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2017年,ofo与摩拜单车合并了

    2016-10-18 07:28:00 来源: 钛媒体

    2017年,ofo与摩拜单车合并了

    钛媒体注:这是一篇穿越式写作的新样板尝试,告别自媒体常见的指点江山式的评论,作者借站在2017年的历史时点,用穿越的故事叙事,讲述对于单车出行这一领域的基本判断,一半真实一半虚构,生动而翔实,却也有理有据。

    这亦是钛媒体继业内首次推出“技术特稿”样板后,再次推出的一种新型“特写”形式。由钛媒体作者有泥坑坑(unicorn)完成。有价值的内容,总会留在历史里,且听风雨。不信,耐心一读。

    2017年就要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10月末我就开始了一场漫长旅行,从东欧抵达南美布宜诺斯艾利斯,之后北上纽约,横穿北美大陆抵达湾区,然后长途飞行穿越北极圈来到芬兰,短暂停留后游历北欧三国,后坐船驶出峡湾进入大洋,缓缓航行穿过整个温带气候抵达地中海,我的最后一站将从亚历山大港开始,在开罗结束。

    2017年,ofo与摩拜单车合并了

    随后的几天我如所有游客一样参观了金字塔,尼罗河,卢克索,还有苏伊士运河。气候炎热,几天下来很累,今天不出去玩儿了,在酒店写年终总结。 

    这一年如2016年,也是情况一般,O2O带来的泡沫依旧在耗散着大家的信心,直播就剩下不到10家,清净了很多,VR的泡泡也没起来,大家还是长篇累牍不厌其烦的谈VR,内容创业消停多了,自媒体们发现每篇文章不到100的PV后再也没有老脸往下写了,iPhone出了7S,一如既往的没有想象力,苹果虽然不值得被期待,但是还是会买新的iPhone,我们已经习惯了一年更换一部苹果。

    互联网医疗还是不温不火,国家没放开肯定不好搞。东莞转型,直播关停,主播失业,还有谁去整容,医美行业必然好不到哪里去。楼市还是火,钱不停的往里钻,2017年整年ABC三轮加起来的钱估计拿不下北京三环里的一个新盘。对了,空气还是一如既往得差。

    2017年,ofo与摩拜单车合并了

    从2016年起闹腾的互联网单车今年也落下了帷幕,mobike和ofo最终合并,被大佬做局成了滴滴的产业,中国人从此出门除了腿是自己的,剩下都姓滴。这件事在意料之内情理之中,因为我是参与者,所以我需要在总结中说说这件事。

    这场单车之间的战争开始的悄无声息,记得有天早上在拥堵的东三环收到一条36kr的推送之后读完了刚想指天说日!一抬眼一辆mobike骑了过去,已懵....

    之后热闹的融资就开始了,都怕挤不进去,都往进挤。记得当时是去年的双11,我去见某个mobike和ofo的模仿者,前晚FA给我做了一堆介绍,看看就看看吧,听他喷了45分钟,困,报完价后我微笑点头,草草结束了见面,互道保持联系,当天谈的什么记不清了,我只记得那位仁兄很兴奋,双十一当天雾霾很大,从基金办公室看不到CCTV大裤衩。

    人类总在历史里寻找相似性,进而求得启示,2016年至2017年间,我作为一个VC从业者看着单车间的厮杀,脑中总是不断闪现出几年前打车软件之战的点点滴滴,仿佛看着同一个剧本改了主角名称之后被重新演了一遍。

    打车软件之战始于2012,止于2015。

    2012年,王刚还不是投资教父,他拉着阿里一位年轻BD开始创业了,那时候都是投资人送钱给创业者创业,由此开始了一场不长但却足够猛烈和传奇的战争。当时他们或许想不到,这款模仿UBER的产品会在未来的10年被商学院当做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经典案例写入教材,被千万眼光中闪着光芒的学子们反复诵读。

    当年9月,当时还叫嘀嘀打车的APP在北京上线,晚于他们后来最大的竞争对手快的一个月。2013年4月,阿里入局快的打车。同月腾讯注资嘀嘀,两家公司有了全国扩张的资金基础。在随后的大战中,渐渐的只剩下滴滴和快的两家,交替声称着自己占打车市场的份额第一。

    即使到今天,大家还清晰的记得那些个滴滴快的红包在朋友圈里纷飞、出租车师傅好心的教你如何把打车费分批付最省钱的快乐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行业最早的先行者叫摇摇招车。

    摇摇招车是国内最早出现的打车app。其客户端2012年1月登陆AppStore,成为第一款手机叫车软件,上线伊始即获得真格和红杉投资的百万美金A轮融资,然而,其错过了腾讯和中信的投资,被滴滴等后来者反超,脆弱的先发优势丧失殆尽。2015年1月正式宣告死亡。

    2017年,ofo与摩拜单车合并了

    摇摇招车的微博永远的停在了2014年7月3日,天知道最后一天发生了什么

    当时很多关于打车软件的媒体报道,有两篇让我印象深刻:

    第一篇是摇摇招车的一个创始人讲:对于打仗这个事,发现除了钱没什么好拼的,我们发现什么策略都不如有钱,如果声响不够大,产品再牛也没用。摇摇招车的团队以看重产品著称,但产品上的微弱壁垒在资本站队和政府公关的巨大失误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还有一篇说滴滴当年拿下北京市场走的是卡火车站出租车停靠点。在北京西站、北京站、北京南站,程维的突击队顶着寒风在出租车停靠点一辆辆不厌其烦的让师傅们装软件,而摇摇招车的流量入口在首都机场,但是他们拿下入口是通过第三方关系,后来没想关系失效了,程维的滴滴打车一天之内就抢占了三个航站楼。

    滴滴当年非常凶悍,一帮人拿着棍子保护和争抢地盘儿,有阿里铁军的样子。

    没钱没血性就只能被车轮碾压。事实就是如此,后来听考拉班车的联合创始人讲,当年也干过拿着棍子在中关村争地盘的事儿,光派出所就进去了两次,让我一瞬间仿佛穿越看到了当年丁力和许文强时代的上海滩。

    后来腾讯,中信,DST,淡马锡纷纷入局对滴滴打车的胜利是决定性的,渐渐地,快的在微信里的红包没了,只能在新浪微博里尴尬的发红包,微博当年也被微信打的找不着北,导致这些红包发的卵用没有,逐渐败北。

    2015年2月14日,滴滴收购快的,创始人吕传伟淡出,柳家人和程维带着滴滴成为国内打车市场老大,随后又和UBER打了一年,最终柳青、柳甄两位柳家人握手言和,UBER中国并给了滴滴。

    时势造英雄,英雄可不能缺钱,我们来梳理一下都有那些机构参与了这场补贴大战,别嫌多,一个个来:

    北汽集团,中投,中金甲子,中信资本,赛领资本(上海国资委旗下),苹果公司,中国人寿,鼎晖投资,春华资本,民航股权投资基金,平安创新投资基金,招商银行,腾讯,阿里,DST,淡马锡,新浪微创投,金沙江。

    加上当年合并快的,还要包括经纬,软银,阿里和老虎基金,两家公司一共融了超过100亿美金,这些名字一行写一个能有两尺长,这就是我们经历过的打车大战。

    后来时光辗转到2016年下半年单车也开打了,投资方大大小小一字码开,简直堪称混战,投天使和做Pro IPO的机构同时进场,好不壮观,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些机构有:

    唯猎,东方弘道,真格,王刚,滴滴,蔻图(Coatue),顺为,红杉,高瓴,小米,经纬,熊猫,贝塔斯曼,DST尤里米尔纳个人,美团王兴个人,腾讯,金沙江,中信产业基金,愉悦资本,祥峰,创新工场,华平资本,启明资本等,细细一看和滴滴投资方重合度还真是高啊。

    2017年,ofo与摩拜单车合并了

    我的同事们就在想一个单车项目怎能火的这么离谱,2016年难道真的如此不堪?那时起我就认为这场资本大战的结局必是两家合并,或者合并完了出售。

    这里插一句,我们扪心自问打车软件撬动市场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之前官方给出的说法是便宜和方便,而我认为事实上的根本原因只有便宜!

    方便很重要,但是远没有便宜来的直接,之前的情况是,只有商务人士经常打出租车,因为公司有报销福利,普通人在平常情况下是不会随便打车的,而打车市场的疯狂补贴改变了这一切,但是只要补贴一停,情况一定会反弹,所以用户说到底没有品牌忠诚,只有对比谁更便宜划算。

    当时我对互联网单车有以下三点思考:

    第一:VC不要再谈雾霾天会不会骑单车这个观点,雾霾天什么都不会骑,决策是否投资互联网单车和雾霾天没有关系;

    第二:用户对互联网单车没有品牌忠诚度,他们只在需求产生时看到一台推起就走,没品牌选择,别人的认识也是他们是在骑互联网单车,而不是骑着某个品牌的互联网单车;

    第三:互联网单车好不好骑不重要,因为用户的使用目的只是为了到达,所以舒适在这样的目的下就不重要了,变得可以忍受,只有当用户骑行超过三五公里的时候,是否好骑才变得重要。

    这三点在当时引起了大家的思考,后来有朋友问如果没有品牌忠诚度,也没有舒适度要求的话,为什么要这样融资?我的回答是,打车软件融资是为了用补贴烧死对方,没有其他做法。

    而互联网单车融资恰恰不是为了补贴,它们只是为了造车,造出一个密度来,在用户没用忠诚度的客观前提下,一定是谁家车子在眼前我就用谁的,谁家的锁好开我就骑谁的,所以两个APP一定都会出现在用户的手机里,第一次选择靠密度,第二次选择靠锁(产品本身),剩下的都是扯淡,单车每次一块钱的花费真犯不着补贴。

    另外,融资大战两家合并的唯一原因就是单车数量和大家的使用频次出现了饱和,这时候再生产下去就是浪费了,需要谈合并了。

    现在看来那些除mobike和ofo之外小互联网单车公司当时的融资策略也是对的,他们是在大的框架里讲了一个"To独角兽"的资本故事,那些小机构用计算器一算发现这样的投资回报也是门不错的生意。

    到了今天我也没觉出互联网单车背后有什么宏大动人的故事,反正总有人骑车,非机动车永远有一席之地,故事就可劲儿讲吧。

    在唯猎投资完ofo天使之后,这家公司一直在做单车旅游,成绩很一般不得不去改变方向,这才出现了后来的校园单车,mobike的创始人当时还在Uber上班,可能每一个互联网出行公司的人心中都有一个轮子加共享经济的梦,那就做梦吧。

    然而单车这事最吊诡的地方在于“too fast to live too quick to die” ,在很多人还没进入状态的时候故事已经结束了,这意味着在寒冬里,因为稀缺性,项目融资的高频交易会是常态化的节奏。

    所以那时我告诉同事,ofo给大家带来了一个新节奏的前兆:旧的千团大战,以及打车出行和O2O的全国撒网的培养模式已经到了尽头,VC已经找到了新的模式来对冲风险,创业者需做到谨慎思考。

    VC不多投,但是集中投在几家企业,之后在这个地方获利,最后"To 大有泥坑坑(unicorn)"结束。这从根本上改变了VC的投资逻辑,这是博弈的结果也是人性使然。

    这一切分析完后,我发现这些事情本身不复杂,而真正的复杂是在我们如何面对看到真相时内心产生的挣扎。世界没有什么意外,一切都是力量间的相互转化,我们需要保持平衡。

    之后互联网单车真就如我所说的那样发展下去了,在商言商,我们也参与了投资。2017年上半年结束的时候两家合并卖给了滴滴,下半年滴滴上市成了世界疲软资本市场的强心针。

    虽然这次大家都赚了,但是心中总觉得悻悻然,这两年的情况没有13,14年那么让人激动,我12年进入这个行业,感觉到的就是我不能辜负这个时代,还记得当时读到程苓峰一篇写张颖和傅盛的文章,一句话让我心潮澎湃—— 张颖做了傅盛的过墙梯,傅盛做了张颖的发动机,两人相互成全了对方,相互成就了一方豪杰。

    到了今天,突然发现面对时代我们做了太多自我的解读,看似改变了水流的方向,但是谁也不知道时代究竟有没有领情。

    2017年,ofo与摩拜单车合并了


    到达埃及的第四天,回到了开罗的酒店,说来也夸张,一路上就没遇见一个穿着干净的埃及人,每辆汽车都坑坑洼洼,我作为一个外国人得到了埃及人民用各种合影表达的友好和敬意,这一刻我有种穿越回上世纪末中国的感觉,那时候美国人来到中国旅行也会引起轰动。

    1943年在这里诞生了影响世界的《开罗宣言》,那时候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初现曙光,随着二战的胜利,人类就一口气飞奔到今天这个时代。

    2011年埃及经历了由 Facebook 和 Twitter 推动的颜色革命,然后呢,穆巴拉克下台,再然后呢,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开罗国际机场的破旧让我以为自己是在乘坐十五年前春运时候的绿皮火车,这一刻我不眷恋和狮身人面像的深沉对视,不迷恋尼罗河的落日,更没兴趣探寻东方快车谋杀案,可能因为这次旅行太久了,我很想念我的祖国。

    旅途中最让我开心的永远是孩子的笑脸,因为时间永远站在他们一边。

    2017年,ofo与摩拜单车合并了

    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在2016年陡然消失,2017年一整年我都在等待新的想象力出现,等待更加深刻扎实的创业者走向战场,虽然他们还暂时弱小但是我分明感受到了他们的力量。

    创业风潮客观上给这个国家带来了改变,人们开始理解资本,开始思考商业,一部分人开始从狂欢中醒来,认真踏实的做事情,开始明白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做CEO,祛除妄念,如是观照,实事求是。

    2016年年底时,我的朋友给我说了这么一句话: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但这是我们自己的时代。

    想起了小说《基督山伯爵》里最后的话 —— 等待,希望。(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深度观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来源: 钛媒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