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格隆:愿你出走多年,归来仍是少年

    2016-11-29 04:32:00 来源: 港股那点事


    大家早上好,我是格隆。


    感谢大家这么早,北京这么冷的冬天,竟然这么大的会堂就座无虚席,还有这么多站着的朋友,我问了我们的员工,说今天超过700人。这说明大家对整个的资产配置形势脉搏的把握,或者说的更俗一点,对财富追逐的愿望,对更美好生活的热爱,都是存在的,是冰冷的天气阻挡不了的。


    我还是做一个简短的调查。在你们来这个会场之前,你们谁知道格隆和格隆汇是怎么回事?知道的请举手。嗯,很令人欣慰,我看比例有百分之八九十。




    怎么说呢,本来我是想说,如果在中国经济下行、人民币持续贬值压力下,你们还是不知道格隆汇是怎么回事,那说明我想说的是机会可能就在这。所有的无论你是人生,无论你是创业,还是做投资,去人少的地方都是没有错的,不要去人多的地方,车水马龙的马路上是不长草的,香火鼎盛的寺庙,一定是不灵验的。


    下面,我言归正传。


    因为给我的演讲时间非常、非常少,后面的几位大咖,他们会讲更多有份量的东西,所以我就讲几点我简短的感受,主要是三个方面:《变化的世界,变化的香港,不变的我们》。


    >>>> 先说变化的世界


    前天我来北京之前,给格隆汇的一个核心会员打电话,我说我要来北京,我该穿什么衣服,北京是个什么情况?他说格隆,你最好别来。他说你作为一个瘦弱的楚国人,千里迢迢来到我们燕国,绝对适应不了的,我们有一万种死法让你回不去。最简单的,一是用雾霾把你毒死,第二,直接把你冻死。


    由于这两个说法的这个原因,大家看你们每个嘉宾纸袋里都放的有口罩,我们是为我们的每个参会嘉宾来着想和准备的。另外我自己也做了充足的准备,我把我N年不用毛衣毛裤都找出来。我在深圳香港生活这么多年,我根本就不用毛衣毛裤。最后翻箱倒柜,好歹在箱底找到了一条毛裤,带过来了,但事实上在我在首都机场下飞机的那一刻,我一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艳阳高照,一丁点都不觉得冷。


    一个surprise。


    为什么我说这个,实际上是我想说,在任何时候,至少我,我永远会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后面一站会有什么。你只要在路上一直坚持走,在跑道上坚持跑,你永远不知道下面一站等待你的是什么,到底是雾霾,是寒冬,还是鲜花和掌声,你都不知道。既然不知道,那我就一定要走下去,我想看看到底是雾霾,是寒冬,还是鲜花和掌声。




    在这之前,我们这个世界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你能想象吗?卡扎菲死了,萨达姆死了,英国退欧了,特朗普当选了……你能想象缅甸这个军政府统治70年国家,现在全民选举吗?你能想象昂山素季这样一个没有缅甸国籍的外国人,成为缅甸的元首吗?还有一个最新的,是卡斯特罗也死了,他活了90岁,这个非常令人羡慕。


    我们很多时候看到这些变化的时候,会觉得有些变化会让我们高兴,有些变化会让我们沮丧,有些变化甚至会让我们绝望。


    但是你只要放长点时间来看,你会发现,那些让你沮丧、让你绝望的变化,最后都一定逃不过岁月的围剿,而那些真正留下的变化,都是我们所期望,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因为人类这个集体骨子里是向上的,是追逐更美好的生命与生活。偶尔泛起的沉渣,哪怕像卡斯特罗这样,泛了90年之久,你都要绝望了,但它最终还是会被岁月带走。


    时间是最公正的善恶审判官。就像格隆很喜欢的戴望舒那首《偶成》的诗:

    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

    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

    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

    再听见明朗的呼唤——这些迢遥的梦。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

    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

    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

    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很多人问我,你怎么看卡斯特罗的离世。很多人津津乐道于卡斯特罗逃脱了中情局635次的暗杀,其实我一直没有搞明白,为什么是635次,它为什么不是427次呢,不是986次呢,为什么偏偏是635次呢。它这个数据是从哪里来的?做投资出身的我会非常较真这个数字,暗杀这事,无影无踪,竟然这么精确,635次,相当于卡斯特罗执政60年,每年被中情局暗杀十次以上,这中情局够持之以恒的,也够无能的。


    其实你稍微想想就明白了,这毫无疑问,这是宣传卡斯特罗有多么的伟大,它的敌人有多么无能,所以搞了一个635次,其实它可以搞更大一点,可以搞个999次,这个数字多吉利。


    因为我们格隆汇有分布全球的广大会员,在古巴也有很多,他们都给我们反映古巴是什么情况。所以我知道古巴人,一个月的工资不到20美金,他们到现在用粮票,他们一个月有半个月吃不饱肚子,他们在2008年前使用手机是违法的,他们在2013年前是不能上网的。


    那么你认为这个人的离去是好是坏?对1100万的古巴人而言这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他能活90年,但他能活180?他依然逃不过岁月的。未来还会有第二个卡斯特罗吗,不会的。


    因为整个世界,整个人类都是向上的,都在向前赶路,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所以,无论这个世界发生多少沧海桑田的变化,只要你坚持走下去,不要害怕雾霾,不要害怕寒冷,只要走到最后,你会看到鲜花和掌声的。



    这就是我想说的变化的世界。


    >>>> 变化的香港


    第二个我想说一下,变化的香港。


    很多人在问我一个问题,我也想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认为,2017年最大的黑天鹅是什么?


    有的人告诉我说这个法国总统的选举,明天六月份。因为法国极右翼政党勒庞,有可能上台,她一上台这个事情就麻烦大了,整个欧盟都有可能断链子,整个世界都有可能戳一个窟窿。这就像我们当初担心特朗普上台是一样的。还有很多其他的,包括我们格隆汇昨天一帮核心会员在一起吃饭谈最大黑天鹅的时候,有的人脱口而出:十九大。


    我不认为这个东西有什么黑天鹅的成分,我知道有人对中国的经济有一些偏悲观的看法,其实没有必要。


    我想说的是,你只要在人生的道路上面一直走,你只要相信人性的美好,你只要相信一个人能在这么冷的冬天,来听格隆汇的演讲,你就知道他们是热爱生活的,是希望生活越来越美好的,是希望自己的财富越来越多的,那就OK了。


    所以,如果说十九大有什么黑天鹅,有什么大的变化,我认为恰恰会是好的变化。我相信从此以后,中国会更聚焦经济。一旦中国聚焦经济,中国以中华民族的弹性,以它的这个经济的弹性,以人民的弹性,我相信经济会好的,眼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所以这个不是最大的黑天鹅,我想说的最大的黑天鹅,你们一定没有想到。


    是什么呢,2017年香港的普选——这是香港面临的前无古人的最大变化之一


    在座有多少人关注这个事情?2017年香港的特首可以一人一票来选举。你们应该知道前面香港议员选举闹出很多的事情,有两个年轻议员想闹分裂,当然,他们受到了万人唾弃。但是你们不在香港,我在香港,在香港很多年,我知道香港怎么回事,我知道香港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变化。


    这些年香港的很多变化确实让人乐观不起来,诸如经济下行,房价上涨,占中,族群撕裂,分离倾向等等。我也知道占中、乃至分离倾向,它不是个案,它代表一大批青年和中下层民众,他们确实对现实不满,你必须正视、重视这个事情。你能想像这种情况下,中国不把香港当一回事吗,明年因为这个选举的时候,不当一回事吗?


    苏联倒台后,我看过一本书,苏联人自己总结说,“我们为什么会倒?很大原因是因为我们没有中国那么幸运,我们没有一个香港。我们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有一个缓冲,有一个释放,有一个比较,所以我们欧洲部分一出事,就全部跨了。”


    所以你觉得中央会怎么看,怎么做?会往好的方向变,还是往坏的方向变化?


    所以你们一定要关注2017的这个香港的大选。我相信我们整个的国家,都会关注。


    不单是直选,香港还有很多很关键的这个变化,包括这个美图在香港上市。你们能想象像这样一个不盈利的互联网公司能在香港上市?搁在以前这是不可想象的。错失阿里巴巴就是香港最经典的痛之一。香港证监会有些时候近乎迂腐的守旧,他们有一块好地,但却很固执地扎着几十年前的篱笆。但从美图看,我是觉得他们的监管,确确实实是有一些与时俱进的改变,如果这种变化能带来包括美团、滴滴、小米等一批独角兽过来,那这些变化确实是让我看到兴奋,看到未来,看到机会。


    香港最大的这个变化是什么?当仁不让是深港通。


    就像昨天我的一个朋友在酒席上跟我聊天说的一样,他说,格隆,你知道我以前在香港做个庄有多难吗?我要想把办法把这个钱换成美金换成港币,再想办法把这个钱弄出去,等等,还要担心官府来追查。然后那个流动性又差,我要坐庄还要辛辛苦苦收集筹码,收集了筹码,好不容易做到一个高位了,大股东自己站出来了,自己主动地做空。而且我完全没有办法,因为我子弹没有办法调集。


    现在的这个深港通一开,你看我怎么收拾这帮孙子。我并不缺钱,只是因为这里有一道柏林墙,我没有办法跟他们玩,你认为你这个地方做空就行了吗,我把它打爆,香港一天成交600个亿,600个亿算什么,而且还是港币。


    这个才是最大的变化。深港通这个盖子揭开,没有上限额度的限制了,等于说是把香港摆在中国面前,你觉得它与A股还有区别吗?


    嗯,还是有的,便宜N多。


    >>>> 不变的我们


    最后聊聊不变的我们。


    昨天吃饭时朋友跟我聊,他说格隆我们辛辛苦苦研究股票,追求财富,我们到底是为什么,赚了这个钱干嘛用?最后我们赚了钱,只不过是以前世界上有一个混蛋、穷光蛋,但是现在多了一个有钱的混蛋而已。


    他说这话不奇怪,因为我这个朋友一直有点右倾,看很多事不顺眼,有点愤世嫉俗,有点玩世不恭。


    我说不是这样的,这个世界确实每天都在变化,我们每个人也都在变化,但是有些东西是不变的:我们一定要保持初心,我们一定要去追求那些美好的东西,永远不要背叛最初的你。


    就像经常有朋友问我,说格隆你们这么辛辛苦苦,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图什么?其实很简单,让我们中国人开始走出去的时候,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机构,还是个人,他都能够在一个叫格隆汇的平台上,整合、聚合各方资源,用自己听得懂的语言,自己熟悉的逻辑,知道外面怎么玩,知道ABC的基础知识,知道一个公司怎么分析到最后的下单,他能一键搞定。


    做点事情,既帮到大家,也帮到自己,何乐而不为?我们每个人就一辈子,我是藏传佛教徒,佛教是强调来世的,但我自己知道,其实我们是没有来世的,一旦死去,我们会死很久很久的。


    我问个简单问题:允许你重新活过,但前提是放弃你现在所拥有的的一切,有多少人愿意?


    很多人愿意。那多半是因为,你越活,越不像自己了,你对自己不满意。一个人最大的悲哀,是活成了自己刚上路时最厌恶的那种人。


    就像我们今天的很多大咖嘉宾,像徐小平老师,中国合伙人的原型,新东方的创始人之一,包括李开复老师,他的创新工场,他们最不缺的应该就是钱了。但他们仍在做事,去做风险投资,去支持那些有梦想的年轻人创业。


    考验一个人爱不爱你,你不要听他说爱你,第一他给不给你时间陪你,第二他给不给你钱,给你时间,给您钱就是真爱。对于徐小平,对于李开复他们这些老师来说,自己赚的钱足够了,开始做风投。在我眼里,风投不是商业,风投是最大的慈善,你给钱,这还不是慈善吗?帮助别人去创业,这不就是慈善吗?


    所以我请李开复老师,徐小平老师,请高善文博士,我请他们来演讲,我说请您去给格隆汇的会员们传递一些思考,传递一些价值,这些会员或许都是普通人,但都在追逐梦想,追逐更美好生活。


    他们二话不说,就来了。等会你们会听到他们的真知灼见。


    是的,有很多的东西是会变化的,但你一定要相信,只要假以时日,都会向好的变化。但是你一定要坚持在跑道上走,一直走下去,有些东西是可以变化的,你可以变得更有钱,你可以变得更有权。


    但是你的内心一定不要变化,一定不要变化,保持你刚刚上路的那份初心。


    有一句话,格隆记忆非常深刻,也很喜欢,我作为结语送给大家:愿你出走多年,归来仍是少年!


    谢谢大家! 



    格隆汇声明: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关联公司股票。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来源“港股那点事”及作者。


    利益声明:本文内容和意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未持有该公司股票,作者提供的信息和分析仅供投资者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峰会报名

    由格隆汇打造的“决战港股”海外投资嘉年华系列峰会自2016年10月19日(周三)至2016年12月30日,在全国8大核心城市隆重召开(深圳、杭州、上海、南京、北京、成都、厦门、广州)!

    首次将中国境内的海外投资这个特殊群体(海外上市公司,拟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海外投资者、机构、监管层)聚拢在一起,结朋交友,共商全球资产配置大计。

    格隆汇真心诚邀所有对海外投资感兴趣的朋友参加这次巡回峰会——这将是一次港股的“长征+北伐”盛会。期待您的参加!

    第五站将于2016年11月29日(周二)北京召开。

    了解活动详细内容以及报名方式请点击阅读原文,到场参会者均会获得由“格隆汇”精心准备的精美礼品!



    来源: 港股那点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