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长大一回,梦碎一次

    2016-10-17 00:48:00 来源: 喇嘛哥

    喇嘛哥:网络写手,半吊子音乐人,资深驴友,十五流微电影导演,公号:menggulamage ,记录一个中年男人的人生经历和感悟。欢迎关注!






    对于成长,现在才明白,梦碎一次,人就长大一回,直到有一天,不再相信有梦,才发现我们已经老了。这是一个关于梦想和成长的往事,只不过用图雅的名义讲出来而已。。。。。。



    父亲骑着骆驼,带她去城里看病,那年她16岁。


    城市里富足的喧闹,石阶上拥挤的常春藤,街角口那飘着香味的小吃,城市人们脸上荡漾着的优越笑脸,以及父亲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卑微地对着每一个陌生的人点着头、笑着的神态。城市给予她的惊恐和无助绝不亚于草原上每年盛大的朝圣。那时她骑在骆驼上感觉自己就像一捆被风干了的草。后来父亲在十字路口被一个警察摸样的人挡在了路边,她听见父亲用半通不通的汉语解释到:“红灯灯、绿灯灯,我们草原上没灯灯”。她第一次感觉到了惆怅,人懂得了惆怅,梦就开始生长了,她对此深信不疑。在这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的世界就是草原上冗长的风和寂静的夜晚。


    后来,她终于和父亲跌跌撞撞的住进了飘着来苏味的病房,父亲因为语言不通,每天除了到病房后面的杂草丛中放他的骆驼,要不就是聚精会神地聆听液体一点一点掉下来的声音。或者就蹲在冬日的暖阳中像一只反刍的骆驼沉浸在无与伦比的安静中。那时她望着空洞的白色,慢慢地就进入了一个梦境,梦境中的她总是在行走,穿越葱茏的草原,穿越汩汩的流水,后来她在无边无际的空旷中一个人歌唱,那歌声总能感动的她自己都热泪盈眶。这样的梦境她几乎每天都在重复。


    又有一天,一样的梦境、一样的空旷、一样的歌唱,只是多了一些嘈杂。她睁开眼时,惊愕发现自己的身边多了很多年轻的护士,正兴奋地看着她谈论着什么。她在无助中寻找父亲的身影时,居然发现父亲第一次像在草原上那样从容地眯着眼望着她。


    “草原上百灵的歌声有多么婉转,我女儿图雅的歌唱就有多么动听,唱吧。”父亲的话给了她少许的安慰,也让她知道了护士们的突然围拢的原因。


    “你的声音是用什么做的,是金子吧?”

    “把你的声音给我吧?这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呀。”小护士们看她醒了,索性声音也大了起来。这是16岁的图雅第一次听见城市里有人和她说话,她十分羞涩地用小手绢遮住了自己的脸。


    以后的日子,她慢慢习惯了那些年轻的脸,她们给她讲城市里的故事和传奇的时候,她也给她们唱草原上的风、草原上的羊群、草原的天空------

    后来整个医院都传遍了有一个草原上来的小姑娘歌唱的真好。


    有一天,她的病房里来了一个打扮古怪的男人,其中一个护士向她介绍:这是音乐学院的某教授,慕名而来的。某教授录了她的很多歌曲后,沉默良久,后来就有些激动地说:这是我从教30年来听到最真实、最美妙的民歌。你们听听现在民歌界中唱的是些什么狗屁,这是对民歌的侮辱!对生活的亵渎------你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呀,我们是惭愧的应该下到生活的最底层去-----某教授激动的眼里似乎有了泪水。末了,某教授十分恳切地对图雅的父亲说:你们要允许,我想请她到我们学院读书。父亲还没有反映过来,旁边的护士已经羡慕的尖叫起来。


    有了这次经历,一个人的时候,她开始憧憬、向往、也做梦,但她的梦里多了很多的人,梦里也有了城市的繁华和喧闹------


    慢慢地,在这些梦想与歌唱的日子里,她的病好了。


    临走的那天威严的老护士长还居然握着她的手说:“回去好好唱歌,你会回来的,某教授会找你去的,那是多么幸运的事呀。”那神态是很认真的。她的父亲甚至要感动的掉下泪来。


    回到草原的日子,她也常常想起在城市里看病的那段时光。她有时在挤奶或牧羊发愣的一刹那,恍惚中看见老护士长们微笑着向她走来,“走,和我去城里吧。”


    等待的日子是多么的漫长。


    草原上的草黄了又绿了,草原上的风依然冗长而沉默,她有时站在风里真的感觉自己像一只迷路的鸿雁,茫然而遥遥无期。


    夜里,她喜欢躺在奶奶的怀里,痴痴地想着自己心事,有时她也忘记自己究竟在想着些什么。那时奶奶就用温暖的手抚摩着她光滑而柔软的头发自言自语:秃鹰大了就要飞向远方,姑娘大了目光就要眯得像风一样,我的孙儿是真的大了。这个时候她从来不和奶奶答话,她喜欢奶奶温润地呼吸声扑到她的发际上。那时一种无比的安然。


    更多的日子,她喜欢在牧羊时对着城市的方向歌唱,她几乎是看见什么就唱什么,她唱夕阳、唱花朵、唱天空飞过的小鸟、空气中飘落的一片叶子------她觉得它们都在专注地听她诉说,她的歌唱仍然悠长而嘹亮,只不过是她的歌声里有了很多的忧伤和茫然。有时她也想不明白祖祖辈辈生活的草原与生活过一个多月的城市哪里对她更具有吸引力?


    终于有一天,她在歌唱中又一次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时,母亲突然披头散发地寻来,声嘶力竭地告诉她:“养活全家的100只羊都跑了,羊丢了,你们全得饿死。”她惊慌地从梦境一样的歌唱中醒来,茫然地去寻找羊群。


    起初她还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后来迎着温暖的晚风,沿着干涸的河床一直向前,慢慢地她竟然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她突然感觉迎着风行走的感觉真好,她穿过夕阳、穿过黑夜,直到辰露打湿了她的头发-------她听见奶奶和额吉焦急地高一声、低一声呼唤她的名字。


    再次回到家里,她沉默了。从此不再歌唱。


    19岁那年,她像草原上所有姑娘一样经人介绍嫁给另一个草原上只见过几面的一个男人,出嫁的前夜,她再次依偎在奶奶的怀里,她喜欢奶奶温润的呼吸声扑到她的脸上,那种安然让她痴迷。她的奶奶一边抚摩着她的头发一边问她:我的孙儿图雅明天就要出嫁了,在想什么呢?


    她本来是想告诉奶奶,她少女时代曾经痴痴地相信了一个戏言,她的梦破了。想不到她说出来的居然是:我会好好地服侍好我的丈夫,管理好我的草原------期间她听见奶奶不经意中叹了口气。


    那天,她终究没有想明白奶奶那一声叹息是对她少女时代结束的怀念,还是也突然想起了自己少女时代一个同样的梦------


    原来每一个人都会:长大一次,梦碎一回。


    可是,唉。。。。。。

     


    来源: 喇嘛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