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蔡当局提名的大法官中又一个宣扬“两国论”

    2016-10-17 13:57:00 来源: 观察者网

    据台湾“中央社”10月17日报道,17日上午,台湾“立法院”邀请大法官被提名人之一许志雄接受“立委”质询。许志雄在回答“立委”质询时称,台湾是个“主权国家”,没有人可以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一个国家,两边都是“国家”,未来台湾的走向要尊重全台湾人民的决定,再次公然挑衅两岸关系。

    不唱“国歌”:“人不能违背良心”

    17日上午,国民党“立委”林德福在“立法院”询问许志雄,“你愿不愿意唱‘国歌’”?许志雄回答,人不能违背良心,“国歌”第一句话“三民主义”的问题很多。

    当林德福问道,是否还是“两国论”的坚信者?许志雄称,学者有学者的主张、智库成员有智库的主张,不过今天是作为大法官被提名人质询,不适合对此表达意见,未来大法官也不会处理“制宪正名”的问题。对此,林德福指责他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许志雄则说,人在同一时间会有不同身分,在“立法院”讲的话,不可能回去跟配偶用同样语气讲话。

    林德福还问到,未来要当民进党的大法官,还是“中华民国”的全民大法官?许志雄表示,不是任何党派的大法官,是“国家”的大法官。

    当林德福问及,如果两岸情势不稳,是否会定居“国外”?许志雄否认称,身为台湾人民,就永远在台湾。

    10月17日,台湾大法官提名人之一许志雄在“立法院”接受质询。(来源:台湾联合新闻网

    另据台湾自由时报17日报道,许志雄被询及“中华民国”是否有必要存在、该如何解释两岸关系时,他认为,台湾与中国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台湾是“国家”,而“中华民国”是“国号”,且“中华民国”这个名词有不同的意涵,依联合国宪章23条,5个常任理事国虽有“中华民国”,但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能说是我们(指台湾)”。

    许志雄还以学者立场表示,“中华民国”作为“国号”会产生误会,导致国际上走不出去的问题;但现行“宪法”用“中华民国”,当然不会否认“中华民国”。

    此外,许志雄在回答国民党“立委”柯志恩的询问时再次称,台湾是个“主权国家”,没有人可以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一个国家,两边都是“国家”,未来台湾走向如何,要尊重全台湾2300万名人民的决定,不是一个个人可以越俎代庖。

    柯志恩问及,曾有淡江公共行政系学生向媒体投稿称,上许志雄的“宪法”第一堂课就是“震撼教育”,他告诉学生,“中华民国宪法”烂,不切实际,“一国根本大法”都如此,何况其他法律。柯志恩认为,既然对“中华民国宪法”不以为然,现在却要被提名大法官,未来还要“释宪”,有没有矛盾?

    许志雄回答,没有矛盾,因为“中华民国宪法”有其制订背景,适用于台湾有一定困难,当初“宪法”制订经过政党协商,有很多不切实际的地方;“宪法”本身存在问题,要建立稳定长治久安的“宪政”秩序,除了通过“宪改”,就是要靠大法官在现有规定中如何诠释,以此达到“立宪主义”的要求。

    而民进党“立委”罗致政问及,马英九日前对学生上课时表示,“‘中华民国’还在联合国内,所以说我们退出联合国是不对的”是否误导学生?许志雄表示,“他的个人言论不予置评,个人的学养不予置评,相信学生自己会判断”。

    罗致政还进一步询问,台湾“领土”是哪块?许志雄称,仅“台、澎、金、马”,中国大陆那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不可能是台湾的“领土”;人民也是2300万,不是十几亿。

    蓝营:蔡英文将手伸进“五院”

    17日,国民党党团质疑,这次大法官被提名人多数支持“两国论”,强烈怀疑总统蔡英文是想用大法官掌控的“释宪权”,来达到“制宪”目的,相当于变相“制宪”,并要求蔡英文应正面响应。稍早前,台“司法院大法官”兼任“院长”被提名人许宗力13日赴“立法院”接受审查时竟称,他对两岸关系的主张就是“特殊国与国关系”,这是他对“宪法”的诠释,他从未用过“两国论”,他认为,这样的诠释“跟对岸是相当友善的”。

    国民党团还质疑,蔡英文在“总统府”内设置决策会议,已是带头“违法违宪”,民进党党团则是在“立法院”“自我阉割”,在监督权上“放水”。根据国民党党团统计,共有17名“绿委”改书面质询,有8人自动缩短质询时间。

    10月17日,国民党党团举行记者会批判蔡英文抵挡不住“独派”的“制宪”压力。

    国民党党团总召廖国栋称,蔡英文抵挡不住“独派”要求的“制宪”压力,转而利用许宗力来进行“释宪”,达到“制宪”目的,强烈质疑蔡英文有此阴谋,这样会让台湾承受非常大的风险。

    党团书记长江启臣表示,这次的大法官被提名人,哪一个跟蔡英文没关系?被外界质疑是政治酬庸,让这次提名沾染很多政治色彩,未来进入“司法院”与大法官会议 ,统领“释宪”大权,甚至比“总统”权力还可怕,“不用‘制宪’就可以达到‘制宪’目的,这是‘释宪’暴力,违反权力制衡制度!”

    江启臣还称,依照制度,蔡英文只能调和“五院”,但现在却将手伸进“五院”,特别是“立法院”,在“总统府”召开的决策协调会议,参与成员复杂、不固定,体制内、体制外都有,“‘行政’、‘立法’都参加,哪一天会不会司法也参与?”

    党团副书记长李彦秀认为,“行政权”必须接受“立院”监督,如果蔡英文想兼任“行政院长”,而林全也甘愿把“行政院”变“行政局”,“那蔡英文当然应该到‘立院’来接受备询才对,来接受‘立法权’监督!”

    台学者:如果“释宪者”都说是紊乱的“宪法”,“执政者”还需遵守吗?

    台湾东吴大学法学院兼任教授李念祖10月17日在台媒刊文称,“释宪者”必须避免踏进动辄称“宪政体制紊乱”的掌权者思维陷阱。引导人们习惯性地责怪“宪法”具有重大缺陷形成“宪政体制紊乱”,是掌权者脱离“宪法”约束的终南捷径。如此一来,任何紊乱“宪政体制”的举措,都可以说是形成“宪政体制紊乱”的“宪法”本身所造成的错误,而不再是掌权者的错误。

    任何一位同意担当解释“宪法”的法律人,都必须假设甚至认识到这是一部可以借由解释而厘清其正确涵义的“宪法”,如果任何大法官称“宪政体制紊乱”,也就是自己承认无能力“释宪”,那么人们可以问:为什么您当初会同意接受这个职务呢?

    文章称,掌权者,也就是执政者,是“宪法”施加约束的对象。不愿意受到约束的执政者,指责“宪法体系紊乱”并且得到“释宪者”的附和时,无异在为执政者打造不必遵守“宪法”的一道护身符。试想,连“释宪者”都说是体制紊乱的“宪法”,执政者还需遵守吗?

    指称“宪政体制紊乱”,就是堂而皇之地放弃有效理解“宪法”的义务,任何的掌权者都不能这样说话,何况是负责守护“宪法”约束掌权者的“释宪者”,尤其不能这样。

    至于如何“修宪”的问题,大法官应该慎语,因为如何“修宪”就像固有疆域的范围何在一样,是政治问题。“宪法”已将此项政治决策的决定权明文交由民主的政治程序决定,大法官曾在“释字第328号”解释中,提出界定“领土范围”是统治行为,属于“释宪者”行司法审查时所不该触碰的政治问题。同理,“修宪”也涉及统治行为,只要没有超过“修宪”的“宪法”界限,大法官不应也不必置喙。

    这不是怀疑大法官的政治智慧,而是由于大法官的职务要求,必须维持“宪政”高度,与政治保持距离,特别要避免担任政治权力形成政治决策的工具,才能符合司法独立的真精神。

    此前针对许宗力的发言,陆委会在10月14日撇清关系,称这是许宗力的个人见解。新政府会持续秉持蔡英文在就职演说和“双十庆典”的政策与目标,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其他相关法律处理两岸事务,持续推动两岸关系和平稳定与发展。

    至于两岸关系,国台办已经反复重申,我们推动两岸关系在“九二共识”基础上改善与发展的真诚善意不会改变,为台海谋和平、为同胞谋福祉、为民族谋复兴的庄严承诺不会放弃,坚决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行径的坚强意志不会动摇。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有祖国大陆的繁荣进步做基础,有13亿多中国人民的强大民意做后盾,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国家统一和民族复兴的历史步伐。

    (观察者网综合台湾“中央社”、台湾自由时报等)

    来源: 观察者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