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李雪健:化妆成焦裕禄捂着肝的肝药广告,给再多钱也不能做

    2016-10-18 12:13:00 来源: 观察者网

    10月17日,第11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暨第28届中国金鹰电视奖颁奖晚会在湖南长沙落下帷幕。虽然颁奖典礼后,观众对“视后”有颇多争议,而在电视剧《嘿,老头!》和《少帅》中均有出色发挥,捧获极具分量“最佳表演艺术奖”的李雪健却几乎没有争议,观众齐呼实至名归。

    据悉,这已经是李雪健第三度摘得金鹰奖。

    在领奖时,李雪健难掩激动之情。“用角色和观众交朋友,是我的选择、我的追求。”眼眶中噙着泪花的李雪健感谢观众、剧组和同行对他的肯定和鼓励,“奖杯来得不容易,我会好好珍惜。”

    事后,人民网对李雪健进行了一次独家专访,采访中他表示,他用自己的角色和观众交朋友,以精神享受为目的,一步一个脚印,这成为了他的幸福、他的追求。原文如下:

    第十一届金鹰节颁奖晚会

    与银幕上比起来,李雪健还要清瘦些。他坐在沙发上,从上衣口袋掏出两幅助听器,一边调试哪一副效果更好,一边歉意地指着耳朵说:“听力下降得厉害。”

    “演戏怎么办?”我提高了声调。

    “带着这玩意儿不是穿帮了嘛。我就把对方的台词都背下来,他们一张嘴,我就知道说什么了。”李雪健微笑说,声音些许沙哑。

    15年前,一场大病差点夺走了李雪健的艺术生命。病发后复出,他洞悉了很多,唯一放不下对“戏”的痴迷。“每年只接一部戏”,这是4年前李雪健对观众的承诺

    最近两年,他“食言”了。去年播出的电视剧《嘿,老头儿!》里,他让观众笑中带泪中记住了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刘二铁”;今年上半年的口碑之作《少帅》,他以“神”一般的演技复活了枭雄张大帅;在7月上映的电影《老阿姨》中,他又挑起了解甲归田的农民将军甘祖昌一角。

    一个又一个新角色,立在观众心里,不变的,是李雪健对“戏”的痴迷。

    演员李雪健接受访问

    “演了那么多角色,不知道哪一个最接近您?抑或每一个人身上都有您个人的色彩?”一直以来我都好奇,演谁像谁的李雪健,是把自己变成了角色,还是把角色变成了自己。

    “我的条件不能成为一个偶像。所以,更多的是尝试不同类型的人物。做一个合格的演员,就是要用自己的角色与观众交朋友,我选择了这条路。”他停顿了一下,补充说:“影视艺术是集体创作。舞台剧有几个月的时间排练,可以边排练边改变,边演出边调整。影视就没办法。所以在创作前期,你要拿出更多的时间做准备。别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一个角色火了,可能有种种原因。做演员,要自知。”

    “您说过,自己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在剧组领盒饭。”

    “为什么?证明你在剧组开始创作了。我生病的时候怎能想到,3年后还能拍戏,所以觉得幸福。演员演戏给观众看,这是职业。我喜欢这个职业,再一个演戏了,又赚钱了。”

    “您还看重钱吗?”我半开玩笑说。

    “我不看重钱,吃什么呀?”他也半开玩笑,将我一军。

    “那为啥没见您拍广告?”我不放松。

    “92年,有人找过我。拍《焦裕禄》,我前前后后得了6000块,《渴望》是8000块,《水浒传》是13万。92年一个广告要给我20万,挺吸引人的。”他脖子一缩,眯着眼睛,旋即又严肃起来,“一个肝药广告,让我化妆成焦裕禄,在河边走,捂着肝脏的位置。我一听,再多钱也不能做。”

    “后来我做了一个含片的广告,台词是‘没有声音,再好的戏也出不来’。结果没几年,我在《搭错车》里演一个哑巴。有记者问:您不是说没有声音再好的戏也出不来吗,这回哑巴的角色怎么演的?”他叹了口气,“丢人!我自个儿抽自个儿。有些事是可以做的,有些事是不可以做的,你要考虑到你是公众人物。”

    “我也迷茫过。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我在发言中提到了《横空出世》。那里面胖胖的形象让我很懊悔。没出名的时候怎么能减肥,出了名,需要这个人物瘦的时候,怎么就没减肥了?那还是思想有问题了?”

    李雪健在《少帅》中饰演张作霖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组织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李雪健不仅是参会的文艺界代表,还做了主题为《用角色和观众交流》的发言。会后,这篇朴实、真诚的发言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这篇发言我准备了一夜。”他的眼睛特别亮,好像回到了两年前,“讲实话,我就是个普通人,高水平的语言我也不会。能和总书记说说心里话,讲讲我作为演员的幸福感,对现在艺术创作的一些担心,这辈子可能就这一次机会。”

    “发言结束后,总书记谈到了宋大成、宋江,谈到了焦裕禄、杨善洲,也讲到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讲到了杨善洲的那句话:共产党员也有职业病,共产党员的职业病就是自找苦吃。他说,雪健讲的这个职业病,讲得好。”

    “总书记后来在讲话中谈到了自己读的书、看的电影,年轻时候的知青生活,聊天一样的话语,特别亲切。还讲到,知青时候姐姐接他回家,问他想吃啥,他说想吃面。座谈会开的特别好,这是我一辈子的幸福”。

    一连串的回忆,满是李雪健鲜有示人的“骄傲”,属于演员李雪健的“骄傲”。

    “总书记与大伙握手,我看到他的眼神里,有一种亲切、信任、关爱、鼓励。这两年就是在这样的情感下创作。我是个演员,不能光喊口号”。他说,座谈会一周年的时候,有记者提出采访,他婉拒了。“没有拿出作品来,心里不踏实。”

    李雪健出演的每个角色都深入人心

    李雪健又从那旧旧的布袋子拿出了一个精心装裱的相框——文艺工作座谈会结束,总书记与他握手时的合影。“这幅照片我自己家里摆了一幅,又给老爹洗印了一张,摆在家里的客厅。老爹自豪呀!”

    “马上两周年了,座谈会上总书记的讲话,大家的发言还经常在脑海里闪现。有一首歌,我们年轻的时候唱过,那天发言的时候我也唱了。”他若有所思,而后用手在腿上打着拍子,哼唱起来——

    “共产党员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到了每一个地方,都要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

    为什么共产党员焦裕禄、杨善洲能在人民心中扎了根,开了花,结了果?为什么一个朴实的演员和他塑造的角色,能在观众心中扎了根,开了花,结了果?或许,所有的答案都在这两句朴实的歌词吧。

    记得20多年前,作家史铁生曾写过一篇《印象与理解——写好人李雪健》。在史铁生看来,“李雪健是以真诚和实干在超越自卑,他所要求的好报是精神的快乐。以精神享受为目的的任何行为和事业,本无失败可言”。史铁生断言:“李雪健非常可能成为最幸福的人。”

    20年后的今天,李雪健告诉我,“一个演员,你演的戏没人看,能幸福吗?从实际出发,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这是我的幸福,我的追求。”

    (记者 任姗姗

    来源: 观察者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