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怨气高压锅:瑞典成为欧洲“圣战者”出口大国

    2016-10-18 03:54:00 来源: 观察者网

    据BBC记者哈基姆10月12日报道,哥德堡,瑞典第二大城市。记者在一间地下室采访一位年轻女士。看上去她和其他西方女郎一样,穿着紧身衣服、化着妆,但她最近刚从叙利亚城市拉卡(Raqqa)回来,她丈夫为所谓的“伊斯兰国”上战场丧了命。

    哥德堡郊区俨如怨气“高压锅”,瑞典成为欧洲“圣战者”者出口大国,其中不乏陷入认同危机的二代移民。鼓励融入、多元文化失败了?

    她回忆了在那里目睹过的恐怖。隔壁雅兹迪妇女被强奸的惨叫;犯了规矩的人被鞭打、处决;无休止的炮轰空袭。这些都是“圣战者”新娘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最开始,那种生活也有吸引力,她曾经很高兴。但是丈夫死了之后,她逐渐注意到一些和她从小信奉的宗教不相容的事。

    “他们烧死约旦飞行员的时候记者问过他们,为什么要烧死人?伊斯兰真认为这是对的?记者知道的是,不能烧死任何人。”

    在另外一名“伊斯兰国”成员的帮助下,她偷偷逃出叙利亚,越境进入土耳其,飞回瑞典。她给记者看了她卡拉什尼科夫、还有她女儿的照片,女儿满脸都是弹片伤。

    记者问她,你当初为什么决定加入“伊斯兰国”呢?

    她回答说,“走上这条路,你就不会再去想这个世界上的生活了,比如有张舒服的床,你不在乎这些了,就会去想怎么才能最快地去死、上天堂。”

    采访结束后记者开车送她返回市郊。离开时,记者看到她在逗一只流浪小猫,就像其他羞涩的女郎一样。

    哥德堡,“圣战者”招募大多都发生在这里。这个港口城市、从前的工业重镇人口刚过50万,至少有100人加入军事组织去打“圣战”了。

    哥德堡也是瑞典最多样化的城市之一,三分之一的人有移民背景,其中许多是穆斯林。在东北部郊区安格雷德(Angered),移民背景的人比例占到70%以上。

    瑞典住房短缺严重,等市中心的廉租房要相当长的时间,许多新移民最后都落在了安格雷德,包括去年在瑞典申请避难的16万人当中的一部分。

    安格雷德成了警方很难管控的地方。其中部分地区被定性为“脆弱”,这是瑞典警方用语,说明法律和秩序已经出现问题,还有,渐生平行社会。

    记者们得知,“宗教执法人”试图控制该社区、确保实行伊斯兰法。据称,他们骚扰、恐吓居民,主要是女人,因为她们穿的衣服不对、或者参加派对唱歌跳舞。

    三分之二的少年15岁前辍学,失业率11%——用瑞典标准来衡量很高。这些脆弱的年轻人,正是极端分子发展的目标。

    一位说话细声细气的小伙子——就称他伊姆兰吧——告诉记者,强硬的招募者操纵迷途的年轻人、鼓励他们加入“伊斯兰国”。

    伊姆兰说,“就像大哥、或者父亲一样,他们会说,‘别吸毒了,别打架了。跟我们走吧,为真主而战,为穆斯林自由而战。穆斯林人在遭到杀戮、强奸,你还在浪费生命。你从他们瑞典人那里什么也得不到’。”

    伊姆兰最开始也希望去中东加入“伊斯兰国”,但是后来看到那些残忍的视频、图片,他说他现在很害怕,希望能在瑞典为自己开创生活。

    安格雷德这样的郊区,已经成了怨气高压锅。

    日积月累的不满情绪,多发于第二代所谓的“非瑞典族裔瑞典人”中。其中许多人的父母逃离战火在瑞典找到了安全,他们看上去很感激瑞典给予自己的一切。但是,他们的后代常常觉得受歧视、被排除在体制外。记者采访的许多年轻人说,感觉和父母的祖国脱节,但也不觉得自己是瑞典人。

    短时间内从叙利亚和伊拉克涌入大批难民加剧了这里的问题。去年,瑞典人均接纳的难民总数位居欧洲国家第一。

    波斯特拉姆(Ulf Bostrom)是哥德堡的老警察,他认为,部分原因在于哥德堡现在削减警力。“有些地方已经失去了50%的制服上岗警员,你自己看看,你去过的地方见过多少警察?见过警察吗?”记者回答,没有。

    波斯特拉姆本人是哥德堡郊区的熟面孔,他花了大量时间争取信任、和不同移民社区、不同信仰团体交流。

    他带记者去哥德堡郊区的 Bellevue 清真寺,这家清真寺据说和多家伊斯兰组织、与恐怖主义有关的组织有来往;从瑞典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参战的不少人也和这里有过联系。

    后来,记者去安格雷德最大的清真寺参加周五祷告,大约500人聚集在这里祈祷。阿訇是三年前从叙利亚来瑞典的,他呼吁信徒遵守瑞典法律和习俗、尽量融入主流社会。但是我被告知,一次,两名男子站出来辱骂他谴责恐怖主义。这也是当地社区分裂、两极化的另一个标志。

    记者问波斯特拉姆,那些去了伊拉克、叙利亚的瑞典公民后来怎么样了?他说,“有个数字,大约311人,但是回来的没有一个被逮捕。我认为我们的反恐怖法执行的不太好。”

    今年4月瑞典才修改法律,将瑞典公民以参与恐怖主义活动为意图前往国外列为非法。

    波斯特拉姆的上司、地区警察总监弗雷伯格(Klas Friberg)很清楚面前的问题,他知道在那些出现平行社会的地区安全还有待改善。

    现实是,眼下,移民背景的年轻人正在被激进化。

    生在哥德堡、长在哥德堡,为什么有人要离开最和平、最前瞻的发达国家之一、前往中东参加极端组织呢?

    想一想,当中不少人说不觉得自己是瑞典人,也许更大的问题在于:瑞典的融入、文化多元试验已经失败了?

    来源: 观察者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