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不托着他,一条命就没了

    2016-10-18 12:38:00 来源: 观察者网

    昨天(10月17日),在宁波市鄞(yín)州二院产科病房,37岁的高女士安静地看着身边漂亮的儿子,一脸灿烂的笑容。这个宝贝能平安降生,不容易。

    据《钱江晚报》18日报道(通讯员余艳芸、谢美君,记者李竹青),10月14日凌晨,正在产房自然分娩的高女士遇到了突发状况:脐带脱垂。生死时刻,医生、护士、麻醉师等立即赶到,产房变成手术室,不到20分钟,宝宝呱呱坠地,而在这个过程中,一位助产士感动了手术室内所有医护人员:为了给脐带留出更多的空间,她跪在地上,身上蒙着厚厚的单子,右手一直拖着胎儿的头,坚持了半个多小时……

    右下角的两个鼓起,就是助产士黄娟娟的头部和背部

    产妇分娩时突发脐带脱垂 胎儿命悬一线

    高女士今年37岁,初为人母,个子高,骨架大,产检胎位也很正,宝宝个头又不大,适合自然分娩。

    10月13日晚上,肚子有了“动静”,她被送到鄞州二院,进入产房。次日凌晨1:55,高女士的宫口开了七八公分,黄娟娟为高女士检查宫口是否已完全打开。她摸到胎儿的头前,有一条锁状的东西,仔细探触,还有搏动。黄娟娟立即判断:可能是脐带。

    一般而言,正常的分娩是胎儿先出,然后才是脐带、胎盘娩出,但有一种特殊情况叫“脐带脱垂”,脐带先于胎儿娩出,这种情况可能会引起脐带被挤压在产妇骨盆和胎儿头部之间,血液循环被阻断,胎儿血供障碍,发生胎儿窘迫甚至危及胎儿生命。

    “一旦没了血供,胎儿几分钟内就会窒息而亡。”黄娟娟心里一沉,和沈春燕分头联系值班医生、手术室等。她右手不敢离开胎儿的头部,稍微向上拖着,尽量能脐带留出一些空间,用左手给同事们打了电话。

    产房秒变手术室实施剖宫产 助产士跪地托起胎儿头部

    产房启动应急预案。2:06,值班主刀医生等各就各位,产房变成手术室……医生准备立即为高女士做剖宫产手术。时间就是生命,胎儿在子宫里多停留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

    这时,黄娟娟依然用右手拖着胎儿的头部,手术床不高,她不得不屈膝跪在地上。手术时,高女士身上必须要严密覆盖多层无菌手术单,黄娟娟也被盖在手术单下面。

    无菌手术单有隔离病毒和防止液体渗漏的功能,又密又厚,不太透气,至少两三层蒙在身上,又戴着口罩,黄娟娟立即涌上一种憋闷感。

    手术开始后,高女士宫缩越来越频繁,每次宫缩,就有一股力量向下推着宝宝,黄娟娟一边用巧力对抗,一边又要适当地擎着宝宝的头。不一会儿,她就感到右手又酸又麻。

    黄娟娟身高1.72米,蜷缩久了腿也越来越酸。更难受的是,单子下面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憋闷越来越严重,有点喘不上气,“一定要坚持,为了这健康的小生命再忍忍。”

    母子平安 助产士站起时四肢僵麻

    全手术室的医护人员都在努力和死神“抢”这个胎儿。

    2:28,终于传来一阵啼哭,宝宝被剖出来。“是个男婴,一切身体指标正常。”听到儿科医生的话,大家如释重负。

    这时,黄娟娟已经跪了33分钟,四肢有些僵麻,手腕和膝盖已经疼得不敢直接回位,她慢慢地活动着关节,轻轻从单子里退出来,已经被憋得满脸通红。同事们看了,都很心疼。

    “孩子很漂亮,妈妈恢复得也很好,值了。”10月17日,记者联系上黄娟娟时,她这样说。黄娟娟今年28岁,已经工作6年了,三四年前,自己也做了妈妈,“因为我经历过,懂得分娩不容易,平时工作很忙,有时一天要接生六七个宝宝,但只要都母子平安,就觉得没什么。”

    来源: 观察者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