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湖南的这家小公司,为何能让稻盛和夫和袁隆平激赞?

    2016-11-29 07:40:00 来源: 互联网思维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作者:陈为


    这顿午餐,老苟吃了三碗米饭,我吃了两碗。

    平时,多数时候我们一碗足矣。

    菜都是家常菜,但都是自己种养的食材,肉和菜都是原本的天然的味道,好吃,也放心。


    更重要的,也许是炒菜的油不错。

    饭前,我们每人先喝了一小盅这种油。

    稍有点腻,但口味还不错,有淡淡的茶香,润喉润胃。


    到这里的客人,吃饭前都要经过这一道工序,喝油。

    周新平对自己的油有信心。

    在他眼里,茶油是世上最好的油,而他的“大三湘”是世上最好的茶油。





    不疯魔,不成活。

    老周是一个茶油疯子。




    2009年,原本是外企高管的周新平回到老家衡阳,租下800亩荒山,一边用新法种植油茶树,一边收购茶籽茶油开始做市场。结果2年下来,由于管理不到位农民不合作800亩茶树全部死光,加之某茶油企业爆出食品安全问题,让全行业销售困难,那2年,老周前期投入的4000多万几乎要打水漂。


    为了筹钱,周把老婆压箱底的钱骗了出来,又把家里的两套房卖了。可还远远不够,他又拿自己在一家准备上市的公司的股份作抵押,找到前老板借了3000万。其实抵押的股份根本不值这些,但老板认可他这个人和干的这件事,还是痛快给了钱,周对自己说:如果干砸了,我就再给他打10年工。


    钱有了,该找人建厂。结果遇到一个有背景的恶霸,想独揽所有建设项目。为达到目的,这个恶霸三番五次来闹事,拿着一米长的刀子威胁公司高管。老周放下知识分子的架子,客客气气请人家吃饭,没用。又给县里打电话,没人管。奠基仪式的时候,恶霸扬言要开压路机把在建的房子推掉。当天,恶霸进来的时候,周新平急得脸都白了,忍无可忍的他指着来人说:你今天要是再惹事,我就把你埋在这里。地痞也怕了,再没敢来过。




    茶油做出来,又卖不出去。望着库房里堆积如山的产品,周新平给销售团队开出高提成,全公司零利润销售,同时推出一个疯狂的举措:卖会员卡,送大三湘股份认购权。结果,2013年当年,销售额达到了前一年的2.5倍,公司不再亏损。


    周新平的宣传方式也很疯。在很多场合,需要介绍自己或者公司时,别人往往娓娓道来,而这个50多岁的汉子总会情不自禁地唱起来,那是他自己编的一首歌,叫《油茶花》。


    我有一个梦想

    让油茶花开遍三湘!

    漫山茶果金黄,村村茶油飘香!


    我有一个梦想

    油茶花盛开遍山岗,乡亲们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幼有所依老有所养!


    我有一个梦想

    如油茶花蜜沁香,农村的孩子像城里的宝贝一样,

    幸福地生活,快乐地成长!



    这份“疯”劲儿,来源于周新平对当地父老乡亲们的一份情。


    种油茶树的前三年,颗粒无收。当时老周心灰意冷,不想再干,准备跟种树的村民们解除合同。他包了100个红包挨家挨户拜访。结果,入户才发现,他曾经以为很熟悉的乡民们正过着一种他完全陌生的生活。他们就像秋天的野草,残破零落,衰败绝望:村里基本没有年轻人,都是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老人一旦染病,便是等死或自杀。小孩很多上不起学,渐渐学坏。有一户人家,爸爸得癌症去了,40岁的妈妈满头白发,三个女儿和她挤在一张已经腐朽的木床上,屋顶是漏雨的草棚,四周是光秃秃的、黑乎乎的土墙……




    村干部请求周新平为这些人留下,否则他们就没了收入。此前一直生活优渥的老周在那一刻忽然感觉到,自己这一份生意是众多乡亲们生活的希望,而他分明对他们有了一份责任。“村子里,自己小时候熟悉的乡族亲情消失了。亲情是人类道德的最底线,这个底线没了,人就不是人了!我相信是老天派我来做这个事情的,我必须得做这个事,做成了,这辈子值;做败了,我良心过得去。”


    周闭门想了三天,出来后发了一个大愿:为了农民的尊严,这一辈子就做这一件事了!


    一个“疯子”会感染不少“傻子”。大三湘的高管来自五湖四海,他们来到衡阳这个小地方,都是被周的疯劲儿所打动:公司副总经理田华是周新平在广州的老部下,是他创业后第一个找的老同事。当时田华问周,为何要在衡阳搞?周说,衡阳是我家,我这么多年在外打工,也有点积蓄了,想回来报效一下家乡父老。田华听完,眼泪就下来了。COO陈小军之前是美国史带集团在中国招聘的中国区负责销售服务公司的高管,她本来是大三湘的会员,跟老周认识后觉得他做的事很有意义,就从北京跑到了衡南县城。虽然只来了几个月,还和老周吵了几次架,但她断言,“来大三湘工作是我职业生涯中最有人生意义的选择!”;市场总监郁金星是周在一次公司培训活动上认识的,周介绍了自己做的事后,建议老郁一起玩,老郁随口就说,好啊。回去几天后,他接到一个电话,老周电话里问,你什么时候过来?老郁很迷惑:过来干嘛?周说,过来一起干啊……




    老周终究是个老实人。和官员们推杯换盏,是他最头疼的事。因为是当地的农业龙头企业,政府给的奖牌挂满了公司里的一面墙,但前些年更实惠的补贴却很少落在大三湘头上。他助学、扶贫,做了很多好事,却只是躬行,很少言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向消费者说明自己的好油“贵得有理由”,只能一批批带他们来厂里看。眼见为实,真有不少客户就这样被这个湘人的“拙”和“诚”折服。


    去年四月中旬,稻盛和夫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岫云带领十几位企业家和专家访问了大三湘,结果“我们一个不漏全都成了魅力四射的周新平的粉丝,成了大三湘的会员”。这样的案例在大三湘现在的6000多会员中,占了一定的比例。


    在2014年中国盛和塾的分享会上,周新平讲述了自己的初心、发愿与创业经历。稻盛和夫先生当时在场,听完老周的分享后感慨不已:“在现在的环境中,并非只要付出即可取得相应回报,周先生当时在困难的局面下,从山区考察回来后因看到当地贫乏的情景而想要施以援手,拥有这样想法的人,才是伟大的人。这样的人在工作中不仅是为自身,同时拥有长远的眼光,连同员工的生活也会考虑在内。长久来看,这样的企业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企业家中,有情怀的不少。如果产品不好,终究还要落败。

    周新平清楚,君子务本。做油的,油好才是硬道理。


    根据我们2天的探访,大三湘的油的确难得。

    首先,根据专业学术期刊的测评,茶油的营养价值不逊于橄榄油,部分指标还要胜出,因此,茶油是最健康的油品之一。


    而茶油中,又有分别。大三湘不做调和油,只做纯茶油。不做浸出油,只做压榨油。




    他们的整个生产工艺都很讲究。茶籽在压榨前会经过水洗去除表面污物和杂质;再经过色选剔除霉变,保证原材料的清洁可靠。压榨环节,大三湘使用的是他们独有的“冷提”技术,这项技术是其技术总监经过半年时间,实验了600多个样品后研发出来的专利,获得农业部颁发的中华农业科技成果一等奖。它既能剔除茶油中的杂质,确保安全健康,又能保留茶油的香味儿和活性成分,是目前最好的炼油方法。


    产品即人品,这句话放在周新平身上最为合适。他的油和他的人一样让人感觉踏实、放心。而他自己津津乐道的是,自己的母亲坚持吃茶油,健康状况有了明显提升。




    他还收获了不少重量级称许,农业专家袁隆平一直是“大三湘”的忠实用户。在袁隆平眼里,大三湘是“真正的好茶油”。



    因为常年四处奔波,老周估计自己吃到的地沟油远多于茶油,但他希望能把健康和希望带给更多的人。




    在他的田野上,植物与动物正在孕育、生长,茶树在开花,生出甘甜的蜜;茶树下,是农民们放养的茶山飞鸡,成群结队,勤奋地产蛋;附近的村庄里,不少屋舍已换了新颜,他资助的一个小学里,学生已从三年前的40多个发展到360多个……




    我们都觉得他很累,却又羡慕他的幸福。我建议他有空到重庆,去看看一个叫卢作孚的陌生人。几十年前,他留下许多印记,一些话语。那应该是周新平得意时的知音,孤独时的慰藉:


    卢作孚说,“但愿人人都为园艺师,把社会布置成花园一样美丽;人人都为建筑家,把社会一切事业都建筑完成”。他又说,“最好的报酬是求仁得仁——建筑一个美好的公园,便报酬你一个美好的公园;建设一个完整的国家,便报酬你一个完整的国家。这是何等伟大而且可靠的报酬!它可以安慰你的灵魂,它可以沉溺你的终身,它可以感动无数人心,它可以变更一个社会,乃至于社会的风气……”


    本文部分资料参考了黄铁鹰老师即将出版的新著《茶油的背后》(暂定名),特此感谢。

    来源: 互联网思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