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拆迁户砍死3人伤1人被击毙 伤者索赔200万

    2016-10-18 14:11:00 来源: 观察者网

    据北京时间10月18日报道,2016年5月10日,郑州市惠济区薛岗村拆迁户范华培举起刀,砍死砍伤3名路人和一名街道办干部后,最终在数十位持枪警察的围截下被击毙。这起因拆迁而引发的惨剧,曾引发社会强烈关注。

    近日,记者获悉,被范华培砍了10刀的伤者王威强已脱离生命危险,日前正式将范华培起诉至法院,索赔各项损失共计200万元,该案将于10月19日在惠济区法院开庭审理。此外,被捅死的和文志父子的亲属也向惠济区法院提起了诉讼。

    被捅10刀 治疗花费近170万

    此前公开报道显示,郑州市惠济区老鸦陈街道办事处薛岗村于今年春节后正式启动拆迁,拆迁进展一度很快,曾在一个月内95%被拆迁户签订拆迁协议。但范华培等部分村民由于对拆迁政策不满,一直拒绝签协议。

    5月10日案发当天中午,范华培曾饮酒。当天下午4点半,范华培回到家,发现家中停电。此时,他发现一辆钩车停在他们家附近,正在拆已搬空的房子,于是他拿起刀走向钩车,一场血案由此开始。

    5月10日,郑州惠济区薛岗中街,警方在拆迁户杀人事发地附近值守

    范华培捅的第一个人即为钩车司机王威强。由于王威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陷入昏迷状态,范华培与王威强的对话细节媒体少有披露。

    王威强的弟弟王威晖向记者转述了哥哥与范华培的对话细节。

    王威晖介绍,王威强在案发前接到公司电话,让其挪一下钩车位置。他走到钩车前,正准备上车时,与其并不认识的范华培走了过来。“范华培问我哥是不是 弄坏了他家的电,我哥说不是他干的,他干的不是这个标段。没等把话说完,范华培就一刀捅了过来,事发突然,我哥根本就没注意到他拿着刀。” 王威晖说:“被捅后,哥哥直接倒在地上,但还没昏迷,他强忍疼痛给同事打了一个电话,只说了三个字:出事了。”

    王威晖说,在他哥打电话的同时,范华培还拿着刀不停在他身上乱捅,“范华培说的最后三个字是:去死吧”。

    王威晖表示,案发时拆迁方的一名管理人员目睹了整个经过,但是此人并未制止行凶,而是直接跑掉了。

    事后医生发现,王威强被捅了10刀。由于伤情太严重,王威强在医院抢救了两个多月,都没完全脱离生命危险。“左肾摘除,腋下,腿上多处刀伤,左手两个指头的关节坏死,不能活动。”王威晖介绍,经过5个多月的治疗,目前王威强神志已恢复大半,但是生活仍不能完全自理,扶着墙可以慢慢走几步,经常会跌倒。

    王威晖告诉记者,截至10月16日,哥哥的医疗费已花了167万元。“医疗费都是老鸦陈街道办垫付的,但是我们陪护人员的费用都是自己出的。”王威晖说。

    所在公司未注册 老板“消失”

    “哥哥曾是家中的顶梁柱,现在他自己连饭都不能吃”,王威晖告诉记者,哥哥脱离危险后,曾找各个相关机构询问索赔事宜。

    “先找了哥哥所在的拆迁公司——河南方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但是对方称没有注册公司,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不好说。” 王威晖心中充满疑惑,“政府拆迁项目,怎么会找没有注册的公司来干?”

    此后,王威晖又找到老鸦陈街道办。“街道办让我们告范华培,还给指定了司法援助。综合各项损失和后续的伤残护理等费用,我们提出了总计200万的索赔请求。”王威晖说。

    记者查询河南方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发现,该公司没有工商注册信息。同时也未查询到此前薛岗村拆迁项目招投标信 息。薛岗村拆除面积达到70万平方米,在业内堪称大项目。在范华培案发生半个月后,郑州市官方再次对外发布了剩余25万平方米拆除房屋的招标公告。

    王威晖告诉记者,哥哥并没有与房屋拆除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而是跟着一位姓朱的老板在干活。事发后,朱老板曾在医院出现过几次,之后就不再露面。记者致电朱姓老板询问相关问题,遭到对方辱骂。

    10月17日上午,老鸦陈街道办宣传科办公人员向记者表示,宣传部门暂不掌握拆迁中标公司等信息,将询问相关部门后回复。但截至发稿时止,对方未回复。

    河南博正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姓律师称,王威强诉范华培案已被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法院受理,将于10月19日开庭审理。

    记者了解到,另两位在范华培案中死亡的和文志父子的家属,也接受了官方的法律援助,将范华培起诉至惠济区法院。

    范华培杀人案中,还有一位死者是街道办干部陈山。记者获悉,陈山没有结婚,无子嗣。其唯一的老母亲未起诉范华培。

    薛岗村拆迁暂停 回迁无期

    记者了解到,薛岗村拆迁仍未结束。

    “现在村民已经全部迁出,但是还有不少房子没拆,不知道什么时候拆完,拆迁办都已经撤了。”一位村民介绍,现在出入村庄所有路口全部封闭,想回去看一眼都不行。

    老鸦陈街道办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薛岗村的拆迁的确停止了,“但这是因为省市正在大力整治空气污染,大规模拆迁工程会导致扬尘污染,所以只能将工程停了,至于什么时候启动剩余房屋的拆除工作,尚无时间表,回迁房建设和完工时间都不能确定”。

    部分村民和老鸦陈街道办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范华培家的七层房屋仍未拆除。同时,由于范华培的案件,街道办未向范家发放拆迁补偿款。至于补偿金额,官方没有披露。

    知情村民告诉记者,现在范华培一家人都迁往范华培的妹妹家居住。“如果拆迁补偿款被执行给死者和伤者,那么范华培全家未来生计也将成问题。”一位熟悉范华培家情况的人说。

    来源: 观察者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