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舆论+】罗一笑事件:除了追问真相,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2016-11-30 02:35:00 来源: 上海观察

    因为这名身患白血病的女孩,朋友圈今天满屏都是慈善家,满屏都是评论员,也都是道德家。其实,我们只是“消费者”,消费“卖文救女”的网络热点,填补心中缺失的“存在感”。


    “这感觉很奇怪,有人来表扬你这辈子最惨的一天。”


    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这句台词形容“罗一笑事件”最合适不过了。




    1


    只要你有微信朋友圈,今天就不太可能从《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刷屏中摆脱出来。


    这篇“爆款”就不再赘述了,但刷屏最多的无疑是这一句:“罗尔是湖南衡阳籍作家,他女儿罗一笑小朋友得了白血病,他心急如焚,但没有选择公益捐款,而是选择卖文,每转发一次,小铜人公司向罗尔定向捐赠1元;保底捐赠两万元,上限五十万元;截止11月30日零时。”


    正是“你转发,我捐款”这份举手之劳,引燃了朋友圈,顾不上事态真假,都被挟裹进“转一下又没什么错”的洪流中。


    整个事情倒也简单——深圳某杂志社主编罗尔5岁的女儿罗一笑查出白血病,由于治疗费用过高,罗尔考虑再三后,打电话和小铜人创始人、老友刘侠风商量如何解决女儿的医疗费问题。最后商量的结果是,刘侠风整合系列文章,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罗一笑捐款一元(保底捐赠两万元,上限50万元),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笑笑。罗尔说:“侠风是唯一的老板,他们可以在公众号上吸粉,同时也可以帮助笑笑,就同意了。”


    但是令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这篇文章不到半天,阅读量突破10万,赞赏金达五万元上限,赞赏功能暂停。午夜过后,赞赏功能恢复不到两小时,阅读量突破100万人次,赞赏金再次达到五万元上限。微信后台关闭小铜人公众号“P2P观察”赞赏功能一个星期。




    公众号赞赏达到上限后,有人还找到罗尔的公众号,让罗尔的赞赏功能也连续两天突破五万元上限。罗尔随后在公众号中自嘲:“我彻底被钱砸晕了头。”他说,有些微信红包都来不及收取,就沉底了,“许多的留言我看不了,许多的恩情我感谢不了,许多的钱我数不清楚,感谢山呼海啸一般的人间大爱。”不过罗尔不断向记者强调,现在笑笑治疗需要的钱已经足够了,大家不用再给他“赞赏”了,希望大家可以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很快,“封面新闻”记者致电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据不完全统计,仅30日凌晨腾讯开通的捐款通道,已收到捐赠200余万;按照小铜人承诺的,将实现50万元的捐赠。“近日,我们会对外公布捐款明细等内容。”据了解,多余款项将用于其它慈善项目。


    2


    事件若止步于此,可算一则看上去完美的爱心故事,然而,舆论开始“扒皮”,舆情果不其然地反转了。


    第一,罗尔的经济状况并没有那么窘迫。


    罗尔在文章中提及:“重症室的费用,每天上万块,她(妻子)悲痛我们花不起这个钱,更悲痛我们花了这个钱也可能救不了笑笑的命。”


    原本认为是“缺钱看病”的故事,但有细心的网友从他此前的文章中,却发现罗尔不缺钱,反而“坐拥深圳、东莞三套住房,名下还有车,甚至还经营着前途光明的广告公司”。更有甚者,有人还挖出罗尔曾经的感情生活,加以抨击。



    “为什么不卖房救女儿?”“住在七万一平的豪宅中,却在网上乞讨,不愧疚吗?”此类的质疑声很快覆盖了舆论圈。


    公众号“快消乱谈”也有类似观点:“您有如此大的家业,是否应该考虑先自救,而不是利用您娴熟的文字技巧和小铜人的营销能力做这样一场秀。这样的一次秀很打动人心,但是反转之后也极具伤害性,狼来了的故事在网络上上演,损害的不仅仅是您个人的信用,而是社会资源的浪费和社会公众的爱心的透支。


    不仅于此,舆论还质疑罗尔夸大了治疗费用。网上流传甚广的一张截图显示,一名自称是医院科室的医生表示,罗一笑每日的开销日均在5000元左右,并且医保可以覆盖80%。总花费约11万,自费仅2万元。“孩子重病,家长焦虑可以理解,但炒作太恶心,利用人们同情心,夸大医院治疗方案,骗转发量,给自己打免费广告,简直low到极点。”


    “白衣山猫”也是一名医疗领域网红,他转载了一封深圳市社保局的说明:“截至2016年11月底,共住院两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80336.72元。其中现金支付合计(自费+目录内现金支付)18618.54元,占总费用的23.18%。”并表示:“罗一笑家属承认在微信中有夸大事实的情况,并表示已停止众筹。深圳市儿童医院已准备好相关单据以备应对舆论发酵。




    虽然这一说明尚未得到权威证实,如果情况属实,那么罗尔的确有骗取同情的嫌疑,因此有网友很生气:这不仅仅是利用女儿获利,这是诈骗啊!


    第二,这股质疑之风很快牵出了小铜人涉嫌营销。


    公众号“清杨说”表示:“不论其真假,当无数不同的圈子都在讨论这事的时候,它不再是单纯的一个父亲卖文救女的写照而是事件营销,幕后没有强大的推手不会有这般影响力。小铜人公司,既然是为了纯慈善,为何还要寻求转发,为何不直接捐助呢?


    “这种带血的方式营销,随着剧情的逆转,再一次摊薄了大众之间本来就不多的信任。”公众号“二货村”认为,在背后做推手的P2P理财公司小铜人,用的这种转发一次就捐一元钱的方式,只会让围观群众感觉自己被利用,被欺骗,觉得这是一次带血的营销。“现在我们确实知道你们公司的大名了,但所有人都说你们是骗子公司。这难道就是你们想要的嘛?本来很好的一件帮助白血病儿童的事情,怎么会搞成现在这样。”


    不过也有舆论认为,也许这场营销也并没有想象中这么不堪。公众号“后院”分析了罗尔的另一篇文章《我承认,我被钱砸晕了头》,认为他和小铜人老板是朋友关系,自称“深圳四大天王老子”的牌友。“目前来看,这件被外界广泛认为是恶意炒作的事件,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恶劣或不堪。怎么看,都像是三个老朋友凑在一起想了一个办法,去帮助处于困难之中的另一个老朋友。


    至于罗尔夸大了治疗费用,“后院”善意地揣测:“将心比心,就算罗尔夸大了医疗费数目,将日花销5000元说成日花销10000元,也并不能说明他是恶意的,这更多是人的说话习惯或思维通病。”


    3


    那么,利用了社交媒体的营销手段,募集到的善款就真的“带血”吗?


    公众号“雷斯林”并不这么认为:“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反感这种被人说是带血的营销方式,也不是想要扒父亲罗尔先生的皮。毕竟农夫山泉每买一瓶就捐一分,支付宝每养成一棵树就真的种一棵树也是利用大家的爱心营销,这没什么好指责的。”


    公益组织机构“蒲公英自然教育促进中心”相关负责人郑小姐在接受“金羊网”采访时也表示,微信“赞赏”这个做法突破了传统的募集方法,利用朋友圈的黏合度进行广泛传播,还是非常有效的。“以前在传统媒体上进行募集资金是有难度,这次利用了新媒体社交的转发和关注反而有了不一样的效果,非常值得探讨。这个事情已经唤起社会对于白血病儿童的关注,我觉得非常好。”


    而《新京报》却觉得,没了真的善,都是伪善,营销的善更是如此。“本来一件平常的表达爱心的捐款行为,经由P2P公司的操作之后,完全变了另一个样子。不捐款的人,随手转发,表达了廉价的爱心,真有爱心的人看到文章,悲悯之心突起,慷慨解囊。”


    文章写道,无论是转发者,还是捐款者,可能都是出于本能的善良,未必真正知道背后的更加复杂的真实。“我想,所有的善都必须以真为前提,没有了真,这善可能成为伪善,甚至成为了恶。那么表达善的人,也要以真为前提,否则是在助长伪善,甚至助长恶。”


    “即使求助之事是真的,孩子真需要社会救助,但渗入了营销炒作的元素,将一个悲情的故事和营销绑在一起,就让慈善变味了。”在公众号“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中,曹林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一直觉得,慈善是一种易碎品,应该好好呵护,小心翼翼,应该尽可能地去私利化。慈善可能是有洁癖的,尤其当激发人们善心的是一个悲伤动人的故事时,人们尤其会有道德洁癖。这时候,任何一种私心杂念都会破坏人们单纯的善良。人们毫无私心杂念的行善,慷慨解囊,也需要别人毫无私心杂念地告诉他们真相。一旦这种单纯的善心感觉到被愚弄,就会变成强烈的愤慨。”


    “商业,有时候和公益结合,确实是把双刃剑。”网友“深度苏州V”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罗尔,站出来说清楚吧。”


    4


    真假难辨,我们能做些什么——


    或许是完善慈善的体系?


    复旦大学副教授朱春阳的观点也许值得我们思考:“一个商业力量介入患儿救济的案例,让多少人站上了道德与智慧共耀的制高点?如何让商业力量更好地参与社会救济?这或许才是讨论的关键,可又有多少人关心?如果止于鞭挞,实在是太可惜了。


    也许正是官方渠道出现了问题,慈善才热衷于民间捐助,甚至不惜借助商业力量。微信公众号“凤凰评论”认为:“人们的慈善热情涌向朋友圈,涌向快手主播,也有迫不得已的成分……很多中产阶级都有一种苦恼,想做点公益但想来想去不知道把钱捐给谁。”


    但这件事情同样表明:“微信朋友圈募捐首先是低效的,其次对资源的分配也不公平——人们没有办法判断善款是否给到了最需要的人手上。如果朋友圈募捐大行其道,就会产生不好的导向作用。对受助者的考验,将变成写作能力和推广技巧,那些真正困难而不擅长表达或不熟悉社交媒体的人,将成为沉默的受害者。


    又或许,是学会在“反转”中不听风就是雨、理性思考?


    曹林在文章中就提醒说:“一方当事人的声音不可靠,自媒体不明来源的曝料不可靠,没有信源交叉印证的报道不可靠,说得有鼻子有眼、仿佛知晓一切、能激起你强烈的情感、却不给出信源的说法,更不可信了。人们不断被反转新闻打脸,就在于网络发酵速度太快了,事实调查跟不上情绪发酵的速度,判断总远远跑在事实调查的前面。急于感动,急于质疑,急于知晓真相,总那么急,就总会被反转打脸。”


    事实上,慢半拍理应成为必备的“网络素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力丹此前有过类似观点:“现在信息鸿沟不是网民和非网民之间的差距,差距在于有能力创造知识的人和习惯于先入为主、固步自封的人之间。为了辨别真相,也是为了避免操纵,新闻素养就应该成为公民素养的一部分。”


    具体该怎么做?不妨借用《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一书中的方法,遇到“爆款”消息,先自问6个问题:


    1.我碰到的是什么内容?

    2.信息完整吗?假如不完整,缺少了什么?

    3.信源是谁/什么?我为什么要相信他们?

    4.提供了什么证据?是怎样检验或核实的?

    5.其他可能性解释或理解是什么?

    6.有必要知道这些信息吗?


    不管怎样,这些提议都已经说过很多很多。还是那句话,你认为的“坏人”也许没那么坏,你认为的”好人”也许没那么好,你认为的真相也许不是真相。


    最后,愿“卖文救女”事件尽快降温,愿罗一笑小朋友早日康复!


    如需获取更多,请下载上观新闻客户端或点击“阅读原文”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上观新闻网站浏览更多

    来源: 上海观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