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峰瑞资本李丰:我为什么当初想去投滴滴,快的有机会却没投?

    2016-10-18 18:01:00 来源: i黑马网站

    峰瑞资本李丰:我为什么当初想去投滴滴,快的有机会却没投?

    检验一个商业模式和企业的长期标准,在于能不能提高效率。

    10月17日,中关村创新创业季2016暨黑马公开课-中关村与硅谷发展论坛开幕。论坛由创业黑马与中关村创新创业季组委会联合主办,创业实验室导师、峰瑞资本创始人李丰在论坛上发表题为《跨越经济周期的投资逻辑》的主题演讲。

    李丰总结了自己是如何判断一家公司和一种商业模式的。一是拼创新,看谁收割韭菜最快,效率高。二是寻找符合自身行业发展的长期规律和动力。三是创业者自己的能力和本事。

    李丰还表示,“最终伟大的公司还是时代的公司,不只是一个‘CEO的公司’。因为你在正确的方向上,做了长期价值正确的事情。”

    以下为李丰在论坛上的分享,经i黑马整理:

    什么是跨周期投资?

    上次在黑马营上课的时候讨论,从投资历史上来看,中国在实体经济和互联网上都没有过周期。从投资上来看,大家觉得被广为称颂的是巴非特。如果你从巴非特投的对象来看,他投的东西在美国经济发展过程中都是跨过最少一个周期的。他做这件事的好处是,经历过周期检测的资产,稳定性和竞争力比较好。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做VC和PE是不容易的。因为所有人都面对着创新资产,所谓创新资产,就是没有经历过周期检测的。你所面对的企业,如果你把他的股权当资产的话,企业和资产都是是没有经历过一次起伏的,很难判断这个资产是不是具有跨越经济周期的能力。这大概是我们做投资和巴非特做投资之间比较大的差异。

    一旦讲到跨越周期无非从几个角度理解:

    第一,从增量转到存量。

    增量市场的特点是大量烧钱获取用户,大量新用户涌入。而存量市场,大家说要重度垂直、精耕细作、深挖价值等,原因是,这是一个接近零和的游戏,意味着我多了你就少。这个饼如果增长显著的话,就会出现精耕细作,但精耕细作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证明,我提供的价值比你更多,或我提供的效率比你更高。这大概是大家所讨论的,不管跨越周期还是在存量市场里竞争的核心因素。

    第二,寻找底层价值。

    跨越周期的时候,大家努力找的事情就是两个轴,横轴和纵轴。第一个轴是以前曾经被验证过的普世规律,第二个轴是,找到你所在行业自身发展阶段的发展规律。

    我为什么想投滴滴,没投快的?

    最近大家讨论得最多的商业模式是出行和打车。我讲一下我自己在打车这件事上的经历,仅供参考。第一件事,滴滴刚出来的时候融A轮。当时有6家机构报了价,我们也去报了价。之后,我们有了投快的的机会,但最后没投。为什么?

    考虑的第一个维度,我们回过头去看, PC互联网最大的变化,是跟商业模式相关的。

    在PC变成人们的基础工具这30年或40年里,什么是最主要的商业模式呢?历史上有过两个比较典型的商业模式方向,第一个是例如微软把工具的使用难度和使用方法大幅度降低了,不需要太强的专业能力了。

    剩下的问题就是,在PC互联网发展过程中,如何高效地生产和消费文本信息。大概先是生产,再是消费,什么叫做消费呢?一个事情变成了工具的时候,先有人降低了它的使用难度和门槛,使得广义上的大众都可以用。你开始大量地使用这个工具时,就产出了这个工具本身所具有的一些数据,再接下来,你开始去消费这些数据,或者想办法使这些数据的组织及使用能够更高效。我举一个最抽象的例子,我把这个工厂都改成了流水线,可以大规模地制造汽车,先是大规模地制造了汽车,再开始大规模地使用汽车。

    这跟投滴滴有什么关系呢?当开始投移动互联网的时候,有一个规律。在我们用到手机的时候,手机会成为下一代个人的生产工具或者基础工具。

    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解释非常多的事儿,微信是不是最后一定会比手机QQ强?我猜是。从出来的第一天开始,微信就用了大概手机上最特殊的方法——语音来做,而不是键盘,跟当年QQ在PC上诞生的逻辑是一样的。微信刚出来的时候,大家主要用来像对讲机一样玩儿。

    当时想投滴滴,因为我们看到,商业逻辑有一个很大的效率进步,取决于第一台地图当了输入法和输出法,而且这个输入法和输出法在这个基础上大规模地提高了效率。

    为什么没投快的呢?第一,滴滴已经融了很多钱,第二,之后我投了很多再造服务行业的事情,我发现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服务行业是一个典型的利用人来提供服务的领域,在这个领域当中,最重要的事情叫“个性化的定价”。这是一个基础设施,导致的结果是,没有办法做任何定价模式的更改。这个事虽然提高了表达效率和数据效率,但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导向商业模式,就没有投。

    我为什么要投拼车?

    后来为什么又投了拼车?不是因为交通很热,而是我们在后来投了Uber的时候,刚才讲的横轴和纵轴出来了。再加上考虑到中国的特殊情况,就投了。

    中国有什么特殊情况呢?这句话又涉及到了这两天备受大家关注的各个城市出台的专车政策。

    第一、中国没有经历过专车阶段,只有出租车。什么是专车,怎么定价,应该是什么样的服务,什么样的人适合坐,这些都没有体验。供需双方不容易教育,而且会被挤成小众应用。

    第二、这几件事中国和美国完全不一样:我们有最多的大城市,人口密度也是全世界最大的,但人均路面资源拥有量却非常小。因为这样的原因,使得中国会用同样的模式解决出租车的使用难题,很符合社会发展规律。如果你能降低空载率,提高运载效率,并且符合社会发展,可以先不管定价的问题。

    投拼车,在逻辑上说,最后在中国只能以一车多人的方法,作为城市交通的解决方案。

    我们为什么去年投了Uber?因为我们后来发现,在美国,存在跟中国类似的问题。在美国,车辆的人均拥有量已经非常高了,而且有车的人都在开,美国的路网资源和车辆的总量不像中国这样矛盾激烈。

    美国的大城市和人口密度都跟中国非常不一样,出租车的供给是严重匮乏的。第一,车本来都已经在路上开了;第二,车大部分都上路开的情况下,路面资源还能支持;第三,严重缺乏出租车。大家把这几件事儿连在一块,就变成,在美国这种模式更合理。

    如果去美国用个Uber,我们会发现,Uber在纽约的毛利非常高,运营上也是赚钱的,有两个原因,一、不管怎么用Uber,只要不是黄金时段要加价,就是便宜的;第二,这是纯用户体验的事,在其它城市想打个车更费劲。在美国任何一个大城市,挥手叫辆出租车都很难。

    我是如何判断一家公司的?

    第一,检验一个商业模式和企业的长期标准,在于能不能提高效率。技术本来就是用来提高生产效率的,如果用了技术,用的人力跟原来一样,解决了相同问题,这不叫效率提升。

    我们当时在IDG的时候,看了一些电商品牌。当去考察的时候,我们最大的判据依据是,在相同的销售规模和发展阶段下,你用的人力资源跟线下某个传统的服装厂比,是一样还是更少。所以在一个存量市场里,A能淘汰B的原因之一就是提高了效率。

    第二,我在出行上的投资绝对不算成功。错过了滴滴快的,投了拼车,合并后还被挤压了,不能算做得好。虽然做得不能算好,但我不觉得这些判断根据是错的。到今天我仍然觉得,这些根据当中,几乎所有的部分都是对的,或它们其实倾向于一些更底层的逻辑。

    如果你是一个创业者,你要努力去寻找这些更长期的基础逻辑,使你做的事情有更明确的方向和目的,就是所谓跨越周期。但对我们来讲要痛苦很多。

    创业者很厉害,从出租车做到了专车,还从某种意义上驱动了中国在这两个市场上的去监管化。这两件事情是我们当时即使逻辑再正确,也没有预见到这个市场和创业者会具有的能力的。所以这是犯的错误的原因。

    最后有三点经验要分享。

    第一、商业竞争永远存在,大家可以拼创新,看韭菜割得最快。长期性上看谁的效率高,就是解决为什么我多、你少的问题。

    第二、你所做的事情不管多么创新,大部分都是从以前的过程中得到的一些论证或者循环过程,总能找到一些跟前人类似的地方,来帮你做横轴和纵轴上的判断。

    第三、事在人为是阶段性的,不是长期性的。

    所以结论也是任正非讲的一句话,最终伟大的公司还是时代的公司,不只是一个“CEO的公司”。多多少少还是因为,你在正确的方向上,做了多少长期价值正确的事,所以你在这个时候做成了伟大的公司,而成为了伟大公司之后,CEO就被认为很牛了。

    来源: i黑马网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