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全文实录)瑞典学者澄清传闻,“雾霾致抗生素失效”是误读!

    2016-11-29 01:56:00 来源: 一撇一捺

    文章请见明天出版的人民日报要闻4版

    采写:李玫忆 刘佳

    策划:陈亚楠 许诺


    近日,瑞典学者的一篇具有探索性质、且很多方面没有明确结论的学术文章,被国内一些媒体报道传播后,造成一定程度的舆论恐慌。北京时间29日凌晨,人民日报、人民网记者当面采访到论文作者、瑞典哥德堡大学教授乔奇姆·拉尔松。对方表示,“我真切地希望能有一家具有影响力的媒体帮助澄清我们的观点”。以下是采访全文实录。


    1、这次研究的出发点是什么?怎么想到要做这样的研究?

    我们做这个研究的初衷是想找出耐药性传播所赖以生存的环境,所以我们使用了很多包括动物、人体以及不同的外部环境等等样本,并且参考使用了他人在之前的研究项目中的所得的不同环境下细菌族群的DNA序列数据。当我们研究这些DNA时,我们发现,大量的耐药性基因出现在受生产或药物污染的空气中,而混杂了最多种类耐药性基因的则来自于我们一小部分样本,而这些样本来自于北京。

     

    2 、这次研究的样本有多少?其中涉及北京的样本是什么时候、在哪里取的?样本耐药菌的含量跟雾霾之间是什么关系(是否雾霾越重含量越高)?样本量能够支撑做出结论吗?

    我们的研究发现基于864个样本,而这些样本本身并不是我们采集的,而是来自于其他学者及研究团队。他们在各自的项目中采集了这些样本,排好样本DNA顺序,并且发表了这些DNA序列。所以说,我们的研究则是使用了这些已发表的DNA序列。空气样本的数量很少,但其数据却包含了仅有的完完全全被排序的DNA基因,而拥有这些基因的14个样本均是来自于2013年北京的一次雾霾。

     

    涉及北京的14个样本,是一个中国学者团队于2013年1月10号到14号的一场延续了5天的严重雾霾事件中采集所得,采集地点为楼顶、路面10米处、以及与最近的医院河流分别相距20米和690米处。当时的PM10浓度值最高为450。

     

    我们不能判定耐药菌含量与雾霾之间的关系,我们甚至不能说雾霾当中的耐药菌含量就比无雾霾空气中的更多,因为我们研究所基于的空气样本全部来自雾霾事件。因此也不能判定北京就含有比其他城市更多的耐药菌。

     

    3 、这些样本中检出的耐药菌死性活性不明,能以此推论对人有风险吗?风险又有多大?即使是活性的,能否认为空气是耐药菌传播的主要途径?还是有更多其他途径?

     

    空气中有很多细菌,大多数都是无害的,仅有小部分能够导致疾病。我们研究所基于的空气样本中,我们不知道这些耐药菌的活性也不清楚它们是否能够致病,也根本没有估算耐药菌数量,因此也不能够估测这个风险值。我们研究的重点在于发现了大量不同种类的耐药性基因以及它们在空气样本当中的大规模分布。

     

    若假设这些耐药菌存在于活性细菌中,而这个活性细菌又刚好是可以致病的,且在数量上形成一定规模,那确实会导致很多问题。但这仅仅是假设,我们还不能做任何结论。

     

    不同的细菌以及病原体有着不同的方式传播。部分细菌靠接触传播、或受污染的水或食物、或甚至当你咳嗽打喷嚏的时候在空气中传播。所以耐药性的传播完全取决于是哪种细菌会成为耐药性基因的载体,因此,我们不能妄断耐药菌的主要传播途径。但就我个人猜测,耐药菌更可能通过我刚刚提到的这些传统传播方式进行扩散,而不是通过呼吸城市空气就可以传播的。

     

    4、 研究表明,在北京的空气中发现了针对碳青霉烯类(Carbapenems)抗生素的耐药性基因。这个发现能否说明人类已经失去了碳青霉烯类抗生素这种可最后求助的抗生素?中国一些医学专家认为,这一说法不科学,即使是碳青霉烯类耐药细菌,目前也有其他抗菌药物可以选择,您怎么看?

     

    供我们人类用来有效治理细菌和感染的抗生素总类已经越来越少了。我们用于对抗细菌的终极抗生素通常是碳青霉烯类(Carbapenems)抗生素,所以当我们遇到很难杀灭的细菌时,我们通常使用碳青霉烯类(Carbapenems)抗生素。但是最近一些年,针对碳青霉烯类(Carbapenems)抗生素的耐药性基因,在全球迅速发展。而我们在空气中发现大多数能够使细菌具有碳青霉烯类耐药性的基因,这也许可能意味着这些耐药基因反而是被细菌所抛弃的。

     

    当碳青霉烯类(Carbapenems)抗生素不再发挥作用时,也许我们会有一两种其他抗生素,会因其某种副作用(例如粘菌素)而对耐药菌发挥作用。但我认为,要关注抗生素失效的速度,我们人类在发现更好的抗生素的同时,更要尽力减缓耐药性的发展步伐。

     

    保持清洁和杀菌,减少感染,不要过度使用抗生素都可以减缓耐药性的发展。为医生研制更精准的仪器,来发现到底是哪种细菌致病,这样就可以更有目标地使用抗生素。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要在动物身上过度使用抗生素,一些地区存在着使用抗生素的农场,动物体内的细菌则变得具有耐药性并进而传染给人类。在瑞典,1986年开始则规定禁止使用生长激素了,一些欧洲国家是在2006出台的禁令,但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其他国家,据我说知,生长激素仍是允许被使用的。

     

    5、 这个研究能否得出北京雾霾现耐药菌,人类最后的抗生素对它无效”“北京雾霾中含有耐药菌160多种,将导致药物失去作用这些结论吗?您对这样的“结论”怎么看?

     

    不能,我们的研究并不能得出如此结论。我们的结论意在让人们了解耐药性基因是如何分布于不同环境中的,哪些环境中具有更多耐药性基因等等。抗生素的失效当然是人们应该担心的一个方面,但完全不在我们此次研究所包含的范畴中。

     

    6、应该怎么看待论文中的这项研究?这项研究是初步的探索,还是可以得出确切结论?

     

    我们的研究可以说是一个初步的探索,目前正在计划基于空气载体进行进一步研究,因为我们在空气中发现了更多种类的耐药性基因。我们猜测,正是由于空气与不同地表等等环境相接触的特殊性使其含有更多种类的耐药性基因。我们的猜想之一是,一些耐药性基因来源于污水处理厂。我们的新课题将于明年初开始,研究欧洲污水处理厂空气中的耐药菌传播。我们和中国的一些学者团队也有一些合作,但目前还没有计划去中国采集样本去做类似的项目。

     

    7、中国一些媒体的报道是否与您的研究内容相符?是否有误读?

     

    我认为,一些媒体的报道是有误读的。有些媒体称,吸入带有耐药性基因的雾霾空气,会有被耐药菌感染的危险。但这绝对不是我们的研究所得出的结论,而是人们口口相传之后的误解。

     

    8、您是否了解相关报道在中国引起的巨大争议?您认为这对科学研究是好是坏?

     

    我认为,因误解或错误而得到大众关注,对于一个学术研究来说,不是一个特别提倡的事情,尤其是在造成人们没必要的恐慌情绪的前提下。而正确的关注点应该在于,基于我们的研究结论,人们该如何进行更多耐药菌方面的深入系统研究,以及将来使用何种方法来减少耐药菌。

     

    9、您认为媒体对科研论文的报道应坚持哪些原则?如何才能避免误读?

     

    我认为媒体报道应尽量学术化地来报道一项科研发现。这样做确实有挑战性,毕竟有时大众并不具备一定的知识储备。所以更加需要媒体来作为其中的桥梁,既要大众读懂,也要具备责任心以及描述事实的能力,而不是带来没必要的恐惧。

     

    10、关于此事,还有哪些中国媒体采访过您?包括书面采访,和我们这样的当面采访。

     

    自从1124号开始,我就开始不断接到中国媒体的电话、邮件,我完全理解这个事情在中国所引起的关注度,也认为作为一个学者我应该承担相应的解释责任。所以我尽力回复每一个与我通话的媒体,解释我们的研究结论,以减少错误报道的继续扩散。



    本期统筹:刘莉莉  孟思奇



    来源: 一撇一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