。


    这次改革,看上去部门多了,但总的是层级减了、等级降了、人员少了。军委机关各部门根据职能定位和地位作用确定等级,实行差异化设置,不搞平衡、不搞一刀切;总体实行“部—局—处”三级体制,压缩精简机关和直属单位编制员额,在精兵简政、解决“头重尾巴长”问题上迈出一大步。


    ——“指挥刀”去哪里了?


    军委机关的新式胸标、臂章,与07式标识相比,一个显著差别就是去掉了指挥刀。翻开军委机关各部门的职责目录,已找不到“领导”这样的字眼,代之以“指导”“负责”“组织实施”等。



    有人形象地说,这标志着新的军委机关已经从“领导”的位置走下来了。


    ——抓大还是抓小?


    过去,总部机关集管理、建设、指挥于一体,职能泛化、条块分割、政出多门、相互掣肘、战略功能不强的问题比较突出。这次军委机关改革,从职能定位入手,优化职能配置和机构设置:


    强化战略管理职能,把管全局、管政策、管规划等职能单列出来,部分具体事权下放军种;


    强化战略指挥职能,剥离原总部大部分建设管理职能,突出战略指挥和军事斗争准备牵引指导;


    强化法纪监督职能,把纪检、政法、审计部门独立出来,增强监督部门权威性;


    整合相近职能,集中配置信息化、装备发展、人力资源管理等领域职能。


    军委机关主抓全局问题、宏观问题、顶层问题,重点管政策、定规划、拿标准、作评估、抓监督,不再大包大揽、一竿子捅到底。


    “脖子以上”改革,比人们预想的还要猛烈!

    四四)


    这一年,千言万语,汇成一个“战”字。


    2016年2月1日,习主席在八一大楼庄严地向各战区授予军旗并发布训令。



    七大军区谢幕,五大战区登场。


    军区机关里,无数的铁皮柜贴上了封条,无数的公章封存、上交。很多原军区机关的军官们告别熟悉的办公楼,打起行囊,奔赴另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院落。


    那里,是战区机关的营盘。中国军队进入“战区时代”,令全世界瞩目。


    ——战区的使命是“战”。


    我军历史上军区的划设,主要考虑的是行政区域、地理位置、力量部署等因素,从最早西北、西南、中南、华东、华北、东北6大军区,到20世纪50年代13个军区、70年代11个军区,再到80年代7大军区,基本上都是以地域作为划设的重要依据。


    战区、军区,一字之差,天壤之别。战区专司主营打仗,而不直接领导管理部队。


    一位战区副司令员说:“战区的心思就应该完全扑在研究打仗、谋划打仗、准备打仗上,不能老想着派个工作组去检查督导战区内的部队,因为那是军种的事,已经不在你的职责范围了。”


    一位战区司令员思考:“今后抓联合作战,我的岗位在哪里?决不能整天坐在办公桌前批文件、写材料,而应该身穿迷彩服、脚蹬作战靴扎进指挥所,坐在指挥席上推方案、拟命令。”


    探访中部战区,一个新成立的部门格外引人关注:“军事需求局”。


    这个新部门因何而设?核心职责是什么?军事需求局一位领导打了一个形象的比方:“以前我们的实战化,是端起枪来再瞄靶,琢磨的是枪的事。今天,我们要先琢磨靶子是不是科学、靶子是不是实战。”


    这个“靶子”便是作战需求。出现在实战化链条之中的“军事需求局”,解决的正是看清“仗究竟怎么打”的问题。


    ——改革,剑指打赢;打赢,必须联合。


    建立健全军委、战区两级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构建平战一体、常态运行、专司主营、精干高效的战略战役指挥体系,是适应一体化联合作战指挥要求的关键举措。


    一年来,“联合”一词屡屡见诸各大媒体。


    今年4月20日,一身迷彩的习主席视察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这是习主席首次以“军委联指总指挥”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也是“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这一机构首次曝光。


    9月13日,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成立大会在京举行,习主席向武汉联勤保障基地和无锡、桂林、西宁、沈阳、郑州联勤保障中心授予军旗并致训词。



    战区是联合作战指挥机构,而不是单一军种指挥机构。


    某战区一位领导感慨道:“以前当军长组织部队参加联合训练时,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现在坐在指挥席位,面对的都是各种军情、空情、边情、社情、网情、敌情。这形象地说明未来作战是立体作战、全维作战、一体作战,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变了,战场观必须跟着变。”


    西部战区一下子砍掉了与联合作战指挥关联不大、作用发挥不明显的数十个指挥席位,同时对职能相近、任务交叉的席位果断“关停并转”,融合消化10余个席位。指挥席的“减法”做出了指挥效率的“加法”,情报预警、紧急出动等反应时间都比过去大幅缩短。


    戎马鸣,金鼓震。改革之年,实战化训练的硝烟味越发浓烈,演兵场上,各部队打响新体制下的“首战”。


    对比往年同类演习,中军帐中来自战区、身着各军种服装的指挥员坐镇指挥,指令少了“弯弯绕绕”。


    变的是臂章、番号,不变的是实战化的硝烟;变的是指挥体制、隶属关系,不变的是能打胜仗的信念。


    改革之年,全军将士枕戈待旦。各大战区相继组织远距离跨区机动演练,空军战鹰飞出第一岛链开展实战化训练,海军战舰劈波斩浪赴远海实兵实弹演练。


    海外媒体以惊讶的目光注视着:“中国军队近几年训练强度世界罕见!”

    五五)


    这一年,好风凭借力。


    1940年春天,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率领南洋华侨考察团回国慰问抗日将士。在重庆,蒋介石用800元一桌的饭菜招待他,而到了延安,毛泽东则在土窑里请他吃2角钱一顿的客饭。事后,陈嘉庚深有感触:“800元的酒席,我实在咽不下去,2角钱的饭菜,我感到又甜又香。”从而他认定:“中国的希望在延安!”


    毛泽东与陈嘉庚合影


    好风气,是我们的“传家宝”。改革,正是要让好风气好下去!


    当下,官兵对改进作风最为期盼与关注。好风气的根基,是法治化。离开了法治化,一支军队武器装备再先进也不过是支现代化的“游击队”罢了!


    一个现代化国家必然是法治国家,一支现代化军队必然是法治军队。此次改革,本身就是依法治军的生动实践。


    依法治军、从严治军,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地位之高、作用之著!改革进行了一年的时间,官兵如是反映。


    从完善体制机制、健全监督监察体系入手,强化纪检、巡视、审计、司法监督的独立性、权威性,使监督职能更加明确、链条更加清晰,编密扎紧制度的笼子,努力铲除腐败滋生蔓延的土壤。


    ——打虎拍蝇继续重拳频出。


    “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务多高,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惩处。”因为军队是拿枪杆子的,绝不能有腐败分子的藏身之地。


    军队正风反腐抓大不放小,坚持全覆盖无死角,保持高压态势,对一切违反党纪国法的行为严惩不贷、决不姑息,让歪风邪气无所遁形。


    2016年10月,军委纪委向全军通报了10起典型违规违纪案例,有的因为用公车送家属孩子吃饭被通报,有的因为下部队喝酒被查处,有的因为发票报销把关不严被处分……


    广大党员干部再次受到触动警醒:过去不算事的“小事”,现在就是违纪违规的大事,抓作风绝对不是一阵风、雷阵雨,不能存有任何侥幸心理和观望心态。


    ——我军历史上第一次实行派驻监督。


    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抓住治权这个关键,组建新的军委纪委、军委政法委,调整组建军委审计署,构建起严密的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


    2016年5月,中央军委采取单独派驻和综合派驻的方式,向军委机关各部门和战区派驻10个纪检组。这是习主席和中央军委在这轮国防和军队改革中做出的重要决策,也是重塑我军纪检监察体系的创新之举。


    6月,为适应新体制新职能新使命,中央军委纪委依托军事综合信息网创建的“军委纪委网”(http://jl.jw),面向全军和武警部队正式上线运行。


    ……


    这一系列措施,归根结底就是一个目的:强化监督。


    ——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正式启动。


    军队吃“皇粮”,应一心谋打赢,偏离“主业”祸患无穷。2016年3月,中央军委印发《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计划用3年左右时间,分步骤停止军队和武警部队一切有偿服务活动。


    两个多月后,试点任务部署会议就召开。7个大单位、17个具体单位成为试点单位。空余房地产租赁、医疗、新闻出版、招待接待等一批重点项目纳入试点范畴。


    目前,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已停止医疗合作、房地产租赁、招待接待等项目1903个。


    风气,最终将作用于军队的战斗力。曾横扫天下的八旗兵因风气问题,沦为一触即溃的疲敝之师,就是最好的教训。


    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第3师副师长张爱萍在一次全师会操时迟到。会操完毕,他当众宣布:“张爱萍同志迟到4分钟,罚站10分钟。各单位自行带回,张爱萍原地罚站!”全场官兵起初闻之愕然,继而响起感动的掌声。


    70多年后,我军站在改革强军的历史关头,熟悉的一幕再次呈现。


    2016年4月初,北部战区机关办公楼前公示了联合作战值班上岗培训考核5大榜单。榜单上,包括数名将军在内的全体机关干部5项课目成绩和名次一目了然。


    这次考核所有课目设置统一标准,笔试内容事先没有参考题,也未划定范围,拼的是军事素养和临机能力;3公里武装越野考核,几名正军职干部和普通机关干部同台比拼,没有半点照顾。


    邓小平说过,军队要像军队的样子,军人要像军人的样子。无疑,改革正让从“关键少数”到普通一兵的每一名中国军人都更有“军人的样子”!


    六六)


    这一年,人的变化是最大的。


    那天,第一次走进战区联指中心后,某局一位年轻干部就悄悄换了块电子手表。


    结婚时妻子给他挑的那块时尚腕表,虽然外观“高大上”,却没有精细刻度。走进指挥中心,看到大屏幕上精确到秒的计时器,他很受触动:现在必须精确到分秒了!


    换表容易,难的是“换脑”。


    ——思想观念在升级。


    南部战区一位将军坦言,在战区新体制下筹划和推进联合作战,必须从“棋子”思维跨越到“棋局”思维。只知“棋子”不知“棋局”,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联合作战、联合训练就会年年都上“一年级”,总是在低层次徘徊。


    东部战区一位参谋经历联合作战值班之后感慨:“请忘记我,记住我们!”


    ——工作模式在转变。


    军委机关一位处长是“老机关”,上任不久却遇到了新考验:军委机关刚组建,事务扎堆而来,加之机关各部门都忙着建立新的工作机制,每天仅内部呈批件就要写不少。人手少了,工作多了。新体制下,原有工作模式已难以为继。很快,局办公会研究决定:所有不需要存档的事项,全部改为电话请示报告或当面研究讨论。


    “件对件”改为“面对面”,不仅给大家减了负,还提高了工作效率。


    ——能力素质在升级。


    某战区联合作战值班中,一名参谋判读卫星数据颇为吃力。因为过去只需考虑陆军装备、兵力等信息,如今要结合陆域、海域、空域等情报一同分析。而他曾是全军优秀参谋、原军区的情报判读高手。


    学习,成为新组建部门官兵的一个高频词。



    人是改革最大的动力,也是最大的变量。


    这场改革,涉及面之广、之深、之远,完全配得上“史上最牛”。


    改革越是触及深处,切中要害,痛感就会越强烈。无论是裁军30万人的“转身之痛”,还是适应新体制的“转型之痛”,无时不在考验着共和国军人的忠诚与境界。


    一个清冷的凌晨,在一座军营里,上千名全副武装的官兵,向五星红旗敬礼,向所在的营盘告别。这天是2015年12月27日,陆军第27集团军从河北移防山西,最后一批人员装备离开驻地的日子。作为全军第一个因改革而进行部署调整的军级单位,他们告别的是相守了46年的驻地。


    △全军首个移防集团军感人视频公开!



    而有的人,则要与身上的军装永远作别。


    然而,面对走、留、转隶的选择,许多人在征求意见表上写下了同一行字:服从组织安排!


    若为小利计,何必披征衣。正是因为这样的大情怀、大担当,一批批战友纵有万般不舍,依然含泪说:转身,也是一种爱!


    2016年,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期间安排大批干部转业的第一年,全军和武警部队共有5.8万名干部转业地方工作。


    中央13号文件作出新的规定,明确“四个放宽”的指导意见:放宽安置地去向条件,放宽师职干部转业年龄条件,放宽自主择业军龄和职级条件,放宽在艰苦边远地区和特殊岗位服役干部到地级城市安置条件。


    “地方绝不能另设接收条件、提高安置门槛”“把难办的事办成,把该办的事办好”“倒排工作计划,绝不能出现跨年度安置”“把军转安置作为领导班子及成员政绩考核”……部分省市领导就做好深化改革期间军转安置工作的讲话,让子弟兵感到温暖。


    诚然,这是一次挥别昨日的华丽转身,更是一次超越自我的艰难转型,于个人、于国家、于军队皆如斯!


    改革不只是一道“理论题”,更是一道“实践题”。这不平凡的一年,每一名中国军人都在用行动作答。


    改革未有穷期,强军永远在路上。让我们共同见证亲历军改一代的热血担当,倾听向世界一流军队挺进的铿锵步伐!


    军报记者微信发布

    作者:中国军网记者 钱宗阳  毛志文;

    投稿邮箱:jfjbwx@163.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

    来源: 军报记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