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他被称为“拉面之神”,做了一辈子拉面,天天有人排队2小时去吃

    2016-11-27 20:02:00 来源: 商界杂志


    日本有一家店,老板每天只营业4个小时,做200份面条。9平方大的店铺,你转身去够桌角酱油瓶的动作,可能就会碰洒邻座的汤碗。


    即便是这样,也有人愿意不分春夏秋冬在外头等上两小时,只为尝一口传说中“大胜轩”面条。日本拉面之神所开的店。




    山岸一雄有一个青梅竹马的表妹,叫二三子。


    很小的时候,周围人见到他俩腻在一起就会打趣,“一雄,你看你们两人名字连在一起刚好是一二三,要不长大以后你就娶二三子当老婆吧。”


    “好哇好哇”,二三子眯着眼,冲一雄天真无邪地一笑。


    谁说年少不记事,那一笑,一雄至今都还记得。


    这,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早上7点的东京池袋区,静得能听见路边野猫的散步声,老远就可以看到一雄挂起的暖帘。一早就被赶出家门的男人端了碗热气滚滚的面条,呲溜呲溜地吸着。


    “有时候被老婆赶出来,就来老板这吃一碗面。”




    要顺利吃上这碗面,也只能趁四下没什么人的清晨了。


    因为老板每天只营业4个小时,做200份面条。9平方大的店铺,你转身去够桌角酱油瓶的动作,可能就会碰洒邻座的汤碗。


    即便是这样,也有人愿意不分春夏秋冬在外头等上两小时,只为尝一口传说中“大胜轩”面条。



    1

    日本的拉面之神的拉面生涯



    17岁开始,

    学习和从事,

    拉面制作。



    1961年携手新婚妻子二三子,

    在东池袋开设了“大胜轩”。




    首创的“蘸面”吃法,

    深受食客青睐,

    门前排起的长龙,

    天天延伸到街角。



    头二十几年,

    这是一个幸福的夫妻店。



    每天凌晨4点,

    山岸一雄和妻子,

    一同起床忙活,

    洗肉做叉烧。



    6点半左右,

    开始熬汤。

    用鸡骨、猪骨、猪脚,

    熬制一个半小时,

    浓浓的香味便开始,

    吸引过路人驻足。




    接着加入,

    洋葱、红萝卜、大蒜和姜,

    小火继续熬。

    最后放沙丁鱼干和鲭鱼片。



    熬汤的同时还要做面。

    虽是借助机器,

    人也还是要不停的站一旁,

    加水或者盘面,

    细细把控面的质量。




    汤熬好、面做好,

    基本上都到11点了,

    大胜轩正式开门营业。




    山岸一雄在锅炉旁边,

    利落的下面、捞面。

    二三子在一旁打下手。



    一碗碗带汤的拉面,

    或者汤面分离的蘸面,

    端到食客面前,

    都不免会引来一句惊呼:

    “好大一份。”

    每碗要多出其它面店,

    近一倍的分量!



    络绎不绝的食客,

    让他们夫妻俩不得停歇。



    这是山岸一雄,

    最意气风发的时候,

    爱妻陪伴左右,

    梦想在手边奋斗。

    即使忙碌一辈子,

    他也一定甘之如饴。





    2

    命运总是要给传奇人物,制造

    多舛磨难





    也许是日夜操劳,加上饮食不规律,52岁的二三子被查出了胃癌,被发现的时候,很遗憾,就已经是晚期了。


    一雄寸步不离地守着二三子,他拿出口琴,吹起了故乡的歌:


    “故乡有山有水,我们曾在山里追兔子,在河里钓小鱼。”


    一雄的琴声清清冷冷,把人困在里头走不出去。


    爱人终究还是走了,而一雄也失去了继续做面条的动力。


    他在店内两人曾经待过的休息室门口挂满塑料袋,让它变得无法通行,两人共同经营的大胜轩索性也关了门。


    从拿到结果到妻子离世,

    只留给山岸一雄,

    一个月的缓冲时间。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七个月,

    不说话,

    不与外界交流。


    直到有一天,大胜轩的常客找到了一雄家中,“你还好吗?继续做面条吧,不吃大胜轩的面,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呢。”


    一碗面真的能成为一个人生活的必须吗?


    一雄不知道,他只是突然记起了妻子和他说的,“你要好好活着,继续做好吃的拉面”。




    在所有人都以为,

    “大胜轩”可能不会再开业的时候,

    他从屋里走了出来。

    买肉、熬汤,

    一碗碗拉面的香气,

    又从窗口飘到大街上。



    只是店内原本供他和妻子休息的房间,

    被他牢牢上了锁,

    门口堆积起一大堆塑料袋子。



    为妻子买的那幅画,

    也被油渍浸染。

    画中可爱灵动的小猫,

    再也没有了往昔神采。




    他不允许别人进那间屋子,

    不允许学徒擦拭画框。

    如果谁坚持要改变这一切,

    他会真的翻脸。




    他很少再提二三子,

    整天把自己关在店里,

    使劲熬汤、做面。



    大胜轩的名声越来越大,

    早上八点就陆续有人过来排队。

    不少外地食客,

    也纷纷驾车几小时赶来吃面。



    不少学徒,

    有拉面店的,

    或者想开一家拉面店的,

    都来受训。



    山岸一雄对每一个学徒,

    都毫无保留传授自己的所有知识。

    还允许他们打着“大胜轩”的招牌开店,

    且分文不收。



    他还是整天笑嘻嘻的,

    煮面、捞面,

    和食客们打招呼。



    只是从除夕夜吹响的那一曲,

    欢快的家乡歌谣里,

    你能听到无尽悲伤。



    2004年冬,

    因为身体原因,

    山岸一雄住进了医院。




    是多年的老毛病,

    本可以早治疗,

    但他一直在放任,

    以至于此次病症太严重,

    需要做手术和长期休息。



    期间,

    店里生意每况愈下。

    食客纷纷摇头,

    说老板不在,

    味道不对,

    也就不再去吃。



    将近一年后,

    他拄着拐杖出院,

    在重新掌勺的第一天,

    门口便又排起了长龙。

    “这才是大胜轩应有的样子。”

    老食客欣慰的说。




    这场病让他想通了许多,

    他让学徒把画擦拭干净,

    也不再拗着身体,

    天天去店里做面。

    好像不那么固执了。




    2007年3月,

    因为市政规划,

    大胜轩不得不拆掉。



    营业的最后一天,

    门口数百名食客排队,

    最久的排了9个多小时。




    日本几乎所有媒体都赶来,

    记录这一时刻。




    在9㎡的大胜轩,

    做了46年拉面的山岸一雄,

    正式退休。



    2015年4月1日,

    山岸一雄离世。

    在人生最后的几年,

    他住在大胜轩旧址盖起来的,

    52层高楼中。


    来源:寻匠之美,餐饮O2O整编


    来源: 商界杂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