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世界第一大佛为何在河南|大象公会

    2016-11-29 05:42:00 来源: 大象公会

    中国最大的佛像在哪里为何佛教特别喜欢造像,而且是巨型佛像?西方宗教建筑工期往往动辄三五百年,为何中国无论佛像还是佛塔,却往往三五年就完工?


    文|汤瑶 郑齐铭


    自 1996 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以来,四川乐山大佛度过了充满压力的 20 年。


    除了潮水般游客的围观喧闹,大佛还需承受来自中国佛像界后起之秀的觊觎与挑战——保持了 1200 多年之久的世界第一大佛地位,终于在上世纪 90 年代兴起的大规模造佛运动中被无情碾压。



    当今世界第一大佛河南鲁山大佛与自由女神像、祖国母亲在召唤、里约热内卢耶稣、大卫像的高度对比:乐山大佛比祖国母亲的头部略高,只能仰望鲁山大佛丰腴的腹部


    从 1997 年 88 米高的灵山大佛落成开始,中国各地先后开光一大批巨佛,截止到 2016 年,以总高为标准,乐山大佛在巨佛榜中只能屈居第六位。


    ▍古今佛像规模对比


    为什么各大宗教中佛教特别爱造像,而且喜欢往大里造?西方宗教建筑工期往往动辄三五百年,为何中国无论巨型佛像还是佛像,却往往三五年就完工?


    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虽然据佛教典籍《贤愚经》记载,远在一阿僧祇劫(梵语“asamkya”的音译,一阿僧祇等于一千万万万万万万万万兆)的天文年代之前,已经有人开始塑造佛像,但有确切考古证据支持的佛教造像活动是从公元一世纪前后才开始的。


    慧觉译《贤愚经卷第十一》,伯希和敦煌写卷,法国国家博物馆藏


    早期佛教教义中强调“无我”概念,否定万世万物的最高实体“大我”和自身“小我”的实在性,因而反对偶像崇拜。这一时期没有佛像,教众和信徒们通过佛的脚印、菩提树、窣堵坡等象征物来怀念佛陀。


    但是大乘佛教的出现改变了佛教原有的反偶像态度。据《增一阿含经》,佛陀上天为生母说法时,拘翼国优填王因无法礼佛生病。群臣用旃檀香木造了五尺佛像,优填王看到后病愈。是为佛教造像之始。


    不过,造像的真正兴盛,还跟外来文明传入印度次大陆有关。


    位于拘尸那揭罗的佛陀火化窣堵坡


    公元一世纪左右,佛像出现于北印度的犍陀罗和秣菟罗地区。犍陀罗佛像明显受到希腊造像艺术的影响。秣菟罗地区则更多传承了本土偶像艺术,佛像铭文刻写的“菩萨”、“世尊”等称呼,直接源自本土文化中对药叉神灵的尊称。


    佛陀与护卫金刚,金刚照搬了希腊神话“海格力斯”的裸男形象


    带有希腊艺术特点的犍陀罗风格佛像


    佛教传入中国经由犍陀罗、西域。本就是佛教造像昌盛之地,佛教传入中土后,轮回果报之说迅速为中国人所接受。这些佛教概念的流行让中国人有了迫切营造佛像的需求。


    《佛说造立形像福报经》认为,造佛像可以免堕地狱和畜生饿鬼道,来世面目端正,投胎于富贵之家,消除业报。


    造佛像的好处不只是“利己”,大乘佛教的功德是可以转让的,造像主的亲属、老师均可接收到转移的福报。甚至六界众生亦能受益。相应的,不仅仅是造佛像有功,众生前去礼拜佛像也可以获得功德。比起研读艰深的佛学经典,造佛像无疑是一种捷径。


    中古时期风行的弥勒净土信仰更为营造佛像提供了佛理依据。根据《弥勒上生经》,要想被接入兜率天弥勒净土,就得供养佛像。


    虽然中国的大乘佛教经典一般只要求供像,并不对佛像的材质、大小提出要求,然而在善男信女看来,佛像的体量和精美程度毫无疑问和最终获得的福报有着明确的线性关系。


    陕西彬县唐代佛像和菩萨像高达 20


    对福报的极度渴求,催生出古代中国最有想象力的造像与建筑奇迹。中国现存最精华的古代遗存,多数和佛教信徒修寺造塔塑像的冲动有关。


    作为财力最为充盈的人群,皇室成员自然是最大的供养人。而他们在造像造塔方面的投入也最让人瞠目结舌。


    北魏皇室一向在礼佛方面不惜血本。来自凉州的高僧昙耀在皇家授意下主持开凿了云冈石窟中的昙耀五窟,石雕佛像最高达 16.8 米,且雕工极其精美,颇有犍陀罗遗风。




    不光如此,北魏皇室还在洛阳修建了一座高达百米以上的永宁寺木塔。据说在百里以外都能看见。


    永宁寺塔早已焚毁,但是我们可以从现存的辽代山西应县木塔(67.31 米)略感受一下高层木塔的视觉冲击力。


    山西应县木塔与底层佛像


    辽宁义县奉国寺,为辽朝皇后家族萧氏根据地


    辽宋长期对峙,辽朝修庙造塔之风盛行,颇显其文治成就,宋朝自然不甘落后。或许是为竞相展示各自在物质文化上的自信和成就,两国对峙的河北、山西一线边境地区无意中成为大型佛教建筑的富集地带。


    河北正定隆兴寺跟北宋皇室关系密切,内有大量的北宋工程奇迹。


    隆兴寺铜铸千手观音


    隆兴寺木制弥勒像


    隆兴寺摩尼殿,建筑形制后在日本广泛采用


    当然,热衷于当供养人的不止是皇室,民间富足之家也会修庙造像以表达崇佛之心。如唐武宗灭佛的浪潮过去后,一位长安妇女宁公遇就出资在五台山外围重建了佛光寺。


    佛光寺东大殿,中国现存最古老的高规格木构建筑


    佛光寺东大殿内部的唐朝塑像


    信徒在辽金古刹大同善化寺礼佛,该殿采用了减柱造的建筑方法,创造了宽敞的礼佛空间


    造佛找老板,发财靠方丈


    唐朝的乐山大佛从动工到完成,先后用了 90 年。如今的巨佛修造时间则要短的多,灵山大佛从 1994 年奠基,到 1997 年落成开光,耗费 3.5 亿元巨资,仅用了三年时间。全国各地大佛的修造大都与之类似:耗资大,工期短。


    唐代乐山大佛,保持世界第一大佛记录近 1200 年之久


    但是其实如乐山大佛这样长的工期,在中国佛教史上反而是罕见的。


    位于内蒙古巴林右旗草原深处的辽代庆州白塔,如此壮观而精细的佛塔施工不过花了两年而已


    高达八十多米,外形粗壮的中国古代第一巨塔赤峰天义大明塔,修建时间五年


    洛阳龙门石窟卢舍那大佛,相传是按照武则天面容雕刻,耗时三年九个月


    与西方教堂动辄几百年的工期相比,中国人礼佛工程可谓神速。


    意大利米兰大教堂,修建耗时 579 年


    西方热衷修建巨型宗教建筑以天主教会为首。天主教中教会就是圣彼得的继承者,是法定的尘世间的上帝代理人。对信众来说,把金钱奉献给教会就已“功德圆满”。具体的营造事宜自由教会负责。


    汉传佛教并不存在教会这样的组织,宗教设施与背后供养人之间的关系就非常明确,因此,不但贡献给佛的钱该怎么花由供养人说了算,而且最好还能让供养人活着就能看到自己的贡献化为现实。不能像西方造教堂一样慢慢来。


    所以,在营造工程量巨大的建筑时,往往短时间内就得投入极高的资金物料,这对供养人的实力和虔诚心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西方私人性质的宗教建筑,工期普遍也快得多,意大利帕多瓦斯克罗维尼礼拜堂由于是家族礼拜堂,乔托绘制完成整个内壁也只花了 3 年而已


    新时代的造像神速则并非完全是供养人的冲动。全民的宗教饥渴和经济饥渴扮演了幕后最大推手。


    五十年代,中国佛教的管控只是逐步收紧。但文革的爆发却对佛教造成毁灭性打击:佛寺毁坏,佛像捣毁,经书焚毁,僧尼出门,居士被斗。佛教协会、佛学院、金陵刻经处等宗教文化机构也被关闭。


    文革中的毁佛运动


    文革结束后,中国佛教走向复兴。大难不死的宗教人士们积极奔走,在短时间内修复了一批宗教设施。例如西双版纳地区,原有寺院一千余座,僧尼沙弥七千余人。文革浩劫后十年间,寺院和僧尼又回复到文革前水平。


    1991 年国家领导人视察普陀山。普陀山现存大部分佛教设施由妙善法师于文革后筹建


    寺院僧舍只是基础设施,中国佛教需要一个宏大叙事重振往日光辉,“五方镇佛”便应运而生。


    1997 年落成开光的无锡“灵山大佛”,国内较早建成的巨佛


    前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认为,中国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分别应有五尊佛镇守,再配合原有的四大菩萨道场,就构成了完整的信仰体系,有助于落实信仰情感,维持教团凝聚力。只是五镇和风水本应是道教中的概念,却在佛教不断本土化的过程中被采纳吸收了。


    依托上述理论,在弘法人士的奔走之下,“南方大佛”香港天坛大佛和“东方大佛”无锡灵山大佛,先后得以修造。目前世界第一的河南鲁山大佛更是传奇:营造方借口原“中方大佛”龙门石窟卢舍那大佛双臂不全,难当重任,宣布鲁山大佛才是“中方大佛”新尊。


    目前世界第一,总高 208 米的河南鲁山大佛


    至此,加上原有的西方乐山大佛和北方云冈大佛,华夏“五方五佛”得以圆满。


    虽然“五方四大”已经于 2008 年“圆满”,但此后各地的造佛运动却并没有停止。与需要较高审美设计水平的寺庙佛塔相比,露天造像不但能够提供更加震撼的视觉冲击,在现代冶金技术的帮助下,修建超高佛像已经根本不是工程学难题。


    对各地政府和寺庙来说,修建大型宗教建筑以增加旅游收入,则是佛寺经济转型的必然产物。


    除了造巨佛,不少佛教景点还热衷于造高塔,图为高达 153 米的常州天宁宝塔。天宁寺是苏南地区数一数二的大寺庙,本是江苏武进、宜兴两县最大的地主之一,财力丰沛。但是土地国有化后失去了地租收入,修建巨型佛塔以吸引善男信女供养成为现实选择。


    历史上,中国佛教寺院主要收入来源为寺有土地的地租。今天土地皆国有,佛寺虽有国家拨款,但相对人民群众高涨的文化需求,显然并不敷用;中国宗教政策规定,企业不得操控寺院,更不能随意露天造像,这就使得旅游企业不得不和寺庙合作,合作造佛,事成之后,各得其所。


    不过,建造巨型佛像带来的景观经济通常并不持久。1997 年无锡灵山大佛落成之初,客流猛增,但第二年就开始回落。此后灵山上马了第二、第三期工程,不断增建,才维持住了年客流量的稳定增长。


    2013 年一年,灵山吸引了大约 380 万游客,收入突破了 12 亿元,击败众多老牌寺院景点,成为当年最赚钱的佛教景点之一。


    成功争取到了佛教论坛会议举办地之后,无锡灵山有望成为新的佛教“圣地”,图为灵山梵宫


    江西东林大佛,建佛资金完全由信众募集而来,不搞商业运作,只求福报


    大同华严寺本是全国少有的辽金古刹,近年为发展旅游,“恢复完整形制”,采用进口木料,重修了大量殿堂


    灵山的成功吸引了全国大批考察团取经,很多贫困地区,将建造大佛带动旅游视为脱贫捷径。目前全国已修造或正在修造的大佛中,位于贫困地区和缺乏佛文化积淀地区的占有很大比例。


    陕西法门寺近年落成的舍利塔,和常州天宁寺塔就谁是全球最高佛塔争执不休


    无论是天宁宝塔还是法门寺塔,想象力方面跟汶上宝相寺塔相比都要相形见绌,汶上县 2014 年公共财政收入仅 12.4 亿元


    或许,中国人应该对现代巨佛造像运动有更多的宽容。唐朝一般建筑高不过十米,武则天修建的礼佛建筑“天堂”(徐克“通天浮屠”的原型)却可以高达 100 米以上;如今中国人已经可以修造 600 米以上的高楼,而最大的佛像才不过 200 多米,今天最高的佛塔并不比北魏永宁寺塔高出多少。与古代中国人相比,现代中国人礼佛还是要理性得多。


    更重要的是,今人能看到的千年前中国的文物遗迹,几乎只剩下佛像佛塔佛寺。一千年后,当北京被沙土埋没,上海沉入海中,这些巨像巨塔却可能挺下来,那时的世人谈起我们这个时代,或许唯一的印象就是这些巨像。



    来源: 大象公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