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中共有可能克服“历史周期律”吗?

    2016-10-17 03:42:00 来源: 观察者网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参加第三届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最大的感受之一,就是政府上下显示出来的自信。这种自信一是源自中国自身的发展,二是源自西方的混乱,如英国退欧、美国的特朗普现象、欧洲大陆的难民危机、经济危机、欧盟解体危机等等。在重庆,与会各方亲眼见到一个二十年前还不怎么发达的地区,现在却成为中国经济的明珠,再无人能够否认中国模式的成功。

    主办方只所以选择重庆,我个人的理解是,重庆是中国的缩影和代表,它呈现给世界的不仅仅是高效的发展,更重要的是显示了它的韧性。不可否认,多年来重庆面临了种种挑战,却丝毫没有改变高速前行的态势。以重庆为代表的发展有效性和模式的韧性正是中国特色的体现。

    对于积极研究中国模式的学者而言,介绍中国发展的实情,展现中国模式活力的历史任务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下一步应该聚焦在中国也是中国共产党未来最大的挑战上:这种成功模式能否在未来不会退化,中国共产党能够继续不忘初心。这也是一些外国友人关心的问题。

    客观而言,这是一个空前难度的挑战,就是今天的美国同样没有解决。著名的政治学者福山2014年在美国外交杂志发表《美国政治制度的衰败》一文,提出:“美国有很多政治制度都日渐衰败,它的政治文化三个主要的结构性特征都出了问题。一是司法和立法部门在美国政府中的影响力过大,而受损的是行政部门。二是利益集团和游说团体的影响力在增加,这不仅扭曲了民主进程,也侵蚀了政府有效运作的能力。三是美国的制衡制度变成了否决制”,而这“引发了一场代议制度危机”。

    10月14日,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在重庆开幕,本文作者、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宋鲁郑在现场

    那么被称为“例外的例外”的中国,能否化解这个人类迄今为止无法解决的挑战呢?

    未来确实很难预言,但历史可以借鉴。谈到这个话题,很容易令人想起黄炎培定律,即中国的历史周期律:一个朝代刚兴起时充满活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执政者开始退化,社会也随之衰败,直至消亡,周而复始。

    严格说来这个定律并不准确,中国部分朝代不是完全亡于衰败退化。比如宋朝虽然有政争有腐败,但在灭亡时仍是经济、文化高度繁荣的国家,其文明程度远高于周边地区,却亡于蒙古不可阻挡的铁骑。再比如明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固然有其自身的问题,但并非昏君,崇祯政权虽然亡于李自成之手,但后金的影响显然不容忽略。至于清朝,也是由于类似的原因:它面对的西方对手不但有野蛮民族的嗜血特性,同时还有更为发达的文明。中华民族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对手,清亡实是历史的必然。

    从这个角度讲,今天拥有强大核武器的中国,已经不大可能因为外力因素而衰败下去。

    从历史上看,一个朝代的衰败还和最高领导人的产生方式有关。一是皇朝血缘世袭,选择面极窄。清朝算是英主辈出的时代,但自乾隆以后才智就迅速下降。甚至连生育能力都空前下滑甚至丧失。咸丰帝只有一个儿子,同治、光绪、宣统则均无生育能力。二是皇帝都是终身制,如果遇到一个好皇帝,是国家百姓之幸,但如果是无能或者暴虐的皇帝,也只能等到他自然去世才有改变的可能。三是皇帝不需要任何基层历练,除打江山的第一代和第二代之外,其他皇帝都是从小生活在封闭的皇宫之中,对世界的了解只是通过后天的培养和教育。而真实世界究竟如何,并不知晓,执政经验更是缺乏。

    今天的中国虽然仍然是延续了一个政治中心的传统,但最高领导人的产生已是从全国选拔人才,是从十三亿人中选出来的。二是要有长达几十年的基层管理经验和考验。三是有任期制。也就是说一个政治人物成熟之后的黄金时期用于治理整个国家,并在精力衰退之前就由新一代领导人接替。

    所以从人才选拔的角度上讲,中国至少可以说找到了一条崭新的道路,而且实践证明是有效的。

    黄炎培定律还有一个经济因素:即当一个新朝代开始的时候,由于长期战乱,人少地多,政府可以从容地进行分配,人口与资源的矛盾很容易解决。但随着人口的扩张、土地兼并现象的出现以及农业生产率不可能大幅提高的限制,一旦发生自然灾害,往往导致矛盾激化,天下大乱。另外,那个时期的世界相比于现在非常封闭,运输手段落后,也不可能通过国际贸易手段解决人与资源的矛盾。

    但今天的中国,早已发展成为一个工业经济、城市社会,并和世界同步进入信息社会,而且全球化使得资源交换的成本大幅降低,完全可以解决近现代之前相当多无法解决的人与资源的冲突。全球化经济当然有新的挑战,但是传统意义上的经济局限已被打破。

    导致中国朝代衰败还有一个原因。即中国是一个超大规模的国家,从上到下层级过多,信息传递过程容易失真,特别是易被地方欺上瞒下,从而导致严重的决策失误。清末慈禧太后就是相信了保守派伪造的西方列强最后通碟,才决定支持义和团并向整个西方宣战,导致庚子祸乱,国家几乎到了崩溃解体的边缘。

    可今天的中国已经进入智能手机和互联网时代,深度的全球化也已经把世界变成地球村。信息的传递和流通不仅高速而且成本极低。这个科技进步,对于小国的影响并不明显,但对于中国这样规模超大的国家却带来难以估量的正面意义。

    而且,中国共产党已经形成了体系化、制度化的调研咨询机制。国家的有效治理在技术层面也上了一个台阶。

    可以说,虽然挑战永无止境,但中国共产党通过继承、借鉴和创新,已经有可能解决传统的“历史周期律”中诸多棘手的难题。

    那么究竟什么因素可能导致中国共产党的退化和中国的衰败呢?

    在“走进重庆市委”活动中,市委副书记张国清面对外方重庆如何创造奇迹的提问,有这样的回答:第一是共产党为人民的宗旨和主张。这也得到了人民的广泛拥护。第二,九十五年的奋斗历程使得中国找到一条正确的适合自己国情的道路。任何制度都有自己国家特征的,不可能是外方设计出来的。第三是重视自身建设,与时俱进的引进人才。

    在笔者看来,关键的就是第一条和第二条,如果在这两条上犯错、没有坚持住,这些错误就可能成为导致衰败的因素。

    第一条就是共产党倡导的为人民服务,这个宗旨也可以说是中国传统民本政治的现代版,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动力和源泉。一方面,这个特点在儒家文化圈的其他地区也有一定的表现,如韩国有朴正熙,台湾地区有蒋经国,新加坡有李光耀,他们都不计毁誉,艰难、坚韧地带领民众走向现代化。他们为政的动力在西方是无法理解的。可资对比的是,菲律宾和韩国一样是军政权,但却贪污腐化,对人民和国家毫不负责,家族利益高于一切。

    另一方面,坚持共产党的宗旨,仅靠民本政治传统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大陆的“为人民服务”与前述的几个儒家文化圈有着巨大的差别,因此中国共产党仍然需要考虑如何才能像习总书记说的那样,长期地“不忘初心”。

    第二就是发展道路。许多自由派学者甚至到今天,仍旧把西方的制度模式当作解决之道。可是我们看看同文同种的台湾,国民党丢失过政权,按说在野八年应足以反省,可是重新执政后依然故我,八年之后败得更惨,现在几乎到了要亡党的地步。西方的民主并不能解决国民党的退化问题,也不能解决台湾地区的发展问题。

    民进党也一样,他们上一次执政天怒人怨,几乎被再度崛起的国民党打废。可是在野八年的民进党重新执政不过五个月,依旧荒腔走板,支持率大跌,满意度仅仅35%,不满意度则高达39%,出现死亡交叉(据TVBS10月最新民调)。民进党的能力不见提高,偏向下层民众的理念也被资本所绑架。这在一例一休案和对待台湾旅游业上得到鲜明的体现。

    其实不仅台湾,前文提到的美国不也同样如此吗?西方民主到现在无法避免自己的制度衰败,对于两岸来说都是舶来品的西方药方,怎么可能解决我们的问题呢?

    事实已经证明,台湾简单模仿西方是一种政治创新的懒惰,和大陆虽然艰难但收效巨大的自我创新无法相比。

    对于未来的制度创新虽然无法预测,但美国的一个教训非常值得吸取,即要考虑到完整的人性。

    美国三权分立的设计确实考虑到人的贪婪本性,是为了避免出现独裁者。但制度设计者恐怕没有想到,权力分立之后的运作也同样需要考虑到人性。贪婪、自私必然使得任何掌有权力的一方都追求自己权力的最大化,从而出现了今天的美国否决体制。各方为反对而反对,宁可政府关门也绝不妥协。

    事实上,三权分立要想良好运作,任何一方都必须理性、道德高尚,都不能从一己之私利出发,必须让国家利益、整体利益高于本部门的利益。但这在强调分立的制度下,几乎是不可能的。笔者之所以认为美国制度未来黯淡、难以寻找解决之道,根源就在这里。它的运作过程尤其需要高超的政治技巧、良好的个人关系和必不可少的交易与妥协。成本不仅非常巨大,更对当政者的能力和素质要求极高。但在大众选举的情况下,政治人物的平庸化已是常态。

    这样的例子很多,仅举最新的一例。美国国会推出“911”法案,允许遇难者家属起诉沙特政府。沙特对美国至关重要,而且由于阿拉伯之春、也门内战、叙利亚内战和伊朗核协议,双边关系已经相当紧张。所以出于国家利益的需要和实际操作的可能性,奥巴马不得不动用总统否决权,却又被国会投票推翻从而成为法律。

    美国“府会之争”大幅升级,牺牲的则是美国的重大国家利益:不仅是与沙特的重要关系;还可能对美国军事、情报和外交政策以及海外服务人员安全带来威胁;甚至导致美国政府某些海外资产被没收。沙特的反应是,指责这项法案将“把国际法变成丛林法则”,并威胁将出售高达75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及其他在美资产,以免这些资产被冻结。

    对于未来的中国而讲,不走错路只是确保中国和中国共产党不会衰败的必要条件,但仅仅这一条并不够,还要全力探索如何做到有效地、长期地捍卫宗旨,不忘初心。学者将用理论,中共将用实践来共同回应这个世界级难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来源: 观察者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