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从中国历代之国有专营制度变革看中国联通(00762.HK)混改方案是否成立?

    2016-11-30 05:04:00 来源: 港股那点事



    编者按:今日早间有媒体报道,联通集团已经确定了混合所有制改革(混改)方案,下一步将走审批流程。不过,对此下午联通集团发布澄清公告,表示“还没定”,股价也随之应声回落。这里格隆汇给大家分享一篇来自格隆汇会员、电信行业资深人士张峻恺博士的关于联通混改的大作。一直关注格隆汇的朋友一定还记得张峻恺博士去年的行业深度思考《电信业重组之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今天这一篇文章也同样会对您的投资有所帮助。


    今日市场传联通母企混改方案已敲定,开盘后,联通股价一路上扬,港股盘中涨近8%,A股一度封涨停,相关报道指,联通集团已经确定了混合所有制改革(混改)方案,下一步将走审批流程。消息人士称,三大互联网巨头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都会参与联通集团的混改,但是各家持股比例不同。有分析认为,联通集团之所以有意引入互联网企业参与混改。一方面是这些互联网巨头有充沛的资金,可以解决目前联通集团的资金短缺问题;另一方面,这些互联网企业在业务上又能与联通集团形成互补,有助于提升双方的竞争力。




    联通混改引入BAT资本应该是好事,但该混改方案是否符合国企改革逻辑?笔者本不想把题目定得那么大,也考虑过是不是不要把文章内容扯到管仲那么远,但是思来想去,本人所提出的假设都是根据历史经验推导,如果不把过去中国几千年的国有方针简要叙述,则让本文所提出的假设毫无理据,因此还是不厌其烦的把历史和今天的国企改革目标假设尽量简要说。但是也需要说明,本文所述的假设,都是笔者个人根据历史提出的后验假设,如果实际情况和本人所述不一致,应该也十分的正常,因为世界总是在发展的嘛。


    首先先来看看近期关于国企改革的新闻:


    1、习近平在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强调: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不动摇




    2、央企混改“6+1”试点浮出水面




    3、今年一到三季度,国有投资是民间投资的三倍,向松祚提出“国进民退”的疑问。




    这几条新闻虽都透露着国企改革的巨轮将再次毅然起航,但是如果细看会发现,这几条新闻其实隐含着互相矛盾的信息:


    1、一方面看似国企改革这次是希望能引入民营资本进行混合改制,破除国企对资源的垄断和提高国企效率活力。


    2、但另一方面,习讲话透露着高层将进一步强化对国企的控制,并要求国企在市场领域发挥的主导作用,还使用到了“要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的字眼,有要进一步国进民退,挤压民营企业生存空间的可能性。


    这些看似矛盾的问题如何给出一个统一的解释?恐怕需要先回答以下几个问题开始:


    1、国企改革的出发点是什么?


    2、站在过往统治者的角度,如何改革是最优的选择?


    3、未来改革的大致方向是什么?


    先来看第一个问题:国企改革的出发点本质是什么?


    有些观点认为,要国企改革,是要提高人民的财富和生活水平;或者是要完成经济改革,实现新经济的转型;或者是要完成GDP的L型筑底过程?这些观点也不能说不对,但是应该来说都不是本质,以上所述,都可以因为出发点而修正、抛弃或者牺牲。


    这个世界上其实存在着海洋文明和大陆文明两种社会基因,对于海洋文明来说,面对大海、大自然这样危险不确定的机会时候,才能显示出个体的渺小,这样个体之间无论阶级会更愿意体现平等,共同承担风险和收益,现代民主政治、企业股权制度,其实都演化于海洋文明,代表国家为英国、美国、荷兰等;而大陆文明其实本质上是土地文化,由于资源的稀缺性,因此只能让资源掌握在少数统治阶级手上,这样才能形成集权管理,其余的人必须要依附于权力才能获得生存的资源,代表国家为中国、印度、阿拉伯等传统文明。


    自我国文明从秦朝统一以后,形成了一套完成的中央集权运行制度,王朝想维持长治久安,就必须牢牢的掌握土地、货币、税收、民生用度等资源,一旦资源下放,就会形成汉朝八王之乱、唐朝藩镇叛乱、北洋政府等地方与中央争权的情况。但是,维持中央集权其实是需要庞大的资本开资的,因此,自管仲开始,形成了一套政府对国计民生垄断专营的一套国有体制,经汉平准制、宋承包制、明清特许经营几次继承发扬,逐步到今天形成我国特有的国有企业制度。



    管仲在齐国推行盐铁专营制度


    维持中央集权应该是每个王朝的首要目的,为此统治者甚至不惜挤压人民的生存空间,比如明清时候长时间的闭关锁国,导致中国400年内基本无经济增长,同时也由于限制人民的正常生存和商业空间,直接导致了明朝倭寇之乱和英国鸦片战争等战乱。国有专营制度一旦对民间商业形成挤压,形成贪婪的经济制度与民争利,就会形成王朝不稳定的基础,这时候王朝内部就会呼唤变法,变法一旦成功,王朝又可以得以延续,比如汉武帝改革;变法一旦失败,就可能会间接导致王朝的灭亡,比如王安石变法。


    因此,现在我国国有企业改革出发点应该还是维持我党中央集权统治,适当平衡国有和民间资本的利益空间也只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的手段而已。

     

    再来看第二个问题:站在过往统治者的角度,如何改革是最优的选择?


    为了维持一个中央集权,需要有足够的国家财政收入做保障,管仲曾向齐桓公建议,直接向人民收取财物,自然会招致人民的不满。最好、最理想的办法是“取之于无形,使人不怒”。 据此,管仲提出了“寓税于价”的办法。《管子·国蓄》:“民予则喜,夺则怒,民情皆然。先王知其然,故见予之形,不见夺之理。”把税收隐藏在商品里,实行间接征收,使纳税者看不见、摸不着,在不知不觉中就纳了税,而且不至于造成心理上的抵抗。为此,管仲发明了一套影响后世三千年的盐铁专营制度,并一直影响到今天的国有企业制度。


    钱穆先生曾经分析过这套制度的法理依据: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子富有天下,天下所有一切的所有权都是天子。但是资源如果垄断在天子或政府手中,由于效率问题,并不能让资源产生价值,因此,从管仲开始所谓的垄断专营制度,其法理依据是:天子把资源的经营权暂时下放给民营商人,国家从商品的买卖中抽取一定比例的利润。这样做的好处是,民营企业可以有充分的积极性和能力,可以将使资源利用效率最大化,而国家又能因商品买卖越多而收取越多的利润,相比于国家自主经营利益更高。这就是后世非常流行的“资产国有、承包经营”的雏形。盐铁专营的政策,对后世政权产生了重大且根本性的影响,在某种意义上,它让中国从此成为一个“独特的国家”。


    历数各朝国有专营制度改革,每当生产力发展到某个阶段,如果集权的国有专营制度制约了民间市场的发展,其社会弊端就会出现,市场自然会呼唤新的改革创新国有专营制度来适应生产力的发展,自管仲到汉、宋、明清多次变法其发展趋势本质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逐步的实现国有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实质性分离。以宋朝为例,当时有两种模式:一为“买扑”,类似现在的招标承包制;二为“钞引”,类似于现在的特许经营制度。简而言之,就是商人先向官府缴纳一定数量的钱物换取凭证——时称“交引”、“盐钞”,拿凭证到指定机构支取食盐,再到指定地点销售。相比于以前的官家垄断销售的经营模式,又是一次大的所有权和经营权的进一步分离。实现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在中国其实是一种历史的选择,这样做可以解决皇权和效率之间的矛盾问题,一方面调动了民间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只要民间能把市场做大,其实国家一样可以获得更多的收入,其实是一个共赢的创新性制度。



    宋朝盐钞


    这套制度经明清特许经营一直发展到现在的国企制度,但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也带来了弊端,费正清先生曾经说过:“中国的传统不是制造一个更好的捕鼠器,而是从官方取得捕鼠的特权”,国有体质的确在压制着民间的创造性,但现在国有专营其实在非常多的领域受到了来自市场的挑战,国家对民间力量是压制,还是开放,考验着这届领导的人改革的魄力。




    滴滴快车在冲击各地市的出租车专营制度


    但综上所述,要做到国有所有权和经营权的进一步分离,将海洋文明所创造的企业股权制度搬过来,加以改造形成中国特色的国有民营混合所有制应该是一条共赢的出路。

     

    第三个问题,未来改革大致的方向。


    根据我以上所分析的历史脉络,我们一起先来分析一下联通混改方案是否符合国家思维原则:




    网传联通将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阿里、腾讯或360的资本,但是根据本文所述,其实这条消息违反了基本的国企混改逻辑,如果让这些企业持股央企,其本质相当于开放了国家对资源所有权的掌控,等同于国有资产流失,这也是习主席为何要明确强化党对国企领导不可动摇的原因。


    前面谈到的历代专营制度发展其实本质都是不断的下放经营权,国家牢牢的控制住所有权,即使去到现代股权混改,这条逻辑应该依然成立。更有可能的联通混改方案应该是:让联通和BAT等公司共同合资成立一家新的公司,联通提供通信特许经营权,而BAT提供资本和运营、技术等。这两者的区别不确切的打个比方,假如联通是生产水的,混改方案并不是让其他民营公司进来一起来生产水和卖水,而是联通出让水的专营权,让生产咖啡豆、生产茶叶的BAT公司一起来成立星巴克这样的公司,当星巴克越做越大,联通的水也会越卖越多,这才是混改应该获得的效果。


    国企和民营的混合所有制未来将能在中国转型中起到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民生领域,混合所有制将能把政府所为民生花的一块钱放大成5块、10块。以最近很火的“最后一公里”自行车之争为例:杭州应该是最早投入自行车公共服务的城市,从2008年由政府主导投入运营,解决了杭州市市民的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得到了市民的一致好评;但是完全由民间资本主导的MOBIKE单车在北京、广州等城市一经落地,在不用政府投入一分钱的情况下,同样解决了市民“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



    杭州公共自行车和mobike单车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


    由民间机构投入的民生项目,完全是烧机构资本的钱,如果项目模式验证失败,并不需要全民买单,但是政府投入项目如果失败了,本质上都是全体民众共同承担投入成本。



    广州金沙洲亿元真空垃圾系统闲置


    如果今后采用混合模式,对于政府本需要投入做的民生项目,由民间资本和创业团队根据市场评估是否投入,政府出让专营权入股项目,这样一方面解决了民间项目推广的政策风险,另一方面政府还可以享受到资本溢价盈利,同时市民也受益,应该是一石三鸟的国企改革模式。


    综上所述,中国历代之国有专营制度是由于中国不同于其他国家国情发展出来的特有的制度,世界上也并不存在一种适合所有的国家的经济制度,如同世界上并没有哪一国家的菜是全世界人民都觉得最好吃的。中国目前只有基于这套国有制度,相信市场、相信自由个体的力量,并不断的吸收现代公司和股权制度的优点,保持社会稳定的同时又能激发民间的主观动力,才能完成新一轮经济的转型。

     

    相关阅读:

    电信业重组之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格隆汇声明: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关联公司股票。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来源“港股那点事”及作者。


    利益声明:本文内容和意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未持有该公司股票,作者提供的信息和分析仅供投资者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峰会报名

    由格隆汇打造的“决战港股”海外投资嘉年华系列峰会自2016年10月19日(周三)至2016年12月30日,在全国8大核心城市隆重召开(深圳、杭州、上海、南京、北京、成都、厦门、广州)!

    首次将中国境内的海外投资这个特殊群体(海外上市公司,拟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海外投资者、机构、监管层)聚拢在一起,结朋交友,共商全球资产配置大计。

    格隆汇真心诚邀所有对海外投资感兴趣的朋友参加这次巡回峰会——这将是一次港股的“长征+北伐”盛会。期待您的参加!

    第六站将于2016年12月9日(周五)成都召开。

    了解活动详细内容以及报名方式请点击阅读原文,到场参会者均会获得由“格隆汇”精心准备的精美礼品!



    来源: 港股那点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