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中国经济实力最强的不是北上广深,竟是这个城市?

    2016-11-28 20:19:00 来源: 商界杂志

    11月11日,香港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荣誉教授肖耿发表了题为“中国的增长模式:佛山供给侧改革的故事”的演讲,他说,最近去了佛山,去了南海。天天担心的供给侧改革的问题,那里是没有的,都已经解决了。怎么解决了?地方政府没有产业政策,但政府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肖耿


    佛山,一个二线城市,人均GDP为何能超越北京、上海?


    以下为演讲实录


    佛山已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佛山,大家好像都没有听说过,但是佛山的人均GDP超过上海,超过了北京。而且它又不是特区,又不是省会城市。


    关于佛山的经济增长,佛山的人均GDP已经超过了世界银行所定义的高收入。我们很多人在讲中国的中等收入陷阱,实际上佛山已经跨越了,在2012年的时候已经跨越了。


    为什么佛山这么重要?在中国有16个城市已经达到了高收入水平,上海肯定在里面。这16个城市在2001、2002年的时候就已经超过了世界银行的标准,就是人均GDP已经超过了12000美元。这些城市中的大部分,大家都非常熟悉,特别是在上海的附近,杭州、宁波、无锡、深圳,大家都知道。但是佛山,很多老外都不知道。我们在做研究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佛山的表现有这么好,它的人均GDP反映的就是佛山的劳动生产率。


    佛山还有一个数据。佛山的贷款占GDP的比例是这16个城市当中最低的,84.9%,全国平均是121%。上海是184%,北京是221%。北京、上海可以理解,都是大城市,所以有些贷款归到北京、上海。


    但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全国平均是120%,超过佛山。这就是我们讲的金融抑制,就是说,我们看各种数据的比较,佛山达到了这么好的成绩,但它用的贷款实际上是非常少的。什么原因呢?中小企业贷款难。


    另外还有一个数字就是佛山的房价,大家都知道上海房价很贵,我这里有一个表,反映的是买一个100平米的住宅需要花多少年的当地人均GDP。在这张表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佛山是9年,9年的人均GDP在佛山可以买一套100平米的住宅。这个是在2011年的时候。当时在上海要用多少年呢?当时在上海要用16年。当然北京也不差,是17年。深圳也是17年。


    问题在什么地方呢?上海、北京房子比佛山贵,没的讲,上海是一线城市,佛山肯定是二线、三线城市。但是全国范围内,买100平米房子,平均要14年的人均GDP。与收入对比,全国的房价非常高,反而在佛山非常便宜。买100平米的房子,在佛山只要9年,香港要32年。


    改革三十年,中国学到了西方的三个最重要秘密


    上面这些数字代表什么意义呢?这可以联系到供给侧改革。如果你们看中央文件,关于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补短版、降成本,这些问题主要出现在哪里?主要在东三省,那里实在是太困难了。


    我们从2011年开始研究佛山,就是在三中全会前一年,我们连续多年研究佛山,就是想要搞清楚政府跟市场的关系是怎么回事。


    大家都知道林毅夫、张维迎现在很热门,他们在争论,有为政府、有效市场哪个重要,哪个不重要。这也是我们一直在研究的。我们的提法是什么呢?我们提出的是,有效市场、有为社会、问责政府。为什么这么提呢?


    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是条块、制度、系统的互动。什么意思呢?中国在改革三十年当中,把西方的三个最重要的秘密学到了。


    第一个是竞争,人与人竞争,你们是同学与同学之间竞争,企业跟企业之间竞争,城市跟城市竞争,国家跟国家竞争。到了中国才知道什么是竞争,全世界的汽车制造商都在中国。这个秘密学到了。你不能说在中国没有竞争。竞争,是我们把它引进来的,但是我们引进的竞争是在市场制度基础上的竞争。


    另外还有什么秘密呢?另外一个秘密是问责。为什么说是问责呢?在中国目前还没有像美国这样的大选,民主在西方人眼里面那就是问责,但是实际上问责不止于选举。


    佛山什么都没有,没有自然资源,也没有特殊政策。佛山的人口50%以上是外来的。中国的地方政府,也就是块块,它们不仅在吸引人才、吸引投资、吸引企业方面要竞争,它们还要在制定游戏规则方面竞争。


    深圳特区、上海自贸区以及我们刚才看的视频中的佛山的一个区,中德开发区,都在制定它们自己的游戏规则。如果游戏规则好,它就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才、企业。在这个竞争的过程当中,大家都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成功,谁也不知道结果是怎么样的,所以一定是试错。


    竞争与问责是联系在一起的。当你们都留在上海了,都不愿意回老家了,那上海的房子一定涨价,老家的房子盖的好好的欢迎你们去,你们都不去,那里就变成“鬼城”了。怪谁呢?怪你们老家的地方官员老盖房子,还是怪你们自己为什么要留在上海?


    上海房价这么高,政府拿了好多钱,甘肃、贵州很多地方破产了,这两种情况分得开吗?我们只要上海,不要东三省,可以吗?东三省的高技术人员都跑到广东去了,那里收入好、气候好,去了就不回来了。佛山的外来人口家属比工人还要多,来了都不去了。这里讲的实际上是市场的问责,这在中国已经非常流行。


    所有的地方政府都知道,你们这些读大学的,毕业后有可能走,于是拼命地留住你们,上海希望留住你们,地方的大学更是这样。


    所以还有第三个秘密,什么秘密?公共基础设施,整个欧洲、整个美国在过去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到了最后都要提供大量的公共基础设施。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以后的核心政策就是要重建美国的基础设施,你们仔细看特朗普就任一百天之内要做的事情,就是中国过去二三十年做的事。美国人觉得,为什么中国人把我们的秘密都学了,但我们不做?美国的精英天天教育全世界要像美国一样,但是美国的老百姓——精英跟老百姓脱节——感受到了市场的竞争,资金流、人才流等等带来的问题。很明显,这个是全球化造成的。


    全球化逼着政府提高交易成本


    现在全球化和逆全球化,两股力量非常激烈地在较量。全球化是什么呢?我们有颠覆性的技术,互联网、机器人等各种各样的技术,使得我们的交易成本大大下降。交易成本下降什么意思呢?学过经济学的都知道,当交易成本下降为零的时候,产权不重要,金融结构不重要,一般均衡理论成立,宏观政策不重要了,我们书本上学的理想社会的东西,全部实现了。


    什么意思呢?全世界都变成一个市场了。颠覆性技术造成我们的交易成本大大降低,市场的力量、全球化的力量巨大无比。这反映在佛山的案例里面,佛山抓住了这个机会,当交易成本下降的时候,它把自己放在了全球供应链里面。在佛山有五个方面的供应链都是跟全球相连的,当然有些要强一点,有些要弱一点:土地市场、基础设施市场、劳动力市场、产品市场,还有一个金融市场。


    全球化带来交易成本降低,带来了对社会的巨大冲击,如收入的不平衡,新经济对旧经济的冲击。这种情况反映在美国,在东海岸和西海岸是新经济,在中间是“铁锈地带”——那里相当于我们的东三省,南部相当于我们的西部。这对整个社会造成冲击,逼着政府把交易成本重新提上去。


    什么意思呢?房价一上去以后,一部分人富了,政府看不对劲了,限购。一线城市限购,二、三线城市都跟着限购。还有就是加强监管,美国在金融危机以后对银行资本严格要求,进行监管。这些措施人为地把交易成本提上去了。这是为什么?维稳,全世界都要维稳。


    你看美国大选之后,各个城市都发生了扰乱。大选之前我就跟我女儿讲——她在斯坦福大学念书——你要小心点,大选之后,不管谁上台,很多人都会非常不高兴,现在正是这样。现在是特朗普上台,支持希拉里的人不满意;要是希拉里上台,支持特朗普的人更不满意。我相信,如果是希拉里上台,上街游行造反的人比现在还要厉害。


    两股力量在不断地较量,较量来较量去,在较量什么呢?实际上这个跟供给侧改革是有关系的。全球化使得我们的消费者权益突然一下增加了,为什么呢?消费者现在可以全球范围内选择任何想要的手机,你想要苹果、三星、诺基亚还是要华为?如果我们都要苹果,不要诺基亚,诺基亚就死了;如果大家都选华为,不要三星,三星就麻烦了。


    这种全球化带来的消费者权益的大大提升,经济学里面叫消费者剩余。这个剩余越来越大了,大到全球市场了,对消费者是好事,但对所有厂商都是恶梦,因为你非常紧张,没法预测了。


    政府和市场都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整个全球供应链受到巨大的冲击,怎么办?佛山从2008年就面临这样的冲击,2008年金融危机来的时候,整个沿海城市,靠加工出口的行业遇到巨大的压力。佛山是全球供应链里面的一部分。怎么办?


    我最近去佛山,去南海看。我们天天担心的供给侧改革的问题,那里没有,都已经解决了。怎么解决?没有产业政策。地方政府哪有什么产业政策?但是政府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举个例子,佛山历史上以陶瓷业为名,但是佛山传统的陶瓷业又脏又高能耗,而且低技术。怎么办?当时(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说腾笼换鸟。怎么换?


    政府和市场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什么意思呢?什么叫市场,市场就是交换,交换产品。但是市场的质量取决于交易过程中的产权界定是不是清楚,交易平台是不是合适,交易完了以后产权争议怎么解决、能不能解决?如果能解决,市场会变得越来越有效。佛山的经验是,地方政府必须想办法把这个产权界定清楚。


    什么意思呢?陶瓷行业,政府给企业设立标准,如果企业的污染达到某个程度,必须关掉,必须走,标准得上去。制定标准就是界定产权。所以在佛山,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政府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它要做的事情是有外部效应的。


    佛山当时自己掏钱,造了一座收费公路大桥,但是后来不收费了。佛山自己修了佛山一环,相当于北京的五环。佛山有三十多个镇,村村冒烟,户户点火。佛山的工业是从乡镇企业开始的,从包产到户开始,每一个家庭都有土地,每一个村都有土地,然后整个佛山放权让利,政府的权利下放,下放了以后,村、镇都控制土地。然后它们就相互竞争。竞争但是也合作,一个镇生产家具,另外一个镇就卖家具,还有一个镇生产生产家具的机械设备,这样形成供应链。


    也就是说,当地的地方政府和市场是相互照应的,政府为市场服务提供公共服务,包括提供硬的基础设施、软的基础设施。在这个过程当中就使得市场能够发挥作用,民营企业能够成长。


    举个全国的例子,今天是“双十一”。“双十一”在中国是件大事,在全世界也是件大事。如果没有中国电信,没有中国移动,没有中国联通,你们怎么淘宝?没有高铁,没有机场,没有公路,没有农民工帮你送货,你怎么收货?所以你们知道,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阿里巴巴背后是谁?我们这么多的基础设施谁盖起来的?


    国有企业。计划经济,计划了高铁,计划了机场,计划了这么多东西,这些东西我们现在有了,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我到印度去,他们羡慕中国得不得了,为什么?我每一次去印度酒店,五星级酒店都停电。在中国现在还有什么停电呢?我小的时候经历过短缺经济是怎么回事。


    就是说,在中国经济增长的模式中,政府和市场都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我们要意识到,供给侧改革实际上不光是我们中国的问题,全世界都面临同样的挑战。美国也是这样。


    国家跟国家要竞争,地方跟地方要竞争,怎么竞争呢?需求是你没法管的,老百姓口袋的钱你管得着吗?他们要买房子你管得着吗?老百姓不傻,上海那么贵的房子为什么要买?都是血汗钱,老百姓没那么傻。全中国的有钱人、有抱负的人都要来上海,你挡的住吗?


    应对试错失败,必须建立股票市场和破产制度


    我们要记得,我们这么多年走过来的路,实际上包含一个非常科学的道理,叫做试错。邓小平讲,摸着石头过河。什么意思?反正你都不知道,你就试吧,中国这么大,一个地方起来了,其他地方跟着就学吧。但是你叫人家去试,成功了都鼓掌。失败了呢?失败了也得想办法解决问题。失败跟成功是不可分离的。所以我们必须要接受失败,容忍失败。


    有很多很多种办法解决失败的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两个机制在中国目前没有建立,这是供给侧改革最难的地方。


    一个是股票市场。股票市场是应对失败的最好制度。当然有条件,你不要加杠杆。我们一年前的股灾就是因为加杠杆加太多了。如果都不加杠杆,全中国的人都去买股票,股票跌了,对我们的系统金融风险没有任何影响。因为买股票的时候你是想赚,但是跌的时候你也认了,股票是你自己选的。你骂就骂自己为什么选了那只股票。


    所以我们的股票市场,要为股民建立“人民英雄纪念碑”。股民把钱投给了上市公司,是拿不回来了。上市公司拿了股民的钱做什么?记不记得我们的互联网泡沫?投到互联网经济的任何一分钱都没有浪费,那些钱给公司用了,公司破产了以后被收购了,里面的信息被后来的公司拿过来继续用,所以股民的钱没有浪费。


    股民呢?有的人赚很多钱,有的人全部亏了。但就是这种制度,让你亏了钱但没有把你的命亏掉。你赚了100元又亏了20块,钱没有了就没有了,你还是好好的。但要是你有100元,又借了200元,亏了的话你当然要跳楼了。就是说,没有杠杆的股票市场是应对失败、处理风险的人类目前发明的最好制度。美国股票市场非常发达,这就是为什么它的创新世界第一的原因。中国到现在为止的股票市场,还是不能够承担处理风险和承受失败的功能。这是我们目前的一道坎儿,必须要过。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破产制度,解决产权纠纷的制度,这个是我们供给侧改革面临的一个艰巨的挑战。大家有没有听说过万科事件?为收购兼并的事情吵得一塌糊涂,为什么呢?这就是产权纠纷,在西方,你有产权纠纷,你去法庭,找律师,搞清楚,最后有个结果。在中国以前是没有这个的,我们不是普通法国家,我们有问题怎么办?找单位的书记,老公老婆吵架也是书记来解决。


    在一个城市,所有的最尖锐的问题都留给市委书记解决,在一个省是省委书记解决。再往上是中央解决。对不对?


    这是中国过去历史上的制度,但是现代市场经济、全球经济已变得如此巨大,如此复杂,很多的产权纠纷的增长速度是我们现有体制没办法应付的。但你必须要应付,因为你不解决这个产权纠纷,你就不能界定原来的产权,不能界定原来的产权你的经济就没有效率。我们所有存在的问题都可以追溯到土地的产权问题。哪里有腐败,哪里总是跟土地连在一起。


    股票市场和破产制度,是市场经济非常重要的两个机制。之前我有一个演讲,中国经济的生与死。其中讲到,你这个经济中不断有新的东西生出来,你就必须让一些东西死掉,现在的问题是死不掉。死的办法就两个,一个是股票市场,股价跌了(相关企业)就没了;还有一个是破产。如果你拼命鼓励创新创业,生出来一大堆新东西,但不能够把失败、死的过程建立起来,这个系统是不可持续的。




    来源: 商界杂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