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没让范冰冰封后的金马,为什么比那些野鸡奖靠谱

    2016-11-28 15:24:00 来源: 电影头条

    2016金马奖,轮到发影后奖时,没有给《我不是潘金莲》的范冰冰,而是给了《七月与安生》的周冬雨马思纯,双黄蛋!




    头条君当时就慌了[捂脸],仿佛听见冰冰姐在一字一句地下咒语:

     

    “我要用尽我的万种风情,让你金马在将来每一年颁奖的时候,内心都无法安宁。”



     

    当然啦,咱不该以小人之心度范爷之腹。

     

    失了影后,人家范爷并没有闹情绪。




    “说真的,导演获奖我心里面也真的是很开心的!输赢乃兵家常事,我们再接再厉!”


    人家的人格是范爷,不是怨妇。

     

    在一活动上,范爷回应:已翻篇。

     



    头条君特别佩服范冰冰这一点,她拥有一位明星应该拥有的所有素质。不爽归不爽,抱怨就low了,范爷不发牢骚。




    看到周冬雨与马思纯拿影后,我是很开心的。许多天以前,在把《七月与安生》和《我不是潘金莲》都阅完的情况下,头条君立下过这么一字据:“支持马思纯、周冬雨随便哪个在金马干掉范冰冰。 ”

     

    我不是冰冰黑,也不是冬雨和思纯妹纸的粉,支持她们,主要原因是:感性上,她俩把我打动了,理性上,她们这一次演得确实比范冰冰好——并非范冰冰不好。

     

    《七月与安生》是外放型,七月与安生,马思纯与周冬雨的好,都摆在明面上。




    而《我不是潘金莲》,中远景居多,特写少,演技发挥空间小。范冰冰更像一个道具,一个符号,她是以造型为主。

     

    同是拼造型,范冰冰与前辈巩俐在《秋菊打官司》中的表现对比一下,也高下立判。

     

    这是范冰冰。



    这是巩俐。



    为了真实,巩俐做到了真正的“面目全非”,范冰冰只是大致做到了“面目全非”。

     

    颁奖后,评审主席许鞍华的解释很靠谱。

     

    双影后是所有评委一致通过的选择。评委认为她们:“缺一不可,珠联璧合,是当下年轻演员的典范。

     

    双影后有点破例,需要一个说法,这解释说得过去。

     

    对于范冰冰没拿影后,她这么说:“不是她表演不好,是因为在电影中她的角色本身就很抽象。演员的演出是限于整个戏的风格化。《我不是潘金莲》不是一个以演员表演为主的戏。是整个电影的风格取色,她的角色也有所限制。表演的要求不太一样。”




    不能更靠谱了。

     

    奖励演员,奖励发挥好的演员,而不是给明星,给更大牌的明星。

     

    这就是为什么在所有华语电影奖项里,金马是最靠谱、最独特的一个。

     

    那些乱给面瘫偶像发小红花的野鸡奖,根本不能与其相比。




    影帝给的是《不成问题的问题》中的范伟,而不是《寒战2》中的梁家辉,《暗色天堂》里的张学友,《再见瓦城》的柯震东。




    最佳影片,也就是头奖,不是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也不是台湾电影《再见瓦城》,而是颁给了《八月》,一个内地导演的处女作。



     

    张大磊执导的这部个人首作——《八月》,是一部不依赖剧情的剧情片,是一阙不止步于怀旧的关于“时间”本体的吟唱,也是一部关于电影,却与生活的流动关系更为紧密的私体验影片。@赛人




    头条君也看过《八月》,谈不上多喜欢,但很理解金马为什么爱它。

     

    台湾电影最牛逼的一页,是侯孝贤、杨德昌、吴念真他们制造的台湾电影新浪潮。但在港片还很红火、内地市场还没起来那会,金马有点不知好歹,它放过《悲情城市》的鸽子,也放过《童年往事》和《一一》的鸽子——这几部都是影史杰作,却没拿到头奖。

     

    1989年,获了金狮的《悲情城市》,在当年的金马奖上,被关锦鹏的《人在纽约》(台湾名《三个女人的故事》)拦腰横截,抄走了剧情片大奖。1995年,侯孝贤以《好男好女》又拿了一个导演奖,但依然没能在最后登台。

     

    现在,它反过来补偿。

     

    像侯孝贤和他的《刺客聂隐娘》,去年终于没有被辜负。




    这是明补。

     

    另外一种是暗补。

     

    金马50那届,陈哲艺的《爸妈不在家》,面貌和气质都像是新浪潮下的蛋。

     

    今年的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赵德胤,是侯孝贤加持过的徒弟。


    头奖《八月》,身份虽是内地制造,但它就是个体记忆与台湾电影新浪潮一起生的孩子。生活经验、童年往事是导演张大磊的叙事母本,新浪潮则是他的精神之父,对拍什么、怎么拍提供了精神源泉。

     

    获奖没有绝对的必然,除了天时地利,也需人和。

     

    《八月》在7月的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一个规模比金马小、针对青年导演青年作品的影展,它一无所获。




    到了金马,却拿下最高奖。



     

    “在后面的讨论中,最后是《再见瓦城》和《八月》争夺最后的大奖。评委认为《八月》更丰满和完整,而且影片中的情感和故事,虽然是大陆的,但是能够超越地域。”

     

    可以推测,许鞍华是一定喜欢《八月》的。

     

    “评审主席许鞍华是侯孝贤粉丝,是新浪潮的爱慕者乃至实践者,在电影趣味上自然比较倾向于新浪潮的‘门下走狗’。决审是电影节式的小评审团,评审团趣味直接决定了结果趣味。”via 搜狐娱乐

     

    不看身份,不看背景,不看“地域、国籍、商业、文艺”,就看趣味,看水准,且以他们的趣味为准,金马敢把大奖,颁给一个年轻人的处女作。

     

    导演高群书说:“金马奖是华语电影里最具有独立精神和自由意识的奖。




    那么,金马有问题吗?

     

    有,而且太多了。

     

    决选是电影节式的小评审团制,它的结果经常趋向于艺术电影节的趣味。

     

    对于张大磊这样的内地电影人,金马扮演了艺术电影守护者的角色。在野心上试图像奥斯卡成为华语电影的年度检阅礼,在口味上却常像三大节一样高贵冷艳。


    像入围最佳影片的《八月》和《再见瓦城》,内地和台湾观众有几个人看过呢?




    大奖老是文艺款,技术奖才和华语电影的产业发展有所关系,比如最佳动作设计《唐人街探案》,最佳视觉效果《寻龙诀》。



     

    短期内,金马有望解决种种问题吗?


    答案是否定的。


    市场、环境等,依然在剧烈变化之中。


    外部环境一日稳固不下来,它的问题就将继续存在。

     

    香港金像奖主要服务于港片,内地电影奖和主旋律影片纠缠不清。

     

    华语电影需要一个具备包容性的电影奖,数来数去,还是金马靠谱一些。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即可查看


    商务合作QQ:1577572690

    内容授权及品牌合作请后台联系


    来源: 电影头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