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这操蛋的世界,尽暖了我一个人

    2016-10-17 04:58:00 来源: 有意思吧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我若耍流氓,自成青龙帮。”

     

    从2013年的国庆开始,我每年都会从肚子里挤出点墨水去灌溉我的友情。

    我之所以这么干,是觉得这种方式比买鲜花,送礼物,打电话,发短信要省钱多了。

    诚然,不仅省钱,还能修建友谊的桥梁,岂不乐哉?

    2013年高中毕业,我在qq上创建了一个讨论组,把我们几个总是互相伤害的好哥们好姐们全数拉了进来,没事吹吹牛逼,斗斗图。

    不过,当年走三流文艺范儿的我,愣是轻描淡写地把讨论组的名字改成了“你若不死,我就奉陪到底。”

    一周之后,我觉得“死”这个字格外地扎眼。

    试想,我们都是祖国的花朵,正打着花骨朵呢,怎么能诅咒彼此不得好死呢?

    好歹,我们都捅过彼此两刀。

    于是我动动键盘,麻溜地将讨论组的名字换成了:“卿若不离,吾将奉陪到底。”

    仅仅是换了四个字,瞬间就觉得高逼格了不少。

    不禁感叹,咱中国的文字真是博大精深,深不可测啊。

    至此,我这只女流氓的背后,拥有了一支强大的流氓团队。

    上次写了几个我要好的哥们,现在我打算把我那一麻袋的姐们也拖出来晒晒太阳。

    我在高中时候结交的这些姐们,那才是女流氓中流氓,我一般都不放她们出来祸害世界。

    奈何今年国庆我没放假,我只能拖她们出来祸害世界了。

    谁让这个世界明媚了所有人,却唯独忘了一个我呢?

    正所谓,你若盛开,蜜蜂自来。我若耍流氓,自成青龙帮。

     

    01

    “一人当官,万夫可以开小差。”

     

    我在高中认识的第一个姐们,叫小雷。

    小雷是我读高中时候的同桌,每次校外有什么新鲜事儿都是她捎给我的。

    就比如,她向我时事报道了贱人羊是如何在向阳大桥上对着老爷爷K歌的。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重要的一件事儿就是,她是我们班的数学课代表。

    这就意味着我能在数学作业上无法无天,并且不怕被活捉。

    是的,一人当官,万夫可以开小差。

    高中毕业之后,小雷去了扬州读书,成为了白衣天使队的一员。

    这份胆识和气魄,整整甩了咱班上的姑娘好几条中大街。

    读书时期的最后一个暑假,我在我们市区的医院里见了小雷。

    那姐儿用一身白衣天使的外皮完美地将女流氓的气质藏在骨子里,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拉风。

    不过,这一身白衣天使的装束还是没有她叫我组长的时候拉风。

    还是没有她骑车载着我一起去刷街的时候拉风。

    还是没有她在上课给我放哨的时候拉风。

    前段时间,小雷在后台给我留言。

    她说,我还记得你画在我校服上的两朵莲花,一朵盛开,一朵含苞,那可是你花了一整个午休的成果。

    对的,你没有看错,在整个高中,我都是在混日子。

    没事就拿着我的铅笔在同学的衣服上乱涂乱画,那时候觉得画画要比吹牛逼有文化有内涵有档次多了。

    如果当年我的画笔肯给我三分面子,如今的我肯定能成为一名合格的粉刷匠。

    我看着小雷的留言,隔着屏幕对她笑道,万一哪天我光明正大地出名了,你就拿着那幅画来找我,我一定不会承认那是我画的。 

    愿山川逆流而上,愿岁月峰回路转,愿青春这匹烈马日夜兼程,只为追回一个你。

    然后用一台老旧的黑白相机,定格我们初识的模样。

    我负责纸上谈兵,你负责冲锋陷阵。

     

     

    02
    “人生得意须嘚瑟,莫要人不知。”

     

    所有的故事中,都有一个女汉子。

    这汉子,不仅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还能不费吹灰之力,衣角一甩,将一桶18.9升的矿泉水从一楼搬到二楼。

    在我们小组中,大饼就是此角色的实力担当。

    首先我要用梳子理一下思绪,大饼是如何进入咱们的小帮派?

    主要是我和我们班担任数学课代表的小雷同学搞上了关系,大饼先前又是小雷的同桌,所以自然而然就被我们小帮派收入囊中。

    其实,我并不喜欢这种耍流氓能耍过我的姑娘。

    只是,时代更新的太快,眨眼就将耐摔的诺基亚变成可以玩神庙逃亡的苹果。

    眨眼就将我不太看好的姑娘变成我们组的首席搬水运动员。

    这样的转变,我真想破口骂一句,这操蛋的世界,尽暖了我一个人。

    大饼也是在苏州读的大学,所以我们没事就相约在美食街上,吃香的喝辣的。

    没事就相约去火锅店,比谁的啤酒肚大。

    没事就相约在学校的餐厅,比谁的脸皮更厚。

    我们一路口水,拳脚相向了好几年。

    这几年来到底是谁如命运似的推着我耍流氓呢?

    那因为我身后的你,为我撑起了嘚瑟的人生。

     

     

    03
    “尽人事,以待友谊的贼船。”

     

    在我的笔杆子底下,可以封为本年度最佳跑龙套金奖的,当属陈小菲了。

    前段时间,陈小菲一脸懵逼地问我:“为什么其他同学都用了真名,而我非要穿上一身马甲,才能出来的见人。”

    我说,因为你见不得人的事情太多。

    我和陈小菲读了同一所大学,当年我的高考志愿都是陈小菲一人操办的。

    就连我上大学时候宿舍用品,都是陈小菲领着我,大摇大摆地从男生宿舍楼给搬到六楼。

    这姐们,对我可谓是尽心尽力,死而后已。

    有一次,陈小菲打电话问我,你在宿舍吗?

    我说,在呢。我一直守着我的床,屹立不倒已经三年有余了。

    陈小菲说,那就好,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一脸茫然地拿着手机,陈小菲那丫的是查岗还是闲得蛋疼?

    五分钟过后,陈小菲拽着沉重的步伐,步履蹒跚地爬到我的身边,对我咧着牙笑道:“给你送两只鸡爪。”

    我说,就两只鸡爪还劳烦您老跑一趟六楼啊?

    陈小菲笑着说,鸡爪好吃。

    好姐们嘛,就是有难不一定同当,但有口福一定要同享。

    通俗点讲,就是我有一只鸡,我肯定少不你一只鸡爪。

    最近,陈小菲越来越介意她穿了一身马甲的事实。

    每次我操起笔杆填坑的时候,她总是在我的身边念叨,凭什么他们可以用真名,我却用了假名?

    我们高中语文老师给的解释,是因为陈三水很肥,所以叫陈小菲(肥)。

    可能,我内心也是这么想的,只是隐藏得比较深。

    所以,在这里,陈小菲正式被我打回陈三水。

    是哪个贱蹄子将时光绣成回忆,一眼就看尽烟华?

    如果可以,我只想成为一艘友谊的贼船,守着青春的渡口,等着你送上船来。

     

     

    04
    “给点八卦,她就盛开。”

     

    张怡同学,是当年我们班会移动的八卦全书。

    这姐们,可谓是给点八卦,她就盛开。而且不分昼夜,马不停蹄的那种。

    在班上,她有一个雅号,叫奥特曼。

    这只奥特曼不会打怪兽,却每件事都能掺和一脚。

    在我写王大仙那篇文章的时候,特意问了饱读诗书的贱人羊,王大仙为什么叫王大仙?

    贱人羊甩给我一句,这事儿,你应该问张怡。

    当晚我回到家,顺带问了陈三水,你说,王大仙为什么叫王大仙?

    陈三水一脸懵逼道:“不知道啊,这事儿你应该问张怡。”

    是的,我们团队的奥特曼上知老班的脸皮有多厚,下知张康达同学是如何分的手。

    某一日,贱人羊在讨论组里做一份调查问卷,问题是,你们在学校聚餐一般会去哪些地方啊?

    奥特曼回答,五星级酒店。

    贱人羊说,做梦了吧你。

    奥特曼回答说,对不起我还是说实话吧,私人度假村。

    这大实话说的,我十分喜欢。

    这时候,黄大侠冒出来跑个龙套道:“除了沙县兰州大饭店,其他我都不怎么去。没意思,不符合我的消费。”

    黄。大。侠。抢。镜。成。功。

    顶着女流氓头号光环的奥特曼漫不经心道:“我都是吃移动饭店。”

    我看着手机屏幕,一脸懵逼道,移动饭店?我只听说过移动套餐。

    这时候,奥特曼发话了:“菜煎饼豪华套餐,臭豆腐豪华拼盘。”

    我靠,真是在她嘴里,连街边摊都穿上了名模的衣服,还顺道走了一趟国际展。

    这牛逼吹的,连我这么能说的人,愣是没插上嘴。

    这脑洞,要是用在小说上,肯定能挤了南派三叔的名号。

    这污力,要是用在段子上,哪里还需要种子文件,直接拷贝她的名言名句就好了。

    这魄力,要是用在青春战场上,肯定能横扫千军,杀敌人片甲不留。

    我决定了,以后行走江湖,一定要带着奥特曼,虽然不能在拳脚功夫上优胜他人,最起码在嘴上还能让他人找不着亲爹和亲妈。

    真是有她在手,杀遍天下无敌手。

    对了,你们有什么不懂的或者在哪里结了什么梁子,请联系我,我再帮你预约奥特曼。

    价格嘛,先解个简单的高中数学题:y=1/(x²+2x)求值域。

    不为别的,只为活跃一下气氛。

    之后,我们再来友好地商量中介费。

     

    05
    “不怕同学有钱,就怕同学有钱有义。”

     

    传统意义上的圣诞节,在大学和高中有着不同的两种过法儿。

    高中的时候,同学们会在下晚自习后就会收到卡片,苹果和橙子。

    卡片上写着掏心窝子的话,苹果寓意平安,橙子寓意称心如意。

    而在大学的时候,想过一个圣诞节,首先你得有钱,因为大学里的苹果橙子已经翻身成了贵族,不是你我这等乡野里的流氓所能消费得起的。

    再者,你得有挨得近且有钱有义的朋友。

    最起码,能保证你在当天晚上能收到圣诞礼物。

    读大学的我,以上两点都不具备,因为挨在我的身边的陈三水已经穷成一个胖子了。

    不过,咱的流氓团有人有钱有义啊。

    甜甜就是我们流氓团中,最低调且最能潜水的人了。

    低调地只剩下钱,潜水潜得只剩下颜值。

    大学的第一个圣诞节,在无锡读书的甜甜,就大方的给我和陈三水,奥特曼,大饼快递了圣诞节礼物。

    领到礼物那一刻,我惊喜地发现,除了颜值很高的苹果,还有辣味十足的豆腐干。

    另外,还有一张小贺卡。

    小卡片上,甜甜用潇洒的字迹写着:“组长,圣诞快乐。”

    可把我这张老脸感动地梨花带雨的。

    真是不怕同学有钱,就怕同学有钱有义。

    上次写了我大伯家的黑背,甜甜突然浮出水面,冲我杀过来:“组长,我们来谈谈。”

    我以为要和她谈谈如何才能做一名有钱有义之人。

    结果她一副傲慢的表情包发过来:“为啥你哥家的狗叫甜甜?”

    至于为什么叫甜甜嘛,我在这里郑重地告诉你。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有意的。

    在所有的英雄起义之后,时光都为它准备了一场盛大的离别宴。

    离别之后,有人占山为王,有人俯首称臣。

    有人花开繁华,有人寂静无声。

    可即便是一场青春的告别,我也一定会倾尽所有地把你留下。

    哪怕是一场稍纵即逝的繁华,我也一定会奋不顾身地挽留你。

    留你在我的记忆里耕耘,不计薪资。

     

    06
    “我是有多幸运,才能认识你。”

     

    我用一支能肆意闯荡青春的笔,将你们最美的样子留在我的文字里。

    然后将这段漫长的回忆修成青春的坟冢,再在坟旁,种一棵桃树和一棵李树。

    等来年花开的时候,邀一杯桃李春风,敬你陪我度过三年江湖夜雨。

    敬你在我孑然一身时,赏我脸面。

    敬你在我整个青春里,给我体面。

    敬你如今还在我的身后,为我撑起场面。

    我无法说,偌大的世界,我再也找不到一个人,告诉她。

    我亲爱的同学啊,我是有多幸运,才能认识你。你不要再刻意用友情,亲情来划分我们的界限。

    因为在我心里,你就是这个世界暖我心窝子的黑煤球。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来源: 有意思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