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周本顺该抓不抓的市委书记,说的是谁?

    2016-10-18 04:24:00 来源: 长安街知事


    撰文|高楼


    一夜之间,年度反腐大片《永远在路上》刷爆了舆论圈。它之所以获点赞无数,在于披露了“大老虎”们不为人知的贪腐、违纪细节,把他们的真面目暴露在阳光下。


    其中提到周本顺的情节,让人印象深刻。因为他抵制中央精神不是第一次:当省委书记期间,对环保不真抓。而根据纪录片中的自述,对反腐,他不仅不真抓,还以实际行动去干涉。


     周本顺在镜头前坦言:“哪个领导干部有问题,数额不大的话是不是就稍微放一放,这些都是我跟省纪委做的一些指示,一个市委书记本来应该早抓的,但是一直拖着不抓,中纪委催问了才抓,还有几个市级领导、厅级领导本来都应该抓的,最后都在我所谓的把握之下没有抓,没有贯彻中央“有腐必反”的决策。”

     

    今年1月份,王岐山在中央纪委全会上讲“问题”时提到,有的管党治党责任不落实,存在上面九级风浪、下面纹丝不动的现象。当周本顺提到上述细节时,很多小伙伴立刻明白了。对于中纪委交办的线索,就有省委书记敢对着干——给省纪委打招呼,拖着不办。该抓的市委书记,中纪委催问才抓。


    该抓没抓的市委书记说的是谁?长安街知事APP梳理发现,十八大后河北有三个市委书记落马,分别是邢台市委书记王爱民、衡水市委原书记陈贵和承德市委书记郑雪碧。其中,陈贵、王爱民在周本顺之前落马。


    三人中,最早出事的是王爱民。2014年9月,河北新的纪委书记陈超英上任一月后,王爱民被查。王的涉案金额超过5000万元,在厅级干部中也算“名列前茅”。


    陈贵的落马经历非常耐人寻味。他在2010年5月因涉嫌违纪被免职,但官方没有披露具体细节,此后他在公众视野中消失长达5年,直到2015年3月28日被河北省纪委宣布接受组织调查。而陈贵从落马到被逮捕,只有不到4个月。在违纪被免职后的五年里,陈贵依旧安然无恙,真有点“能耐”。



     陈贵


    今年将满60岁的陈贵是河北省涿鹿县人,整个仕途生涯未曾离开过河北。陈贵曾辗转河北多个城市,历任共青团张家口地委书记,怀安县长,怀安县委书记,张家口市副市长,张家口市委常委、秘书长,张家口市委副书记,秦皇岛市委副书记等职。


    周本顺2013年从中央空降到河北任职,在冀干了两年。而陈贵2010年就被免职,两人之间未必有过硬的私人关系。但正如周本顺自己所说,中国历来就是个人情社会。人情是无处不在的。


    不过,问题可没有这么简单。周本顺只身来到河北工作,不仅有人给安排高档食宿,还有自己要保的市委书记。从根源上来说,权力交付给私欲如此之重的人手里非常可怕。但就周的行为方式而言,他生活腐化也好,为下属说情也罢,实际上是在保自己。


    为什么这么说?为政者,向来应该以上率下。尤其位高权重者,每一个行为都会争相被下属放大和效仿。周本顺在公务接待、个人住房、出国考察方面,严重违反八项规定,在河北省产生了严重的负面效应,以至于很多地方落实八项规定不到位。而他想让一些有腐败行为的领导干部,得到安抚、得到保护,实质上就是在创造宽松的腐败环境,赢得所谓的“拥护”,让自己最后得到一个冷处理、软着陆。

    不能不说,他是腐败官员里的“高情商”,他把讲政治用在保护自己身上。而把真正应该讲的政治——不折不扣落实中央决策,用在了嘴上。十八大后,周本顺曾作为中央宣讲团的成员到重庆、甘肃等地作报告。大家可以自觉脑补他白天大讲党的政策、晚上磕头烧香、背地里还打招呼干扰纪委办案,是一个多么讽刺的画面。



    来源: 长安街知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