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博物君”的科普,为何让我们欲罢不能?

    2016-11-27 16:52:00 来源: 新京报书评周刊

    微信ID:ibookreview

    『阅读需要主张』

    那个在微博上什么稀奇古怪东西都认得、高冷傲娇的“博物君”出书了!而且一下就是两本书。一本是解读清代画家兼生物爱好者聂璜所绘《海错图》的《海错图笔记》,刚刚上市便已脱销,需要紧急加印。另一本《掌中花园》,介绍了他本人亲身经验的观赏植物培育指南,教大家怎么让自己种的花长长久久地活下去。

    这两本书是最近的大热门。昨天下午,在北京大学举办的“博物君”张辰亮关于《海错图笔记》的讲座,500人的大教室座无虚席,提问环节几乎每个人开口都是“博物男神你好”。

    很难看到科普书和它的作者能够受到如此热切的欢迎。在中国,科普书一向是个相对冷门的图书品类,尤其是本土原创作品,通常应者寥寥。但是,对于将《博物》杂志官方微博打造成有550万粉丝的“网红”的“博物君”张辰亮来说,这并不算意外。

    “博物君”为什么这么厉害?他是怎么把科普变得那么好看的?书评君最近采访了张辰亮,揭去“高冷萌”的面纱,看到的是他在科普上的探索与专业。

     

    “博物君”张辰亮:

    把科普变得好看

     

    采写 | 新京报记者 李妍

     

     

     

    “博物君”张辰亮,出生于1988年,由他打理的“博物杂志”微博帐号现在已经有超过550万粉丝,“博物杂志”官微已经成为既专业又亲民的科普知识集结地。“博物君”张辰亮最近刚刚出版了新书《海错图笔记》,另一本新书《掌中花园》也即将与大家见面。

     

    1

    从“博物杂志”到“薄雾浓云愁永昼君”

     

    在微博上,“博物杂志”现在有超过550万粉丝,而张辰亮刚接手时,这个数字是2万。如今博物杂志每天至少收到几千个@,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拍下自己身边不认识的生物,或者任何不知道是什么的物体,@博物杂志希望得到回复。而在当时,连个人微博都没有的张辰亮对怎么管理官微并没有经验,也曾走过不少弯路。

     

    他开始时试过通过发段子、发萌图来涨粉,比如“为什么海是蓝色的?因为小鱼在里面吐泡泡——blue, blue, blue”。但并没有什么效果,而且跟《博物》杂志的形象也并不符合。这条微博几年之后被热心粉丝翻出来,加上冷嘲的表情说“来自小亮刚打理官博时候的微博”。后来《博物》编辑部的刘莹给张辰亮指了一个可能的方向,建议他可以试着答一答网友发来的关于鉴定动植物物种的问题。

     

    方向虽然找到了,但当时的官博还是一副严肃脸。张辰亮严谨地解答问题,写很多字,还把拉丁文学名都写上去了,效果并不是太好。于是他想给官博设计一个人格化一点的形象,比如通过多用“滴”“呢”这种语气助词来卖萌,但这样做的官博已经相当不少,也出不来效果,回想起来,现在的他说“挺恶心的”。

     


    《海错图》

    作者: 张辰亮 

    版本: 中信出版社 2016年12月

     

    直到找到了“高冷”的回答问题方式,“博物君”的形象才渐渐清晰起来。比如有人看到路上有一个条状物,认为是蛇,很害怕,@博物杂志鉴定。博物的回复是两个字:“绳子”。有人发来一张古装剧里蝴蝶翩飞的截屏,问“这是什么蝴蝶”。博物君干脆在原图上一个一个圈出标明,然后直接甩了图片链接作为回复,这条一个文字没发却让众人“大写的服”的微博,被转发了2万8千多次。这种博学又高冷的反差“萌”,让越来越多的人记住了这个账号。

     

    现在,粉丝们把博物君称作“男神”,叫他“薄雾浓云愁永昼君”,或者加上更长的修饰语,比如“宇宙最帅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妙玉男神薄雾浓云愁永昼君”。有很多属于博物杂志的“梗”早已令粉丝们耳熟能详,比如“能好怎”(能不能吃,好不好吃,怎么吃),比如“亲儿子”夹竹桃天蛾幼虫、白额高脚蛛和戴胜(因为实在鉴定了太多次,现在粉丝们已经可以代为解答)。在微博上,“博物君”不仅有为数众多的高粘度粉丝,而且形成了自己的文化。

     


    夹竹桃天蛾幼虫

     

    说起打理博物官博这几年,张辰亮说,自己也是在这个过程中锻炼了对于大家兴趣点的敏锐度,不断地探索大家喜欢听的说话方式和科普方式。同时,性格也得到了磨练,毕竟被几百遍几千遍地问同样的物种,是很容易让人烦躁的一件事。这并不是谁都能持之以恒地坚持下来的,很多本来非常热心地在做科普的微博,时间长了就会变得有些暴躁。张辰亮说自己属于“鸽派”科普,从来不会跟人对戗,因为如果由着性子发脾气,就会损失很大一部分受众,最后又小圈子化了,而“科普的目的毕竟是越‘普’越好”。

    2

    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感兴趣

     

    前两年,大家惊异于博物君的“什么都知道”,普遍猜测这是一个团队在彼此协助、共同运营。所以当知道从2011年底开始,博物杂志官微就基本是张辰亮一个人在维护,就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要归功于张辰亮广泛的兴趣和检索学习能力。出生于1988年的张辰亮,从小就喜欢大自然,尤其喜欢昆虫。到博物杂志工作之前,他是中国农业大学农业昆虫与害虫防治专业的研究生,研究方向是半翅目昆虫。但除了昆虫之外,他喜欢海洋生物,喜欢种花,对汉服、古建筑也挺感兴趣,还喜欢研究研究古文字,他说“甲骨文那种象形文字,其实也是灵魂画作嘛”。

     

    《海错图笔记》和《掌中花园》,就都不是依托于他的专业背景,而是来自他对兴趣的研究。

     


    《海错图笔记》内页

     

    《海错图》是清代康熙年间的画家兼生物爱好者聂璜绘制的画作,里面描绘了300多种生物,还有不少海滨植物,是聂璜游历考察、翻书考证、求问渔民之后的成果。这幅画在雍正时期进入了故宫收藏,但聂璜创作时并不是为了皇家而画,所以《海错图》有一种来自民间的诙谐和通俗。如果放在艺术史上,《海错图》并不属于一流的作品,所以历来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关注。

     

    张辰亮上中学时,在一次故宫博物院的展览上偶然见到了这幅画,喜爱生物的他惊讶于中国古代竟然有如此有趣的海洋生物图谱,“感觉体内一个暗埋的兴趣点发光了”。2015年,已经是《博物》杂志编辑的张辰亮开始从生物学的角度,对《海错图》中的生物进行分析和考证,除了翻阅资料,还去了辽宁、福建、广东、广西、天津以及日本、泰国等地搜集素材、实地考证。在积攒了30篇文章之后,结集成了这本《海错图笔记》。他说,因为《海错图》中涉及了大约300种生物,所以这项工作他还会继续做下去,争取每年出一本。

     


    网友@博物杂志询问“不明物体”。

     

    《掌中花园》则来自张辰亮自己的养花经验。在“博物杂志”官博之外,张辰亮的个人微博被发现后,也已经有了超过80万粉丝,在个人微博上,他经常会发自家阳台种的植物的照片,因为种类实在太过丰富,留言里一个常见的梗是:“小亮家的阳台到底有多大?”经书评君询问,张辰亮说他在家里大概种了上百种花,有乔木,有灌木,有草花,有一些垂吊的植物,有水草,有一些雨林的热带植物,有一些沙漠的多肉植物,还有食虫植物,“因为我是住高楼,所以种的比较少”。

     

    成了种花达人,很多人都会来问“怎么种花?”“为什么我总是把花养死?”这样的问题。张辰亮也没有忘记自己还是种花新手时的心愿——“有一本讲述亲身经验的、不抄来抄去的园艺书来带我入门”。所以从2013年初开始,他就开始准备这本书,一边种盆栽,一边用文字和相机记录它们的状态,记下其间需要注意的要点,最后结集成《掌中花园》。

     

    为什么学昆虫的他会出这样两本书?张辰亮说,他之前也曾经跟人合作出过一本有关昆虫的书《酷虫野趣:半翅家族》,就是他毕业前研究的领域,但影响不大。他认为做科普要选择大家都感兴趣的、讲出来比较有意思的题材去讲,才能得到最好的传播。像种花是大家都会关心的话题,而《海错图》虽然大家可能不太了解,但是都会有潜在的对海洋生物、传统文化或者海鲜吃法的兴趣。这种大家关心的、特别感兴趣却还很少有人介绍的领域非常多,“且做不完呢”。

     

     3

    他写的科普为什么好看?

     

    尽管海洋生物、海鲜吃法都是大众所关心的领域,但与其他科普书相比,《海错图笔记》最大的亮点还不在于张辰亮足够翔实的考证,而在于他鲜活、流畅而饶有趣味的文字。

     

    从阅读经验来看,尽管多数科普读物也说是面对普通大众,但往往还是需要读者带着一种学习的态度才能看得进去、有所收获。但是翻开《海错图笔记》,真的可以非常放松地开始阅读,很快被带入其中,时不时被逗笑,同时不知不觉地涨了点知识。

     

    为什么他写的科普文章就这么好看?书评君向张辰亮提出了这个问题,得到的回答比预想中的更多,也更专业。

     


    《海错图笔记》内页

     

    他说,首先语言要通俗,不能只是把论文语言换成“人能看得懂的语言”,要口语化通俗化。有些作者长期浸染于学术语言中,觉得改成自己从前写作文的那种语言就已经很通俗很生动了,但其实那还不够。同时文字也要精简,他每次写完一篇文章都要反复地删,删去任何一个多余的字,就为了阅读体验能足够流畅。

     

    然后,一篇文章的逻辑线不能太复杂,他写科普文章一定让逻辑线是一条直线,这样大家看起来才会比较痛快,比较容易理解,而不能旁征博引一样地让思维线变得像蜘蛛网。

     

    还有,他不预设什么知识点是读者应该知道的常识,而是要让没有任何基础的人也能看得懂。同时也不能在一篇文章里介绍太多知识点,甚至如果某个知识点太复杂,他就避免去介绍。因为“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写在上面,这样的话你自己是很痛快,觉得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大家了,其实大家读完之后什么都没记住。”科普文是要让大家看了之后能领会到最关键的知识,并且乐于替你传播。

     

    而选题也同样重要,张辰亮说,之所以很多谣言被广泛地传播,就因为它们恰恰是回答了大家最关心的那方面的问题,只不过答案本身是错的,但这也说明大家还是愿意看科普的。他会优先选择这样的领域去做。

     

    听了这些会意识到,无论是微博上高冷萌的无所不知博物君,还是《海错图笔记》和《掌中花园》这两本好看的科普书,都不能归结为“卖萌”“接地气”那么简单。方方面面都先从读者接受的角度去考虑,才有了张辰亮笔下贴近生活的内容和口语化却简洁不啰嗦的表达,而这些跟充实详备的资料考证一样,是作为科普工作者的张辰亮专业性的体现。

     

     


    《掌中花园》

    作者: 张辰亮 
    版本: 中信出版社 2017年1月

    ▲ 点击图片买一本

     

    科普应该是什么样子?张辰亮说,科普就是给科学做广告,所以要像做广告那样做科普。他还说,如果能把科普写成段子,大家就乐于传播了。甚至,他又说,他喜欢看丰子恺、汪曾祺的小品文,觉得其实这些也是科普。汪曾祺在文章里介绍吃、介绍咸鸭蛋、介绍怎么种葡萄,这不也是科普文吗?但大家已经不这么认为,而认为它是一个文学佳作了。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所以他也在学习。

     

    “博物君”的书读起来确实很好看,但是可以想见,无论《海错图笔记》还是《掌中花园》,它们最大的卖点正是作者“博物君”,书的内容反倒在其次。如果没有“博物君”的加持,这两本书或许也就只好像不少科普自然类书那样,躺在书店的书架上,等待有缘的读者翻开,发现其中藏着的趣味。

     

    实际上,博物自然类书算是近几年出版行业的一个热点,但受关注的书还是以引进的外版书为主,优质的本土原创作品十分稀见,受众也往往限于自然爱好者圈子。与英国、日本等国家和台湾地区比起来,差距非常明显。张辰亮觉得这是大环境的问题,与出版行业、稿费制度和读者群的培养都有关系,也许需要一个适当的契机才可能改变,让更多人想要关注自然。

     

    好在至少对于张辰亮本人来说,运营博物杂志官方微博成为了他的“契机”。也许我们可以期待,会有越来越多扎实又好看的科普作品,也期待“博物君”的粉丝们在对“男神”表白的同时,影响到更多的人理性地热爱自然。

     

    本文为独家原创内容;采写:新京报记者:李妍;编辑:走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一扫,赏给书评君一个可爱多?

     

    来源: 新京报书评周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