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希拉里搞外交,配得上媒体的吹捧吗

    2016-10-19 03:50:00 来源: 观察者网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陶陶】

    尽管希拉里被西方媒体界修饰为一名深具韬略、经验丰富的外交家,但实际上情况很可能并非如此。毕竟,西方媒体对政治人物的无知和错觉由来已久,就像曾经被他们大肆吹捧的英国首相张伯伦、法国统帅甘末林一样,残酷的灾难最终证明,这两者不过是思维过时、行动蹒跚的庸人。

    法国总司令甘末林曾被西方舆论界普遍认为是最杰出的军人,但是战争结果最终证明,西方媒体很多时候显然不具备理解复杂事务的能力

    今天的希拉里,同样如此。从过去希拉里的外交作为,以及其外交思维继承者奥巴马的行动来看,这位媒体笔下政绩斐然的前国务卿,其实恰恰是美国外交秩序的破坏者。此种认知,绝非虚妄。

    首先,希拉里与奥巴马激进的意识形态外交,严重损害了美国地缘秩序的根基。

    2011年,中东爆发阿拉伯之春。在前国务卿希拉里的强烈坚持下,西方展开了对卡扎菲政权的轰炸,而后者此前不断努力地向西方靠拢——对此,任期恰逢利比亚内战的美国前防长盖茨,2016年1月在接受雅虎新闻采访时曾经表示,在决定武力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一事上,希拉里扮演了决定性的角色,盖茨说,“总统告诉我这是他作出的最艰难的决定之一”,如果不是希拉里的坚持,或许奥巴马就不会干预利比亚战争。

    在埃及动荡的关键时刻,奥巴马政府不顾保守派的疑虑,公开鼓动开罗街头暴动,于2011年1月29日,派遣前驻埃大使威斯纳面见穆巴拉克,强迫穆巴拉克下台并深陷囹圄——而穆巴拉克政权是美国30年来最亲密的盟友之一,几乎对华盛顿言听计从。

    任何试图构建稳定地缘秩序的大国,首先都必须建立赖以信任的外交原则。丧失这一原则的大国,则无法带给区域国家足够的安全感,也就丧失了区域秩序稳定的根基。

    就像奥地利外交家梅特涅,在拿破仑最为鼎盛的时期却清醒地预见到拿破仑秩序不可能成功且终将失败。

    “奥斯特里茨战役,让世人知道与拿破仑为敌是危险的;耶拿战役,让世人知道对拿破仑中立意味着灾难;西班牙的毁灭,则让世人知道与拿破仑友好是致命的。他的每一场胜利都在制造着更多的恐惧和敌人,因为事实将迫使列强明白,除非彻底消灭拿破仑,否则任何人都将无法幸存。”

    梅特涅比拿破仑更清醒地认识到,地缘秩序的稳定,不仅仅在于实力,更在于赖以信任的原则。然而,美国的政治领袖希拉里和奥巴马,显然未能领会到这一点,其对利比亚和埃及的干涉,实际上将产生极其危险的后果。“入侵伊拉克,让非西方的国家意识到与美国为敌是危险的;消灭卡扎菲,让非西方的国家意识到对美国的善意中立无异于灾难;推翻穆巴拉克,则让非西方的国家意识到依靠美国甚至结盟都是致命的。”

    这种美国战后累世奠定之信任原则(从罗斯福到里根)的崩溃,实际上是美国战后非西方区域地缘秩序崩解的开始。关于这一点,在推翻穆巴拉克时就疑虑重重的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曾这样表示:“30年来我们(穆巴拉克与美国)一直是最紧密的盟友,如果你现在背信弃义,那会将在整个地区产生巨大的影响。”

    果不其然,随着穆巴拉克的倒台,美国几乎永久性地丧失了中东地区盟国(以色列除外)的信任,2011年以后,沙特、土耳其等传统盟国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开始急剧冷却,沙特开始强化海合会,土耳其则试图与中俄接近,类似的效应,近年来甚至蔓延到菲律宾和泰国,总之,美国地缘秩序的根基,在希拉里和奥巴马的错误政策下,遭到了重创。

    埃及前总统 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

    按照前美国国务院负责阿拉伯国家过渡的协调人科夫曼·威茨的说法:近年来,美国与最重要的传统非西方盟国土耳其、泰国、沙特等之间的关系,急剧疏远甚至恶化,源于奥巴马和希拉里在阿拉伯之春中对盟友穆巴拉克的致命一击,使得盟国无法再真正信任美国的保证。

    其次,希拉里与奥巴马基于意识形态的对俄外交,正在破坏对于美国利益至关重要的全球地缘均衡。

    尽管希拉里不断鼓吹来自俄罗斯的威胁,但作为一个人口、经济、科技全面萎缩的大国,俄罗斯既没有力量也没有意愿去对抗美国,它甚至召集不到足够的士兵守卫广袤的边境。对于急剧衰落的俄罗斯来说,它最大的企盼就在于能够维持国家目前的地位,而非扩张。然而,西方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地区的政治策动迫使俄罗斯不得不采取军事措施来应对,因为俄罗斯承担不起乌克兰投入西方怀抱引发的多米诺后果。

    虽然希拉里和奥巴马下意识里将俄罗斯视为敌人,但事实上,作为跨越欧亚的大国,俄罗斯对伊斯兰和中国势力起着极大地抑制作用。正是由于俄罗斯的存在,中亚各个伊斯兰世俗国家才能勉强抵御极端宗教势力的不断冲击,高加索地区弱小的基督徒国家才能在伊斯兰扩张力量的威胁下存活下来。同时,也正是由于俄罗斯的制衡,中国始终不能将自己的政治、经济触角深入到中亚和西伯利亚地区。

    而且,俄罗斯受自身实力所限和对欧洲严重的经济依赖,其既缺乏力量,也不具备动机去入侵西方的欧洲盟友。

    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实际上是西方地缘安全不折不扣的稳定器。恰恰是由于俄罗斯的存在,才使得极端仇视西方的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扩张得到抑制,同时也极大地局限了中国的地缘影响力。一个强有力俄罗斯的存在,将起着无可替代的地缘制衡作用,是全球特别是欧亚均势的关键部分,这对于美国的国家利益至关重要。

    况且,一旦俄罗斯真的在奥巴马或者希拉里主导的政策压迫下崩溃,西方在混乱之中几乎不会有任何收获,相反,伊斯兰的极端宗教力量肯定将在高加索和南俄地区取得真正成功,中亚伊斯兰国家脆弱的世俗政权也将很快崩溃,这将催生无数不可控的类似ISIS的西方死敌;而且,在美国看来中国则将轻易地控制广阔无垠的西伯利亚,通过支配丰厚的资源,彻底巩固自身工业的独立性。

    这才是西方难以承受的真正噩梦——以一个潜在盟友的崩溃,最终换取无数极端死敌的诞生并极大地加强经济竞争者的优势。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希拉里和奥巴马近年来对俄的挤压政策,实际上正在摧毁对于美国利益至关重大的欧亚地缘均衡。

    俄罗斯崩溃,欧亚大陆地缘平衡就会瓦解。伊斯兰极端力量的扩张更加迅猛,并使中国的影响势力深入远东和西伯利亚。这种后果,对西方来说才是真正不可承受的

    腐朽、落后、野蛮的奥斯曼帝国备受英国知识分子的鄙夷,但英国的政治家依然致力于维持奥斯曼帝国的存在,这是因为奥斯曼将极大地限制俄国势力向中东蔓延

    最后,希拉里和奥巴马的外交政策,热衷于输出革命摧毁稳定政权,扶持不可控的政治军事力量,实际上将严重损害西方的地缘安全。

    在当前的核武背景和绝对的西方武力优势下,传统的威权政权已经不可能对美国造成威胁,这些政权的领袖不论是阿萨德,还是卡扎菲,其最关心的并非像希特勒那样去征服世界,而是维系自身政权的稳固。

    从现实的角度来看,此类政权即便不是西方的朋友,也绝非敌人。

    事实上,真正会威胁西方的,恰恰在于这些政权崩溃之后的不可控力量,阿萨德政权虚弱之后产生的ISIS,卡扎菲政权崩溃之后催生的极端宗教组织,以及穆巴拉克下台之后混乱的西奈半岛和穆斯林兄弟会,这些不可控力量远远比先前的独裁者更敌视西方,更敢于对西方动武。ISIS诞生后,层出不穷的恐怖袭击席卷西方世界。而混乱造成的难民潮,更深远地破坏了西方自身的社会结构和政治稳定。

    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希拉里和奥巴马外交政策,本质上都在损害西方自身的安全利益。

    “You mean pissed? Got held by who? Hillary. God. Her instincts are suboptimal.”在10月中旬的维基解密中,希拉里的幕僚以极其轻蔑的口气,评价老板的判断力。

    2011年10月18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乘美军飞机抵达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进行事先没有宣布的访问——事实证明,这位前国务卿在阿拉伯之春中的决策是一场灾难

    事实上,希拉里和奥巴马之所以在外交上激进求成,犯下重大过失,一方面是因为选战政绩的需要,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紧邻来年的大选,这迫使民主党政府必须做出外交成绩;另一方面,美国冷战期间为了打垮苏联构建的”民主自由“的意识形态手段,今天在某种程度上已经逐渐演化为美国外交的目的。

    这种手段目的之错位,实际上广泛存在于美国,特别是民主党的外交决策圈,就像奥巴马总统助理本·罗兹所说:“如果我们在这件事情上支持穆巴拉克,那么与我们所一贯坚持的支持民主就背道而驰了”——这种对意识形态的追求,已经完全忽视了由此引发的对美国利益的严重损害。

    毫无疑问,当代西方外交家的水准正在急剧滑坡,很多时候,他们更重注媒体的评论而非现实的考量——这严重背离了基本的外交政治原则。

    1813年,外交家梅特涅,在写给俄皇亚历山大的信中,这样评价自己外交的精义:“我对任何抽象的概念都不感兴趣,我只尊重并接受既定的事务,并在此基础上思考,从而努力防止自己产生超出现实的幻想。”

    梅特涅的一生都在追求对于地缘秩序至关重要的信任原则、权力均衡和政治合法性,并缔造了拿破仑战败后持久的维也纳和平。这种对胜利冲动的克制、对意识形态狂热的警惕,以及对地缘均势的追求,实际上也是黎塞留和俾斯麦这样的大外交家超出凡人的地方。

    可惜,希拉里这样的美国当代外交决策者,尽管备受西方媒体的吹捧,却屡屡在关键时刻,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地缘外交的基本常识。如同腓特烈大帝所言,“很多时候,庄严宝相只是庸人的装饰,而非精明的象征。”这句话,用来形容希拉里,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来源: 观察者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