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泰国各派的旧标签该撕下来了

    2016-10-17 04:45:00 来源: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魏峰】

    在位长达70年之久的泰国国王普密蓬·阿杜德,在辗转病榻数年后,终于走完他传奇的一生。享有“微笑之国”美称的泰国也由此少见的陷入了一片愁云惨雾中,甚至都有外国记者因为服装不够庄重肃穆而受到了颇为激烈的批评。

    作为现代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两国又是交往密切的近邻,普密蓬国王在中国也有着极高的知名度。中国人大多都知道,这位整整伴随了泰国两代人的国王,在国内拥有无与伦比的威望,对于泰国政治乃至整个社会的稳定,一直起着最后稳定器的作用。绝大多数泰国人已经习惯了相信,无论泰国社会遇到什么麻烦,无论各阶层的争执撕裂到何种程度,总还有这位亦君亦父的国王作为最后的调停者和仲裁者。现在随着老国王逝世,这份担保随之而去,也由不得让人们更加关心泰国未来的前景。

    众所周知,自从十年前泰国军方发动政变,推翻前总理他信以来,泰国的政局就一直动荡不定,危机不断。以“亲他信”的红衫军和“反他信”的黄衫军为对立两极,泰国不同派系、阶级乃至地区间的积怨越来越深,对泰王的尊崇,已经是双方间剩下为数不多的共识之一,也是维系泰国社会保持稳定的重要支柱之一。

    但这种尊崇虽然有着泰国法律的硬性支持,可真正仰赖的还是普密蓬国王自身长期积累的个人威信。也因此,在前几年他的身体健康状况出现明显下降后,泰国内外就不得不考虑,在其身后留下的巨大政治真空,是否有谁或团体能够填补,而若是无人能够填补,泰国的稳定会不会受到严重影响。甚至,泰国的立宪君主体制在普密蓬之后,是否仍能长期延续,都有所谓“历史谶言”的试探风声。

    不过就客观的情况看,虽然与其父亲相比,王储哇集拉隆功人望不足,不可能得到泰国绝大多数人无条件的爱戴拥护。但顺利登基,成为曼谷王朝的拉玛十世,仍然是没有多少悬念的。

    王储哇集拉隆功

    从法律依据上看,根据泰国《宪法》和专门的《王位继承法》,王储作为王位第一顺位继承人的地位无可置疑,根本无人可以挑战。而从现实角度看,王储不仅地位已经确立三十年之久,更是普密蓬国王,即拉玛九世唯一的儿子,而再之前的拉玛六世、七世和八世也都没有留下合法的,拥有继承权的男性后裔。唯一被认为可能的替代人选,王储的妹妹诗琳通公主,不仅早就公开表示过无意王位,而且终身未婚。这些因素综合的结果就是,一旦王储继位发生了意外,泰国王位的传承次序就会出现非常复杂的争议,后果将是任何人难以预料的。泰国国内主要各方,包括现在影响力最大的军方,其主流恐怕都不会愿意看到这种结果。

    然而,虽然王位继承发生大波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随着普密蓬国王的去世,王室实际地位大幅下降却是无可避免的。

    自从1932年政变结束了泰国的绝对君主专制后,泰国王室对于政治的影响力,其实总的来说长期是走下坡的,拉玛七世被迫退位,拉玛八世死因至今不明,普密蓬登上王位后很长一段时间也仅是纯象征性的国家元首。

    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泰国国内外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在政权民选-军政府交替的循环中,军方的绝对强势地位受到了削弱,逐渐向民选政治妥协。在这一过程里,普密蓬国王一方面平常保持绝对中立,超脱于直接的政治斗争之外,努力营造亲民爱民的形象,另一方面又在多次关键时刻用不公开突破中立,但各方都能理解的方式,表达了支持民选政治发展的态度。逐渐成为了包括军方、政党、贵族、商人和平民,各方都能接受的枢纽人物。

    最终,在1992年五月事件中,普密蓬积聚多年的威望完全发挥,他在最后关头的插手与调解,不但把几乎走到内战边缘的局势拉回了正常轨道,还顺势将泰国推入了历史上最长也最稳定的一段民选政府时期。与此同时,军方的大部分切身利益和影响力却仍然得以完好保存。而以高超技巧推动完成了这一过程的国王,也由此确立了泰国政治和社会重大问题最后仲裁者的地位。

    泰国民众缅怀老国王

    显然,这种建立在个人能力和功业上的威信是无法传承的,无论谁是新王,在很长时期内都不可能再拥有普密蓬那样一言九鼎的地位。民望不足的王储不能,为国内外一致誉为贤人的诗琳通公主也不能。失去九世王后,王室很可能会在未来一段时期内,退出能够决定泰国未来大方向的核心,甚至在极端情况下,本身都可能成为斗争的焦点——在泰国国内外一直有传闻,流亡海外多年的他信与王储私交很好,恰好与普密蓬国王厌恶他信相反,导致部分反他信派对于王储也产生了某种忧虑和想法。要知道,泰国国王可直接行使的最重要权力之一,就是几乎不受任何限制的赦免权。

    任何对泰国稍有了解的人都清楚,他信,这个名字就是普密蓬国王身后泰国政局的焦点、核心和死结。尽管十年来,亲他信的内阁连连被各种手段推翻,他信一系建立的政党连续被以各种理由勒令解散,甚至连宪法都针对性的更换了两次,但他信的影响力仍然强大如故。这在泰国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现象。

    在大多数需要简洁的新闻报道中,在被军事政变推翻,尤其是发生红衫军运动后,他信往往被简单的称为擅长作秀的民粹主义政客,靠着向泰国贫穷的农民大肆许诺和发放补贴才在选举中长盛不衰,因此同时得罪了传统富商和贵族阶级,加之家族贪腐无度遭到城市白领精英阶层普遍反感,才导致被军方推翻。然而农民和城市贫民却依然记得他信执政时施予的好处,每次选举都坚定不移的继续支持他。这种循环导致泰国政局陷入了对立的死结。

    但现实要比简单的标签复杂得多。他信派和反他信派各自的集合其实并非绝对的下层与中上层对立。“他信派”的骨干,除了他的亲友同学之外,人数最多也是最有力的支持群体其实是泰国内陆的地方豪门大户。与一般外界以为的有所不同,他信执政时期最得人心的一些政策,例如“一村一品”、国家向农民发放免息贷款等,最大的得益者就是这批人和他们的家族。巨大的利益捆绑,才是导致他信派屡遭打击却始终聚而不散的根本原因。

    得到国王支持的军方为何始终不能铲除,甚至只是暂时重创他信派的组织网络和人员骨干?因为他信派的核心支持阶层恰恰和传统上最主要的亲王室派有很大重合,甚至与军方本身也有千丝万缕、无法彻底割断的联系。而且,无论是王室,还是军方都清楚,如果在摧毁他信家族的同时,一并摧毁了他信派骨干的社会经济基础及潜力,现在反他信派的主力——旧政党、传统富商(包括泰国特殊的华商阶层)和城市白领阶级,几乎就会即刻变为新的对手——历史上,向王室、向军方争取更多权利,争取以民选政治压倒王政、军政的主力,恰恰也就是这些人。

    此外,他信执政时期虽然和泰国历代政府一样,有许多明显的贪腐或是特权事例,但确实是泰国经济发展的一段黄金时代,就连他信的多数批评者也不得不承认,他信很擅长管理经济。而他在任时大力打击毒品和黑社会犯罪,以及泰南部的分裂主义运动,虽然当时被部分意见指责为过于残忍,不符合泰国的佛教精神,但大多数人心底是知道,他至少在原则上没有什么大错。尤其是近几年泰国犯罪和恐怖活动有所返潮,肯定会让部分中间派重新审视自己对他信当年措施的评价。

    因此,他信虽然流亡海外多年,且新旧官司缠身,却仍然在泰国国内相当大比例(如果不是多数的话)的民众中具有强大的号召力。过去,只有普密蓬国王能以个人魅力压制他,而在国王去世后,说他信不会燃起重返泰国,恢复名誉和地位,甚至更上一层楼的想法,大概是没有人会信的。

    老国王驾崩后,现在泰国最强大的政治力量无疑就是军方。在新王是谁,何时继位,如何继位的问题上;在对他信派的整肃是放松还是加紧的问题上;在何时、何种程度向民选政府交还政权的问题上,军方的发言权都是最大的。

    然而军方缺乏长期直接干政的合法性,这是军方最大的软肋。在反对军方恢复上世纪80年代以前那种公开的、无限期的直接在前台干政的政治模式上,甚至最对立的他信派和反他信派其实都有某种程度的共识和默契。2015年新宪法草案第一次公民投票出人意料的失败,就反映出连部分反他信派都开始对军方长期直接执政不满。失去以老国王长期威信的背书作为挡箭牌后,军方这方面的弱点将会更加明显。

    今年8月,巴育政府精心组织的第二次宪法草案及附加问题公决,终于在投票中低空掠过。这部新宪法给予了军方极大的权力,可以说已经是目前的国内外环境下,泰国军方权力扩张的极限。因此,只要不再出黑天鹅事件,巴育政府应该会按照之前的公开承诺,在2017年组织大选,并在大选后名义上恢复民选政府。

    巴育

    然而根据新宪法,至少未来五年内新民选政府都将在受军方控制的上议院的全面约束之下,加之新的议会席位分配制度和选举规则,都在尽力压制大党的优势。军方的如意算盘显然是,利用下议院内他信派和反他信派的矛盾,再加上自己直接控制的上议院,制造一个因分裂而无力的国会,从而在“还政于民”后,仍然可以轻易操纵政府,取代老国王成为新的最后仲裁者。

    这个算盘能否打得响,当然要取决于泰国主要阶层及其代表们下一步的博奕,尤其是新的下议院组成后,代表富商和城市中产阶级的传统政党是否仍会和军方结成紧密同盟,宁愿接受军方统治长期化,也不给他信任何卷土重来的机会。而从更长期看,泰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状况则将是决定新宪法能否长命的关键。

    坦率的说,2006年的政变无疑是对正风光无限的他信的致命一击,但2014年的政变对他信派来说也许却是塞翁失马。被法院、街头反对派势力重重束缚手脚的英拉政府,后期明显已没有多少招数应对经济衰退,而且还因“大米保护收购价”等政策而在财政上面临极为沉重的压力。政变反而使他们以支持者眼中的“悲剧英雄”,而非国家管理失败者的身份,体面的下了台。把在全球性长期萧条背景下提振经济增速,和同时承兑高福利许诺的难题扔给了军政府。

    泰国国内的民情民意以及国际大环境,与上世纪已经有了极大的不同,军方如果没有说得过去的施政成绩,却还要长期把持或是操纵政权,面临的压力和反弹必定会高速,甚至是指数级的上升。泰国民众虽然一向以宽容、随和而著称,但历史上同样有多次激烈的抗争运动。既然普密蓬国王就是借助顺应结束军人统治的期望潮流,在推动这一过程中登上了权力高峰;那么王室、政党、甚至军方内部,总有人可能想要仿效。走到那一步,包括泰国的所有领袖人物在内,任何人都难以再预测、控制结局的方向。

    毕竟,一方的谋划能否成功,除了靠自己的努力外,还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来源: 观察者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